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绝色甜妻》 第五章 牺牲

“牺牲古若晴,我心里有点内疚。”碧雪沉声的说道,她身子往后一靠,刚才看到酒店内有人抱着古若晴走了出来。 两个人用了小巧的望远镜看了一下,只见古若晴似乎受伤了,现在被带离,不知道是否有生命危险。 “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?冷连城应该不会让她有事的,不然他不会去救她。”安蓝则与碧雪不一样,她根本就不同意碧雪所说的。 在那总统套房内,她们装了摄相头,古若晴发生的事情,一一都落在她们的眼里,当时,若不是她阻止,恐怕如今碧雪早就冲进去救人了。 为什么首领要这样做,为什么一定要让古若晴接近冷连城呢?首领想要的东西是什么?她们两个人一概不知,只知道首领的命令她们不能不从,只能牺牲古若晴,内心在祈祷她千万不要有事。 “被发现了,赶紧走。”这时,安蓝则脸色大变,摄相头被发现了,有人正在朝这边走来。 碧雪也发现不太对劲,她与安蓝借助着上厕所,往后门走去,转身上了她们早已准备好的车辆,扬长而去。 次日,豪华的别墅内。 阳光透过丝薄的窗帘斜照进房间内,古若晴瞪大眼睛看着不断飘逸着的窗帘,耳边听到风吹过的声音,她却一动都不动。 “为什么会是我?”两行泪水从眼眶内滴落,古若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被男人睡了几次。 上次任务失败,或许可以说是意外,可是,如今,她却被送到了冷连城的身边。明知道自己想要离开,可是,她却不能。首领吩咐下来的任务,她必须要去完成,否则,她只能是死路一条。 为什么要让她接近冷连城,要她在他身上得到什么?其实,古若晴一一都不清楚,但如今脑子比昨天清醒许多,虽然性子不强,但古若晴却还是在一一为自己分析着一些事情。 昨天在车上,冷连城连着要了她两次,后来把她抱回了房间的时候,还继续不断的强逼着她一次又一次,直到最后她晕死过去。如今的古若晴剩下的只有恐惧,对所有事情的恐惧。 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说让她生不如死,原来肉体的折磨才会让一个人生不如死,最后还会导致她心里产生恐惧……紧紧的握着被褥,想逃,可她却不能。如果她逃走了,结局是死,却也会连累到安蓝和碧雪…… “我要怎么办?要怎么做?”古若晴不断的喃喃自语,现在才打量着房间,发现这里是之前那晚自己摸进来的卧室,敢情这里居然是冷连城的房间? 古若晴从床上坐了起来,只要轻轻挪动,下体刺痛的感觉传遍了全身,让她不由的皱眉,手撑着床边缘,让自己咬牙站了起来。 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的模样,头发凌乱不堪,双眸红肿,左脸宠肿得不像样,手臂上多处出现伤痕,从脖子到锁骨处直到胸前,全部都烙印着冷连城留下来的痕迹,她伸出自己的十指放在眼前,看着上面血痕已干的手…… “古小姐,你醒了?”这时,房间的门被推开,古若晴回过头,却看到一个年纪只有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。 她身上穿着一套灰色的衣服,头发盘于脑后,白皙的脸上呈现也笑意,双眸来回的在古若晴身上打量着,手里还端着一些吃的东西。 至于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姓古,她没有多想,也不愿意去浪费时间想这些无谓的东西,如今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。 “你是?”古若晴有些迟疑,她伸手拿过一边的衣服挡在自己的面前,起床的时候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,站在镜前却有点忘我,并没有把衣服穿上,更没有料到会在这个时间段会有人进入。 “我叫张一拉,以后负责伺候古小姐您的。”张一拉满脸是笑的说道,一点都不介意古若晴没有穿衣服,走进卧室内,将她手上端着的东西一一摆放在一边的玻璃圆桌上。 古若晴转过身,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张一拉:“以后就伺候我?” 她似乎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呆下去,只要有机会,她还是会离开的,而且,冷连城明知道她是小偷,为什么还会把她留在身边?他想要做什么? “是的。”张一拉回过头,轻声一笑,走到一边打开了衣柜,回过头看着古若晴说道:“不知道古小姐今天打算穿哪一款衣服?这里面全部是新的衣服,内衣物也是全新的,有着世界各地不同的品牌,不知道古小姐喜欢哪一个牌子?” 