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43 结果

萧诗雅不禁脑袋迷糊,不是在说班家的事情吗?怎么忽然间,他又转到了自己身上呢?开玩笑,如果可以选择,萧诗雅怎会傻得把他推向别的女人身边? 先不说萧诗雅来自现代的灵魂和思想,因为是他,所以萧诗雅选择忍受古代的三妻四妾思想。选择留在这个深宫,选择与别的数不清女人分享他。 怔了怔,萧诗雅笑着说:“回皇上,臣妾自然不吃味。” “萧妃!你—”轩辕苍龙生气地怒吼道。 萧诗雅却忽然浅笑说:“皇上以为,臣妾应该是怎样的人呢?” 轩辕苍龙一怔,萧诗雅继续自顾自地说:“皇上不是忘了吧?臣妾独独空悬了惠妃和皇贵妃的位子,自然是希望,有朝一日,您能够给臣妾留一个。” 轩辕苍龙的眸子骤然一亮,随即仍然怒气未消地说:“哼!可朕以为,你的野心应该比这还要大!” 萧诗雅心知他说的是后位,淡笑着萧诗雅不语,后位嘛,唔,还太遥远了。 冷不防,腰间一紧,轩辕苍龙将萧诗雅搂进怀中,不无感叹地说:“朕就喜欢你的野心,可是却那般的纯净。” 萧诗雅还没有从震撼中醒过来,又听他说:“朕若是真的进封聘妃为贵妃,你就真的一点儿也不难过吗?” 萧诗雅摇摇头,如实地说:“不难过。” “你!”轩辕苍龙愤怒地怒视着萧诗雅,再没有了下文。 萧诗雅却是浅笑着说:“可是我很不爽!” 轩辕苍龙怔怔地看着萧诗雅,忽而笑言说:“不爽的好,朕喜欢你的不爽!” 萧诗雅却是扑哧一声笑了:“皇上,臣妾想起来了,那个点心代表的意思是‘带我走吧’。” 轩辕苍龙一愣,显然也是没想到,萧诗雅忽然会说这么一句话出来。随即他浅笑着,蓦然笑容敛去,狠狠地说:“既然如此,你还给朕出了这么个烂主意?” 萧诗雅不禁好笑,他明明早已有了决断,却要小顺子唤自己回去。非要借自己的口,传出他的心意。现如今,他还要说是自己给他出的烂主意。 萧诗雅不禁又想起小素儿说的话,萧诗雅好,她才会好,她们才会好。是啊,那么对于轩辕苍龙,也是一样的。 萧诗雅抬眸,认真地看着轩辕苍龙说:“因为,皇上您是臣妾的依靠,只有您好了,臣妾才会好啊。” 有时候,忍一时,的确能够风平浪静。 轩辕苍龙瞧着萧诗雅,手轻柔地拂过她的脸颊,轻轻地饱含柔情地说:“只要你相信朕,朕就是你的依靠!”这是轩辕苍龙第一次,如此直接地那么温情地看着萧诗雅。 萧诗雅的心怦怦乱跳,愈发紧张起来。 轩辕苍龙却是轻推开她说:“你一来,朕的心情就好了。”走到案几边,他取过笔,在空白圣旨上开始书写。 萧诗雅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,心底却是仍然有一股难受。 骄傲如萧诗雅,亦如轩辕苍龙。可是这一次,两人都需要做出让步。与轩辕苍龙,是对班家做出让步,而萧诗雅则是对聘妃做出让步。 很快,萧诗雅知道,便要改口称班聘婷为班贵妃了。 蓦然想起那一小撮熏香来,如果莫展飞真的能够查出里面含有麝香,那么萧诗雅心底的那个猜测,也有了了然。 从翡翠出现在漱婉祠开始,萧诗雅便对太后有了疑心。 虽然太后宠聘妃众所周知,但是萧诗雅发现,或许太后并不是真正的宠聘妃。又或者说,太后只是宠聘妃给班家的人看着而已。 至于班家的势力,太后为了轩辕苍龙与轩辕家的天下,必然是喜欢大于忌惮。 所以,太后自己独宠聘妃,却又不让轩辕苍龙独宠聘妃。一面疏离,一面恩宠,这才是精明如太后做出的决断。 那么,如此推算,聘妃进宫那么久,却总是怀不上龙嗣。这其中,显然是太后做了手脚。可是聘妃却忽然间有孕,那么太后才会遣了翡翠去漱婉祠,表面上是表达对聘妃的恩宠,实际上则是为了查清聘妃怀孕的缘由,顺便找机会除掉龙嗣。 