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双娇妻》 第十章 不忍心摧毁

“小姐,早些去休息吧。”宝云关切的提醒着。 卢钰晟唉声叹气的坐着不动,宝云知道,那一定是因为隔壁的南宫伦,她又何尝不心烦。 “不如,我们连夜溜走吧,让他找不到我们。”宝云悄悄的提议道。 卢钰晟却摇了摇头说道:“他太想念十三妹了,如果我们就这么走了,我怕他会承受不了而疯掉,我狠不下心。” 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吧?”宝云沮丧着说道。 卢钰晟无奈的把玩着下颚的缎带,自从那晚之后,她就继续恢复了男装,对南宫伦也只是说这样在外行走方便,而南宫伦只一心想让她想起从前,根本不管她是男装还是女装。 “我也没办法啊,你看他那副天真的样子,我总不能连最后一点儿希望都不给他吧。”卢钰晟无奈的说道。 宝云顿了顿,沉重的说道:“他说的他的十三妹失踪了,我看是凶多吉少了,也许这一辈子都再也找不到了,那您还能让他根针您一辈子?” 卢钰晟也知道事情的厉害程度,管得了一时,管不了一世啊。 “没准以后他自己就想明白了呢,总之,先看看再说吧。” 次日一早,南宫伦便早早起床去给主仆二人买早点,按照他十三妹的口味,他买了香菜肉的包子和茴香肉的包子。 卢钰晟从来不挑食,所以才会长那么高的个子,而宝云作为下人,也根本就不挑食。 但是,当他抱着这两样包子走进来的时候,两个洗漱完毕的主仆险些因为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而呕吐出来。 “这是什么啊?”宝云捂着鼻子,第一个一脸嫌弃的问道。 “是早点啊。”南宫伦不以为意,还觉得自己做了天大的好事。 “过来吃早点吧。”他径自坐在桌子前,打开了纸袋子。 卢钰晟忍受不了了,走过来一把按住他,惊恐的问道:“这是什么包子啊?” 南宫伦也同样不解的说道:“香菜和茴香的啊。” 在风国,百姓们很喜欢这两样菜的味道,他们认为这是这两样菜不同于其他菜的地方,他们认为是神圣的,所以各个家庭都大量种植。 可是,在正常人的眼中,这两样菜的味道太大,一般人都不喜欢吃,而卢钰晟和宝云就是这一般的正常人。 “行了,你自己慢慢吃啊,我和宝云下楼去喝完粥,一会儿再上来。”卢钰晟笑着打哈哈,拉着宝云逃命般的远离了满是包子味道的屋子。 南宫伦有些莫名其妙,他好心好意起来买早点,难道她们不喜欢吃吗?怎么会呢?他自己就很喜欢吃啊! 一整天,南宫伦的身上都弥散着香菜和茴香的味道,挥之不去,搞得卢钰晟和宝云不得不离得远远的,还要找诸多借口,以免伤了南宫伦的自尊心。 卢钰晟就不明白了,一个长相如此俊逸,温文尔雅的男人,怎么会有这样的嗜好呢? 晚间,他们投宿客栈之后,主仆二人就钻进屋子不出来了,但愿明早他身上的味道能因为洗了澡睡了一晚上而消散吧。 而这一晚,南宫伦在就寝之前,却接到了一只飞镖。飞镖准确无误的落在他床框上,小心谨慎的打开飞镖上带着的字条,他忽然露出了不同于平日里的阴险的笑,而后将字条放在燃烧的蜡烛上,没一会儿字条就灰飞烟灭了。 一大早上,他就早早离开了这里,不过他留下了一封信,不是他不想同卢钰晟道别,而是他要及早的上路,以免夜长梦多。 卢钰晟醒来后发现南宫伦却迟迟没有出现,以往这个时候,他早就去给她们买早点了,虽然她们都不爱吃,也总是躲得远远的,但到了时候他不出现,她们倒觉得很不习惯呢。 轻轻敲了敲他的房门,好久都没有人回应,悄悄推门走进去,屋子中早就人去楼空了,只是桌子上留着一封信件。 走上前去打开来看:十三妹,我有急事要回去一次,知道你一直没能恢复记忆,所以不敢贸然带你回家,等我办完了事自动会去寻找你的,望珍重。 卢钰晟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,她根本不是他的十三妹。 宝云说得对,她不可能一辈子扮演他的十三妹,若是有一天南宫伦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,只怕会崩溃掉。 长痛不如短痛,他还是及早清醒的好。既然如此,那么她也赶快离开吧,这样南宫伦也许就找不到她了。 她们并没有具体的目的,尽管宝云劝说了很多次,但卢钰晟就是不想回山庄,无奈之下,她们只能闲散的晃来晃去。 玩心特别重的卢钰晟在附近村民中打听到,附近的一个村庄有一座蓝花池,蓝花盛开能把整池水都染蓝,但水却还是清澈的,可以洗澡可以饮用。 别说卢钰晟动心了,就连着急回家的宝云也动心了,于是主仆二人即刻出发去寻找蓝花池。 