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49感叹

看起来,太有背景,也不是好事啊! 太后满意地说:“很好。” 萧诗雅还在琢磨着,是这一次用计好,还是萧诗雅猜的对?就听到太后说:“萧妃,这一次算不算哀家救了你?” 萧诗雅颔首道:“算。” 太后浅笑一声道:“那么你便记住了,你的命是哀家给的。他日你若敢有异心,休怪哀家不饶你!” 太后这么说,就不打算杀自己了。可,她也警告自己,这事要守口如瓶。萧诗雅心底巨震,轩辕苍龙那般聪明,萧诗雅能够猜到,他是否也是知道的? 可,只要没有人捅破这层纸,轩辕苍龙也是理解太后对他的苦心的。 萧诗雅再次跪了下来说:“太后请放心,臣妾并不知道此事。臣妾对皇上的心,一如太后您对皇上的心一样。” 太后冷哼一声一声说:“哀家也相信你说的,但是萧妃,哀家这辈子,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。” 萧诗雅心底一惊,这么说,太后是要自己身上下什么以利于好掌控吗? 果然,太后唤道:“坠儿!” 坠儿从外头进来,恭敬地应道:“奴婢在,太后您有何吩咐?” 太后附耳对坠儿耳语一番,坠儿的眼睛一怔,随即目露惊诧,不过却是点点头,迅速地出去了。 不多久,坠儿回来了,手中捧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锦盒。 太后接过锦盒,挥手对坠儿说:“你先下去,对了,去漱婉祠对翡翠说,香炉需要再换一个。” 坠儿点头,恭敬地退了下去。 太后打开锦盒,里面赫然着一枚晶莹剔透,血红色的药丸!证明,萧诗雅猜得一点儿也没错。 太后也不废话,直接将药丸递给萧诗雅说:“哀家虽不愿杀你,可也不大信任你,所以,吃了它。” 萧诗雅嘴角勾笑,毫不迟疑地接过药丸,想也没想,直接放进嘴巴里吞了下去。随即浅笑说:“太后若真的想要臣妾的命,不必如此复杂。”的确,随便找个借口,萧诗雅必死无疑。 太后却是一怔,似乎想不到萧诗雅竟这般干脆,随即摇头说:“哀家现在,要你活着。” 太后转过身,道:“起来!” 萧诗雅起身道:“臣妾谢太后!” 太后却是走进里面,执起木槌,喃喃自语地说:“皇上登基五年了,久不有龙嗣。如今哀家亲手害了贵妃的孩儿,愧对轩辕家的列祖列宗!” 萧诗雅分明感觉心底泛酸,忍不住惊呼:“太后!”太后的心情萧诗雅可以理解,如果不适贵妃怀了龙嗣,换一个妃嫔,太后与轩辕苍龙都会很开心欣喜的。 太后却是感叹说:“萧妃,哀家倒是想错了你。哀家本以为,皇上为了贵妃的龙嗣丢下你在西郊,你定会记恨在心。哀家怕,你会去动手害贵妃的孩子。” 萧诗雅迟疑了下,终是说:“臣妾不敢隐瞒,当日从西郊回来,臣妾心底是很愤怒的。可,臣妾曾经跟皇上保证过,只要是他的孩子,臣妾都不会去害。” 太后显然很是震惊,随即浅浅地说:“哀家,倒真是错看了你啊,萧妃!” 萧诗雅不禁疑惑,怎么太后以为,自己不该如此手软心软吗? 太后又说:“罢了,你先回去,皇上说了今晚过去落红宫。” 萧诗雅自然明白了,轩辕苍龙说要来落红宫,太后也知道。恭敬见了礼,萧诗雅便说:“臣妾告退,今日臣妾来慈宁宫的事,皇上不会知道。” 行至门槛的时候,忽然听到太后飘渺的声音说:“其实身份贵贱无所谓,若不是哀家的姐姐做了贞元帝的皇后,哀家的身份,呵,也没那般高贵。” 萧诗雅身体微怔,却咬牙没有停顿,径自抬步离去了。这还是萧诗雅第一次,听闻太后说起前朝之事。萧诗雅虽然不知道太后的身世,却是知道,太后的姐姐嫁给了前朝贞元帝为皇后,而太后则是嫁给了亲王为王妃。 她的话,令萧诗雅更加笃定了。