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三十四章 最大的敌人

“只能是你,冷连城对你感兴趣,不管他出自于什么心态,你都必须取得他的信任,还有,这里是他的基地,再过了前面一公里路,就是他的罂粟花基地,也是他试药的地方之一,如果还有机会的话,你最好去查看一下。”河罗继续说着,他只是奉命前来把事情全部一一告诉古若晴。 从开始到现在,古若晴都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,她甚至是纠结,在怀疑,可是,她却联系不上他们。如今找上门了,古若晴却发现自己害怕了,想退缩,可是,身后却无路让她退。 退,是死路一条,不止她一个人。 “我害怕。”她第一次承认自己害怕,甚至是感觉到恐惧,她不知为什么,一想到冷连城生气的模样,她就觉得自己浑身在颤抖。 河罗转过身,他迈着步伐走到古若晴的面前蹲下身,伸手紧紧的拥她入怀。 她伸手抱着他的身体,轻声的哭泣着,这一瞬时,她仿佛回到了自己亲有的怀抱,只有亲人才能给予她这种感觉,让她心安的感觉。 在冷连城的身边,哪怕是睡觉都觉得不踏实。才短短几天时间,生活便起了变化,让她觉得无望。 心被提起来,从来都没有放下过。哪怕吃饭,走路,睡觉,都时时在警惕着,深怕下一秒便会有突发事情发生。 “不要害怕,我会帮你的,相信我,我不会让你出事的。”河罗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,更用力的回抱着她,感觉到古若晴在自己的怀中,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,却闻到了她身上有着属于别人的味道。 是的,那是男人的味道,淡淡的古龙香水味,和着淡淡的烟草气息,却让他反感,她的身上不管是哪一个位置,似乎都有一种男人的气息扑鼻而来。 河罗突然推开了古若晴,他欠身站了起来,用复杂的目光盯着古若晴,夜太黑了,她看不到他的神情,自然也看不到他眼里的那疼痛。 “可是,碧雪怎么办?”古若晴手抓着地上的绿草,她发现自己手里空荡荡的,好无助。 抬头却看到河罗迈着步伐往前再继续走着,古若晴欠身站了起来,连忙跟上他的步伐。 她脚本来就有伤,如今跟上他的步伐之时,不小心脚到地上的石子,她痛得却不敢叫出声。 这里到处都是冷连城的人,只要说话大声一点便会被发现,而且,古若晴发现这里四周都是保镖,不经意之间,她发现四周会有人到处巡逻,这些人的身手看来,个个都是精英。 “我会想办法的,你现在就按计划行事吧。”河罗长叹口气说道,他不忍心对古若晴说重话,她哭泣的时候,显得如此真实。 只是,冷连城毁了她,他不会就这样让冷连城好过的,不管他是什么人,只要他还活着,有一口气,冷连城就是他最大的敌人。 “河罗,你怎么找来这里的,这里到处都是陷阱和保镖,你一个人小心。”古若晴突然发现河罗的出现,让她意外,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。 无意中听到他们说话,似乎这个地方极为隐秘,一般的人都没办法查到这里的,之前送南宫兰来的保镖,全部都被杀掉了。 想到他们心狠手辣的手段,古若晴如今还在犹豫着,她不是怕死,而是害怕他们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对付她。 他们对每一个人都不信任,更何况对于自己?古若晴不是没有自信,而是摸不透冷连城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,他明明是在笑,可是下一秒便可以杀掉一个人。 “你不用担心,我都安排好了,现在不能在这里呆太久,我会联系你的,自己要小心,无论如何,要取得他的信任,不要让自己受伤。”河罗回首对古若晴说道,他最的担心的就是古若晴出什么意外,她的性子太直率了,再加上没有城府,也藏不住心事,有时候还会狠二,让他纠心,如今好不容易找上她,却发现她早已伤痕累累。 “好。”古若晴不知道要说什么,深怕自己再多说,会增加他的负担,哪怕自己无助,害怕,甚至是恐惧,这也只能是她自己一个人承担,没人能帮得了她。 是组织内部的一人,她学不会强大,她也做不到是最厉害的那一个人,她只想自己在乎的人活着。 直到后来,古若晴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后悔,如果没有遇到冷连城,她的生活就不会改变。如果没有遇到他,或许她的生活就像是一口枯井,了无生趣。为了他,她可以不顾一切,可惜最后才发现,自己从来没有从害怕中走出来过,就如她从来不了解他一样。 “记住,不要爱上他,不要相信他的话。”