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双娇妻》 第二十章 爱的火花

外面的雷声越来越大,大的震耳欲聋,于琛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。他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养病,所以睡得多了,反而睡不着了。而且他现在一看到床就觉得恶心。 既然她和其他女人一样爱生气任性,那么会不会也和其他女人一样害怕雷雨夜呢! 反正他睡不着,满脑子想的就都是那个负气出逃的小女人。而外面的雷声大的他都觉得心烦,耳膜疼。 “哎,别管了,去看看她吧。” 说时迟那时快,起身披上衣服,推开门就跑了出去。好在他们的房间距离的不是很远,否则他肯定会被大雨给拍死的。 终于跑到她房前,却害怕她已经睡下了,那他来的岂不就是多余了。 犹豫了半天,尚好的耳力让他似乎听见里面有颤抖的啜泣声音。 她会哭吗?为什么?为了打雷害怕还是因为他? 不想再考虑了,沉重的扣了几下门板问道:“你睡了吗?” 缩在床的一角独自与打雷和想象对抗的卢钰晟听见有人来了,忽然觉得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。 从前这个时候,大哥和姐姐都会来陪着她,后来她长大了,大哥不方便作陪,姐姐也一定会抱着她睡去,给她无限的安慰。 但是现在不是在家里,所以没有人知道她这个习惯,也算得上是怪癖吧。姐姐和大哥那个时候比她大一点,所以对母亲的事情有印象,但是她却太小了,而且母亲去世的第三天,她的身上就有青色的五指印。 资历老一些的下人们就说是她母亲舍不得太小的她,所以回来看她,还抱了她。 这可把一个小孩子给吓坏了,一方面对母亲思念,一方面又害怕鬼神之说,幼小的卢钰晟也算是深受其害了。 所以现在,无论门外面站着的人是谁,卢钰晟都好想让他陪着自己度过这难熬的漫漫长夜。 突然间下床,奔着门口跑去。门被倏然间打开,于琛以为她会先赌气的回答他,然后他被撞了一鼻子灰,或者是她干脆就不理会他,让他一个人在外面站着吧。 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,首先传来的是一阵沉重的跑步声,而后便是门被倏然间打开了,卢钰晟衣服都穿着,并没有睡觉的意识,但是脸色却惨白惨白的,被闪电的光线一影射,显得更加的凄惨和恐怖。 “你怎么了?”于琛惊异的问道。 卢钰晟却忽然一把把他拉进屋子里面来,紧紧的抱住了没有丝毫准备的于琛。 他以为,她会气愤他的深夜打扰,两个人说不好还会展开一场唇枪舌战,毕竟以前他们总是吵架。 可是他还是万万没想到,今晚她给他的意外也太多了吧! “你怎么了?”还是同样的问题,因为没能得到回答,所以于琛便一直问着。一双大手附在她的后背上,轻轻拍抚着,试图平复她那就连他都感受到了的紊乱的心跳。 “我害怕,我害怕……”卢钰晟不停的呢喃着这几个字,她本来就害怕,一看到又是于琛来了,顿时卸下了本就不多了的心里防线,只是希望他能理解她,陪着她。 “别怕,我一直都会在的。”没想到,他真的猜对了,她的确害怕打雷。看来他是来对了。 一把抱起她,把她安放到床上,动作轻柔的为她盖上被子,她全程都一直傻愣愣的盯着他看。 把她包裹好了之后,他安静的坐在床头看着她,好不温柔的说道:“睡吧,我一直陪着你。” 卢钰晟盯着他看了半天,直到把经常走夜路的于琛都给看的有些不自在,甚至是有些害怕了。 这个女人还真是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呢,害怕起来也让别人害怕。 刚想说些什么,她却忽然间起身抱住了他,再次抱住了他,比之前更紧了。 于琛忽然觉得心头一松,可能她只是太害怕了,或者是对自己太过依赖了吧。 想到这个原因,他就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。 被人依赖的感觉总是好的吧,尤其是一个大男人,被一个自己看中的女人依赖,属于男人的自尊心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。 “别怕,别怕。”于琛也反复呢喃着这两个字,给予她足够的安慰。 一整个晚上,伴随着不知何时才会终止的电闪雷鸣,两个人的感情似乎也随之升温了。 只不过,卢钰晟好像并没有意识到,她如此依赖于琛意味着什么,反倒是于琛认为他们真的是进了一步。 卢钰晟的惊恐被安慰了,慢慢的,她在他的怀里睡着了,外面的雷声也渐渐停止了。 于琛再次悄悄把她放在床上,不只是因为这个姿势她会睡得不好,而且他也觉得自己的手臂麻木了。 可是就在他刚刚放开她的时候,她却似乎能感受到一样,死死的抓着他的手,以无声的语言告诉他,她不希望他走。 于琛不忍心掰开她的手,所以只能苦笑着在心里自言自语道:从前和女人这样在一起,肯定会发生一些什么的,可是现在却只能看不能动,而且还要把自己当安慰送给眼前这个无辜的女人。 