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三十六章 保镖

“你感兴趣的事情,我没兴趣,我现在想告诉你,Mr.R那边来了消息,说古若晴有可能真与林一山有关系,虽然现在没有进一步证明,但是,她曾经出现过欧洲,还有可能毒源。”南宫焱长叹口气,他不得不相信这就是事实,古若晴身上确实有着一种危险的气质。 她明明长得清纯,可是,却像是罂粟一样吸引人。明明气质一般,却又让人情不自禁的为她回眸。 “毒源?”冷连城微微一怔,漆黑不由得微眯,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。 南宫焱微扬起嘴角,他为自己再倒了一杯红酒,又一口饮尽,今晚南宫焱看似心情极为不好。 “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毒源,应该是在小的时候就被拿罂粟毒种在身体里,而她的血应该是能种出血罂粟?”冷连城不由得分析道,这是他上次查到的资料,但是那些都是听说,没有人能证实。 如果真是古若晴的话,那么……冷连城不敢往下想。 “城,我问过陈医生了,他也在怀疑这件事,所以,我让他介入了调查,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。”南宫焱心情沉重,磁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,血中带着罂粟基因的人并不多,而且,普通人的血根本就种不出罂粟,但是,这类人的鲜血却能培养出血罂粟。 血罂粟,是毒品中的极品,也是最贵的那一种。一般的罂粟只能控制人一瞬时的心智,可是,血罂粟却可以完全控制着一个人的灵魂,如今的血罂粟似乎已绝种,但依然有人不死心想要寻找…… 听到这些之后,冷连城没有说话,脸色变得铁青,他记得陈医生也说过类似的话,只是没有提及到血罂粟,他也没有往那边想去,如今看来,当时陈医生脸色不太对,也证明了这件事或许他也正在怀疑。 “所以,不管如何,你收心吧,不要玩出事来。”南宫焱嘴角勾起一抹苦笑,他担心冷连城真与古若晴玩出感情来。 身为好朋友的他,怎么看不出冷连城对古若晴的迷恋,虽然他嘴里没有承认,可是,南宫焱依然看出来了。 “最近,你想的事情太多了。”冷连城不喜欢别人管自己的私事,哪怕是南宫焱也一样。 对于古若晴是否血中带有罂粟基因的事情,他一定会调查清楚,如果是,他又应该如何是好? 不过昨晚出现的那个人,或许会给予他答应,既然事情还没有落实,那么他如今大可以放长线钓大鱼,事情现在才是一个真正的开始。 “我也希望我想多了,无论如何,希望你保持理智,不要拿着这么多兄弟的命来玩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,不要因为一个女人而坏了事。”南宫焱不断的提醒着冷连城,深怕他一不小心,真的掉到万丈深渊里了。 两个男人喝着闷酒,半个小时之后,Mr.R风尘扑扑的走进了酒吧内,很快便找到了他们的身影。 “老大,南宫先生。”Mr.R走到他们的身边坐了下来,这时酒吧为他们调了一些酒端了过来,再为他们端上了一些名贵的洋酒。 有些小姐走上前来搭讪,试图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可还没有在他们的身边坐下,便被一边的保镖上前来“请”着她们离开。 瞬时,酒吧内就连跳舞的女郎都全部被“请”下班去,只留下一些保安与酒吧那里,整个高档的酒吧,只剩下他们三个坐在沙发上商谈着事儿。 外面围着三十多保保镖,将这里围得水陆不通,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。 A市东区,X公寓。 繁华的都市却在凌晨之时,十分安静,来往的车辆也渐渐减少,路边也极少有行人走动。 时不时的还一些野狗野猫路过,时不时的在路边鸣叫几声,有些落叶在路上被风吹起,随后又悄无声息的掉落在地上。 一道黑影飞快闪过,最后进入公寓内,很快便上了电梯,按了所想要去的楼层数字,最后电梯徐徐上升。 “当”一声响,电梯开启,黑衣男人从电梯内步行而出,迈着大步走向左侧,以最快的速度开启着房间的门,随后闪了进去。 安蓝穿着性感红艳的睡衣,正起床倒一杯水,却发现门被打开了,她站在那里,双手端着水杯。 “谁?”安蓝迈着大步走上前,伸手拿过一边的花瓶,纤纤玉手抽出一支银枪,快速的对准着对方的额头,手上的杯子内水依然没有洒出来。 动作快速且熟练,瞬时,对方伸手握着她手里的银枪,伸手将她拉进了怀中:“没有想到几个月不见,身手比之前进步了不少。” 安蓝听到熟悉的声音,她长松了口气,将银枪收了起来,丢进了花瓶中,再将假花插进花瓶内,端着开水喝了一口。 “大半夜的,找我有什么事?”安蓝转身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伸手按了一下开关,沙发左侧的台灯微亮,暖黄的光缓缓照着大厅。 河罗坐了下来,一身黑衣的他,冷俊的外表,反而衬托出他高傲的气质,瞬时伸手拿过一罐啤酒轻饮着,一直没有说话。 