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十四章 无聊的游戏

安蓝不慌不忙继续拐了一个弯,她行事一向都是淡定,虽然是高调了一些,但是很多时候,安蓝都有分寸的。 另外一则,当南宫焱跟着碧雪的身影之时,才发现她居然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内,站在那里依墙边上,帅气的甩了甩头。 “我说哥们,你至于一直跟着我吗?不要告诉我,你暗恋我?”碧雪轻轻一笑,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身上的衣服有些碍手。 一向都喜欢中性打扮的她,今天非被安蓝磨了许久,才让她换上了这么性感的连衣裙,却在此刻遇到了南宫焱,她自然知道如果动起手来,裙子就是她最大的罪过。 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上次ZZ五星级酒店里的事情,你也有参与的份,你叫碧雪?”南宫焱也并没有着急着要上前去抓她,而是优雅的走上前来,迈着大步来到碧雪的面前,随手点燃了一支雪茄狠狠的抽着。 碧雪并没有说话,她只是轻轻睨视了南宫焱一眼,只见他身上穿着名牌的衬衫,西装裤,穿着随意搭配,却反而衬托出他不凡的气质,特别是那双深邃得炯炯有神的眼眸,五官像是雕琢一般唯美,让人不敢正视他。 “哈哈,你这个人真好笑,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这大半夜追着我屁股后面来,不会是喜欢我吧?不过我和你讲,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。”她轻轻一笑,显得有些风情万种,当然,这些全部都是从安蓝那里学来的,她对男人没有什么兴趣。 “是吗?”南宫焱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,轻轻的吐着烟雾,他伸手环上她的腰间,碧雪想要挣扎,不知道南宫焱要干嘛。 她只感觉到脖子上一阵疼痛,她整个人都晕倒在南宫焱的怀里,在晕死前的一瞬时,她不断的诅咒了南宫焱一百遍,她居然上他的当了,他居然可以在她没有什么防备的时候对她下手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碧雪感觉到自己浑身酸痛,她缓缓睁开了眼眸,却发现眼前一片黑漆漆的她手脚被绑着,过习惯了夜生活的她,一眼便能看出来这房间里所有的摆设。 简单的摆设,这也足已证明,她被绑架了。现在不断的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,她当然认识南宫焱,那个挺不错的富家公子哥们,也是一集团的总裁。 他与冷连城的关系,碧雪更是一清二楚,做她们这一行的,行动之前,连宗十八代都必须要查清楚才能行动,绝对不会像古若晴一样,什么也不知道就摸去,结果被抓了一个正,就连清白也失去了。 “南宫焱,你给我滚出来。”碧雪也顾不得自己现在身处何处,更没有心情与他们玩着这样无聊的游戏。 她本来就不淑女,出去酒吧喝酒,那都是装出来的,性格比较爷们,绝对不允许别人这样对待她。 “妈的,你有种就给老子滚出来,听到没有?”碧雪有些生气的大吼着,她的手脚被绑困着,但是,她的嘴巴却还能说话,她不断的扭动着手脚,希望能挣脱,可惜绑得太紧了,这麻绳还是泡过油的,不好弄断。 “听到没有?给我滚出来,你别以为把我绑在这里,我就会怕你。”碧雪听着四周安静得诡异,她不由得将心提了起来。 可是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整个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影,更没有人听到她说话会进来。 “别躲在一边少缩头乌龟了,滚出来,听到没有?你绑架老子,你算什么男人啊?”碧雪的脾气本来就不好,看到没人出来,再加上四周黑漆漆的,让她是火上更火,一把无名的烈火在胸口不断的燃烧着,让她此刻不得不发泄。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,碧雪依在一边打着盹儿,虽然落到这样的田地,她认了,但也不至于在这里哭得死去活来的,她让自己安静的坐在这里想着办法,一会要怎么出去。 “依呀。”这时,门被打开了,碧雪抬起头,瞬时房间的灯也被打开,闪瞎了碧雪的双眸,她微微眯着眼眸许久后,这才睁开看着前面的男人。 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她不远处,正在眯眼打量着她,碧雪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。 “冷连城?”碧雪不敢相信来看她的人不是南宫焱,而是冷连城?他怎么会在这里?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今晚冷连城是不会出现在A市的,在下午的时候他就离开了A市,今晚有军火效果。冷连城这个人做事,一向都对别人不太放心,至于这些事情,他自然要亲自去参加。 