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双娇妻》 第十七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

“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卢钰晟向来心中藏不住事情,想这个样子把话说到一半已经是隐藏的大限了,要不是和无痕还不是太熟悉,只怕她早就将内心的真实想法和盘托出了。 “只是不知道对主子是什么感觉,是吗?”无痕云淡风轻的说出自己的猜想,却准确的让卢钰晟目瞪口呆。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她惊讶的问道。 无痕笑了笑,转过身去,面对着卢钰晟倒着走在长廊上,得意的说道:“因为我厉害呀!” 卢钰晟歪着嘴撇了撇他,真不愧是于琛的人,连那副自大的样子都如出一撤,上梁不正下梁歪! “我才没有,你猜错了!”卢钰晟在做无谓的解释,明明脸上都写着人家猜对了几个大字,嘴上却还是不承认。 “是吗?你不承认也行,不过主子其实很少对女人上心,他对你例外,不仅仅是你救了他,也是你给了他意想不到的惊喜,他对你感到好奇,而你也一样,所以你们这算是,惺惺相惜了!”无痕说着,还举起双手贴在一起,示意卢钰晟,那就是她和于琛的现状,太过亲密了! 卢钰晟并不是扭扭捏捏的大小姐,她可是十足的侠女,所以看到无痕这样比喻她和于琛,她不会觉得很害羞,反而在认真思考无痕的话。 “你是说,你家主子对我很好奇?而我对他也很好奇?” “不错,不过等他对你不好奇了,还要让他一直这么对你反常着,就要看你的魅力了。” “魅力?我又不是勾引他,说什么魅力!”卢钰晟不解的嘟囔着,怎么感觉无痕说的话这么奇怪呢! “你自己领悟去吧,我有事情要做,先走了,你要是想找我,就去最北面的药房,我一直都在的。”无痕说完,很快就跑开了,虽然他不会武功,但是经常上山采药,他身体很结实健壮,每天又会按时运动,丝毫不必武夫的身体状况差,并非弱不禁风的书生。 卢钰晟觉得这里的人都很奇怪,留香太过机灵,每次没等她说什么,留香就爱猜中了首先做下了,而寇勇又太死板,也就是死心眼,属于忠心护住那一类型的,最后再说无痕,他是最最奇怪的一个,比于琛还奇怪,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,又一溜烟的跑开,明明只是个大夫,却会读心术,就连她心里想什么都能看懂。 莫非他不仅学习了医术,还学习了读心术?挺有意思的。 第二天一早,寇勇就给刚起床的卢钰晟去送信,说宝云已经顺利的将账本送到了海升的手中,而且人也已经顺利的回了山庄,没有任何闪失。 听到这些,卢钰晟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算彻底放下来,只要宝云没事就好,而且最重要的是,那个恶霸闫旺也即将被查办了,否则花儿母女可能还会受到牵连呢! 毕竟新娘子跑了,是会到娘家去追问的。 简单的用了早点,卢钰晟第一件事情还是去看于琛。 无痕从他房间中出来,卢钰晟走进去,二人擦肩而过,无痕则冲着卢钰晟抛了一个媚眼,卢钰晟好笑的笑了笑,这个无痕亦正亦邪,真是分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 “咳咳!”于琛在里面将门口的情况看了个仔细,然后狠命的咳了咳,示意门口的两个人赶快分开。 无痕回头瞥了一眼屋子里头,对着卢钰晟点了点头便离开了。 卢钰晟走进去,于琛的脸色是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,吃饭也能吃很多了,尽管只能吃流食,但他却能喝几碗粥。 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卢钰晟像一个普通的家人一样探望于琛。 “嗯,好多了。”于琛点点头,心里还在为卢钰晟和无痕的“眉来眼去”而不舒服着。 “无痕是什么来头啊?我觉得他很有意思。”卢钰晟想过了,要了解无痕,当然要从主子入手,而她现在还不太好意思问无痕,因为毕竟还是不很熟悉,不过她对于琛可算是熟悉了,所以才敢问出来。 哪知道,一直在为他们的“调情”耿耿于怀的于琛,一听到卢钰晟对无痕这样好奇,顿时来了火气。 “你了解他做什么?他就是一个郎中。” 卢钰晟疑惑万分,她只不过是随口问问,不说就不说嘛,发什么火啊!不过话到嘴边竟然换成了:“你怎么这么说话呢?大家都是朋友,我只是想了解一下,又没有别的企图!贼人就是贼人,不可理喻!” 她后面的嘟囔很小声,但屋子里就之后他们两个人,加上于琛的耳力尚好,于琛还是听得一清二楚。 “你说我是贼人?我还说你是贼人呢!到底是谁偷了谁?明明是你偷了我!”一想起,他可能早就被这个丫头看光光了,而他却没有看过她,这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。 