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四十章 不安

血罂粟,对于古若晴来说,连听都不曾听说过,更别说清楚了解。但是,罂粟她倒是知道,是一种开得很美的花,据说罂粟花还是一种传说,也是一种可以研制成毒品的花种……漂亮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美好的。 “没事,以后少和南宫兰走太近。”冷连城见她的反应,他似乎有些失落,却又因为她的不知道而感觉到欣喜。 面对着古若晴,短短的时日,却让他对她反复的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就连他自己都万分吃惊。 今天听说她与南宫兰走得很近,当然,南宫兰的心思他并不是不知道,但是,显然古若晴的心思更加单纯,他不希望在女人的事情上,她会吃亏。 “她就是一个喜欢你的小女孩而已,是你自己无情,不喜欢别人。”古若晴小声的嘀咕,双眸微微打转着,却从心里舒了一口气,他的不追问,仿佛是放了她一条生路一样。 “你在滴咕什么?”冷连城沉下脸来,古若晴的话自然落入他的耳朵里,这个女人似乎越来越大胆了。 “哈哈,没说什么,我只是说你冷连城魅力无边。”古若晴连忙摆手,从他的大腿上跳了下来,大声的说道。 “你看我的脚伤好了。”古若晴在原地跳了几下,她故意要引他起身,深怕他把她的手机坐坏了,更怕他知道更多秘密。 其实,古若晴心里也知道,再多的秘密,似乎都逃不过他的双眸,只是,她认为自己可以努力的去掩饰而已。 从他认识到直到现在,他依然对她的身份存在着怀疑,之前还准确的知道她的来历,虽然他只是问,但是,相信他的心里也是有些怀疑,不能确定。可是,这样的答案对于古若晴来说,确实是有些震惊。 “冷连城,你那一片竹林很好玩啊,我喜欢那里的温泉,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要把我带回来?我还想去。”古若晴见他不起身,她不由得往他的身上磨蹭而去,伸手环上他的脖子,似一个小女人一样对他撒娇。 面对着冷连城,古若晴承认自己有私心,刚才还在反抗,如今却又似心甘情愿的在他的身上不时的磨蹭着,撒娇。 “你想去?”听到她喜欢温泉,他自然欣喜,但此刻,冷连城眸中闪过一丝犹豫,眉头紧锁,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。 “当然想去,我才泡一回,我身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,那是我第一次泡温泉,还有那里的风景也美,我还来不及欣赏。”古若晴说着有些委屈,她讲的是实情,但也是她的私心。 冷连城握起双拳,伸手将她拥入怀里,看来冷连城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,只要是古若晴说的话,他都放在心上。 “我们再去玩玩,好不好?”古若晴见冷连城没有再说话,她伸出双手在他的面前不断的摇了几下,心里自然有些不安。 安蓝说她必须要取得他的信任,去毁了他的罂粟基地,但她并不知道那点地方对冷连城来说,只是一毛皮,根本就微不足道。若是古若晴知道,她还会听安蓝的话去做吗? “好,等过几天就带你去。”冷连城嘴角微扬,心情极好的爽快答应了古若晴的要求。 面对着女人的要求,他给予了满足,但古若晴眼眸里却没有闪点欣喜,她微敛眼眸,心里有些不安,自己一直在骗别人,明明都做得心安理德的,但他这样一答应,她反而心里完全没有了底。 今天还和南宫兰商量了一计,想要将冷连城套进去,当然,这也是她哄南宫兰的计划,万一被南宫兰闹起来,对她自然也有些不利。 “过几天?为什么还要过几天啊?我呆在这里好无聊,他们都跟在我身后,来来回回就是在这别墅里走来走去的。”古若晴心生不解,但还是在朝着他撒娇,这是她第一次向男人撒娇。 身子斜依在他的身边,她头则看着窗外,如今又是入夜了,她发现自己每一次清醒,都又是入夜时分,她最害怕的就是晚上,与冷连城同睡在一张床上,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,古若晴自己有些淡定不了。 “等你把身子养好,我就带你去。”冷连城嘴角噙起笑意,对于他来讲,要去那里并不难,几个小时的车程而已。 可是,古若晴这一时候提起这件事,难免让他心里产生怀疑。冷连城的心思并非古若晴能猜透,在商场打滚这么多年,他经历过风风雨雨,她一个刚出道的黄毛丫头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呢? “我身体不是好好的吗?”古若晴有些生气的说着,她欠身从他的身上站起来,却被他伸手搂住细腰。 冷连城一脸坏笑的看着她,附和道:“你说什么都好。” “你别碰我。”古若晴发现他的动作后,有些惊慌的大叫着,她最怕他这样不怀好意的笑了,再加上这样放肆的动作,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。 