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四十八章 出乎意料

当他赶到别墅的时候,才发现古若晴被转移到别处去了,不知所踪,而且,他们似乎发现他的行踪了,那些保镖一直追着他,如果不是他身手敏捷,一定落入对方的手中了。 “我没有害她,我可是在帮她快一点完成任务。”安蓝轻轻拉了拉衣服,觉得自己并没有错,她看着河罗,看着河罗越来越过份了。 甩了甩自己黄色的卷发,她欠身站起来,肩膀上隐隐约约传来疼痛,但安蓝一点都没有在意, 她轻轻的抿了抿嘴,走到一边拿起唇膏在自己性感的嘴唇上抹了几下,随后收起,转身回首看着河罗。 “河罗,你太自私了,你一直认为你在帮古若晴,你却不知道你自己这样是害了她,她如今什么能力都没有,还成了别的情妇,没准哪一天她就回头咬我们一口,她知道的事情太多了,如果首领在这里的话,他一定也认同我的做法,我不认为我这样做,对组织内部有什么损失,更何况我今晚没有按照你的计划行事,是因为我的计划比你的计划更有用。”安蓝自信的说道,她把拖鞋脱掉,光着脚丫在大理石地板上来回的度步着。 她就会料到古若晴一定会回去找她,所以,她把公寓换了,当然,手机也关机了,相信现在古若晴一定会很忙吧? 当然,河罗并不知道,还有那录相带才是最致使的,相信冷连城对这些东西也十分感兴趣吧? “河罗,你是首领身边的人,你应该处处为组织内部着想才对,首领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古若晴而毁了所有的计划,当然,我相信今晚对于我们来说,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收获。”安蓝看着河罗说道,她相信自己的话他也是认同的,只是不敢去面对。 确实是,她当时也带着一丝内疚,面对着古若晴一直相信他的瞬时,安蓝也认为自己或许迟疑一下,可惜她没有,按计划行事是她最终的选择。 “当然,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要把碧雪救出来,她对我们来说还有一些用利,不是吗?不过古若晴也会是我们最后的一颗棋子,只要她在冷连城的身边,对我们来说还是有用的。”安蓝如今完全将古若晴从自己的好朋友的位置里除去,如今的她越来越现实了。 或许河罗没有出现之前,她也曾经考虑过,可惜,最终她选择了现实,选择了对自己诚实。 当然,她的这些举动,自然不会让古若晴知道,表面里,她依然与古若晴是好朋友,在有难的时候还是会出手相助,这仅是因为古若晴对于她来说,还有用处。 “你……安蓝,你是疯了吧?”河罗冲上前掐住安蓝的脖子,如今他还无法接受这个女人怎么会变成这样。 当然,之前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一直现实,之前安蓝答应他帮助所有的计划,他认为不会有变化,没有料到安蓝居然会来这一招。 “我是疯了,河罗,你知道我为什么疯了吗?你越对古若晴好,你就是在逼我疯,让我疯掉的人是你,是你啊。”安蓝伸手环着河罗的脖子,微微踮起脚,嘟起嘴唇贴在河罗的下巴处,轻轻的吻上了一吻,随后后退了一步,手撑着身后的镜子,甩了甩头发。 “今晚的行动,我会向首领说明,当然,你现在也动不了我,我如果再打我,我不会再忍让你,但我会用我的行动去证明,我比她强一百倍。”安蓝玩着手上的唇膏,完全不把河罗当一回事。 如今,安蓝是完全不顾一切,她决定了自己的所有的计划,而她的计划中,只有自己。只要自己强大起来,她就不需要再看别人的脸色,只要她在组织内部站稳脚,那么她还担心什么? 她更相信自己什么都拥有的时候,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会乖乖进入自己的怀里,哪怕是爱情也一样。 “安蓝,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在做什么?古若晴和碧雪都是你的姐妹,我们讲的是团结,而不是你孤注一掷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河罗想上前摇醒安蓝,却被她伸手挡在前面,指着他的胸膛轻轻一挑。 “行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,我的行为我会负责,以后你都不需要再担心我,河罗,我会证明我比古若晴厉害,我会让你知道,谁才是最棒的。”安蓝微微一笑,她笑中带着苦涩,这个世上没人能懂她。 之前的友好,是因为河罗没有插手,如今正是要展现自己的各种才能的时刻,她怎么可能向现实认输呢? 上次首领的话,她好好的反省了好久,终于决定自己一个人完全去办到所有的任务,当然,她更清楚的知道,自己未来的路,一定要自己亲手去铺垫,她如今能相信的人也只有自己。