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51 超越

萧诗雅不禁好笑,轻笑着问:“那皇上您,是要江山,还是要美人?” 轩辕苍龙狠狠地将萧诗雅拉近怀中,咬牙说:“朕都要!”真是霸道啊,不过这才是高高在上,骄傲,睥睨天下的轩辕苍龙呀! 外头传来小素儿的声音:“娘娘,您的药煎好了。” 萧诗雅应声说:“端进来。” 小素儿应声,推开门,端着托盘跪了下来。萧诗雅端起药碗,随即说:“下去吧。” 小素儿起身道:“是,奴婢告退!” 收回目光,就看到轩辕苍龙盯着小素儿的背影,皱眉说:“她不是被你罚去外头了吗?怎的又叫回来了?” 萧诗雅舀起一勺子药汤,吹了吹说:“您不是说,臣妾不该是那样的人吗?所以臣妾发了慈心,又把她调了回来。臣妾感觉,罚一罚也是好事,如今她真是勤快多了,也愈加谨慎了,臣妾有时候觉得,罚她去外头一趟倒是对了。” 说着,萧诗雅将勺子递过去,轩辕苍龙倒没有再说话,而是喝光了勺子里的药汤。咽了下去,轩辕苍龙却是皱眉说:“真苦!” 萧诗雅不禁好笑地说:“苦口良药啊,皇上!”真是的,这厮又耍孩子气了。 轩辕苍龙瞪着萧诗雅,忽然赌气地说:“朕不想喝了!” 萧诗雅只得苦口婆心地规劝:“皇上,您不喝药,这伤怎么会好得快?” 轩辕苍龙却是眯着眼睛,索性躺了回去,阖上了眼睛不再言语。 萧诗雅无语了,推了推他唤道:“皇上!” 轩辕苍龙却是无动于衷,过了半晌,忽而不满地说:“你,该喂朕。” 萧诗雅就不明白了,自己刚刚不是就在喂他吗?再去看他,居然躺着不动,眼睛也是闭上的。心底一跳,原来,他指的是那种喂法。 真好笑,不直接说,偏偏用行动让萧诗雅自己看着办。端起碗,萧诗雅喝了一口,可真是苦啊!俯下身,轩辕苍龙蓦然睁开眼睛,眸子里的惊讶一闪而逝。 萧诗雅心底不禁腹诽,不是你要求的吗?还做出什么惊讶来?直到整碗药都喂光了,萧诗雅刚欲起身,冷不防被一把拉住,轩辕苍龙的唇附上来。 脸颊立刻滚烫起来,萧诗雅心怦怦直跳,人倏然被轩辕苍龙甩上了床。萧诗雅惊呼,却看到轩辕苍龙的身体忽然倒了下去,立刻爬过去问:“皇上,您怎样了?” 轩辕苍龙闭着眼睛,声音夹杂着怒气说:“朕生气了。” 萧诗雅真是招架不住,如何好好的,又生气了?刚刚还好好的,怎么莫名其妙就生气了呢? 轩辕苍龙却是侧身,直直看着萧诗雅,直看得萧诗雅心惊肉跳,他方才伸出手抬起萧诗雅的下巴说:“朕担心,你是否有自保的能力?” 萧诗雅有些错愕,随即笑着靠在他的胸口说:“皇上,不是有您在吗?您会保护臣妾的啊!”即使没有您,本姑娘也能够自保。不过这话,萧诗雅可不敢说出来。 轩辕苍龙却是失笑说:“可朕哪里有时间,时刻呆在你身边啊!” 萧诗雅却倏然怔住,他现在的语气,多像那次在西郊途中。萧诗雅隐约听到了那句话啊!不能时刻保护萧诗雅,所以,他想要萧诗雅变强,能够有自保的能力。 萧诗雅不禁浅笑说:“皇上自然不能将心思放在臣妾这里,您要关注政事,这后宫的琐事,哪里是您管得?” 轩辕苍龙却是脸色一沉说:“说起政事,朕又想起来,朕的生辰快要到了。” 萧诗雅这才想起来,如今都三月十五了,距离四月初六,还不足一个月了。萧诗雅不语,又听轩辕苍龙说:“那一日,可是真热闹呢!” 萧诗雅自然知道会热闹,此事太后说过,莫展飞也说过。