太后不得老亲王宠爱,如果没有她姐姐成了瑶玉皇后,想必太后也做不成亲王爷的正妃。 萧诗雅到了外头,只看到小素儿和路公公守在外面,想来坠儿还没有回来。 小素儿见萧诗雅出来了,上前扶住萧诗雅一脸的关切:“娘娘,您没事吧?” 萧诗雅前笑着说:“本宫很好,回宫。” 小素儿这才面色稍缓,应道:“是。” 坠儿刚好这时候回来了,她的眸子里闪着一道异彩,随即上前见礼说:“奴婢参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只是瞧了她一眼,并未作声,扶着小素儿的手径直向院门外走去。此时此刻,想必坠儿也是心情忐忑的,毕竟那颗药丸,可是经过她的手呢! 只是,萧诗雅也很清楚,从服下药丸的那一刻开始,自己已然就成了太后的人了。她一方面牵制萧诗雅,一方面将萧诗雅拉拢到自己麾下。 只是,这个事实,怕是没有人会知道了。 回到了落红宫,萧诗雅将木槿等人全部叫进来说:“关于班贵妃小产一事,从今往后,落红宫谁也不许再提。另外,本宫今日去慈宁宫的事情,不准告诉皇上,若是谁敢乱嚼舌根,本宫绝不轻饶!” “是,奴婢(奴才)等谨记娘娘箴言!” 萧诗雅起了身,进了寝宫里头,木槿正欲离去,萧诗雅唤道:“姑姑,你可知皇上手头的事都处理完了吗?” 木槿一怔,随即摇头说:“奴婢不知,娘娘,奴婢让板儿前去问问,可好?” 萧诗雅摆摆手说:“不必了,本宫有些乏了,要小憩一会儿。” 木槿恭敬地说:“是,那奴婢先退下了。”语毕,轻脚走出去,关上了门。 萧诗雅便躺了下来,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忽闻外面传来顺公公的高喊:“皇上驾到!” 萧诗雅猛然睁开眼睛,下了床榻,才刚绕过屏风,就看到轩辕苍龙推开门,一脸阴沉地走了过来。 萧诗雅急忙上前屈身见礼:“皇上!”然后起身,上前扶住轩辕苍龙。轩辕苍龙没有拒绝,乖乖任萧诗雅扶着,躺到了软榻上,方才带着怒气说:“朕才见了班景荣,那林青春居然也来了!哼,林家的消息来得好快啊!” 萧诗雅侧脸看他,一脸的怒意,萧诗雅握了他的手,只是保持缄默不语。他此时需要的,是发泄诉说。 就听轩辕苍龙冷哼一声说:“亏得朕还以为林侍郎聪明,不料想,居然也是愚钝之人!此事母后都已经下了定论,朕与贵妃也去了碎玉轩,难不成还要重审?居然当着班家人的面,向朕求情!” 萧诗雅不禁好笑,班家本就在气头上,这林庆春再来这么一招,班家的怒怨只会加深。别说轩辕苍龙不会答应,就算肯,班家也决不会准许。 浅笑着,萧诗雅笑言说:“臣妾想,那林侍郎想必是急糊涂了。” 轩辕苍龙抿唇,不见笑意,却是冷冷地说:“朕看这班林两家,也是名和,暗地里相互猜忌。不然这林侍郎,怎的需要向朕求情?不过朕想要的,就是这种效果!” 他的眉头忽然紧紧地蹙起来,脸色也有些异样。萧诗雅不禁担忧地说:“皇上,您的伤,臣妾给您宣个太医瞧瞧。” 正欲转头唤人,轩辕苍龙却是忽然出言打断说:“先不急,朕还有话问你。” 萧诗雅不禁焦急:“先宣了太医,臣妾再慢慢给你解释,不行吗?” 轩辕苍龙却是紧紧握住她的手说:“可朕,等不及了。” 萧诗雅因担忧他的伤势,只得长话短说了:“臣妾那日命蔷薇换下线穗,孰料她却将线穗私藏了。刚巧,被臣妾发现了,臣妾便将她贬去了弃轩堂。” 轩辕苍龙一瞬不瞬地看着萧诗雅说:“既如此,何以要避着朕,与班贵妃耳语呢?” 萧诗雅无语了:“那是因为,臣妾罚她不是因为她藏了线穗。而是因为,她存了不安分地心思,她以为那玉佩是皇上的,私自换了自己的线穗,想要引起皇上的注意。臣妾,不愿意有这样的宫婢,呆在身旁。” 