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五十章 狼狈的模样

“他呢?”古若晴想到了冷连城,这个房间里空荡荡的,不知道为何,她感觉到他应该好久没有回来了。 不知道自己到底晕睡了多久,但是房间里却没有了他的味道,闻不到他的气息,应该是许久都不曾进入了。 “古小姐,老大虽然外表很冷,但他确实是……很关心你的,你为什么要那样做?他很信任你的,可是,你却伤了他的心。”张一拉沉声的说道,她甚至有些讨厌古若晴,因为她,错过了很多事。 可是,张一拉的直觉却告诉自己,古若晴似乎并不像是那样一个人,与古若晴相处的时间不长,可是,却能看出一个人的人性。 “张一拉,你要相信我,真的不是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可是,他不听我解释!”古若晴有些害怕的拉着张一拉的手说道,她想解释,可是,她要解释什么? 她的身份?如果他知道她的身份,那就更不用解释了,那只能是一种掩饰。 来到他身边,本来就是一个怀着目的的任务,她如何解释? 虽然这件事是与她无关,可是,却与她又有间接的关系,这也本来就是她必须去做的,哪怕别人不错,有一天,也会轮到她去做的。 对于说是欺骗,从开始就没有信任,何来的欺骗? 只是,伤了他的心?他又何曾不伤她的心呢?他从开始就没有待她好过,不是吗?想到这里,古若晴的心里更是难受。 “你先冷静一下吧,我去给你弄些吃的。”张一拉长叹口气,也不准备与古若晴套近乎了,虽然外表与古若晴不错,可是,她自然也会防着古若晴。 没人知道古若晴的身份,但是张一拉身为冷连城身边的人,自然是知道古若晴是干嘛的,而且,她的目的是什么。 Mr.R这几天一直在追查,很多事情都与古若晴扯上了关系,这不得不让人怀疑,古若晴的存在到底对他们造成了多大的威胁。 “冷静?”古若晴伸出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面前,看着自己纤纤玉手,她需要冷静? 站起来再往外看,发现外面多了许多保镖,就连后花园处都到处是黑衣保镖,根本就出不去了。 她走到一边的沙发上,看着这里的那一部手机,她脑海里闪过一丝画面,这手机在这里,那么,冷连城那部手机从哪里来的? 从外观来说,是一模一样的,可是,这手机明明在这里,里面什么短信也没有,更没有任何证据/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古若晴拿着手机不敢相信的说道,那么冷连城手上的手机,并不是她的。 只有安蓝一个人知道她的手机,而且,那手机还是安蓝亲手送给她的。为什么现在的事事,每一件都与安蓝扯上关系了呢? 古若晴想不明白,她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这狼狈的模样,看着自己额头上贴着的纱布。 拿起手机再打一通电话,却发现自己的卡变成了空号,根本就打不出去了,她拿着手机,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。 这手机号显然是被人取消了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古若晴不由得坐在沙发上,看着前面若大的镜子,越想越发现自己处于一个迷茫的状态。 中午时分,古若晴换了一身米色及膝的连衣裙,穿着平底鞋走在别墅内,这里的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古若晴看,有些人则在她的身后低声讨论着。 一个人坐在后花园里,看着这里五彩缤纷的花朵争艳,古若晴却什么都没有想,一个人趴要石桌上。 张一拉前来叫了她几次,古若晴都说自己要一个人安静一下,让他们先退开,她这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。 古若晴看着池中的水,她看着这里自己被他打的地方,伸的摸着自己的额头,发现这里还是很痛。 “古若晴,你是不是变了?还是一直这么懦弱?”古若晴借助月光,看着池中自己的倒影问道。 记得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的,明明很讨厌冷连城,可是,她为什么在他打她之后,在他虐待她之后,却一直恨不起来。 一直想要离开这里,可是,古若晴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任何计划着要离开,就连安蓝与河罗,她似乎都不再想了。 这是她的变化吗?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古若晴不知道,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。似乎与性格有关?明明以前一直想要成功,一直想要从冷连城的身边得到什么,直到安蓝让她杀人,让她毁了罂粟基地,当时,她有些犹豫,却没有料到事情发生之后,古若晴心里却有些难过。 “你怎么越来越没用了?安蓝没有说错,你一直都这么没用。”古若晴对着自己苦笑着,她坐在一边依在岩石上,看着自己纤纤玉手发呆。 似乎自己一直都是这个样子,如果不是她们,自己是否还能活到现在呢?古若晴不知道,但是,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人。 首领说的任务固然重要,可是,她为什么现在提不起兴趣了?