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46 教训

萧诗雅却是明白了,为什么她既然有了猜疑,却不告诉轩辕苍龙,反而单独留下自己,原来,她是害怕萧诗雅把证据销毁吗? 可是,这不是自己所为,萧诗雅可不愿意替别人背黑锅。萧诗雅便说:“娘娘,您难道还不明白吗?臣妾敢在您面前承认,说明并不是臣妾所为。此事—”萧诗雅本来想要仔细分析,洗脱自己的嫌疑。 可是,话还没有说完,班贵妃忽然间出手,狠狠地扼住了萧诗雅的脖颈。萧诗雅下意识就要出手反抗,但是却在中途紧紧地握住拳头,选择了暂时隐忍。 萧诗雅受过特训,会闭气,倘若在贵妃面前露了底,那将会是天大的麻烦。萧诗雅只得用手无力地推搡,做出一副正常弱女子的表现。 心底却在思索,班贵妃果然是身怀武艺,并且武艺超强不凡。只是萧诗雅不敢相信,这聘妃居然如此胆大妄为,公然要杀了自己了吗? 就在萧诗雅想要出手的时候,就听班贵妃狠声说:“你很奇怪,本宫为何没有将此事告知皇上吗?哼!本宫就知道,皇上他喜欢你,本宫若是说出此事,难保皇上不会为了你为难本宫!可是,本宫如果杀了你,皇上又能奈本宫如何?你只是一个没有靠山的女人,皇上纵然会责怪本宫,却也不能拿本宫如何!本宫因为痛失龙嗣,伤心过度,一时失手罢了!” 萧诗雅了然,原来,她就算好了萧诗雅会来,也做好了决断,等着萧诗雅前来送死! 只是萧诗雅想不到的是,班贵妃那般聪敏的人,居然也会如此极端!她想要杀了萧诗雅,然后用班家的势力,逼迫轩辕苍龙哑巴吃黄连,她想要迫切做的事,就是要致萧诗雅于死地! 萧诗雅头开始晕眩了,天旋地转,唯有自救!班贵妃怎么也想不到,萧诗雅也是怀了特技,而且是她不曾见过的前世防卫之术。 萧诗雅的右手已经抬起,耳畔却忽然传来一声愤怒地咆哮:“贵妃,你在做什么!”萧诗雅只感觉脖颈一松,艰难地咳嗽起来。 “皇上!”班贵妃尖叫起来。 萧诗雅却是心底一怔,轩辕苍龙居然来了!前世的王子救公主一幕,居然被自己给碰到了!轩辕苍龙没有应声,只是拉住萧诗雅,眸子里满是沉痛。 萧诗雅的心一怔,他担忧自己。勉强扯出一抹微笑,萧诗雅张口,却是艰涩地发不出声音来。 班贵妃忽然凄厉地哭起来:“皇上,您为何要护着她?您不知道,就是她,害了我们的孩儿啊!” 萧诗雅转眸看去,正对上班贵妃带着戾气的眼睛,就瞧见她倏然冲过来,挥掌向萧诗雅劈来。好大胆啊!轩辕苍龙在,她居然还敢出手伤萧诗雅! 轩辕苍龙忽然说:“贵妃,朕有—”轩辕苍龙的声音戛然而止,迅速拉着萧诗雅躲了开。萧诗雅心底的怒焰也腾地冒了起来,正想要不顾后果地给班贵妃一个教训,却忽然听到轩辕苍龙地惊呼声:“容儿!” 萧诗雅的手也随之一紧,人已经被带至他的身后。眼眸里看到的便是,班贵妃再次劈来一掌,狠狠地印在轩辕苍龙的胸口! 倒吸了一口凉气,萧诗雅心底一痛,带着哭腔唤道:“皇上!您怎样?”顺势扶住他,萧诗雅发誓,想要冲上去一脚踢飞那个武断疯癫的女人! 班贵妃终于也醒过神来,眸子里满是沉痛和担忧:“皇上!”她哽咽着上前,回头喊道:“来人,宣—” “住口!贵妃!”轩辕苍龙却是冷冷地打断她的话。 贵妃颤抖了一下说:“皇上,您—” 轩辕苍龙猛地甩开她的手说:“宣太医吗?是不是要昭告天下,朕的贵妃打伤了朕啊?” 班贵妃闻言身子一颤,跪了下来说:“皇上,臣妾该死!可,她害了臣妾的孩儿!”班贵妃说着,狠狠地盯了一眼萧诗雅。 轩辕苍龙却是冷声呵斥说:“谁告诉你,是萧妃害了你的孩子?” 班贵妃的脸色一白,紧紧地握住玉佩说:“皇上,您该清楚,这玉佩本来的线穗去了哪里。臣妾戴了这玉佩不曾出过事,可却在换了线穗的第三日小产了!之后,她却好心地命人换了线穗,皇上,臣妾不认为她是无辜的!” 萧诗雅却是巨震,她说是换了线穗后三日出了事。那么,如果问题真是出在线穗上,也只能说明,有人在她与绾太妃在畔湖相遇之前,便知道了她怀了龙嗣。 轩辕苍龙回眸瞧了一眼萧诗雅,萧诗雅却是心惊不已。本来萧诗雅换下线穗,是感觉绾太妃忽然发狂,说不定与那根线穗有关,不曾想,这根线穗居然还牵扯到聘妃的龙嗣!可是,若真要让萧诗雅解说线穗一事,萧诗雅还真是不可解释清楚啊! 轩辕苍龙缄默不语,班贵妃忽然笑道:“皇上,您莫非是想要包庇吗?