轩辕苍龙闻言,忽然一笑说:“原来,你竟和-――”便没了下文,萧诗雅心知,他是想要说你竟和林昭仪,一样的想法。 萧诗雅想,他一定是想起了那晚竹韵的事情,只是林昭仪现在成了宫中禁忌。 萧诗雅心知,这事情无论如何,再不能绕到太后身上的。于是,萧诗雅俯下身大胆地抱住他说:“只是臣妾被她骗了,她本就想好了用线穗吸引臣妾的注意力,故意引得臣妾动怒,继而将她赶出落红宫。那样一来,她便可以将线穗送出去了,只可惜――” 后面萧诗雅不说,轩辕苍龙也是明白的。 见他不语,萧诗雅便道:“皇上,这会儿可以宣太医了吗?” 轩辕苍龙轻嗯一声,萧诗雅便对着门外喊道:“来人,宣太—”随即及时打住,板儿推门进来说:“奴才在!” 萧诗雅咳嗽一声说:“你去太医院,就说本宫身子不适,宣马太医前来请脉。” 板儿应道:“是,奴才这就去。” 萧诗雅之所以说宣马明远,只因为马太医曾经为轩辕苍龙撒谎,所以这一回,他必然也会守口如瓶,保持缄默。 轩辕苍龙却是低笑一声说:“你倒是会挑人!” 萧诗雅却是猛然记起来,如今马太医可是代替林彦为白霜请平安脉的太医。如此一来,白霜不会误解了,以为自己是故意刁难马太医吧? 只是这一次,萧诗雅可不是如为难林彦那般,想要为难马明远,只是赶巧了,这样想着,不禁笑了起来。 轩辕苍龙却是看向萧诗雅,问道:“笑什么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皇上,您今日怎么亲自过去漱婉祠了?”想要告诉班贵妃真正的凶手,可以遣顺公公过去,可不必亲自过去。 轩辕苍龙却是阖上眼睛,顺势躺了下去说:“朕本来听了母后的话,是打算直接去碎玉轩的。并且让小顺子去漱婉祠通知班贵妃的,半路上,朕遇到了赵才人。她说班贵妃遣散了所有人,独留你,要朕前去看看。” 萧诗雅震惊之余,不免想起来,的确在进入内室后没有瞧见赵才人。原来,是赵才人把轩辕苍龙请来的,也幸好她去的晚,才能够通知轩辕苍龙,否则,萧诗雅不适暴露彻底,就是因隐忍被杀了。 萧诗雅笑了笑,向前靠近问:“那么,皇上您怎么真的来了?” 轩辕苍龙略微冷哼说:“朕若是不来,你还有命站在这里?” 萧诗雅心底暗自腹诽:“生命诚可贵,真到了万不得已,也顾不得暴露了,非反掐回去不可。班贵妃,那个该死的疯女人!” 继而又想起来,轩辕苍龙在千钧一发之际,居然能不顾及自己身为九五之尊,替自己挡下了那一掌。萧诗雅握住他的手问:“皇上,您如何会替臣妾挡了那一掌?若是您有个不妥,臣妾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!” 轩辕苍龙却是蓦然睁开眼睛,看了萧诗雅半晌,复又闭上眼睛说:“朕—也不知道为何。” 萧诗雅的心一跳,不知为何,怎的还要挡下那一掌?萧诗雅有把握,班贵妃那第二掌,近前的时候,可以躲开的。 但是因为轩辕苍龙的惊天之举,萧诗雅当时有点儿震撼和懵了。待反应过来,已经无法阻拦了,轩辕苍龙已经被班贵妃袭击到了。 虽然当时,萧诗雅有股想要杀了班聘婷的冲动,眼下听到轩辕苍龙的回答,心底不免心疼,刚欲说话。外头传来板儿的声音:“娘娘,马太医来了。” 萧诗雅起了身,淡淡的说:“马太医,进来吧。” 050见礼 马明远进来,刚欲向萧诗雅见礼,却忽然看到了萧诗雅后面,躺着的轩辕苍龙。心底巨震,马太医上前见礼说:“微臣参见皇上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摆手说:“起来吧。”便走向床边坐了下来,瞧了一眼马明远说:“马太医,还愣在那里做什么?” 马明远也很聪明,一看这阵势,意料到是轩辕苍龙身子不妥。