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二十三章 质问

“啊……”撕心裂肺的疼痛再一次煎熬着古若晴,她想躲,她想逃,然而却只能被他禁锢在身下,狠狠掠夺! 他似乎从来不觉得疲倦,精力旺盛,动作迅猛,每一次掠夺都令她招架不住,火辣辣的感觉很快就蔓延至她的全身。 “啊……冷连城,我错了……错了。”古若晴不断的哭泣着,不断的尖叫着,她不断的想要逃,每移一步,都被他狠狠的拉回去,然后得到的惩罚比之前更重更痛。 随着时间的流逝,古若晴感觉到自己似乎看不到希望一样。为什么每一次都要用同样的方式对她?他可以打她,可以骂她,可以其他所有的方式来折磨她,哪怕让她流血,古若晴都不害怕,可是,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?尊严的践踏,精神的折磨,令她痛不欲生! “错?哪里错了?”冷连城说完,将她整个身子翻了过来,与她面对面商谈着,惩罚却从未停下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。 似乎这样才能让他满足,虽然对他来说,这样跟玩着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差不多。 古若晴已经痛得说不出来话了,头发已被汗水弄湿,白色的被单也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,更被她脖子上的鲜血染红,像一朵又一朵的小梅花似的散开来。 “我错了,你说什么,我听什么,不要再这样了。”她不断的哭泣着,疼痛让她咬破了嘴唇,唇瓣上那一抹艳红的血迹十分刺眼。 为什么安蓝都说和男人在一起是快乐的?可是,她失身了,那一夜没有太多的感觉,后来的那几次,她与冷连城在一起的时候,从没感觉到快乐,而是感觉到自己生不如死,如今这一刻,她却恨不得自己马上死去。 “哦,你说不要哪样?”冷连城邪恶一笑,动作并没有停止。 “啊,痛。”古若晴放声大喊着,他的动作越来越粗鲁,根本没有半丝怜惜之意。 他邪肆地挑起她的下巴,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断描摹她精致的脸庞,纤秀的眉,小巧的鼻,娇嫩的脸蛋儿,惑人的锁骨…… “不要再这样了……”泪水从她的眼里不断的涌出来,曾经她说过,不管遇到任何困难,她都不会认输。 安蓝说她虽然单纯,但一定可以经受得起任何折磨。 碧雪告诉她,不管遇到任何事,保命要紧,可是,如今她却不知自己应该如何是好。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,前一秒还抱着她回来,还吩咐医生一定要治好她的伤,不能留下任何痕迹,可是,这一秒,他却想要置她于死地。 “你和南宫焱是什么关系?”冷连城厉声问道。 古若晴摇了摇头,她确实是不认识南宫焱,打死她也不认识他。 “我真不知道。”她瞪大眼睛看着他,泪水就这样从眼眶里涌出来,沾湿了她的脸颊。 冷连城听着她的话,邪恶一笑,嘴角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,他伸手从身后紧紧的抱着她,灼热的气息扑到她的后颈。 “不知道?他给了你什么好处?嗯?”冷连城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感受,似乎是因为公事而如此待她,又似乎是因为她与南宫焱的事情? 哪怕他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怎么一种情况,这是一种欺骗,一向最痛恨别人欺骗于自己,而古若晴却可以接二连三的如此。 “你杀了我吧,如果你真认为我是一个有目的性的女人,你杀了我吧。”古若晴没有别的希望,她不想再被他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折磨了。 身体受不了,如今她感觉到自己身体似乎都快要被他玩垮了。 委屈的泪水不断的涌出来,她看不到希望,第一次执行的大任务失败,她失身于他。第二次的任务还是失败,她还是落在他的手里,她有时甚至怀疑,自己是否与他天生就是克星。 “杀了你?不,我会留你在身边。”冷连城说完,终于放过了她,古若晴软绵地倒回床上,余光看见冷连城径自走进了浴室。 古若晴听到了流水声,她整个人都虚脱的趴倒在床上,手还被困绑着,她用力的挣扎扭动着,手腕都被磨脱皮,却依然挣脱不了。 有些绝望的趴在床上,看着这若大的房间,虽然在竹林处的房间,却依然不失往日的繁华,她闭上眼睛,听到了浴室内的水停了,听到他从里面走出来,听到他穿衣服的声音,随后听到他离开的声音。 “呵呵……”古若晴笑了,她抬眸看着门被紧紧的关上,这一瞬时,她才松了口气。 瞪大眼睛看着一边的什么所谓的资料与相片掉落在地上,古若晴看着安蓝与碧雪的其他相片,她的心里一阵的空虚,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不真实了。 自己与她们从来没有任何秘密,可是,她们为什么不告诉她这些呢?是怕她有危险吗?古若晴自己也不知道了,虽然她平时很二,但还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这时卧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,古若晴猛然的抬起头,有些害怕的看着门外,以为冷连城又回来了。 