古若晴嘟着嘴,正想要埋怨冷连城的时候,却被他强势吻住。 古若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。 在他的面前,她似乎总是像是一个孩子一样,该问的事情没有问出来,不该说的,反而被冷连城引导着说了一大通,结果,到最后她总是会落在他的手上,任由着他摆布?这一次也不例外。 果不其然,古若晴的预感没有错,冷连城再一次满足的将她吃干抹净。 她的挣扎她的反抗都无济于事。 相反的,倒更像是给冷连城助了兴,让他更满意。 虽然,这对她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,因为她被他带的飘上了云端。 “古若晴……若晴……你是我的。”冷连城压低了声音,霸道宣告。 他不顾古若晴的反抗,一次又一次地占有,直到古若晴累得倒在床上动弹不得。 两个人相拥着躺在床上,古若晴觉得自己似乎终于活过来了,她的头埋在冷连城的怀里,听着他强烈的心跳声,竟然觉得满足。 她怎么会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满足呢? “冷连城……”她终于开口,清脆的声音已变得沙哑,甚至带些苦涩,她刚才居然没有反抗,似乎还乐在其中,这种想法让古若晴吓了一跳。 似乎自己变了一样,古若晴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自己。 可是她的的确确是变了。 “嗯?”冷连城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看着她像只乖巧的猫一样依在自己的怀里,脑海里闪烁过一幅画面。 她和他一起,牵手,从青春走到中年,一直到慢慢地变老,也没有分开。 这种念头吓着了冷连城,对于一个认识不久的女人,对于一个他认为自己可以好好利用,身份很可疑的女子,他居然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憧憬,对未来的憧憬。 他们却不知道,短短的半个月,却改变了他们的一生。 “你不怕我……”古若晴说着,接下来的话却没有说下去,就连她也不清楚,一旦她想到自己想要结束的时候,心有些空荡荡的。 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如今的古若晴也不知道这种感觉代表着什么,似乎是一种失去,或是失落,空荡荡的感觉没东西能够填补的。 门外响起敲门声,半个小时之后,古若晴换好衣服下楼。 “古若晴,身体好些了吗?”南宫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,看到正在走下楼的古若晴,他双眸瞬时发亮。 但他看到古若晴脖子上的吻痕之时,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,优雅的端着咖啡抿了一口,但眼眸却一直在古若晴的身上不断的来回看着。 “焱,她的身体很好。”冷连城听到南宫焱对古若晴的关怀,莫名的心里有些不悦,直皱眉头,脸色也变得不太好。 看到南宫焱刚看着古若晴的眼神,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只是一瞬时,他却还是看到了。 “很好,那就好。”南宫焱对着古若晴轻轻一笑,欠身站了起来,伸出手与古若晴轻轻的握着手。 但冷连城却注意到,他与古若晴握手之时,并没有马上松开手,而是两个人都在紧紧的握手,似乎没有松开的意思。 “咳,谢谢你关心,我很好。”古若晴狠狠的从南宫焱手里抽回自己的手,有些不太自在的后退了一步。 这个男人一直拉着她的手,吓着她了,抽了好几回才抽回来。见到南宫焱的印象不太好,记得那一次他是翻窗进入卧室内,还对她调戏了一番。 “我是专门为我妹妹向你道歉的,她年轻小不太懂事,你不要把她的任性放在心里。”南宫焱并没有任何不自在,他又坐回自己原位上喝着咖啡。 古若晴有些不解,这个南宫焱来了,为什么冷连城会让她下楼?她与他并不熟悉,再说她与他也没有太多话说。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现在是第三次见到他,但每一次的印象都不是很好,他看似是玩世不恭的公子哥们,让她反感得很。 “南宫兰的事?算了,其实没多大的事,我没有放在心上。”古若晴一想到南宫兰有些不太自在,她骗了南宫兰,说要帮她,如果她在事情没有顺利的话,那会是她最后的筹码。 古若晴也没有太大的把握,但南宫兰对冷连城的爱恋,让她又增加了不少信心。 “那就好,我听说她今天又来找你麻烦了,所以特意过来。”南宫焱又再度解释着,两个人的对话,反而冷落在一边的冷连城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四十章 不安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