立刻上前,伸出手道:“皇上,请允许微臣为您把脉。” 轩辕苍龙未出声,将手伸了过去,马太医切脉后面色大变,看向萧诗雅说:“娘娘,皇上受了内伤!” 萧诗雅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班贵妃想要置自己于死地,出手肯定是毫不留情,那一掌下去,轩辕苍龙不受内伤才怪了。 萧诗雅问道:“那么,皇上伤势如何?” 马明远说:“娘娘,内伤需要皇上好好调理。微臣这就去开药方,配了药,再派人送来。” 萧诗雅颔首说:“那么马太医,你可知道该如何说了?” 马太医身体一震,随即恭敬地说:“是,微臣知道了。”语毕,便退了下去。 萧诗雅看向轩辕苍龙,他忽然起身说:“朕明日起,晚上都要过去漱婉祠。” 萧诗雅一惊,轩辕苍龙又解释说:“贵妃伤了朕,自然要好好给朕调理。” 萧诗雅皱眉,随即说道:“皇上,听说太后已命人收拾好了甘露宫。明日起,贵妃就会搬去甘露宫里。” 轩辕苍龙轻唔一声说:“是了,朕明晚起,要过去甘露宫。” 萧诗雅心底明白,他这么做,一来班贵妃因为伤了他,会心存内疚。那么,很有可能会不那么紧抓林昭仪的事情。另一方面,班家也会看到,贵妃圣眷不衰。 轩辕苍龙又说:“林昭仪赐死,林庆春革去吏部侍郎一职,调往西郊任任武校尉。” 而对于林家,是一定要扳倒的。林青春从四品的吏部侍郎,被降为武校尉,那可是从六品的官职。这一下子,可是从天堂踏进了地狱。林家想要翻身,可谓难了。 可,轩辕苍龙调他去西郊,距离四月初六那么近了,萧诗雅感觉轩辕苍龙是故意的。他该不会是—那一日,他的生辰,许多人都会去西郊,包括班家的人。 “在想什么呢?”轩辕苍龙淡淡的问道,声音里听不出喜怒。 萧诗雅回神,笑着说:“没什么,臣妾只是思索,您受伤了不告诉太后,这事是否妥当?” 轩辕苍龙微哼一声说:“朕都已经受伤了,若是母后知道了此事,她本就不喜你,你不是还要受罚?那么朕,不是白白受伤了?” 萧诗雅浅笑说:“原来皇上您,还盘算这么多,权衡哪样不适亏本吗?” 轩辕苍龙瞧着萧诗雅,忽而凝眉,萧诗雅吓了一跳,以为是他的胸口疼了。慌忙伸出手,轻揉着问:“皇上,可是伤口疼了?” 轩辕苍龙却是伸出手来,摸着萧诗雅肿起的脸颊说:“你的脸,是怎么了?” 萧诗雅这才记起来,在慈宁宫的时候,太后拿一把掌来。当时只顾着说话,虽然感觉到疼了,却没有想到,这脸会这么明显吗?难怪了,一出来,小素儿会问是否无事。 正在萧诗雅思索的时候,轩辕苍龙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怒气问:“谁打的你?” 萧诗雅思笃一下,浅笑说:“皇上认为,在这宫里头,还有谁敢打臣妾?”反正班贵妃一心要杀自己,让她背着个巴掌的黑锅,也不为过。她想要杀自己的罪过那么大,轩辕苍龙会记得这个,至于这一巴掌,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 看着他的眼睛,萧诗雅道:“只要皇上您无事,臣妾挨着一巴掌也没什么。如果可以的话,就连贵妃娘娘那一掌,臣妾也是希望自己挨下来,而不是皇上您替臣妾受着。” 轩辕苍龙的眸子动容,随即寒着声音说:“你是朕的萧妃,朕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,这万里江山,又谈何去治理?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49感叹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