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二十七章 诊治

再一次端过药碗,想也没有想便含了一口药,对着她的性感的嘴唇吻上,灵舌撬开她的贝齿,灵舌压着她的丁香舌,将药一点一滴的往她的嘴里相送,一次接一次,很快便消化了大半碗的药。 冷连城看着古若晴眉头一皱,显然有些不舒服,他将她平放在床上,再一次看着她,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喂一个女人喝药,这种举动完全不像他的作风。 “无论如何,我都不允许你有事。”冷连城沉声的说着,分不清到底是为什么,哪怕她是在发烧的时候,他还不忘记前来威胁她一番。 房间内安静得诡异,天花板上的水晶为发出闪烁的光芒,古若晴安静的平躺在若大的床上,她感觉到自己似乎快要死了。 浑身体烧,却又瞬时感觉到好冷,她不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,只感觉到自己处于水深火热中,不能再自我,她不断的想要逃走,想离开这里,可是,不管她如何奔跑,一直在原地不动。 这一夜,张一拉和其他下人都围在古若晴的身边转,为她换毛巾,为她擦身子,一次又一次,大家都不敢多说什么,哪怕身上带伤的张一拉,也不敢多去休息半刻,深怕古若晴会出什么事。 古若晴的高烧持续到了第二天,她的额头上满是汗水,张一拉又为她换着毛巾,只见古若晴依然是闭紧双眸,表情似乎是痛苦万份。 “古小姐,你醒醒。”张一拉坐在一边轻声的说道,古若晴不断的摇头,依然是在喃喃低语。 她感觉到自己好无助,似乎是在树林内迷失了自己一样,感觉到昨晚一直有人在喂她吃东西,有人在拉着她的手说话。 真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对她这么好,是安蓝吗,还是碧雪?可是,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又陌生,似乎是男人的声音,又似乎不太像,就连古若晴也分不清了。 那药好苦,可是,那个人还是在不断的喂她吃,那苦涩的味道都快要将她呛死了,古若晴想开口大骂,却说不出话来,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。 “张管家,要不要叫医生进来?古小姐再这样烧下去,脑子会不会被烧坏呀?”这时,一位下人走过来说道,她将那一盘水果换成了新鲜的,虽然古若晴没有清醒,但房间内的东西每天都有更换的。 张一拉摇了摇头,看样子古若晴应该很快就能清醒了,她暗自想着,也不想再添麻烦了。 “再看看情况吧,你们先去忙。”张一拉说着,她站在琏看着古若晴似乎安静了不少,虽然在喃喃低语,可最后沉沉的安静睡去。 中午时分,冷连城从基地回来,连饭也没有吃便冲回了卧室内,他看到了古若晴依然安静的沉睡着,坐在床边,他伸手紧紧的握住她的小手。 这时,张一拉和那位陈医生都走了进来,他们都站在一边不敢说话。 “怎么回事?都二天一夜了,人还不醒?”冷连城沉声的说着,似乎害怕会惊醒沉睡中的人儿一样。 陈医生站在冷连城身后,这时冷连城欠身站了起来,他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张一拉拿过一瓶红酒为冷连城倒了一杯,他端起红酒慢慢的品学着。 “冷先生,古小姐是因为身体太过于虚弱,又劳累过度,再加上脚上的伤口发炎,才导致高烧不止。”陈医生低声的说道,他跟在冷连城的身边也有四五年了,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关心过一个女人。 陈医生是冷连城的贴身医生,他只给冷连城一个人看病,却从来不曾发现冷连城却例外的让他帮古若晴诊治。 虽然心里猜测着古若晴与冷连城的关系,但他却聪明的像张一拉一样,闭嘴不提这些事,虽然心里有些疑惑,但却压在心里不敢言语。 “我只想知道她什么时候清醒。”冷连城眉头深锁,劳累过度?难道是?他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难道是自己纵欲过度? 想到这里,冷连城自己也有些不太自在,他紧紧的握着高脚杯,不断的摇曳着杯中的红酒,深深的看着酒的红艳。 陈医生面色沉凝,与张一拉面面相觑,摸不清冷连城在想什么。 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古小姐下午就能清醒,显然现在是药效的作用,让她安静睡会,烧应该也可以慢慢退却了。”陈医生继续说着,他暗自为自己捏了一把汗,一般的人高烧的话,一天一夜就能嫁了。 可惜这古若晴身子不太好,而且,再加上她身体内似乎着某一种东西对抗,为此,才会导致现在高烧不发。 “冷先生,有一句话,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。”这时,陈医生沉声的说道,之前还有些犹豫,如今深怕冷连城会怪罪自己,他只能照实说了。 “说。”冷连城浑身一怔,显然陈医生这么犹豫,似乎还有别的事?他深深的看着床上的人儿一眼。 “古小姐身体内好象有另外一种药物存在,所以与我开的药正在对抗,我现在也分不清她以前服用过什么药,但她一直沉浸于昏迷中,也是那药物所致。”陈医生连声说道,现在他正在研究着古若晴到底以前吃过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 但是,据他多年的临床经验看,她八成服用过一些毒药,却是毒与毒相克,才把身体内的药压抵下去……正常的人是不可能服毒药的,除非她是…… “是什么?”冷连城低应一声,此刻,他的心不断的往下沉,看来不出他所料,果然是她。 “是毒,就像现在这个社会上某一些黑暗的组织,每一位成员都必须服用一种毒药,但这种毒药与古代的完全不一样,它可以长期的在人体内潜伏着……”陈医生大胆的推测着,张一拉也是一怔,她抬眸看着冷连城一眼,而冷连城正沉思。 几个人商量了半个小时之后,陈医生离开了竹林不知去向,而张一拉也离开了房间,留下冷连城一个人在喝着闷酒。 古若晴也不知自己到底睡了多久,她感觉到似乎有一种天昏地暗的感觉,她不断的眨了眨自己那干涩的双眼,试图着睁开眼睛,可她试了好久,依然感觉到自己好累,连眼睛都睁不开。 四周似乎有人在说话,好吵,她想要说话,想要开骂,可却没有多余的力气。 强烈的光线不断的剌疼她的眼眸,她想要伸手挡住眼前的光芒,可是,她的手似乎不听自己使唤似的。 “古小姐,你还好吗?”张一拉从外回来,看到古若晴似乎有些不太对,看着她不断的摇着头,嘴唇微微动了一下,眼皮也轻轻动了几下。 张一拉吓了一跳,她走上前伸手摸一下古若晴的额头,这才发现烧似乎真的退了不少。 “我……”古若晴猛然的睁开眼睛,她看到张一拉之时,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。 整个人都蒙了,愣愣的看着张一拉一眼,眼眸不断的打量着这个房间,头有些痛,想不起来这里哪里,好陌生,似乎又有些熟悉,房间内不断的飘来药草的味道,好苦涩的味道,闻到她都有些想吐的冲动。 “我怎么了?”古若晴有些因难的说道,她想坐起来,浑身无力,她又重重的摔倒在软弱的床上。 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头疼头,古若晴看着天花板上黄色的灯光,再看看开启着的窗户,看着外面竹枝不断的摇晃着,瞬时所有的记忆完全回到脑海里。 原来这里是竹林,而她在这里睡了多少天?她不知道,但她却能感觉到自己似乎真的睡了好久一样,发生了什么事? 冷连城一直欺负她,让她生不如死,最后她晕倒过去,直到后来发生了什么事,古若晴确实已想到起来。 “古小姐您已昏迷了二天一夜了,发了些烧,不过现在烧已有些退了,一会我再让陈医生进来看看。”张一拉轻轻一笑,她走上前扶起古若晴坐了起来,体贴的拿过一个大枕头放在古若晴的背后为她垫靠着。 “发烧?”古若晴有些意外,她好久没有生病了,虽然是身体有些虚弱,可是,古若晴确实很少生病。 应该是她自从被抛弃之后,进入组织内部,吃过一种药后,她就没有再生病了。直到十五岁那一年,她似乎发烧了,也是烧了好久,听碧雪说都以为她快要死了,喂吃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,后来她还是好了起来。 就那一夜之后,她再也没有生过病,据组织内部的人说,他们是不会生病,因为有首领的保护,他们是百毒不侵的。 古若晴无力再多想,坐在这里看着房间,发现一边放着一个空荡荡的碗,上面还留着一些药液。 “古小姐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张一拉发现古若晴没有说话,她吓着了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 这几天,她总算是知道古若晴是让冷连城上了心,虽然不知道古若晴到底有什么能让冷连城如此的,可做为冷连城身边的人,她自然要做好本份工作,待古若晴就如待冷连城一样。 “没有不舒服,就口渴,能给我一杯水吗?”古若晴面露难色,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。 她现在喉咙好干,好想喝水,嘴巴里有一种苦涩的味道,淡淡的又却有些让她恶心。古若晴坐在这里想着一些事,虽然想不通,干脆就不要想了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二十七章 诊治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