古若晴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这衣柜里的衣服,装得满满的,一眼就能看清里面的衣服连吊牌都没有拆,衣服多,而且内衣物也多,各种颜色搭配的全部都有,花花绿绿得险些闪瞎了她的眼。 “你能不能出去一下?”古若晴有些为难的看着这位张一拉,她现在身上并没有穿任何衣服,这张一拉还一直站在这里,弄得她有些不知所措。 “古小姐,医生在外面等待着,还是我来伺候你穿衣服吧。”张一拉并没有理会古若晴的不好意思,反而自作主张的说道。 “医生?”古若晴一脸不解,她和医生又有什么关系? 张一拉看出古若晴的不解,走上前来到古若晴的面前,动手为古若晴梳理着头发,一边说道:“古小姐身上有些伤,不过没关系,医生会帮你处理好的。” 从来没人对她这么客气过,古若晴浑身不自在,而且,她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,连忙后退了几步。 “我要见冷连城。”她的伤不要紧,都能撑过来了,上些药就好,她想自己有必要和冷连城谈谈。 绝对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,但一想到自己要见冷连城,心不由得颤抖了几下…… 豪华的别墅内,昂贵的大理石陈铺于地上,以欧式风格装潢的大厅,别有一番风味。 大厅内,下人们排两了两列分别站在不远处,每一个角落都分别站关几位高大的保镖,别墅里里外外守卫森严,南宫焱和冷连城正对着坐在黑色的沙发上喝酒,谈吐优雅。 “城,听说你最近和林一山扯上了关系。”南宫焱低沉疑惑的嗓音响起,他优雅的摇曳着高脚杯中的红酒,微微抬眸看着冷连城。 林一山是黑帮的另外一大人物,正好与南宫焱和冷连城两个人争地盘,暗地里正在争着谁是一哥的位置。 “是有些麻烦。”冷连城嘴角勾起一抹冷邪的笑,麻烦是有,但是他并不把林一山放在眼里。 冷连城眯眼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,修长的手指优雅的在扶手上来回的敲动了几下,随后手中的红酒杯轻轻摇曳着,旋转成一个漂亮的弧度。 “看来还有甜头尝?听说你和林一山的女儿关系不一般啊。”南宫焱品尝着杯中的红酒,一边调侃冷连城。 据他所知,似乎冷连城最近有些不太一样,从来不带女人回别墅的他,居然把那个女人给带回去了,而且,她还是参与了那件麻烦案件的人物,他不由得好奇冷连城到底是怎么想的,但是,他更好奇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,居然能让冷连城破了先例。 “林一山的女儿?”冷连城细品了一口红酒,眼眸中有些迷茫,至少目前他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。 如果她是林一山的女儿的话,想到这里,冷连城眼眸中闪过一丝算计的精光,瞬时敛去,就连南宫焱也没有捕捉到。 “难道你不知道?”南宫焱看着冷连城的神情,发现他冰冷的神情中带着一丝不解,南宫焱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。 “林一山与步枪案的证据,你收集到了?”冷连城挑下剑眉,冷厉的眼中闪过一道光,轻抿了一口红酒。 这一次除了他冷连城之外,南宫焱也参与了其中。当然,他们两个人是好朋友,而南宫焱是官二代,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,同时却与冷连城一样参与着黑道的一些事情,一般人看到他都要礼让三步。 “看来你还真不知道,现在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南宫焱哀叹口气,没有想到冷连城把人带回去,却没有查清对方的身份。 一向做事干脆俐落的冷连城,怎么会犯这样的错?幸好并非是引狼入室,一个女人对冷连城来说,并不算什么。 但是,前提是南宫焱如今对那位叫古若晴的女人十分好奇,到底是她身上的什么吸引住了冷连城? “这些是?”冷连城微怔,翻看着南宫焱递过来的相片,只见相片中有着古若晴与林一山的相片,有着不同的背景,两个人的关系看似不一般。 他漆黑的瞳孔在瞬间紧缩,手紧紧的握着这些相片,回想起她那单纯的模样,与这相片中似乎有些神态不一样,但整张脸确实是一模一样的。 南宫焱微扬起嘴角,看着冷连城的反应,他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,一只手搭在冷连城的肩膀之上。

返回
《绝色甜妻》 第五章 牺牲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绝色甜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