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二十八章 沉思

张一拉连忙走到一边为古若晴倒了一杯温开水端了上前来,果然,古若晴一连就喝了二杯,这才发现喉咙好受了一些。 “谢谢。”古若晴把杯子递回给张一拉,微微一笑,这是她第一次真心的笑容,感觉到浑身依然无力,但她却躺不住了。 张一拉为她弄了一些清淡的粥,她吃了一碗后,感觉到整个人都有些精神。不敢再回想发生这件事之前的事情,她只知道自己居然签了契约,她以后就是冷连城的情人了。 情人这两个人很剌眼,古若晴对这些事情一向都讨厌,反感,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字,自己和妈妈也是不会分开。想到这里,她的心被堵得发慌…… “张一拉,扶我出去走走,可以吗?”古若晴坐在床上,有些不太自在的说道,她凡事都想依靠自己,从来不靠别人,但如今她确实是需要别人。 脚上的伤,她轻轻一动便有些疼痛,但她如果再不运动,感觉到整个人都废掉了。 “行。”张一拉很爽快的说道,走上前扶起了古若晴,却为她拿过一双柔软的鞋,上面垫着许多柔软的鞋垫,反而让她舒服了不少。 脚底下虽然很痛,但却难不倒她,在张一拉的扶持下,古若晴一步一步的走离这个卧室。 闻到外面自由的空气,看着绿色的竹叶,还有一望无际的竹林,似乎就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,古若晴个人也比较喜欢这种自然的感觉。 外面有一个藤椅,张一拉扶着古若晴走到藤椅前让她坐下,她接了一个电话后,有事便离开了。 “碧雪,你还好吗?”在张一拉离开的时候,古若晴抬头看着蓝天白云问道,她抬眸看着蓝色的天空,感觉到很多事情越来越不受她控制了。 碧雪很照顾她,从小到大,都护她周全,虽然安蓝也待她很好,可是,她与碧雪更像亲姐妹一样。 如今碧雪有难,她帮不了,心里难免有些内疚,如今她自己也是自身难保,没有料到开心的出山,却遇到了各种情况。 这个社会太复杂了,又或许是当初她们想象得太简单了,以为自己的能力超强,不会有任何事情难得倒他她们,却不料她们还是被这个社会征服了。 想着想着,古若晴依在一边,伸手折了一枝竹叶放在手掌心上,她闭上眼睛休息,听着风吹过的声音,闻到了枝叶飘散出来的味道。 “啊……”古若晴从藤椅上摔了下来,她刚闭着眼睛居然差点睡着了,她梦到了一个人,他对着她笑,想要掐她的脖子。 古若晴看着周边什么人也没有,她困难的撑着身子再一次坐在藤椅之上。她居然梦到那个人妖一样的男人,他是谁,为什么会知道她在别墅内,还找上她? 碧雪难道是落在他的手中?越想越不对劲,古若晴不由得皱起秀眉,望着竹枝沉思。 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,看着有些黑衣保镖路过,他们都似乎看不到她一样,走得有些急。 四周很安静,古若晴就这样坐在这里,时不时的注意到身边是否有人路过,依在一边什么也不想,安静的闭着眼睛。 出去办完事回来的冷连城,却意外的看到古若晴坐在外面的藤椅上,他站在远处略微一怔。 盯着她安静沉睡的模样,看着她泛白的小脸如今呈现出红晕,他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,伸出大掌抚摸着她的脸庞。 “谁?”古若晴突然抓住冷连城的手腕,居然有人敢非礼她?她用力的扯着对方的手臂不放。 睁开眼睛之时,她看到了冷连城那张英俊如刀雕的脸,瞬时怔住了,也忘记了松手,一直抓着他的手腕不放。 “怎么是你?”古若晴疑惑的说道,她再看看自己抓着他手腕不放的小手,不由得连忙松开。 冷连城坐在古若晴的身边,伸手将古若晴拥入怀里,她有些不太自在的扭了几下身子。 “醒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关心的话语,狂动的心跳,炽热的吻落在古若晴的脸上。 古若晴有些不知所措,她还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哪一天与他这么亲密的接触,虽然自己与他如今是有关系,还是不一般的关系,但她…… “你……我有病,怕传染你了。”古若晴被他亲得有些莫明其妙,她浑身颤抖,伸手推开他,也阻止着他再亲她的脸颊。 这个之前还打她,骂她,还虐待她的男人,如今坐在她的身边,用温柔的语气关心她,让古若晴有些受宠若惊。 “呵呵……”冷连城磁性的声音轻轻一笑,他伸手拉过她的纤纤玉手,玩弄在他的掌心中。 