可是臣妾告诉你,您若是不处置她,一味地一意孤行,臣妾就—” “就怎样?嗯?”轩辕苍龙声音里满是怒焰,萧诗雅却在猜测,他是因为线穗的事情生自己的气,还是因为班贵妃想要拿出班家的势力,来逼他就范? 萧诗雅已经恢复了正常,没想到,居然会因为隐忍,差点儿去了鬼门关! 班贵妃还要再说什么,轩辕苍龙却是冷冷地说:“朕可还记得,今早传旨的内容,朕的贵妃贤良淑德。朕以为刚刚那一幕,不该瞧见,贵妃,你竟然在宫里公然行凶!” 顿了一下,他又说:“朕可以念在你伤心过度的份上,失手而饶你一次。若再有下次,-――”他没有继续说,但是显而易见,可以预料到后面是什么话。 班贵妃惊呼道:“皇上!” 轩辕苍龙却是又道:“朕今日来,就是想要告诉你,母后已经查到了害朕皇儿的凶手。” 真是石破天惊的一句话,萧诗雅想不到,这么快,那根线穗就浮出水面了! 班贵妃连忙失声问道:“皇上,是谁?” 轩辕苍龙沉声道:“林昭仪!” 萧诗雅扶着他的手也是一颤,果然,班贵妃也是一样地难以置信:“怎么可能?那么,她食用了何种手段?” “什么手段么?贵妃啊,你不是已经查清楚了,就是那根线穗啊!此事母后已经证实,你可以过碎玉轩去亲自问林昭仪!”轩辕苍龙冷冷地说。 班贵妃却是倏然指着萧诗雅说:“这不可能,那根换下的线穗,不是一直在落红宫吗?” 萧诗雅心底暗自冷笑,她的意思很明显,是说轩辕苍龙为了保自己,拉林昭仪做替死鬼! 轩辕苍龙冷笑着,瞧向萧诗雅却是浅浅地说:“既如此,萧妃你来说说,为何你的线穗竟跑到了碎玉轩去了?” 萧诗雅却是一惊,这么说,先前自己想着班贵妃知道线穗是在自己宫里换下的,应该是派人查过的。如今,看她一脸的咄咄逼人,想来她也只是知其一。说不定,她之所以知其一,也是林昭仪告诉她的。 萧诗雅清了清喉咙说:“刚刚臣妾就是想要和娘娘解释的,可娘娘不给臣妾机会。本来那线穗臣妾是让蔷薇换的,因为原先的线穗已经损坏掉色了。可蔷薇却藏了拙,居然私吞了线穗,臣妾一怒之下,将她贬去了弃轩堂。可第二日,臣妾就得到消息,蔷薇死了。对于她身上的线穗如何到了碎玉轩,这事情,臣妾便不知晓了。” 现在这情形,萧诗雅也只能够扯个不影响大局的小谎了。 萧诗雅分明感觉到,在说到蔷薇死了的时候,轩辕苍龙微微动容,却始终没有发话。 班贵妃猛然起了身,满脸的怒焰说:“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本宫不信,你如何会为了一根线穗就把贴身宫婢贬去弃轩堂?” 心下收紧,萧诗雅不禁无语,好在早有准备。瞧了一眼轩辕苍龙,萧诗雅轻轻放开手,上前走近班贵妃道:“关键不在于那根线穗,而是蔷薇以为那线穗是皇上的,所以她藏了起来。娘娘,您以为,臣妾会留这样的宫婢在身边吗?” 班贵妃果然一怔,萧诗雅想要告诉她的就是,针对的不是线穗,而是宫婢不安分的心。看她平素与林昭仪走得那般近,那么关于竹韵的事情,她肯定也是有所耳闻的。 在这个深宫里,没有哪个主子会允许,自己身边有时刻想要接近皇上的宫婢存在。林昭仪如是,萧诗雅如是,更不必说班贵妃了!所以,萧诗雅那般做,也是理所当然了。 班贵妃果然是信了,她迅速转到屏风,大声喊道:“来人,替本宫更衣!” 不多久,便有人进来,迅速去了屏风后面。 萧诗雅转眸,看到轩辕苍龙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。想必,他也想要知道,萧诗雅是怎么解释刚刚班贵妃的那个疑问吧? 才看过去,就看到轩辕苍龙捂住胸口,退到后面的板凳上坐了下来。心底倏然一惊,刚刚他没有表现出来,萧诗雅以为那一掌并没有什么不妥。 疾步上前,萧诗雅担忧地唤道:“皇上。” 轩辕苍龙却是抬手,阻止萧诗雅出言。萧诗雅闭上嘴,只是一脸担忧地看着他。 贵妃很快换好了衣裳,扶着翡翠的手,匆匆出去了。刚刚,林昭仪可还是守在她的床榻边的。 萧诗雅却是知道,林昭仪是做了谁的替死鬼了。因为,蔷薇去弃轩堂的时候,线穗不在身上,而是由木槿收起来了。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46 教训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