《无双娇妻》 第二十一章 难堪

听到她道歉,他的心情就瞬间好了很多,一副大度的样子说道:“算了,只要你想起来就好了,免得好像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 “你……”卢钰晟一副受伤的样子,她本来以为他会安慰一下子,没想到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,她有些难过。 见到她小女人一样的低着头撅着嘴,于琛忽然觉得自己算是栽在她手里头了。 “好了好了,我不是埋怨你,我自己也是愿意的,不关你的事。” 听到他这么说,卢钰晟的心总算能舒服一些了,她偷偷低头笑着。 他们还根本不知道他们暧昧的场景已经被小静看到了,而且现在无痕都已经知道了,就等着他们醒来后好好调侃一番呢。 他们根本就没脱衣服,卢钰晟慢慢的下床去,于琛觉得自己碍事了,而且一会儿小静应该过来了吧! 他倒是不在乎,更希望整个府上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呢,不过卢钰晟一定会非常的害羞,到时候只怕她又会找自己报仇,那么最后不好过的又是自己,所以,还不如他先闪开了的好。 “那……以后再有这样的情况,你不要一个人硬撑着,一定要告诉我,也许我身手不如你,但是我不害怕打雷。还有就是,昨天你的汤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责怪你的。” 原本只是想着要及早道别,但却忽然想起来昨晚的事情,纵然她再是强大,也终归还是一个女孩子,一个人死撑着始终不是办法。 再然后,于琛就想起了昨晚来的本身目的,那就是道桥而已。可是没想到却发现了她的秘密,姑且算是她的秘密吧。她如今身为武林盟主,居然害怕打雷,传出去肯定也是有坏名声的。 所以她一定不希望别人知道,既然他无意中撞见了,那么就由他来保密吧。 卢钰晟很受感动,原本还想着再埋怨几句,现在可倒好,她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 “嗯。”这是她目前为止,唯一能说出口的字。 “那我先走了。”于琛点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 门被他关上之后,一直屏息着的卢钰晟忽然狠狠的松了一口气,在于琛面前太不自在了,尤其是在昨晚那样一个暧昧的夜晚过去之后,她便再也不能无所顾以及的对待一个男人了。 他说要保护她,告诉她千万不要一个人硬撑着。其实她内心当时是多么的开心,这是家人以外的第一个人这么告诉她的,就算是家人,大哥,也没这么说过。 家人经常说的就是要她注意安全,尽量别到处乱跑。 可是这个男人,并没有禁止她的行为,只是告诉她,在自由自在的时候,可以保护她。 她的心,有种莫名的情愫在涌动,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跳加速。 小静见于琛走了出来,便再次端着洗漱用具去伺候卢钰晟。 一进门,就发现卢钰晟坐在床前发呆,安静的像一只小猫咪,一点儿也没有了平时活蹦乱跳的小兔子的感觉。 还真是变得温柔了呢,看来爱情的力量的确伟大,这一切还要归功于主子于琛呢。小静在心中这样想着,将毛巾浸泡在温水中,拧干后递给一直在发呆,可能都没注意到她进来的卢钰晟面前。 “姑娘,擦擦脸吧。” 卢钰晟果然根本不知道她进来了,要是刚刚有敌人袭击进来,只怕她现在也是非死即伤了。 “哦,谢谢。”她恍然大悟的结果毛巾,胡乱的擦了两下又递回去。 “姑娘今天想穿什么衣服?梳什么发髻?”小静将毛巾丢在水中,转身笑着问道。 “哦,什么都行,你看着来就行。”本身对于女孩子那一套就没什么研究,卢钰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索性就全部推给小静,反正一直以来,都是小静在照顾她的起居。 小静笑着,找出了蓝色的衣裳,给卢钰晟换上,随后又拉着她坐在镜子前为她梳理发髻。 “主子喜欢明亮的颜色,蓝色就是一个,至于发髻嘛,主子喜欢出奇制胜的,那奴婢就斗胆为你梳理一个别致的吧。”小静一边说着,一边为卢钰晟梳着一头青丝。 “什么?”听明白了小静话中的意思,卢钰晟忽然惊讶的大声问道。 “主子喜欢,而且也会很适合您的。”小静解释道。 卢钰晟却不安起来,小静今天的话怎么都很奇怪,听上去好像很……暧昧似得。 “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喜欢,我……我和他没关系……我不管他是不是喜欢。”卢钰晟一心虚紧张,忽然有些语无伦次,要是让她知道,小静其实早就看见了,她会羞的撞墙的。 小静知道她是欲盖弥彰,所以也没有调侃为难她,只是笑着解释道:“您和主子是好朋友,最起码的不能总是吵架啊,而且您对主子有救命之恩,你们合得来,咱们府上的人就都开心了,所以你们要合拍,那么就先从外表开始算起吧。” 小静的聪明伶俐让卢钰晟觉得自己的确没有那么害羞心虚了,也许小静的确就是这个意思,根本没有发现别的其他的。 