古若晴连忙抽回了手,他的指尖划过她的掌心之时,似乎有东西似电流一样从她的掌心传到的每一根神经中。 冷连城看着她逃避,他大手一揽,把她紧紧的抱在怀中,不管古若晴如何反抗,他都紧紧的抱着她,将下巴顶在她的头顶之上,闻着她秀发散发出来的香气。 “你笑什么?”古若晴不由得敛眉,万分疑惑的问道,这个男人笑得莫明其妙,让她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。 而且,她与他又不亲,也不熟,一下子对她这么好,一下子又对她恶言相说,这样一个人,再与他呆久些,她会不会疯掉?古若晴心里暗自想着。 冷连城神情有些复杂的盯着古若晴,挑起她的下巴,深邃的眼眸深深的看看着,食指轻轻点了点她的鼻间。 “以前,你是犯罪嫌疑人,现在,你是我冷连城的女人,要习惯。”冷连城认真的说道,他的眼眸中,她看不出有任何终点。 她的小手紧紧的揪在一起,愣愣的看了他一眼,她没有再多想,别过头去,心因为他的话而狂跳不止。 有时,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有问题,这样的一个男人,她要如何逃避? “怎么不说话?”冷连城看她不再说话,他伸手扳回她的小脸,让她面对着他,他必须要看着她脸上所有的表情,无法承受别人无视会的举动。 以前他是女人心中的明月,可是,在古若晴的眼里,他居然什么都不是? “我,我不爱和你做那事。”古若晴吐吐吞吞的说着,她心里确实是有些恐惧,没事他就喜欢用那坚硬的东西戳她。 张一拉扶着她走出来之时,她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还有痛,每走一步都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。他那里永远都这么大,戳得她很痛,每一次都觉得自己生不如死。 想想以后自己要与他独自在一起,她成为他的女人,是不是他戳她的时间会更长?想到这里,古若晴不敢再往下想。 “不爱做哪件事?”冷连城有耐心的问道,他显然不知道古若晴所指的是什么,也没有往到性方面想去。 “就是,你那里戳我,好痛。”古若晴小声的说着,她内心有些纠结,感觉到自己丢脸丢到家了。 她的话提醒着冷连城太多事,他不由得沉下脸来,第一次听女人说不爱和他做那件事。 以前的那些女人,每一个不是都仙仙欲死?求他还想要,每一个都满足的想要与他再有下一次,可惜他用过的女人从来都不重复,那些女人只能有午夜的时候才能回味与他一起的瞬间。 “这……真的很痛……你要不信,下次我戳戳你,你看痛不痛,”古若晴深怕冷连城不相信一样,她连忙摆手,想要努力的告诉他,到底是什么滋味。 “你戳我?”冷连城听到她的话,他有些哭笑不得,他堂堂一黑帮老大,一个富可敌国的总裁,居然与一个小女人在正经的讨论着谁戳谁的事情? “对啊……”古若晴想也没有想就接着他的话说道,甚至连自己是否有这个功能都不清楚。 一直犯二又迷糊的她,自然也没有想太多,身为女人的她虽然有些朦胧的事情懂,但毕竟她没有经历过,这些年来一直是封闭式的训练,不像安蓝与碧雪,她们受过另外一些特别的训练,却是她不能参加的。 “我很期待。”冷连城伸手扣着古若晴的下巴,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。 古若晴有些郁闷,她被困得有些喘不上气,用力的推开他,站起身笑着望着他,双眸却在他的身后不断的飘着。 她瞪大眼睛看着来人一眼:“你?是你?” 这就是所谓的南宫焱?他怎么会在这里?一身蓝色的休闲服,优雅的双手插于口袋内,嘴里还叨着一根竹叶,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 她看着南宫焱一眼,再看看冷连城,古若晴感觉到自己快要崩溃掉了,果然这个男人对她好,是有阴谋的。 冷连城怎么会对她说好话呢?原来是有外人在,而且,这个外人还是冷连城一直认为与自己有暧昧关系的。 “怎么,小美人,我们见过吗?”南宫焱走上前来,他来到古若晴的面前,低下头对上她的双眸。 古若晴被他问得有些目瞪口呆,是啊,如果她说认识,见过,那是否就承认自己与南宫焱有私情了?果然,还是冷连城这一招狠,她差点就上当了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二十八章 沉思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