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四十九章 似曾相似

“二小姐,这里真不能进去,大少爷说过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。”这时,守在假山暗道门前的保镖一脸为难的说道。 南宫兰也是小主人,可是,这是南宫焱吩咐下来的,他们也怕万一有什么闪失怎么办? 再者,他们也不清楚里面关着的到底是什么人,只知道不对怠慢对方。里面的女人脾气差得很,没事就摔这丢那,虽然手脚被困绑住,一天也能闹个好几天。 “哼,你既然叫我二小姐,那么我凭什么不能进去?把门打开。”南宫兰伸出自己纤纤玉手指着门上的锁说道,她虽然年纪小,但是小姐架子端得很高。 保镖们都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,面面相觑,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听南宫兰,如果出了什么事,那该如何是好? 南宫兰的脾气,他们都十分了解,如果不打开,相信他们的后果也很严重,但对比失职之下,似乎又轻了许多。 “二小姐,这真不行。”保镖们都咬紧牙根说道,明知道南宫兰不会就这样罢休,可是,他们还是不肯让步。 南宫兰在那里来回的度步,她微微睨视着他们一眼,轻声一笑,甩了甩自己修长的头发。 “不行?我只是进去看看而已,又没做什么,再说,我哥又不在,你们不说,我也不说,谁知道我来了?快,把门打开。”南宫兰好奇心极重,越是不让她进去看,她越是好奇得打紧。 这一次,里面再一次传出东西被摔的声音,南宫兰不由得伸着脖子老长,希望能看到什么,但里面实在是太黑了,她什么都没有看到。 南宫兰也很郁闷,这别墅内什么时候有一个地洞了,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难道是她出国之后,哥哥做了见不得人的事? 可是,转头一想,哥哥都是混黑社会的,有些事情确实是见不得人,南宫兰想到这里,不由得又轻声一笑,并没有想太多。 保镖们把门打开,南宫兰走了进去,她的保镖跟在身后,却被南宫兰阻止了。 好奇心起的她,只想一个人进去,这才更容易满足她。 碧雪抬头,看着一个女孩子站在自己的面前,她不由得一怔。 “我以为是什么东西呢,原来是个女人,还是个长得不怎么好看的女人。”南宫兰有些失望的说道,她来来回回的度步,发现这里面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个女人,一张简单的床,一张桌子,还有一张被摔坏的椅子。 里面的空气不是特别好,南宫兰不由得捂住鼻子,轻轻的咳嗽了一声。 “你是谁?快放我出去。”碧雪看到有人进来,以为是南宫焱来了,可是定眼一看,只见来者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,长得与南宫焱似乎有许多相似的地方。 南宫兰走上前来到碧雪的面前,不断的打量着碧雪一眼,只见她被绑住,不由得捂着自己的嘴巴笑了一小会,这才停了下来。 “被绑着像只粽子,实在是太有趣了,你不要告诉我,你和我哥在玩什么特别的游戏啊?”南宫兰不由得大笑着,看来自己哥哥的口味越来越重了,她第一次发生自己的哥哥喜欢这样的方式。 碧雪一听到南宫兰嘴里所说的哥哥,她的眼眸不断的转了几下。 “你快放我出去,这游戏一点也不好玩,我都快被闷死了。”碧雪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对南宫兰说话,她实在不知道南宫兰到底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,但是她感觉到南宫兰应该是无意遇到这里的,刚才南宫兰与外面的保镖的对话,全部都被她听到了。 南宫兰可没有听碧雪的,她轻轻睨视着碧雪一眼,看着这个女人似乎挺眼熟的,却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。 “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好眼熟啊。”南宫兰拉过一边的椅子坐了下来,一边打量着碧雪,一边沉思着。 她实在是太无聊了,南宫焱又不让她前去找冷连城,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,南宫兰也学乖了不少,昨晚没差点出了人命了。 那爆炸的场面虽然南宫兰个人觉得无比的剌激,但也不代表着她就喜欢冒这样的险,性命固然很重要,一旦没有了小命,那还能享受这种荣华与富贵吗? 当然,对现在的生活,南宫兰个人十分满意,至少没人比她更幸福。家庭好,哥哥好,自己又是小姐命,出入有保镖保护着安危,再者出去随便刷卡,目中无人,黑道中的人听到她的名字,都要纷纷让步。这种生活可是别人羡慕不来的,南宫兰自然也很珍惜这样的日子。 “呃?”碧雪打量着南宫兰一眼,看着这个女孩子虽然年纪不大,但似乎心思倒有不少,特别是她的眼眸中似乎有些狡猾,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单纯的女生。 