卢钰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,可是就在她用过早点出去散步的时候,却碰见了无痕,无痕正一脸暧昧的看着她笑,人也依靠在回廊的柱子上,双臂环胸,邪魅有加。 “今天很闲吗?不用去采药?”不知怎地,卢钰晟看见他一脸邪魅的笑容,之前消下去的心虚和紧张感竟然又油然而生了。瞧他一副不正经的样子,该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? 千万不要才好啊! “当然需要采药,但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做。”无痕笑的意味深长,让卢钰晟更加觉得后背的冷汗涔涔。 “什么事情会比采药重要呢?”卢钰晟试探性的问道。 无痕先是笑了几声,随后视线转向别处,说道:“因为我得到了一些爆炸性的消息,昨晚主子没在自己的房里睡觉,而是跑到别人房里了,这件事,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呢?” 无痕问完,视线又飘回到了卢钰晟的身上,惊的她顿时一愣,眼睛都睁得特别大。 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,我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卢钰晟恢复了今早面对小静时候的语无伦次,但是无痕可不是小静,不会适可而止,知道女孩子脸面薄,不会继续的为难她。 “你紧张什么?莫非……主子昨晚在你那里过的夜?”无痕问着问着就来到了卢钰晟的耳边。 他的问话就在她的耳蜗边,一点儿都不远,卢钰晟想躲避想低头想不承认,根本没有任何空间。所以,她只能是脸红成了酱紫色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 无痕正在为自己的调侃成功而高兴的时候,卢钰晟却是感觉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。 此时,“过夜”事件的另一个主人公——于琛来到此地,远远的他就看见无痕和卢钰晟好像很亲密的姿势,他心里便是一阵不舒服。 前些日子就是为了无痕和卢钰晟走的似乎比自己和卢钰晟还亲近,而好大一番折腾,现在无痕又来了! 不行!他和卢钰晟好不容易又近了一步,不能因为无痕再次疏离。 这个该死的无痕,早知道就应该把他留在宫中给宫人们看病,让他每天被一群深宫女眷围得团团转。 无痕长相俊秀,比一般的男子看上去都细腻白皙,书生气息浓厚,但却一点儿都不刻板,而是相当的风趣幽默,所以在曾经当宫廷御医的那段时间,宫中的女眷都很喜欢他。 尤其是公主安宁,简直是每天都想跟着他身后,不离不弃的。 只不过安宁单纯活泼,而且是太过单纯太过活泼,常常想帮忙,结果最后一定是帮了倒忙。 所以搞得无痕对她很无奈也很无语,最后走的时候,也是悄悄离开的,很怕安宁跟着他一起离开。 哼哼,无痕要是再和卢钰晟眉来眼去的,自己就把他丢到安宁的寝宫去,相信这个妹妹一定会十分感激他的。 于琛在心中自言自语着,而可怜的无痕还一点儿都不知道呢! 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于琛走上前去问道,却看见卢钰晟满脸通红的像根木头一样的杵在那里。 “你欺负她了?”登时,于琛便故作威严的半眯起冷厉的眸子,质问无痕。 无痕却直起身子靠到一边去,双臂仍旧环在胸口处,一脸的云淡风轻的说道:“我可没有欺负她,我只是问了她一些问题而已。” “你问了什么?” “我问她知不知道你昨晚在哪里过的夜。” 顿时,于琛便明白了,原来是无痕在调侃卢钰晟。 那他倒不在乎,他还希望看到卢钰晟脸红红的可爱样子呢。 “哦,那你知道我是在哪里过的夜吗?”于琛邪笑着问无痕。 “我?我当然知道了!我只是想知道,妙姑娘知不知道罢了。” 两个男人全部笑的别有用心,卢钰晟再也待不下去,转身便跑开了,这次不是因为气愤,而是因为太过害羞的缘故。 于琛知道她的心思,所以也没追上去,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,今天她穿了蓝色的衣裙,发髻虽简单却不失精致,都是他喜欢的类型。 依照她平时的习惯,应该是小静特意为她打扮的。所以不用再做他想,一定是小静一早上看到了他们在床上的画面,而后又被无痕撞见,问了起来他的踪迹,小静告知了无痕,无痕便添油加醋的问起了卢钰晟。 经过这么一番猜测,于琛觉得其实府中有这么一个女人也还是不错的。 从前他总觉得女人是麻烦,所以不愿意定性,只要他喜欢,就可以随意和任何一个他看中的女人花天酒地,如果他没心情,也不用看到女人,让他觉得麻烦。 但是现在,卢钰晟的出现却打破了他对女人一贯的想法,他不会有时候不喜欢看见她,更不会觉得她是麻烦,因为一定程度上来讲,他似乎还是她的麻烦呢。虽然他不想承认,可那的确就是事实。

返回
《无双娇妻》 第二十一章 难堪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无双娇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