不过萧诗雅自然不会说了,只是假装好奇地说:“那么皇上,到时候各地封王也会来吧?” 老亲王一共有三子,轩辕苍龙因为过继给了太后,算是嫡长子,所以那时候被封为世子。而另外还有两个庶子,二子子渊,三子子琛。 轩辕苍龙登基后,两人封王,各自离开邀月城,前去封地。 轩辕苍龙点头道:“朕兄弟是会前来,不过周边那些朝贡国也会前来。另外,域外的大辉贤德帝也想要借此,与我邀约王朝永结友谊之邦。朕已经派了使臣,邀他前来。” 萧诗雅不禁诧异了:“大辉与邀约王朝并不接壤,他们的皇帝,怎会愿意前来?” 轩辕苍龙浅笑说:“朕登基的前一年,大辉发生政变,动荡不安。你该知道,即便是我邀约王朝,也会有兵变,拉一个盟友,总比树立一个敌人来得好。” 萧诗雅不禁怪异,轩辕苍龙在说到兵变的时候,面色并没有任何异样。心底吸气,不免又想起璃国来。璃国不是朝贡国,但是这一次璃国也会来人。 璃国皇帝年迈,且膝下无子。倒是摄政王的义子冥逸王,不知道,日后璃国的江山,是否会由冥逸王来继承。 轩辕苍龙不提璃国,想必也是对璃国痛恨的。这是一段解不开的结,倘若他当时便是九五之尊,那么定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的。 萧诗雅心底蓦然一紧,水柔啊,那个女子。只因为她已经死了,所以在他心里,永远记住这个女人了。微微嫉妒起来,那个女子,再也无人能够超越了。 在这个后宫里,萧诗雅有信心与白霜斗,与班贵妃夺他的爱。可是唯独对于已经死了的水柔,无能为了。 紧紧抱住他,萧诗雅把头搁在他的胸口上。鼻翼间清晰嗅到他的气息,手臂间的他也是那般真实,可萧诗雅仍然感觉到了一丝飘渺。 轩辕苍龙微微蹙眉,忽然沉声说:“抱得太紧了,朕胸口闷得慌。”顿了一下,又说:“朕闷得胸口疼。” 萧诗雅却是忽然产生了一股冲动,非但没有松开,反而更加紧紧地抱住他,咬牙说:“皇上感觉胸口疼吗?很好,疼了就知道您这一掌,是因为臣妾而受的。” 轩辕苍龙的身体一怔,随即轻笑着说:“既如此,刚刚何故那么殷勤地劝朕喝药?朕若是好不了了,岂不是让你称心如意了?” 萧诗雅咬牙说:“真是纠结啊!臣妾希望皇上的伤快些好起来,却又希望您,永远都好不起来。”这样一来,你就能够永远记住我了。萧诗雅在心底,偷偷加了一句。 都说帝王无情,萧诗雅不想,他与她之间,到头来是镜花水月一场空。 愈发地紧紧抱住他,轩辕苍龙闷哼出声,却并不推开萧诗雅。半晌,才听到轩辕苍龙咬牙说:“永远好不起来,朕的萧妃,你好狠的心啊!” 萧诗雅不语,紧紧靠在他的胸口,几乎是狠狠地撞过去。今日,萧诗雅有点儿冲动了,任性了,可萧诗雅原本没有打算阻止自己这难得的任性妄为。 轩辕苍龙吃痛闷哼一声,却并没有生气,而是悠然地说:“朕还是初次,见到你这般。萧妃,你这样,是想要提醒朕什么吗?” 萧诗雅心底一惊,他果然是知道的。可,萧诗雅不敢说,提醒他什么。总不能说,是啊,提醒你赶快把那个已经死了的水柔忘记了,然后心底脑海里,全部是我杜萧诗雅吧? 良久,萧诗雅逐渐平静下来,轻轻松开手。孰料,轩辕苍龙却是伸出手,将萧诗雅紧紧圈住,带着笑意说:“朕以为,你对朕是没有期待的。” 萧诗雅倏然心惊,他知道了吗?是啊,以前,很早的以前,是做好了退路。是没打算跟他一辈子这样,可,什么时候,萧诗雅对于他,真的有了憧憬了呢? 