她看到了张一拉走了进来,看着张一拉的左脸都红肿成了一片,额头上也贴着一些药膏。 “张一拉?”古若晴有些意外,显然对方的伤并不比她的轻,她看着张一拉走了进来,却感觉到有些困窘。 为什么每一次自己这么狼狈的时候,都会让张一拉遇到?总是裸着身子在她的面前呈现。 “古小姐,你怎么样了?”张一拉没有意外古若晴被困绑着,她走上前来到床前,很快便帮古若晴解开了绑着她手腕的领带。 古若晴被张一拉扶起来,为她盖上了被子,张一拉则坐在床边,为古若晴理了理她的头发。 “古小姐,不管你是什么人,但你不要反抗老大,只要你把告诉的告诉他,或许他就不会伤害你。”张一拉一边对古若晴说道,一边收拾着一边掉落的相片与资料,一一的整理好放到床头桌上。 她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张一拉一眼,随后便别过头去,看着窗外的风景,如今已是下午,望着黄昏的日落,看着竹枝不断的在随风摇摆着。 “张一拉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我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,你也不要再和我说这些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“古若晴咬牙说道,她不相信任何人会对自己有善意,只知道现在只有自己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。 张一拉没有再说话,收拾着房间内的衣服,随后便离开了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古若晴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,她回首,只见冷连城修长的身影依在门外,眼眸清冷的看着她,看到古若晴回首,他优雅的迈着步伐走向她。 古若晴有些害怕的往后移动一下身子,手臂上的伤并不算什么,只是脚不太方便,她动了一下最后却放弃了。 “那个叫碧雪的女人现在在南宫焱的手中。”冷连城似乎是在喃喃自语,他走到床边坐了下来。 她微微一怔,却什么都没有说,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腕,看着上面青肿的痕迹,她伸手出自己的纤纤玉指不断的抚摸着。 受伤,是她最近常遇到的事,或许是说执着任务之后,她便会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些危险的事情。 “只要你告诉我,我或许会想办法让你见她一面。”冷连城一边诱惑着她,可古若晴却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 她闭着嘴唇,冷漠一笑,这个男人似乎还不明白,她怎么可能相信他的话?她与他并不熟悉,如果他帮她,那也只是挖一个陷阱让她跳。 曾经她看过他的资料,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男人,当然,她承认自己天真的以为不会,但如今看来,她确实不再是他的对手,要选择对付他的唯一方式,就是不要与他正面敌对。 “你别再浪费时间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人也不认识。”古若晴闭上眼睛,她感觉到他的目光似乎要剌向她的心脏,浑身颤抖了一下,小手紧紧的抓着被单不放。 “南宫焱怎么对付她,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的是,她活不了太久了。”冷连城看着她的神情,他平静的说着,似乎是在说着一件很好玩的事儿一样。 古若晴的心猛然的跳了一下,她不知道他的话是真还是假,但她唯一能做的还是保持着冷静,哪怕是自己再着急,可是,她不能再让他看出自己的弱点了。 有时古若晴发现自己是双重性格,有时冷静,有时则冲动,有时犯二,时常还会有些小小的聪明理智。 “好,很好。”看着她不说话,冷连城蹲下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古若晴,用手紧紧捏住她的下巴。 古若晴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要被他捏碎了,加上之前他捏过的伤处,如今他的手劲极大,她痛却依然紧紧嘴唇,眼神十分倔强。 “看来还真是个不错的料。”他突然冷笑出声的说着,重重的拍了几下她的脸颊,随后松开了她。 古若晴猛然睁开眼睛,她看到冷连城站在自己的面前,冷漠的神情,漫不经心的语气,优雅的姿势,每一个动作都在诉说着他有着极好的修养,还有嗜血的嗜好。 “哈哈,威胁一个女人,你才是一个好东西。”古若晴不由得笑了,她笑得有些轻蔑。 自己当初对他还是有些好感的,感觉到他似乎并没有外面传言中这么冷血,似乎他还有另外一面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二十三章 质问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