以前一直想要成为神偷,成为组织内部最重要的人物,可是,现在的古若晴似乎没有了梦想了? 想着想着,她居然依在这里睡着了,月光下的她,一身米黄色的连衣裙,微风将她的头发吹起,似月光下的精灵一样,浑身被洁白的月光胧照着,显得那么不真实。 南宫焱站在不远处,从古若晴一直在自言自语开始,他就一直站在不远处观察着她,直到现在她睡着,他才现身。 他双手背于身后,站在古若晴的面前欣赏着她睡着的面画,看着她依在岩石边上打盹,精致的五官在月光下显得那么不真实。长长的发丝披散在身后,浑身上下散发出来自然的气质,那么清纯迷人。 “古若晴?”南宫焱走上前叫了她一声,发现古若晴并没有清醒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似乎做了一个很美的梦一样。 他站在她的面前欣赏着,一时也到了忘我的境界。他从来不曾发现,女人睡觉也会有这么漂亮的一幕。他的女人也无数,甚至记不起来某中一个人的名字,每一个都只能是一夜情,他与冷连城完全一样的,不曾在女人的身上多花任何心思。可是,古若晴却成为一个例外,他至少记得她的名字,至少记得她的容颜…… “如果那个人不是你,那该多好。”南宫焱不由得喃喃的说道,他半蹲下身子深深凝视古若晴,看着她精致的五官,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。 第一次发现自己对一个女人的着迷到这种程度,却有一种不敢靠近的念头,深怕自己惊动了她。 “啊,谁?”古若晴被抚摸之后,她瞬时伸手抓住了那只大掌,猛然睁开了眼睛,在睡梦中,她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盯着她看,一直在在她身边说话,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,但是,对方的目光一直不离好怕身。 南宫焱的手被古若晴抓住,他看着她纤纤玉手抓住自己的大掌,并没有马上收回手,只是看着她轻轻一笑。 “你这样抓着我的手,会让我误会的哦。”南宫焱看着古若晴,不由得轻轻的挑下眉,笑着的模样有些轻浮。 “你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古若晴连忙放开了他的手,她站了起来,想要后退一步,这才看到后面是水池,她已无路可退。 对南宫焱的印象一直不好,所以,她不愿意与他多呆在这里半会,看着四周的保镖,这才发现这些保镖都离开了后花园,如今这里安静得诡异,只留下她与南宫焱两个人。 “你每次看到我,都让我觉得你似乎很讨厌我?”南宫焱看着古若晴不太乐意的神情,他炽热的眼神上下的紧紧盯着她,发现她似乎一直想要避开他。 身为男人,被古若晴这样的举动伤了自尊。每个女人不都是喜欢往他的身上贴,暗恋他,明恋他的女人更是无数,可是,不曾有人用这样的神情与举动对待他,这一刻,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早已不在了? 古若晴轻轻挑起眉头一皱,有些不太乐意与他说话,却也不太敢得罪他。 “和你不熟,也没有讨厌和喜欢之说,我只是不想别人误会些什么。”古若晴嘴里所说的人,自然是冷连城,他上次都误会自己与南宫焱有一腿。 不过让古若晴意外的是,他既然这样怀疑,为什么还会让南宫焱与自己单独相见?或许是他前来,冷连城根本就不知道? 她现在用什么身份留在冷连城的身边?是他的女人吗?情妇?还是神偷的身份?古若晴自己也现在都分不清了。 “我来是有一件事想问问你。”看着古若晴的神情,南宫焱好笑的看了她一眼,伸手轻轻的抬起古若晴的下巴,直视她的眼眸。 她的眼眸很清澈,让他看了一次还想看第二次,这样的眼睛,应该是属于一个单纯的女人,而不是一个充满了心机,布满着城府的女人。 “什么事?你问吧。”古若晴别过头,拍开他的手,她挑着眉头,随后往另外一边走着。 南宫焱就跟在古若晴的身边,看着她半蹲下身子摘下一朵花放在手掌心上玩着,像是心若有所思的模样。 “额头是怎么伤的?”南宫焱敛起眸中的情绪,他看着古若晴额头上的伤,双眸不断的往下沉,她又受伤了。 似乎最近这段时间,古若晴一直都有受伤。刚刚一直关注她,反而略掉了她额头上的伤了。 看着她有些憔悴的模样,南宫焱的心都被揪了起来,却不敢明着去关心她,再者,古若晴对他似乎也充满着敌意。 “没事,一点小伤,你说吧,到底有什么事找我?”古若晴不愿意与他再扯着其他事,再说她受伤与他也无关,不需要他多加关心着自己。 面对着他的关心,古若晴有些会感觉到有些奇怪,自己与他非亲非故的,可是,他却似乎每一次见她,都会关心她。虽然他看着玩世不恭,甚至让她讨厌,她明明摆明了讨厌他,可他每一次都似乎关心她,古若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 “我相信,那视频里的女人,应该不是你。”南宫焱毫不犹豫的说出来,他一直盯着古若晴看,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情绪,他多希望那个女人不是古若晴。 当然,他也相信古若晴不是这样的女人,那视频里的女人太过于放荡了,冷连城相信是古若晴,可是,他并不相信是古若晴本人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五十章 狼狈的模样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