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明明就是你自己警惕性不强,被人下了药,我一时兴起嘛,谁让你前一晚打扰我的好梦,我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吧!你生什么气啊!这么大个男人了,居然这点儿风度都没有!” “你说我没风度?” …… 一时间,屋子中的火药味又浓厚起来,明明昨天刚刚建立的良好的关系,今天一大早就又吵了起来。 而归根结底呢,就是是什么引起来的?只怕要从无痕说起了吧,如果他不故意挑逗卢钰晟,也不会被于琛发现而生气,卢钰晟也不会因为好奇想了解他而问于琛,最后他们两个也不会吵起来。 但这些和他们吵起来有什么关系呢?那是因为于琛吃醋了,没错就是吃醋了!否则人家姑娘只是打听一个人,他又何必大动肝火。 吵架吵累了,冷战了一会儿的两个人,也都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,尤其是于琛,他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居然吃醋了,还是吃无痕的醋,他就无法接受! “喂!说好不大呼小叫的,你怎么反而先吼起来了!你要是牵动了伤口,可别怪我啊!你的声音比我的大多了。” 吵架吵完了,卢钰晟意识到眼前的这个是病人,就算再不情愿,她也要道歉。 “是你先惹我的!别不承认,你很擅长这一点!”此时的于琛还哪有一点儿京城首富的样子,简直就是一个对女人告状的小男人。 卢钰晟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虽然他说的话很不讨喜,但是她还是承认了,好像的确是这个样子的。 “行了,既然我总是惹你,那我走了。”卢钰晟赌气的起身欲离开,也是希望他们能对彼此眼不见为净。 “别走……嘶!”于琛身子前倾想去拉住她,结果没拉住她,反而牵动了背上的伤口,疼的他叫出声来。 “怎么了?给我看看!”卢钰晟急忙转身去查看他的伤口,发现纱布上已经有点点红丝晕染开来。 “糟糕!流血了!”卢钰晟愧疚的喊道,而无痕却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,居然适时的出现在他们面前,急忙的为于琛止住了血,换好了药之后,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说道:“你们难道不知道这药有多珍贵吗?本来伤口都已经结痂了,现在又要重新愈合了!” 于琛立即一脸愧色,难得是好语气的说道:“我忘了,下次不会了。” 卢钰晟在一旁看着,已经忘记了愧疚,而是把眼睛瞪的和铜铃一样大,简直都要掉在地上了。 她没听错吧,于琛是主子啊,怎么还会对无痕道歉呢!不就是换个药嘛,不至于吧。 无痕一想,就是和卢钰晟有关,现在除了她,好像也没有谁能牵动于琛了。 转身白了卢钰晟一眼,步履匆匆的离去了。 “他怎么了?至于吗?”等到无痕走开之后,卢钰晟才疑惑的问道。 于琛这时也平静了,不再生气了,片刻后,缓缓的说道:“你不是对他好奇吗,现在我告诉你他的事情。” 卢钰晟觉得似乎非同小可似得,静静的坐下来,听着于琛叙述。 原来,无痕从小目睹了父母得了传染病死去,而他的父母就是一直从七窍往外流血不止才会最终丧命的。幸运的是,他没有感染上疾病,而是被路过村落的一个神医给搭救了,但是那是整个村落的人几乎都死绝了,全都是因为流血不止而死去的。 听说那几日下了大雨,把村庄的血都流进了大河,把大河都染红了。 神医认为无痕和自己有缘分,所有人都死去了,只有这个小生命一直在等待他的搭救,所以他就将无痕留在身边。 神医尝遍百草,可以说是已经百毒不侵了,终生都在研究更深层次的医术。无痕的医学造诣很高,几乎高过了神医小时候,所以神医就将毕生多学都一点一点的传授给了无痕。 只可惜,无痕成年之后,又有一个村庄发生了当年他家乡那样的传染病,横尸遍野,血流成河。 年少的无痕早就在重重磨练中懂得了大是大非,他和神医去救人,但是发现根本抑制不住病情,不过神医的血因为百毒不侵,却能抵挡人们感染上疾病。 只是每个人都要喝一碗的血才能够有幸不被疾病传染,那样神医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。 本来神医是决定那么做的,他活了一辈子,在死之前能够为人类作出这样伟大的贡献,也觉得死得其所了。 但是无痕却断然不同意,他以死相逼,神医才打消了那个念头,随后便开始潜心研究对抗疾病的药物,而无痕每天就到处送汤药,将疾病能拖一时是一时。 随着传染病悄无声息的蔓延,神医的药物却迟迟没有研究成功。而一次偶然,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,将自己的鲜血滴到了药物中,发现给人服用下去后却能够治愈传染病。 所以,神医便决定瞒着无痕开始研究出更多的药物,但是却将自己做了药引子。

返回
《无双娇妻》 第十七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无双娇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