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三十章 危机重重

除了冷连城之外,还有南宫焱,接着便是南宫兰,他们一个个都不将她放在眼里,在古若晴的观念里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可惜这些人总是抓着她不放。 “你,你真敢打我?”南宫兰气得快要哭了,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古若晴,那若大的杏眼瞪得老大,泪水从眼眶里不断的打转,险些就要掉落。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更加清醒,以为只是一场梦,但疼痛感告诉她,古若晴真的对她动手了。 “我哥是南宫焱,你敢动我,明天就是你的死期了。”南宫兰在这一刻,还不忘记把自己的哥哥给搬出来。 在她的印象中,没有自己哥哥搞不定的事,如今她受到委屈,只要掉落几滴眼泪,南宫焱便会帮她出头,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。 “哈哈,南宫焱?哪怕你叫冷连城过来,我也不怕。”古若晴有些生气,她那冷眼淡的看了南宫兰一眼,用力的甩开了南宫兰的手。 南宫兰被她这一推,整个人摔倒在地上。古若晴越过她往前走去,一步一步走得十分困难。 古若晴紧咬着嘴唇,往前一步一步困难的移动,只想回去好好休息,现在她没有力气去与别人争吵,更没有心情与别人闹。 “古若晴,你给我站住。”南宫兰从地上站了起来,她抓着一把泥沙就往古若晴的身上洒去。 随后又抓着一些落叶往古若晴的身上丢去,在古若晴站住之时,她冲上前拉着古若晴的手臂不放。 “你打了我,你还敢走?你还想走?”南宫兰捂着自己发疼的小脸,从小到大没人敢打她,而古若晴居然在一见面的情况下,居然给她一巴掌,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让古若晴好过的。 古若晴站直身子,她不由得一笑:“南宫小姐,如果你不打我,我相信你也不会吃亏,你最好别挡住我的去路,不然我不会对你再客气。” 她阴冷的说道,平时她或许很好相处,但是,她也有自己狠毒的一面,古若晴含笑的看着南宫兰,她越是笑得如花似玉,便越危险。 南宫兰看着古若晴狼狈的模样,头发上还沾着一些竹叶,还能笑得这么开心,似乎将她当猴子一样玩耍吗?想到这里,南宫兰的胸腔中有一股气愤难已压抑住。 “不客气?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对我怎么不客气法?你以为你真是冷连城的女人?笑话,我看你也只是一个陪睡的。”南宫兰怎么看古若晴都觉得不顺眼,这个女人一看就是狐狸精,只会勾引男人,否则,冷连城怎么会将她留在身边?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南宫兰觉得危机感重重,她如今在美国念书,冷连城则在中国,距离的问题会不会让她失去他? “陪睡?好,就算我是陪睡的又怎么样?那也好过他……不要你。”古若晴突然得意的扬唇一笑,本来就不想与这个女人斗嘴,可她非要挡住自己的去路。 但古若晴没有料到自己的话会说到南宫兰的心坎里,冷连城一向都对她客客气气,从来不会对她有什么不敬的行为,正是这样,让南宫兰很烦恼。 只要冷连城碰了她,他就必须对她负责,可是,她每一次回国都勾引过冷连城,但他却只当她是小妹妹一样,从来都没有其他行为,让她很烦恼,可她却不曾放弃。 “你说他不要我?你居然敢说冷连城不要我?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不要我?你居然笑我?你居然还在笑?”南宫兰几乎是尖叫出声,她有些生气的大吼着,指着古若晴一边吼,一边掉眼泪。 漂亮的小脸上呈现出痛苦的神情,古若晴看在眼里,但南宫兰与她并没有任何关系,她也用不着可怜别人。在古若晴的观念里,对她客气的人,她会给予回报,但是,对她无视的人,她可以至之不理。 哪怕对方是一个小女孩,但在古若晴的眼里,她或许会坏她的一些事。为了杜绝那些事情发生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处理掉这些问题。 “你对我又吼又骂也没用,你还是找他吧。”古若晴扬了扬眉头,感觉到自己快要倒下了,但她还是坚持站在这里,看着南宫兰高傲的扬起头,一脸不屑的望着她。 “对,我是来找他的,你现在最好给我马上滚离开这里,否则,我会让保镖把你杀了。”南宫兰更是嚣张的说道,她的身边有保镖,只是她赶来的时候,保镖在后面帮她拿东西而已。 