忽然,又想起刚刚问他,为什么替自己挡下那一掌。他说,他也不知为何。是不是下意识的动作呢? 正想着,轩辕苍龙忽然咳嗽起来,萧诗雅一慌,慌忙给他抚了抚胸口,唤道:“皇上!” “朕不要紧。”轩辕苍龙摇头轻笑着说:“朕今日,甚是开心。” 萧诗雅瞧着他,带着浓厚的笑意。看起来,他是真的高兴。萧诗雅又想起来,他要萧诗雅在他生辰那日狩猎的事来。每每思及此,萧诗雅总感觉有点儿不安起来。 趁着现在,萧诗雅想着,能否让他打消狩猎?仔细一想着,现在属于春季,万福复苏,百兽繁衍的季节。若是大肆捕猎,会惹怒那些发情的猛兽,后果难以预料。 想了想,萧诗雅开口说道:“皇上,您生辰那日,真的要去西郊狩猎吗?” 轩辕苍龙眉毛一挑:“不然,你以为呢?” 萧诗雅硬着头皮说:“臣妾以为,此事不妥。” 轩辕苍龙目光一黯,随即看着萧诗雅说:“那么萧妃,如何这般以为?” 萧诗雅皱眉说:“春季乃是百兽繁衍的季节,臣妾以为,这个时候去狩猎,恐会引发百兽的疯野。” 轩辕苍龙却是倏然睁开了眼睛,直直地看着萧诗雅,久久不语。 萧诗雅暗道,今日真是愈发忘了分寸。以为他对自己好一点,就有些沾沾自喜,胆子也变大了。就是没有想到,那日是他的生辰,金口一开,现在却要他取消,他应该会震怒? 萧诗雅正忐忑着,轩辕苍龙却挣扎着,想要坐起来。萧诗雅赶紧过去,扶起了他,心底还是惶惶然的。 轩辕苍龙却是轻笑一声说:“萧妃啊,你果真是与众不同!” 萧诗雅不禁不屑,那是自然了。先不说自己的灵魂乃是来自未来世界,就是自己的思想什么的,那也是这个时空所没有的。除非,是有人与自己来自一样的时空。 再有,他是君,他下的圣谕,谁敢忤逆? 轩辕苍龙又说:“朕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,满朝文武,居然无一人反对。个个拍手称好,可朕的妃子,萧妃你,居然会懂得春兽不猎的道理!” 萧诗雅轻笑,那些个大臣们,哪一个不是老狐狸?之所以不说,恐怕是为了奉承他,不敢扫他的兴。 可那些老狐狸们想不到的是,轩辕苍龙却是趁机,想要听实话吧? 萧诗雅疑惑地看向他:“既然皇上知道这个道理,为何又下旨狩猎?” 轩辕苍龙好笑着说:“春猎不宜,朕自然知道。百兽繁衍,若是破坏了其中的平衡,自然不妥。所以,朕一早就命人在西郊放了大量的兔子。那日狩猎,所有人只得捕杀兔子,狩猎只是一种兴头,萧妃你以为如何?” “只要皇上喜欢,臣妾自然是什么都会答应的。”萧诗雅含着笑意说道。 “唔——爱妃现在是越来越顺从朕的意思了!这真的让朕心底着实地高兴啊!”轩辕苍龙满足地叹了一口气,继而握住了萧诗雅的手,认真说道:“诗雅,其实一直以来,我都知道你的心底,在担心什么?其实,我可以告诉你,你的那些担心,都是多余的!” 萧诗雅闻言,心里不禁一颤。这还是一次,轩辕苍龙用我字和她说话,而不是用的朕字。她定定地看着他,等待着他的下文。 可是,轩辕苍龙见得不到她的回应,却不继续往下说了。二人沉默了好长一会儿,最后还是萧诗雅先开口道:“皇上,您究竟想要告诉诗雅什么?诗雅愚笨,真的不知!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51 超越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