那种滋味还真是不好受呢,不过,他却心甘情愿。 和衣顺着她的姿势躺下,一手搂着她轻轻的拍动,不想让她被惊醒。 就这样,一夜过去了,而于琛也在安慰卢钰晟的同时,睡着了。 第二天一早无痕就非常勤快准时的去给于琛换药,也算是最后一次上药了吧,其实本就可以不用上药了,依照于琛的想法,早就不想麻烦的上药了。 但是无痕却说保险起见,况且最麻烦的还是他,所以不管于琛那拉着老长的不耐烦的脸,他也要死皮赖脸的给他换药。 从来他都不需要敲门就直接走进去,可是今早却发现屋子里根本没有人。 最近于琛由于受伤一直在养病,每天起的也不是很早,所以往常这个时候,无痕肯定他是一定会躺在床上刚刚醒来的。 只是今早却出乎意料的,无痕根本没发现有人在屋子里,床上是被动过的痕迹,应该是刚刚起床不久,床铺还没来得有丫头给整理。 这么早他会去哪里呢?去练功吗?无痕想着,决定去后院找一找。 结果路上却遇见了这段时间伺候卢钰晟的丫头小静,而且她还在抿着嘴偷笑。 “小静,你看到主子了吗?”无痕问道。 看见无痕,小静急忙收起了笑容,但一听到无痕问她于琛的下落,她就不得不再次发笑出来。 “你笑什么?怎么了?”无痕不理解的问道。 小静低声说道:“主子在……在庄小姐房里。”就在刚刚,她去伺候卢钰晟起床,结果刚刚推开门就看见了于琛的背影,他正躺在床上抱着卢钰晟。 撞见这么暧昧的事情,小静急忙关上门退了出来。 现在,无痕并不是外人,而且他看上去也在找主子,很心急的样子,所以小静便不管不顾的告诉给了无痕。 无痕听到之后,先是一阵发愣,而后便是比小静还笑的开怀。 “真的吗?你确定那是真的?”他边强忍着笑意边问道。 “的确是真的,奴婢不会看错的。”小静斩钉截铁的说道。 “天啊!那就好了。”无痕一直觉得于琛太过自尊,而且有时候太过吊儿郎当,好像他从来就没有感情一样。 现在,他能为了一个女人动情,而且还是一个无痕本人非常欣赏的侠女,他很为于琛感觉欣慰。 只不过,他们的进展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些,居然就这么跑到一起去了。 不管怎样,他都为他们高兴,只是一会儿等见到了他们,还是难免会一番调侃。 由于一直在暗中窃喜,和卢钰晟的关系更进一步了,而且是卢钰晟先睡着的,所以当卢钰晟醒来的时候,于琛还睡得很香。 她的意识比她的眼睛先清醒过来,感觉到身上压着一双沉重的手臂,卢钰晟才疑惑的缓缓睁开眼睛,结果却是吓了她一大跳,放大了一号的于琛就这么在她毫无准备的时候出现在眼前。 “啊!啊!”随之而来的便是卢钰晟的一声惊叫,而后面的一声则是于琛的惨叫,因为他被醒来的并且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的庄妙,给丝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到了地上去。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卢钰晟捂着被子,很怕自己春光外泄,高声质问道。 于琛睡眼朦胧的在地上起身,有些气愤的说道:“昨晚是你害怕,我才来陪你的,你也没反对,而且我要走你也不让,非要我陪着你,现在你却问我?” 虽然于琛说的有些不太多劲儿,不过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,只不过他有些地方偷龙转凤了,比如卢钰晟并没有要他过来陪着,而是他自己过来才发现她的情况的。 但那都不是重点了,重点就是卢钰晟现在怀疑他占了她便宜,其实,他才是被她占了一整晚的便宜呢! 听到于琛这么说,比一般的女人应变能力强悍的卢钰晟反应了一会儿,她努力回想起昨晚的情况,应该先是她去给于琛送汤,结果由于心不在焉做咸了,而且还被于琛嫌弃了,最后她赌气的跑回房间,好像是外面下了很大的雨,而她特别害怕,最后听见有人来找她,她便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…… 再之后发生的事情,她就不清楚了。 看来还真是她叫于琛留下来的吧,他来找自己也许是为了汤的事情而道歉,但自己害怕,所以留下了他。 天啊,那她岂不是把脸都丢尽了?现在有来怪罪于人家,完了,她没法子见人了! “现在想起来了吧?”于琛看见她的脸色不太好,而且头越来越低,似乎是惭愧了,所以他便理直气壮的问道。 “对不起啊!我……”卢钰晟低着头说道,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道歉,或许是赔偿他。

返回
《无双娇妻》 第二十章 爱的火花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无双娇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