如果像古若晴一样,一味相信别人,那么前途只能是自毁,怪不得别人。 “安蓝……”河罗加重了语气,他伸手扣着她的小手,安蓝睨视着河罗的大掌,她知道他对她不带任何感情的。 在宴会上的时候她就发现了,在她与古若晴站在一起的时候,他的眼里只有古若晴。 当然,她更发现有趣的事情,冷连城似乎也十分关心古若晴,南宫焱也是,似乎只要是男人,都会对古若晴存在着一丝的关心,或许是体贴。 她明明长得比古若晴要好,什么都比她强,可是,她从来都是被别人当做玩玩的女人,而古若晴遇人都会被珍惜,为什么会这样? “嘘,别否认我所说的。”安蓝伸手推开了河罗,她走到一边端起红酒一口饮尽,又连着喝了几杯。 转身再倒一杯端到了河罗的面前,递到他的手中给他:“来,为我今晚的任务顺利而干杯。” 河罗深邃的眼眸盯着杯中的红酒,发现她没一下子便喝掉了半瓶红酒,他试图要抢走她手中的瓶子,却被她反退了几步。 “今朝有酒,今朝醉,哈哈,我成功了,河罗,你应该为我高兴。”安蓝说道,她一步一步的往回走,玩弄着手上的酒杯,看着这特别的公寓,空荡荡的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。 河罗明明在这里,可是,她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,她半蹲下身子,自己坐在一个角落,伸手拿过一边的玫瑰放在鼻间轻轻一嗅。 “河罗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首领都说我聪明能干,可是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”安蓝微微抬眸,有些风情万种的抛了一个媚眼,将玫瑰花丢落到河罗的脚边。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二话不说便迈着大步离去,在拉开门的瞬时,安蓝则站了起来,冲上前从身后紧紧的抱着他。 “不要走,你不要走。”安蓝打了一个隔,口齿不清的说道,她的小手紧紧的抱着他,害怕他一走就没人理她了。 以前还有古若晴,碧雪在,如今什么人都没有了。安蓝明知道自己身边以后不会有任何人,但她还是奢望着会有人陪着自己走到最后。 可不管她如何挽留,人最终离开,整幢公寓内,空荡荡的,仅留下她一个人站到天明。 南宫别墅地下室 碧雪被困在这里许久,她分不清是黑夜还是白天,这里黑如末日一样,她被困绑在这里,已不知道自己到底被绑架来这里有多久。 “南宫焱,你这个变态,快把我放出去。”碧雪生气的大吼着,她不断的踢着一边的椅子,直到椅子被她踢摔在地上,有只椅脚断裂。 黑漆得分不清日夜的地下室,除了一天三餐让人送进来给她吃之外,南宫焱已有好几天没有来了。 她有些不甘心,为什么自己居然上了南宫焱的当,碧雪也好歹是一个神偷,并非是身手不如南宫焱,而是南宫焱居然使诈,她来不及防守,所以被他带回来,碧雪每一次都这样告诉自己。 南宫兰有些无聊的在别墅内走动,昨晚发生的事情让她害怕,甚至是恐惧,据说古若晴就是那个坏女人,虽然她不相信,但是,如今她还是相信了。 幸好自己并没有听古若晴的话,当时冷连城去寻找着古若晴的时候,有一位漂亮性感的女郎过来对她说了好多话,虽然她也知道来者不善,更知道对方不怀好意,可她还是听进去了。 “什么声音?”南宫兰在原地不断的旋转了一圈,她今天回别墅找自己的哥哥,发现他并不在,她随便在别墅内走了几圈。 在A市她有属于自己的房子,也不想南宫焱管教自己,所以,南宫兰并没有回到别墅里住。但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在这里转了一圈,发现这时似乎一直有声音传来,好象是女人说话的声音。 “二小姐,好象是有响声,我去看看。”南宫兰的保镖听到南宫兰的疑问后,他一个人只身顺着声音的来源走去。 南宫兰跟在他的身后,她有些好奇,别墅内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奇怪的声音呢? 往前走到一处池边的假山处,发现这里有人守住,南宫兰身边的保镖并没能顺利利进去。 “怎么回事?你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南宫兰走上前,她单手叉于腰间,一点也不客气的大声嚷嚷着。 在这里的每位下人或保镖都认识南宫兰,虽然她很少回来别墅内,但她身为二小姐的身份是不容改变的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四十八章 出乎意料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