古若晴忍不住轻声一笑,她伸手折下一片竹叶放在手中,抬眸看着眼前这个小女生一眼,却不作声。 “你还笑?我告诉你,我要杀你。”南宫兰露屑的神情,似乎杀人在她的眼里也是一件普通的事。 古若晴看着眼前的南宫兰,她在组织内生活了这么多年,没有与外面的人接触,没有料到外面的人这么难缠。她没有快乐的童年,甚至没有自己的梦想,也不懂得什么叫嚣张,只知道努力的超越自己,努力不要让自己落于别人的身后就好。 望着南宫兰的模样,古若晴有些庆幸自己自己一直没有接触外面的人,更庆幸自己没有在外面长大,否则,她是否也会像南宫兰一样,小小的年纪便把打打杀杀挂在嘴边? 虽然她是偷东西的,虽然她也在最后关头如果有人阻止她,必须要取对方的性命,但古若晴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下过毒手。 “那就杀吧,如果你有这本事的话,不过你动了我,冷连城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古若晴轻地声说道,她的话更是剌激了南宫兰,南宫兰的脸色瞬时大变,小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在古若晴的面前挥舞。 “你还真别生气,我现在是他的女人,我有这样的资格,当然,你是完全没有资格,他不会喜欢像你这样的女人,还是省省心吧。”古若晴突然有一种冲动,想剌激一下对方,她从来不会说什么刻薄的话,如今却有人让她练习,反而觉得感觉不错。 古若晴的话,让南宫兰不由得后退了几步,她整个人重重的跌倒在地上,小手抓着一把泥沙不放。 “你这个骚货,你一定是骚货。”南宫兰突然站了起来,她用力的推着古若晴,将古若晴推着后退了几步。 骚货?古若晴的脸上瞬时大白,她的脑海里不断的重得着这两个字,似乎有人这样说过,是谁在说,是谁在说?她记不清了。 “啊……”古若晴突然伸手捂着自己的脑袋,头怎么这么痛?好象有东西不断的在脑海里钻动着。 不想去想,可是,这两个字一直挥之不去,古若晴不断的摇头,甩头,可是,这两个字一直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重复,一次,二次,十次。 她似乎不断的往前奔跑,想要甩开这两个字,却有人一直跟在她的身后,说的就是骚货,说你妈妈是,你也是,你妈妈是骚货,你是骚货的女儿,你们全家都是骚货,见不得光。 “啪”古若晴突然抬起头,她瞪大眼睛看着南宫兰一眼,扬起手狠狠的甩了南宫兰一巴掌。 宫兰还没有回过神来,她的脸再一次被古若晴打了一巴掌,又接着是一巴掌,她重重的摔倒在地上,手皮被划破,鲜血从手掌心中不断的渗出来,瞬时染红了一边的落叶。 “你还打我?啊……你打我?我流血了,流血了。”南宫兰好半晌才反应过来,她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掌心,看着鲜血不断的涌出来,她另外一只手捂着自己发疼的脸。 她今天被人打了三次,而这个就是站在自己面前的古若晴。她的手还被摔流血了,这样的委屈她怎么承受得住? “我不单敢打你,我还可以杀了你。”古若晴面色阴沉,她半蹲下身冷冷的看着南宫兰一眼。 本来不打算伤南宫兰的,可是,她一而再的说一些让自己很不高兴的话,特别是说到她的心坎里去了。或许在古若晴的身体里,本来就是住着另外一个不同性格的她。 南宫兰愤怒挥手,她想抓破古若晴的小脸,她的五指才伸到古若晴的面前,却被古若晴紧紧的扣着她的手腕不放。 “想打我?哈哈,小女孩,你太嫩了。”古若晴说着,她伸手紧紧的扣着南宫兰的脖子,用力的掐住。 南宫兰的脸色瞬时泛白,她瞪大眼睛,泪水从眼眶里滴落,掉在古若晴的手背上。她伸手抓着古若晴的手腕,鲜血沾在古若晴的手上…… “痛吗?害怕吗?”古若晴轻声的问道,似乎是在问着南宫兰的意见,但眼里尽是冷意。 南宫兰不断的点头,她真的痛,有些喘不是气,可古若晴却没有打算住手,她掐得她好难受。南宫兰在心里不断的发誓,如果还有机会,她一定不会放过古若晴的。 “你们……”这时,古若晴听到身后有人走动的声音,她连忙放开了南宫兰,欠身站了起来。 这时,南宫焱与冷连城走了过来,古若晴微微回首,她看着这两个走过来的高大男人一眼。 冷连城的双眸落在古若晴白皙的脸颊上,还有她手腕上的鲜血,他迈着大步走上前。 “脸,怎么回事?”冷连城伸手将古若晴拥入怀,看着她红肿的脸颊,古若晴轻轻一笑,什么都没有说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三十章 危机重重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