河罗对古若晴说道,见到她点了点头,他回转身过,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古若晴的脸蛋,她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,这样的笑意她已许久没有呈现了。 “还有,你穿男人的衬衫,很碍眼。”河罗不得不提醒古若晴,她如今穿着的是另外一个男人的衣服。 他恨不得将古若晴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撕了,这是冷连城的衣服,难怪她身上带着男人的气味。 望着她白皙的大腿呈现在外面,他的身体莫名的燃烧了起来。他的指尖落在她的肩膀之上,看着她瘦小的身子穿着一件宽大的衬衫,他不由得别过了头,眼睛有些干涩。 “我……知道。”古若晴喃喃低语,她知道穿着男人的衣服确实难看,可是,她似乎习惯性的套着一件衣服就睡觉。 以前也是这样,但以前她是穿着碧雪的宽大T恤,后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习惯了拿着冷连城的衬衫就往身上套,因为够大,够宽,穿着舒服,反而没有想太多。 她的神情剌疼他的眼,她的身上衣服更让他恨之入骨,河罗转身快步的离去,很快的,河罗便在她的面前消失,古若晴抬头看着这黑漆的夜,突然觉得有东西被抽空了一样,她又恢复到了一个人的生活。 听到有脚步声,古若晴快步的往回走,脚底很痛很痛,可是,她还是咬紧牙根,一定要在冷连城回到卧室之前回去。 “那边有人,去看看。”听到有保镖的声音,古若晴躲到了一边的竹林处,拐到另外一个方向寻找着回卧室的路。 对这里并不是特别熟悉,但是出来就习惯了先观察地形,对于这里的环境,她不算是熟悉,但也不至于会迷路。 走了三分钟后,古若晴终于回到了卧室内,黑漆漆的卧室让她安心,终于回来了,她伸手打开灯,却瞬时整个人都僵硬了。 “你,你怎么回来了?”古若晴笑得有些虚假,她看到冷连城依在床头上,两指夹着雪茄不断的狠狠抽着,眼眸一直盯着她看。 被他盯着有些不自在,永远在他的面前,古若晴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。 桌上放着一杯红酒,看样子他是回来一小会儿了,还喝了酒,又在抽烟。古若晴暗自想着,小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衬衫。 似乎穿他的衬衫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,也已改不掉,从见到他第一次开始,直到现在,她毁了他多少衬衫,古若晴也数不清了。 “去哪里了?”冷连城俊冷的面往下沉,冷冽的眼眸盯着古若晴身上,看着她的手有些脏,脚上也是泥土,头发上还沾着一些竹叶,显然是外出了。 他在这里等了她许久,可是,依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,他以为她出去走一圈,没有料到他坐下来也有十来分钟,她依然没有回来。 “我,我睡不着,出去走了走。”古若晴扯着嘴唇说道,却不敢上前去,她无助的站在这里,好象是学生遇到了老师一样,在等待着惩罚。 低下头之时,古若晴看到自己的脚脏得很,她走进卧室之时,里面的大理石都被她弄脏了。 再抬眸,侧头看着若大的镜子内的自己,只见自己的头上还有些竹叶,衬衫被露水打湿,头发贴在脸上,一身的狼狈模样,再看看自己的十指,因为蹲在地上之时,她伸手扯着地上的草,指甲沾着一些泥土……脚更是不堪入目。 “我,我去洗一下澡。”古若晴有些心虚的说道,整个人冲进了浴室内,她连忙把自己从头到脚全部一一的清洗了一遍。 心里暗自想着,一会要如何去解释?她离开多久了,他又回来多久了?古若晴心里拿捏不住主意。 想着河罗和她的对话,她如今还没有消化完呢。安蓝和碧雪的性命在她的手掌中,而碧雪如今失踪? 为什么首领和冷连城要是同类人呢?冷连城也曾威胁过她,如果她不听话,那么他就会杀了碧雪,而且,他也知道安蓝的存在,他对自己的事情也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了。 为什么全部的人都要拿着她身边的人前来威胁她?古若晴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,为什么总会遇到这些事儿,想着想着,古若晴依在镜前,看着在镜前放大模样的自己,伸手摸着自己的脸,触摸着那一抹冰冷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三十四章 最大的敌人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