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双娇妻》 第十八章 到底还是普通人

无痕因为救济百姓而累到了,他醒来后,百姓们都服用了有用的药物而痊愈了,都在感谢他。 无痕高兴万分之余,却始终都找不到师父,最终在师父的药房找到了师父的绝笔。 神医告诉他,不要为了自己难过,如果他真的难过,就要用毕生所学却造福世人,就当是替师父完成未完成的心愿吧。 无痕失声痛哭的三天三夜,哭的昏天暗地,最后,在之前累倒了刚刚清醒之后,又再次病倒了,这一病就是一个多月。 他不吃不喝,整个人就和痴傻了一样。从他是婴儿的时候,就一直跟着神医,行医走天下这么多年,他根本不能适应没有师傅的日子。 后来有一天,照顾他的农家带他去散心,他却一直呆坐在河边,后来回忆起来那一段,无痕自己说,他看到的眼前的河水好像都是师傅的血和泪一般,越看越心痛。 而就在此时,一个小姑娘清脆婉转的歌喉却让一只呈痴呆样子的无痕有了反应,照顾他的大爷急忙去寻找那个小姑娘,小姑娘也正在往这边走来。 无痕一边转过身看小姑娘,一边站起身来,似乎是要走过去。 但小姑娘一直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,而且身后还有几个壮硕的大汉保护着,似乎这个小姑娘是大家小姐出来玩儿的吧。 那天,那个小姑娘的歌声却莫名其妙的让无痕振作了起来,再也不颓废。 他回到师父的药房去,找到了师父剩下的药,开始潜心研制。 在闭关了整整两年之后,他终于研制出了一种止血效果特别好的药,当然,里面却掺杂着师父的血肉,所以他一直都视之位珍宝,很少拿出来给人用。 而和于琛的交情就是从一次于琛的舍身救人开始的。 一次于琛去联系一个贩盐的大户,回来的时候碰见一个农夫被蛇给咬了,而且还是毒蛇,那是他只有一个人,寇勇去办重要的任务了。 而且要是寇勇在的话,也一定不会让他去救人的,寇勇一定会亲自上场。于琛认出是剧毒的蛇,而后二话不说就为农夫用嘴吸毒,农夫得救了,他却差点送命了。 是无痕恰好采药赶到,及时的救了于琛。 事后,他问于琛:“你为什么要救他?如果我不出现,你是会死的。” 谁知道于琛却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我吸了毒还能有体内真气护着,支撑一阵子,可是他却瞬间就会死去,没有什么理由,只是人的本能。” 这一番话,从此决定了无痕的跟班身份。无痕说,他在于琛身上看到了师父的影子,所以他决定跟着于琛,哪怕于琛有时候喜怒无常,对他都大呼小叫的,但他还是心甘情愿,没有半分埋怨之情。 所以刚刚,他们不珍惜自己的伤,反而乱动致使伤口流血,让无痕想起了痛苦的回忆。 卢钰晟听完一阵心惊肉跳,同时也一阵敬佩神医,无痕,当然还有于琛。 “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。”卢钰晟感慨着。 于琛没有告诉她的是,无痕还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宫廷御医,但随着于琛的离开,无痕也跟着离开了。 这件事情一旦说出去,卢钰晟很快就会猜到他的身份,所以他决定跳过不说。 “所以,无痕才会对你很有好感,因为你也一样,舍身救我,他觉得这样的人都是神医的影子,让他敬佩。”于琛进一步解释着,心中也释然了,无痕对卢钰晟的好感是源于她的善良,而并非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迷恋,起码不像他对卢钰晟这样,那他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! “哦,难怪,他总是会出现在我身边,还和我说很多话,看来他这个朋友我交定了。”卢钰晟心直口快,最喜欢这样有故事的侠士。 之后,为了表示刚刚牵扯到他伤口的歉意,卢钰晟特意喂于琛吃了午饭,只是于琛似乎重点不在喝粥上,而是一直盯着她看,最后很顺利的把卢钰晟的脸又看红了,饭也吃完了。 等到于琛休息之后,卢钰晟决定去找无痕。 她沿路来到了药房,无痕正在晾晒她一个都不认识的草药。 “喂,对不起啊。”卢钰晟愧疚的道歉。 无痕却没有看她,而是继续挑草药,半响过后才不温不火的说道:“我没有怪你。” 卢钰晟在他身后吐了吐舌头,算是松了一口气吧。 “那你现在在做什么?我能帮你吗?”卢钰晟对无痕特别敬佩,也特别有好感,当然只是朋友之间的好感。 “你把这个拿去铺好,半个时辰翻一翻。”无痕倒是很不客气,直接丢给她一筐草药吩咐着。 “哦,好。”卢钰晟绷着大筐来到无痕指定的地方,将草药小心翼翼的倒在地上的白布上,然后均匀的摊开,翻动。 她不时的抬头看看忙碌的无痕,他看上去很孩子气,也有于琛的一点儿不羁,但在知道了他的故事之后,卢钰晟却觉得,那不过是他用来掩饰自己内心伤口的方式,其实他本就是一个忧伤的人,他为了不让人看透他,把自己伪装起来,装在一个叫做不在乎的套子里面。 所以尽管他还算活泼,却喜欢独自居住,也许那样他就可以不用伪装,自由自在的做自己了。 “以后要是有什么能够帮你的,你尽管开口吧,我虽然不懂医术,但我可以听你的指示帮你的。”卢钰晟好心的说道。 无痕却冷冷的说道:“还是不必了吧,要是叫主子知道了,肯定会惩罚我了。” “啊?为什么?”卢钰晟反应并不慢,也不傻,只是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,她总是比别人懂得的慢半拍,也许是从来都没有想过那方面事情的原因吧。 无痕顿了顿,忽然转头看着她做了一个鬼脸说道:“不告诉你!”说完,转身走进房间去配药。 卢钰晟哭笑不得,看来他又恢复了以往的孩子气,不再沉浸在回忆的苦痛当中。 那就好了,不管他是不是伪装的,只要他觉得活得开心,那么以什么样的方式生存又有什么关心呢! 晚间的时候,卢钰晟在自己的房间吃过晚饭,想起来无痕有一院子的药材要收起来,定是要费上一番功夫的,少说也要一两个时辰。 于是,她便起身出发去找无痕,果然,到达院子的时候,无痕正蹲在地上收拾草药。 看到卢钰晟,他倒是没有太多惊讶,淡淡的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 卢钰晟笑着说道:“我来帮你啊!”说着,就加入了收草药的行列。 无痕倒是没拒绝她,只是看了看她笑的一脸灿烂,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主子那么流连花丛的人,也会为了这个看上去没那么特别的女子动心了。 男人都喜欢简单可爱一点儿的女孩子,就算她外表再强悍,但只要她能将她内心深处可爱的一面展现出来,男人又怎么会不加以注意! 一切都收拾好后,卢钰晟出了一身的汗,然后她便飞到房顶上去看星星,把汗吹干。 又是神不知鬼不觉的,无痕便来到了她身边,挨着她坐下。 “你吓死我了!”卢钰晟捂着心口埋怨道。 无痕白了她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又不是鬼,你害怕什么!再说了,还有你害怕的东西吗?” 卢钰晟也白了他一眼,算是报仇了,然后她才想起重要的事情。 “你不是不会武功吗?你是怎么上来的?而且我都没有听出来,我耳朵肯定没有坏掉,那么就是你太鬼鬼祟祟了!” 无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还翻了一个白眼后才说道:“大小姐,那边有梯子难道你一直没有注意到吗?我可以爬上来的好不好?而且,是你自己走神了,还怪我鬼鬼祟祟,我明明走路声音很大的好不好?” “才没有!你每次出现都和鬼魅一样的悄无声息,早晚被你吓死!”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起嘴来,卢钰晟总是能在各种场合和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吵架,但吵着吵着就变成了好朋友。 就像于琛,就像南宫伦,就像现在眼前的无痕。 “你每天没事的时候就会来这里看星星吗?”卢钰晟好奇的问道,她总是有很多好奇。 “差不多,不然做什么,睡不着的时候,我会上来。这里的空气很好,风景也很不错。”无痕淡淡的说道,头轻轻歪着,像个没长大的孩子。 但卢钰晟知道他其实已经二十一岁了,按理说,都应该到了成婚的年龄,但是他却希望一直守着药房过日子,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他完成师父的遗愿——造福世人。 卢钰晟发现和无痕其实很谈得来,因为无痕很幽默,就算是自嘲式的冷幽默,也让卢钰晟哈哈大笑,只不过笑过之后,却是无限心酸。 她有些心疼这个比她大了三岁的大男孩子,她希望能够用她的友谊温暖他。 后来,当于琛知道他中意的女人居然和无痕坐在屋顶上浪漫的看星星后,他简直想把无痕生吞活剥的心思都有了。 所以,当他被无痕确定能动了之后,他便也拉着卢钰晟上了屋顶。 “奇怪,星星呢?”于琛抬头看了半天也没看到半个星星。 卢钰晟一脸嫌弃的横了他好多眼,说道:“哪有星星啊,今天阴天!你非要来!现在看什么?” 于琛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不可能,一会儿星星就出来了。” 卢钰晟撇着嘴不说话,要不是看在他受伤刚刚好了一些的份上,她才懒得理会他呢,大半夜不睡觉,跑到屋顶上去吹阴风,真是有病啊! “那好吧,慢慢等吧。”卢钰晟无奈的说道,垂着眼睛玩手指。 不知不觉间,卢钰晟累了,打盹的她靠上了于琛的肩膀,居然睡着了。 于琛还在怄气,为什么等到他看星星的时候,星星就不出现了。 忽然感觉到一个温香软玉靠了过来,他转头一看,佳人居然睡着了,而且还发出了轻微的鼻息声音。

返回
《无双娇妻》 第十八章 到底还是普通人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无双娇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