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44 一颤

“是挺晚了。”萧诗雅回道,想必这会儿,巡夜的宫人也都已经睡了吧? 莫展飞点头,唤道:“娘娘!” 萧诗雅没来由一阵苦涩,打断他的话说:“展飞,无人的时候,可否请你不要唤我娘娘?”毕竟是伴随自己一起长大的人,除了田有心,他是自己最亲的人了。 莫展飞沉默不语,萧诗雅便说;“不早了,快回去吧,你不该来这里的。”萧诗雅深信,莫展飞明白这个道理。他深夜前来,无非是为了问熏香的事情。 果然,莫展飞低低地说:“我会走,但是你可不可以告诉我,那熏香是怎么回事?你为何怀疑,里面含有麝香?是不是――与聘妃小产有关系?”他忽而低下了头,想必他也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猜疑吧? 萧诗雅不禁苦涩,他虽然没有再唤自己娘娘,却也没有像从前那般,唤自己为诗雅。他这么问,显然是猜测,此事与萧诗雅有关系。 萧诗雅没有马上说话,莫展飞愈加紧张了,他又开口说:“你要的东西,我一定会想法给你。可是我不希望你有事,有些话我本不该问,可是我想要你好好的,你能明白吗?” 他的话,听的萧诗雅一阵酸涩,他还是那个没有改变的展飞啊!苦笑着,萧诗雅说:“展飞,你回去吧。此事的确与我无关,而我也向你保证,再不会插手此事了。” 因为很黑,萧诗雅看不出他的表情,但是可以明显听到他因为放松而轻舒一口气的声音,但是他却并不走,静静地站在原地。 萧诗雅想了想,终于抬步上前,而莫展飞却是骤然紧张,迅速地后退,与萧诗雅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 萧诗雅忍不住问他:“当初我要你离开这里,你何故不走?现在反而,做了御前侍卫?” 莫展飞没有什么表情,淡然地说:“那都是圣恩浩荡。” 萧诗雅却是晒然一笑说:“你真以为,那是圣恩吗?” 不过是安抚罢了,就如同这一次,对于聘妃进位成贵妃一般,安抚的便是班家。那圣旨上说的,还是萧诗雅的话呢! 莫展飞缄默,半晌,低低地说:“对我来说,是的。” 萧诗雅一怔,呆呆地看着他,莫展飞又说:“我只想看你过的好。” 萧诗雅几乎脱口而出说:“我现在是很好啊!” “可是我仍然不放心啊!”莫展飞也是毫不迟疑地说:“你那样骄傲,那般要强,可我总感觉,那样的你,让我无法不心疼。” 萧诗雅的心轻轻一颤,他却又带着飘渺的声音说道:“其实那次我们第一次初见,你就被打板子,日后我都是小心翼翼地看着你。直到你终于长大,我知道你的苦,知道你的坚强。所以,我假装不知道,你在萧府的遭遇。” 顿了一下,莫展飞继续说:“你不曾在我面前表露出任何,所以我怕说了会让你伤心,宁愿假装什么也不知道。” 萧诗雅却微微讶异,原来,他什么都知道的。 他的声音带着惆怅,淡淡的说:“五年了,我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你,看着你及笄,所有人甚至都以为你会嫁给我—”他的声音低沉,没了下文。 他没有说出为贵妾的话,而是继续虚无缥缈地说:“无论是你爹,还是我爹,都那么以为。而我,是那么强烈地期望。可是你不会,也不愿如此。你那么要强,怎么会甘愿委屈呢?每次我们见面,你都会要强地选择玩耍的地点,不肯听我的话,我就知道了,你本就不会瞧上我。因为我太懦弱,而你太要强,我始终无法配得上你。” 萧诗雅震惊地看向他,好傻的莫展飞啊!他居然会说,他配不上自己!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萧诗雅只得听声唤道:“展飞。” 莫展飞却是自嘲一笑说:“你不必说了,我都知道,你不会是那样的人。你的心其实是善良的,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。我总以为,可以用我的心去温暖你,去弥补你缺失的亲情,可是我错了,我从始至终,都不是你的良人,而今,皇上他――”他忽然缄默下来,不再继续说了。 轩辕苍龙吗?萧诗雅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,究竟轩辕苍龙,会是自己的良人吗? 莫展飞迅速转了身说:“你早些歇息吧,我这就回了。我,会一直在你身边的。”留下这句话,莫展飞迅速从窗口离去。 真是好快的身手啊!