骑着马沿路打听到了村庄的地址,她们有在村头咨询了当地的村民,可是不幸的是,村民却告诉她,蓝花开的季节是每年的六月份,而且只开一个月,现在早就过了七月份了,所以她们能看到的只是零星散碎的蓝花瓣和一堆杂草。 天已经快黑了,她们却一无所获,卢钰晟不禁有些气馁沮丧,抬头看看夕阳西下,她决定先带着宝云去投宿一户农家。 四处寻找院落大的农家,并非她嫌贫爱富,而是如果普通的小农家,只怕想好心留宿她们都没有地方。 很快,她们就找到了一户比较大的农家院,卢钰晟尽显乖巧的样子,给了前来开门的警惕的大娘一些金叶子,大娘欢天喜地的给她们开门,还特意为她们杀了一只鸡。 仔细一打听才知道,大娘家的儿子和丈夫出去经商了,家中只有她和儿媳妇以及一个不满两岁的小孙子相依为命。 她家有很多田地,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院落,不过现在也都承包出去,不种田了。 卢钰晟和孩子玩的很好,总是能逗的人哈哈大笑,就连儿媳妇都说,卢钰晟和这个孩子有眼缘。 晚饭过后,卢钰晟和宝云满嘴是油的在院子中透气,自从离开家里,她们已经很久没能吃上一顿正经的饭菜了。 就算在外面都去很好的饭馆,但饭馆的味道和家里的味道相比,终究还是差了一些。 乡村的夜晚总是安详静谧的,蛐蛐在欢快的鸣叫,星星也在拼命的眨眼睛,就连月亮,好像都比城市里的要亮要大。 “这里真好。”卢钰晟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。 宝云赞同的点点头说道:“这里的确不错,不过终究不是我们的家啊。” 闻言,卢钰晟瞥了宝云一眼,她又在提醒自己回家了。 “好了好了,再玩两天我们就回家去,再这样下去,我迟早被你唠叨死。” 尽管被小姐嫌弃了,但只要是能劝说小姐回家,宝云就觉得什么都值得。小姐早一天回家,她也就早一天安心。 忽然一阵东风送来了不止是凉爽,还有阵阵女子的哭啼。会武功的人耳力都很好,能听到常人不易听到的声音。 “宝云,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女孩子的哭声?”卢钰晟一面侧着耳朵在用力的听,一面问宝云。 宝云也尽力的听了半天,犹犹豫豫的说道:“好像是有吧,您听到什么了吗?” “我听到了,是女子的哭声,而且还很大声。”卢钰晟听了半天,终于确认了。 这时大娘走出来将豢养的鸡鸭赶回笼子中去,卢钰晟便趁机问道:“大娘,村里是有人家出事了吗?我方才似乎听见有人在哭呢?” 大娘赶好鸡鸭后叹口气说道:“你说的一定是村东头的黄家了,她家的女儿被县官大人看上了,昨日便下了聘礼,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,明天一早就要来娶亲了。” “啊?还有这么霸道的县官啊?”宝云惊呼的说道。 大娘继续解释道:“可不是嘛,他名字叫闫旺,大家背地里都叫他阎王爷,他也真是名符其实的阎王爷,在本地有快十年了吧,到处搜刮民脂民膏,只要是他看中的女子,不出三日就一定会被接到他府上,听说他上头有人,咱们小门小户的,胳膊拧不过大腿,哪里敢同他较量啊,从前我家的田地是村子里最多的,但是他收租收的厉害,要是不给他,他就抢粮食,祸害田地秧苗,所以我家索性也不种地了,出去经商了。” 卢钰晟是一个行侠仗义之人,听到这样的话她怎么能忍气吞声,简直是恨不得立即将闫旺给掐死。 “这个败类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她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着。 “公子,不如,我们去看看吧。”宝云知道,以她家小姐的脾气,定是不会就此罢休,一定会给百姓们一个交代。所以与其让她疯疯癫癫的冲出去,不如她先把话说出来,也免得一会儿吓到的了好心的大娘。 听到宝云这么了解她,卢钰晟心里一阵欣慰,她点点头说道:“那走吧,我们现在就过去。” 根据大娘的指点和沿着哭声寻找,主仆二人很快便一同来到村东头的黄家,她们悄悄走进去敲门,屋内的哭声停顿了片刻便继续响起,这时听到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来。 “是谁啊?” 卢钰晟用难得的好语气说道:“你别害怕,我们是路过的,听见你家有哭声特地来看看。” 妇人翘了个门缝,看见卢钰晟和宝云柔和的笑,便开了门。

返回
《无双娇妻》 第十章 不忍心摧毁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无双娇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