碧雪一身狼狈的坐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多处都被她磨破了,头发凌乱的披在身上,脸上,脸上的妆也花了,南宫兰一时半刻也认不出她来。 “不如,我们来玩个游戏吧?”碧雪双眸一亮,试图着想要让南宫兰帮自己解开身上的绳子。 南宫焱怕她逃,这里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被没收掉,哪怕一只碗都没有留下,就是怕她使用法子逃掉。 “无聊,我走了。”南宫兰打了一个哈欠,也不理会碧雪的叫喊,她伸了一个懒腰迈着大步离开了地下室。 这里实在是无聊,空气也不好,再者,里面的女人长得也不好看,说话也没有什么意思。 游戏她玩得可多了,现在她只想要去想想办法找更好玩的事儿,但是,南宫兰的脑海里一直闪过一些画面,似乎自己真的见过这个女人,但总是记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。 “喂,你别走呀。”好不容易来一个人,碧雪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让她就这样离开呢? 南宫兰听到她的话,她回过头指着碧雪说道:“好好呆在这里,别大吵大闹的,小心我把你打残了,我可不是我哥,我不喜欢女人吵闹。” 她的脾气很大,说到做到,再者,现在头痛得很,原以为古若晴可以帮自己,如今她都不上道了,自己也得想办法追求自己的幸福才是。 南宫兰想到这里,哪有心思理会碧雪,她迈着大步离开地下室,转头便把碧雪抛于脑后,就当是今天的一个小小的插曲,也没有想太多。 碧雪有些绝望的看着那一扇门重重的被关上,她整个人靠在一边,看来真的没有机会出去了吗? 冷氏别墅内。 古若晴睡了三天三夜,这一夜并没有发高烧,可是,她一直都喃喃低语,不曾醒来。 冷连城离开了A市也有三天了,一直都没有消息,但是别墅内却加了许多人手保镖把这里围了里外三层,下人们办事都小心翼翼,有些忐忑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 那晚的事情,大家都一字不敢提,似乎都把那件事给忘记了。 没人见过冷连城这么恐怖的一面,从来没人见过冷连城生气,他的情绪一向都不会外露,更不会让人看出来,但他平时就是一个冷漠的人,话也不多,所以,他们并没见过这样的冷连城。 古若晴翻了一个身子,她整个人摔下了床,额头撞到地上,痛得她呻吟了一声,却没有马上睁开眼睛,而是整个人都趴在地上继续躺了半会。 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古若晴喃喃的说道,记忆似乎都被抹去了,脑子一片空白,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而发生了什么事。 古若晴从地上坐了起来,浑身酸痛,额头上更是疼痛不已,她睁开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,欠身站了起来,走到窗前推开窗户,看着外面的风景。 似乎有些熟悉,古若晴偏着头看着这里,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,身体不断的颤抖了一下,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觉得害怕,但是,就是想不起来了。 “你?”张一拉推门走进来之时,看到古若晴站在窗前,似乎已没事了。 这几天张一拉一直伺候着古若晴,让她最害怕的莫过于古若晴一直沉睡不起,陈医生也说没有什么事了,可是,古若晴却没有清醒的痕迹。 古若晴看着张一拉进来,她不由得一怔:“张一拉?” 突然蹲下了身子,古若晴想起来了,那一夜,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酒店里都空了,人都跑了,似乎死了很多人,她回去找安蓝,想问个清楚,可是,安蓝却搬家了。 回到别墅的时候,冷连城打了她,打得她很痛很痛,后来她要逃走,他却抓住她,困绑住她的手脚,还把她在地上虐待了许久后,把她丢进了池中,想要杀了她,最后她自己一头想要撞死,结果…… 最后发生了什么事,古若晴不知道,只知道当时,她很绝望,似乎看不到黎明的曙光一样。 看到冷连城那模样,古若晴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好难受,好难受,似乎有针不断的剌着自己的心房,让她痛得不能呼吸,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似乎是生不如死,似乎又是…… “古小姐,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张一拉走上前摸一下古若晴的额头,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劲。 古若晴摇了摇头,她坐在那里抱着自己的膝盖,感觉到自己似乎真的一直在做错事,否则,也不会如此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四十九章 似曾相似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