这是萧诗雅,第一次正眼瞧见,莫展飞的身手。久久的,萧诗雅驻足不动。 翌日,宫里便被聘妃晋封为贵妃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,羡慕嫉妒恨的人自然也有了重新羡慕嫉妒恨的理由和对象。 小灵儿进来说的时候,萧诗雅一脸的平静,倒是令众人一阵诧异。他们谁也不知道,除了轩辕苍龙,萧诗雅是最早知道这个圣旨内容的人了。 而且,就连是晋封为贵妃都一清二楚。贵妃,居甘露宫。只不过聘妃,不,贵妃如今身子还虚弱,恐怕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够搬去甘露宫了。 四妃,贵妃居甘露宫,淑妃居落红宫,德妃居甘禧宫,然后就是萧妃居落红宫。 如今四妃,后宫已经有了首位和末位。还有淑妃和德妃,空悬。 小灵儿见萧诗雅久久不语,不禁疑惑地问: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 萧诗雅摇头,淡笑着说:“无事,备轿,本宫要去漱婉祠贺喜。” 萧诗雅很想知道,班贵妃没了孩子,却进了位分,会是何种心情呢?到了漱婉祠,停了很多轿子,萧诗雅不禁哂笑,自己来得还是迟了。 小灵儿挑开帘子的时候,恰好夏修仪走了出来,看到萧诗雅,她上前见礼说:“臣妾给萧妃娘娘请安,恭祝娘娘万福金安!” 萧诗雅不禁诧异,挑眉说:“夏修仪,这便要回了吗?” 夏修仪轻笑一声道:“臣妾的心意已送到,不便久留。贵妃娘娘那里可真是热闹呢,娘娘,您请进吧!”语毕,夏修仪抬步便离开了。 萧诗雅也没有多想什么,夏修仪素来独来独往惯了。抬步进了里面,翡翠掀开了珠帘,进去通报后回来道:“娘娘,您请进。” 萧诗雅将小素儿和小灵儿留在外头,自己独自进去了。里头果真如夏修仪说的那般热闹,萧诗雅巡视一番,没有看到班夫人。 想来班夫人是清早就出宫了,这里毕竟是皇宫,能够恩准留宿一晚就是天大的恩赐了。白霜不在,倒是如梦来了。 萧诗雅不禁心底冷笑,想必白霜是气坏了。她本以为,聘妃没了孩子,后宫当以她刘妃为尊了。可,聘妃没了孩子,却因此进位了,成了后宫最尊贵的贵妃。 众人见萧诗雅进来了,全部起身见礼道:“臣妾等参见萧妃娘娘!”倒是林昭仪,居然只是微微起身,然后就在贵妃榻前坐了下来。 不过萧诗雅也没打算计较这些虚礼,上前,萧诗雅浅笑说:“娘娘今日瞧着起色好多了,太后和皇上若是见了,也会宽心了。” 林昭仪却是微哼一声,别过头去。 贵妃闻言,苍白的脸色露出些许笑意说:“看来是本宫心眼小了,总以为妹妹今日不会来得。” 萧诗雅不禁怔了怔,随即淡笑着说:“娘娘真是说笑了。” 贵妃却是展颜一笑,随即看向众人说:“本宫有些乏了,你们都回吧。”众人闻言,纷纷识趣地起身施礼,相继走了出去。 萧诗雅刚欲转身,却听到贵妃说:“萧妃妹妹,本宫有话要和你说。”语毕,转向一旁地林昭仪说:“林妹妹,你也先回吧。” 林昭仪诧异地看了一眼萧诗雅,面上满是不可思议地神色,不过却是什么也没有说,见了礼便抬步向外走去。 萧诗雅看着班贵妃,此时她脸上的笑容已经全数敛了去。直勾勾地盯着萧诗雅看,看得萧诗雅心惊肉跳,继而想起那根线穗来。 果然,班贵妃伸出手在枕头下一阵摸索,然后取出玉佩冷冷地说:“想必萧妃妹妹,对这块玉佩不陌生吧?” 果然,她知道了。萧诗雅颔首说:“这是去年初一,姐姐随太后祈福,救驾,皇上赐给您的。”顿了下,萧诗雅又说:“前不久,这玉佩还出现在本宫的落红宫。”既然她已经知道了,萧诗雅要再隐瞒,反而是欲盖弥彰了。 班贵妃却是冷冷地,夹杂咬牙切齿说:“哼!果然是你!” 看起来,萧诗雅猜测,班贵妃已然查清楚了。她也以为,是线穗的问题吗?轩辕苍龙在去漱婉祠之前,去过落红宫,所以班贵妃定是查过了。 但是不是萧诗雅做的,所以萧诗雅不会心虚,反而从容地说:“玉佩的线穗的确是在落红宫换下的,这一点臣妾不否认。但是娘娘所说的‘果然是你’,请恕臣妾愚钝,并不明白。” “事到如今,你还敢狡辩!”班贵妃勃然怒色,随即冷冷地说:“本宫以为,你会拒不承认!没有想到,你居然还敢在本宫面前承认了!想来那证据应该还在你宫中,也好,本宫就留你全尸,为本宫的孩儿报仇!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44 一颤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