可是,此刻他居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更让碧雪有些不解,她的心里不由得颤抖了一下,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吧? 今晚组织内部的人也前往那里,而她与安蓝的出现,在酒吧内是想吸引别人的注意,当然也是前来闹事的,可是计划却因为南宫焱的出现而失败了。 如今她在这里,不知道安蓝是否有危险,如果安蓝没有危险的话,那么或许计划还可以有转机,但如果安蓝也落网,那么她,安蓝,古若晴三个都不会有好结果。 首领是不会留着一些失败的人在身边的,想到这里,她内心十分纠结。当然,她怕死,好不容易才活了过来,好不容易才努力的走到了今天,她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败而放弃自己的生命呢? “神偷组织内部的人?”冷连城自然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,他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她会知道自己。 查过她的所有记录,与古若晴或许还是朋友,只是,这个女人的精明,是古若晴身上没有的。 在这一刻,他居然能将她与古若晴联系在一起,甩了甩头,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碧雪,只见她别过头去不说话。 “什么神偷,你是电视看多了吧?我只不过是去酒吧喝了几口酒,就被你们抓来这里,难道你们要绑架我做坏事?我告诉你,爷虽然是女人,但也很爷们,你们吓不着我的。”碧雪嘴里念念有词,双眸却在上下不断的打量着冷连城。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冷连城,不由得想到了古若晴,她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失了手,也失了身的。 如果她现在手脚不是被绑住,一定会帮古若晴讨回一个公道,这是她之前答应过古若晴的,没有料到今天自己也会变得如此狼狈。 冷连城眼中诡异,轻轻挑眉冷笑道,半蹲下身子与碧雪平视:“是吗?如果古若晴知道你被绑来这里,你说她是什么反应?” “哈哈,古若晴是谁?你的情人吗?可惜我不认识,也不想去认识。”碧雪心头大怔,没有料到冷连城会说这些,难道他知道自己与古若晴的关系了? 可是,不管如何说,她都不会承认,也根本就不可能去承认。做这一行的,最主要讲的,还是无情。 不管是否认识,最终都不能否认,哪怕现在彼此面对面,她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认识对方。 “不错,不过你不承认也没关系,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折磨你。”面对着她的坚强,冷连城不屑的勾唇,他不相信一个女人能死撑到最后。 当然,像他们这一类人,或许还可以撑得住,只是,他倒要看看她们的能耐到底能坚持多久。 碧雪冷冷一笑,她抬起下巴冷视着冷连城:“你折磨吧,反正我也闲着。” 面对着冷连城阴冷的眼神,碧雪心里自然有些担心,可是,她还是不能承认。哪怕自己真的到死的那一天,也绝对不能做一些事情,一直讲情讲义,绝对不能出卖朋友。 “不过我要告诉你,千万不要让我有机会出去,否则,你冷连城,还有南宫焱,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碧雪沉声威胁,她一向都是有仇必报的女人,对不起她或威胁过她的人,她会加倍的奉还的。 这时,南宫焱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站在冷连城的身后,紧紧眯眸盯着雪碧那张漂亮的小脸蛋,性格是急躁爷们了一些,但长得似乎还不错。 “是吗?那我倒要看看你打算怎么对付我们。”南宫焱走上前来,他伸手将碧雪抓了起来,二话不说便将她丢到一边的硬床上。 这里是他们存放东西的地方,也是有些保镖值班的临时地,所以放着一张桌子,了张床,还有简单的生活用品。 碧雪被他重重丢到一边,她咬牙切齿的看着南宫焱,身体上的疼痛不算什么,只是这样没有风度的男人,倒让她心里生恨。 “哼,那走着瞧。”碧雪冷哼着,她不是一个轻易就认输的女人,面对着他们的时候,她一点恐惧感都没有。 算一下时间的话,组织内部的人应该得手了,这个时间应该都撤退了吧?碧雪心里暗自想着。 可是,南宫焱与冷连城出现在这里,并没有在现场,更让她又有些不解。 “你放心,你们组织内部的人,伤亡惨重,我会让你亲眼看到他们付出代价的。”这时,南宫焱突然说了一句话,似乎看懂碧雪的心里在想着什么一样。 “你,你说什么?”碧雪不敢相信的看着南宫焱,他说组织内部有人落网了?怎么可能? 在她加入组织至今,似乎所有的任务都不会失手,一般情况下如果真的出事了,都能全身而退,绝对不允许内部的人落进别人的手中的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十四章 无聊的游戏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