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双娇妻》 第十六章 非同寻常

“该换药了啊!”他大喊着就推门走进来,吓得卢钰晟就像做了坏事一样的急忙抽回自己被于琛紧握着的手,低着头不敢看无痕。 而于琛则是一脸的不满意,瞪着无痕的眼神,就像是要把他瞪出两个大窟窿似得。 “你们……那也得先换药。”无痕有些语无伦次,尽管第一次见到卢钰晟,他就断定这个女人和主子一定交情不浅,但没想到却是红颜知己,而且还被自己抓个正着。 看着主子欲求不满的样子,无痕心里一阵窃喜,原来叱咤风云的于琛也有这个时候啊! “不是早上刚换过药吗?”于琛沉声问道,语气中充满了不情不愿。 “这个药和之前的不一样,两个时辰之内就要换一次。”无痕才不管他吃人的眼神,只管手上的动作。 卢钰晟看见无痕给于琛宽衣解带,急忙说道:“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养着吧。” “不行,你不能走。”于琛刚想依依不舍的和她告白,却被无痕抢先一步把人给流了下来。 “为什么?”卢钰晟不解的问道,两个大男人上药,要她留下做什么? “我不会武功,所以换药的时候你要帮他点着相应的穴位,以免流血或者是真气乱窜,以往都是寇勇做,现在他不在,你也行。”无痕理所当然的解释着。 其实,伤口早就结痂了好不好,根本不会流血,而且于琛体内的真气早就稳定了,不然他现在也不会醒来了。 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无痕找的借口,只为了按照于琛的心意把卢钰晟留下而已。 他太懂得于琛的心思,万一因为他换药让他的佳人离开了,只怕换完药,无痕就要给自己上药了,因为于琛一定会尽其所能揍他一顿。 所以,为了他的生命安全和生命质量,他就只能牺牲卢钰晟了,反正他们两个已经勾搭,哦不,是郎有情妾有意,那么一切就不是问题了! “哦,好吧。”不太懂得医理的卢钰晟只能不好意思的留下来帮忙。 当她柔软的纤纤玉指落在于琛的肌肤上的时候,于琛觉得自己浑身一震,连大脑都空白了。 这种感觉经由卢钰晟的手指传到了她的心里,她也觉得脸越来越热,虽然她一向不拘小节,但也绝对是洁身自好的,从来没与男人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。 她别着脸不去看于琛光裸的上半身,但是手指却必须接触着她不敢看的他的躶体。 “好了吗?”点了好久了,怎么还没换好药,再等一会儿,不要说是她的手指麻了,就连她的脸都被烧着了。 “快了。”无痕说话间,就已经给于琛穿上了衣服,然后也不给他穿好,让他肌理分明的结实胸膛裸露在外,偏让屋子中的暧昧指数升高。 终于换完了药,卢钰晟总算能够收回滚烫僵硬的手指,垂着眼睛急忙站到一旁,也因此没能看见无痕偷偷的发笑。 “行了,注意不要碰到水,运动也要小心就是了。”无痕利索的说完,拿着药箱就离开了。 等到门关上之后,卢钰晟才觉得,自己应该和无痕一起离开的,这气氛实在有些诡异。 “庄……小姐……”于琛轻轻靠在床头,看着卢钰晟一直低着头,想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称呼出来。 听到召唤,卢钰晟转过头去看着胸膛若隐若现的于琛,此刻他太性感了,让她不敢直接去看,视线飘向另外的方向,笑了笑说道:“你也叫我妙姑娘吧,大家都这么叫。” “妙姑娘……”于琛独自品味着这个称呼的味道,不多时,居然坚决的说道:“不好,既然大家都这么叫,我就不能这么叫。” “为什么?”卢钰晟不明白的问道,既然大家都这么叫,他才应该跟着一起叫的啊。 “因为这个称呼不特别了,我应该叫一个特别一点儿的,对了,你在家的时候,家人都怎么称呼你啊?”于琛想起她在家的昵称,忽然别有意味的问道。 卢钰晟不明白他的用意,但是也实话实说道:“在家的时候,家人都喊我钰晟我爹会喊我妙妙。” “妙妙……妙妙……这个称呼好,妙妙……”于琛像没听过一般的不断重复卢钰晟的乳名,听着像是在喊“喵喵”,就像是在叫一只猫咪,卢钰晟很不喜欢。 “那是我爹喊的,你还是别喊了,以免乱了辈分。” 想他于琛虽然放荡不羁,但是对朋友的家人是会尊重的吧,所以她搬出她爹来说服他,应该是没错的。 果然,于琛一听到卢钰晟似乎不喜欢他这么喊,便觉得不喊了,不过,他又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独特的称呼。 “那我就喊你可可吧,怎么样?” 卢钰晟有些无奈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点了点头说道:“行。”她是有多么勉强啊,可可就可可,总比喵喵喵喵的强多了。他是怎么了,为什么非要喊一个别人都没喊过的呢! “可可,我渴了。”于琛得寸进尺的使唤着卢钰晟。 “我又不是你的丫头,我可是你的客人。”