安蓝拉了拉自己性感的睡裙,头发散乱的披散在身后,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半透明的裙子将她丰盈的胸衬托出,那点点凸起的草莓点,更让人想入非非。 “我去见了古若晴。”河罗说着,弄玩着喝完的瓶子,随后将瓶子丢落在一边的垃圾筒里。 他依在沙发上,仰头看着天花板,不由得打了一个隔,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古若晴与冷连城交欢的一幕幕,似乎就发生在自己眼前一样。哪怕他不断的想要忘记,都做不到。 修长的手指扣着沙发边缘,似乎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怒气,却不知道如何发泄,他们习惯了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完全丢进一个无人知道的坑里,直到后来他们似乎都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可以装有心事的人。 “你见了她?她怎么说?现在还好吗?”安蓝一听到古若晴,她双眼发亮,将杯子放在玻璃桌上,转身来到河罗的身边坐下,伸手扣着河罗的肩膀。 河罗没有说话,他眯着双眸依在那里。安蓝没有再多说什么,她盯着他英俊的侧脸,有些着迷,想要伸手画着他的轮廓,却在最后关头之时又放弃了。 咬紧牙根,她微微别过头去,河罗与她,碧雪,古若晴的感情都不错,但他却是组织内唯一一个男性,也是身手最厉害的,他自然跟随着首领的左右。 如今他前来了,证明首领应该还在A市中,虽然没有露面,可却在监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吧,安蓝心里暗自想着。 “她现在一切安好,你还是按照你的计划行事,碧雪的事情我会想办法。”河罗说道,对于他为什么知道安蓝住在这里,已不再重要了。 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,河罗不想说太多,或许这一段时间,他都可能与安蓝同住在一个屋檐下。 安蓝伸手拉着河罗的大掌,看着他粗糙的手掌,不由得深吸了一下鼻子。 “河罗,你是不是也喜欢她?”安蓝一直不敢问,也不轻易去问这个答案,但安蓝的内心是纠结的。 他不出现还好,如今他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那么以后同共去面对的事情越来越多,安蓝只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。 面对着河罗对古若晴的好,不管是以前,还是现在,安蓝内心都有着一些羡慕,如果说她是崇拜首领,那么她便是爱慕河罗。 但对于这么一个英俊帅气又有能力的男人,在组织内确实是很吃香,可是,他却与她们几个走得很近,特别是对古若晴一直很照顾。 “我说如果她现在不再干净了,如果她……和冷连城上床了,你也没关系吗?“安蓝试探的说着,她的心被提到脖子上了,异常的紧张。 河罗动了一下,却没有多说什么,安蓝的心再一次被提起来,她轻轻一笑,拉着自己的头发玩弄了一小会。 “我只是打个比如,你别当真了。”安蓝轻声说道,在河罗的面前,她一向都是注意自己的形象。 像如今她如此性感,魅力无限,换成别的男人一定会想要如何扑倒她,可惜河罗没,他紧闭着眼睛的模样,让安蓝心疼,她想要告诉他,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都会努力在他的身边。 如今她答应了首领的任务,只要她完成,以后她便是首领身边的红人了,他还会给予她一个梦想,只要她完成,那么她的梦想便是与河罗并肩站在一起。 一直渴望着这么一天的到来,她知道自己的这一生都不会太过于平凡,她也不会要平凡的日子,如今他就这么真实的半躺在自己的身边,安蓝很想伸手抱住他,可惜她没有。 未来的日子还长着,她一定可以做到的。想到这里,安蓝再一次笑得如花似玉。 “安蓝,古若晴的事情,你是不是插了手?”河罗突然睁开眼睛,他伸的抓住安蓝的手腕不放。 安蓝的眼神闪烁,她有些意外河罗突然这样问,她盯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大掌,一时失望,心却有些失落。 “河罗,你不相信我?我为什么要插手?任务是古若晴接的,我从来没有过问,我知道她可以的,当然,现在她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不知道,我也很担心她,更是很关心她,碧雪也出事了,我更是坐立难安,我不知道你这样问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是,我有些失望。”安蓝用力的甩开了河罗的手,她欠身站了起来,甩着裙子迈着大步走到窗前站着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三十六章 保镖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