卢钰晟一脸嫌弃的横了横于琛,不再多言,要不是看在他受伤了的份上,她才不止会瞪他,早就狠狠的教训他了,要知道,她卢爷可不是好惹的! “你不止是我最尊贵的客人,还是我的恩人呢,但是正所谓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嘛,反正你都救了我,我现在受伤了,不能去倒水,你就应该帮帮我。” 于琛满嘴他的歪理邪说,好像还说的很真很有道理似得。 卢钰晟知道他受伤了,而且很重,现在能活着还跟她嬉皮笑脸的已经实属不易了,而且刚刚无痕给他换药的时候,她并不是一眼都没有看到他的伤口,那一条长长的和蜈蚣一样丑陋的伤疤,日后一定会是他心头的一根刺,提醒他需要更加的心狠手辣才能保护自己,安身立命。 罢了罢了,再一看他的笑容从始至终都挂在脸上,卢钰晟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了,帮忙就帮忙吧,就当是为大哥做的好事了。 “好,你等着。”拖着长长的音调,卢钰晟虽然不耐烦但却还是走到桌前去给他倒水。 “我还想喝。”咕咚咕咚喝了一整杯,却还喝不够,卢钰晟只好转身再去给他倒。 直到快中午了,卢钰晟都一直陪在于琛床前,他们一直在聊天,彼此间讲着他们行走江湖时候的趣闻,类似于闫旺那等恶霸的事情早已经是屡见不鲜了。 说道有意思的地,卢钰晟会哈哈大笑,完全不顾现在是女人的形象,而到她自己讲述的时候,她也会滔滔不绝,手舞足蹈的把于琛也逗乐了。 于琛不再是人前那个狂妄自大的京城首富,卢钰晟也不再是那个人见人爱,本事能通天的卢爷,他们就像一对好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,彼此间讲述着这些年对方都不知道的生活。 那天的阳光很浓,强烈的照射进屋子里,打在他们身上,暖暖的很柔和,把卢钰晟显得更加美丽温柔,于琛也歪着头欣赏她的美好,自己原本坚硬的轮廓因为阳光也显得更加明亮柔和。 “你累了吧,应该多休息的,我扶着你躺下吧。”不知不觉间,他们已经说了很久很久,阳光都西斜了,卢钰晟看着于琛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,所以便想起了正事。 “也好,你也说累了吧。”于琛一直都在撑着听她说话,其实他早就困乏了,只是舍不得不听她说话,难得她不再全身是刺的和他吵架,而是像个小姑娘一样的有说有笑,他怎么舍得睡觉。眼下,卢钰晟自己也发觉了,只怕也不会再说什么了,刚好他就可以休息了。 “我不累,只要是你不能多运动。”卢钰晟起身,慢慢扳着于琛的肩膀,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躺下去。 他的衣服还是敞开着,她看到了他的胸膛,一抬眼,又撞上了他痴痴的看着她的目光,她顿时就无处躲藏了,只能红着脸不去看他。 “那我先出去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 卢钰晟不好意思的说道,她这辈子的害羞次数都没有今天多。 “嗯。”于琛听话的应了一声,然后就闭上了眼睛。 卢钰晟见他睡觉了,就转身轻轻走出去,在她转身的刹那,于琛又睁开眼睛,她的背影都这么令人着迷。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留恋的要命。一想到睁开眼睛后,还可以再看到他,于琛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梦乡,他睡觉,是为了能尽早的醒来。 卢钰晟独自一人在院子的回廊上走动,想着今天于琛的表现,怎么想都觉得他反常的要命。 他总是对自己笑,温柔的笑,就连目光也很深情,一点儿都不像之前见面时的剑拔弩张,甚至想掐死她的感觉。 他这是因为她救了他,所以才当做感谢的吗?如果是因为这样,那她宁愿自己没救他! 她做好事从来就不要求回报,于琛的谢恩反而让她觉得很难受,很不自在。 “怎么了?刚刚还喜笑颜开的,怎么这会儿就赌气冒烟的了!”无痕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吓了卢钰晟一大跳,不过他还是一脸不羁,似乎世上的事情与他没有半点关系,他的眼睛虽然深邃,但是却半点儿杂质都没有掺进去。 卢钰晟很喜欢他的眼睛,他的眼睛能够给人一种安心恬静的舒适感。 “没有啊,我哪里生气了?”卢钰晟还不承认,但她却很愿意近距离的观察无痕的眼睛。 “是吗?可是明明看见了。”无痕双臂环胸,一点儿都不客气的戳穿她。

返回
《无双娇妻》 第十六章 非同寻常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无双娇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