心底倏然一惊,怪不得并没有查出什么。想必凌太医必然也是知晓原因的,所以,他才是不敢说。 所以说,太后是害怕聘妃早早诞下龙嗣,尤其是个皇子。那么班家会更加飞扬跋扈,甚至于有可能,拥护幼主,易主轩辕家的江山。 太后所做的一切,只是为了保护轩辕苍龙,是为了保护轩辕家的江山。 那么太后这些苦衷,轩辕苍龙知道吗?萧诗雅知道,纵使这些得到证实,也不会告诉轩辕苍龙。因为,萧诗雅和太后一样,不想轩辕苍龙因此受到伤害,不想他身陷险境。 那么,萧诗雅会对此事,只字不提,守口如瓶。 轩辕苍龙忽然叹息一声说:“明日,这道圣旨,会传遍皇宫每个角落。” 萧诗雅浅笑说:“还不止呢,就连整个邀月城,乃至整个天下,甚至是远在锦州的班将军,定然也会知晓圣恩。” 轩辕苍龙却是自嘲一笑,丢下笔说:“朕虽然贵为一国之君,可是朕有些时候,却也是身不由己啊!” 萧诗雅却是上前,从背后拥住他宽慰说:“皇上也是人啊,只要是人,难免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啊!” 轩辕苍龙的身子轻颤,他掰开萧诗雅的手,认真地看着她问道:“朕想问你一件事,只此一次,朕希望听你的实话。” 萧诗雅诧异:“什么事?” 轩辕苍龙不假思索地说:“朕问你,聘妃的孩子,你究竟有没有动手?” 萧诗雅本来欣喜能够靠近他的心,听闻心底不免凉了半截,犹如当头浇了一盆冷水,颓丧地一笑,萧诗雅说:“皇上,您不够信任臣妾。” 轩辕苍龙深邃的眸子一紧,随即坚持说:“朕信你,可朕希望听你亲口告诉朕。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臣妾没有动手。”看到他颓然放松的神情,心底不免一阵感动。萧诗雅又说:“只要是您的孩子,臣妾都不会去害。哪怕,那是臣妾最厌恶的人儿。”白霜啊,可萧诗雅也从未想过,会去下手。 她那般令萧诗雅憎恶,可是,她的孩子也是轩辕苍龙的孩子啊!再说了,萧诗雅虽然可以不择手段,但是并不至于用个未出生无辜的生命来达到目的,萧诗雅更加不屑去做那种事。 轩辕苍龙的手一紧,浅浅地说:“朕信你。”一如在天乾宫外,他说信萧诗雅与莫展飞的事一般。 萧诗雅却笑言:“是否,臣妾所说的事,您都会信呢?” 轩辕苍龙眸子一亮:“你有点儿得寸进尺了。” 萧诗雅扁嘴,轩辕苍龙又说:“可是朕,是有这个打算的。” 萧诗雅惊喜的看着他,他心里有自己。他这般柔情,说得也令萧诗雅感动非常。 而轩辕苍龙又说:“朕吃了你的点心,也听了你的看法,喏,你也可以回去了。”真是直接呀!他这般下了逐客令,却又不失温柔,着实令萧诗雅说不出拒绝的话。 萧诗雅却也是明了,这里毕竟是御书房,萧诗雅是以送点心的名义进来的,不宜待得时间过久。 告退后,出了御书房的门,余光扫到莫展飞,却也恰好看到了太后远远地行了过来。萧诗雅忙扶着小素儿的手,上前见礼说:“臣妾参见太后!” 小素儿也施礼道:“奴婢参见太后!” 太后语气带着不悦说:“免礼吧,哀家瞧着,萧妃似乎从御书房出来的?” 萧诗雅道:“臣妾怕皇上饿着,送了一盒点心来。”后宫不得干政,太后不悦,是这个原因吧? 果然,听了这话,太后的面色稍缓,语气依然淡淡地说:“唔,萧妃有心了。”语毕,扶着坠儿的手,缓缓上前。 萧诗雅微微侧身,太后行至萧诗雅面前,忽而顿住了脚步,斜睨着萧诗雅说:“今日聘妃出了事,荀氏恳请哀家责罚罪魁绾太妃,萧妃以为哀家该如何?” 萧诗雅却是心惊,同时疑惑不知那个荀氏又是哪路神仙?小素儿小声提醒说:“娘娘,就是班夫人。”萧诗雅这才醒悟,原来班夫人娘家姓荀。 低首,垂下眼睑,萧诗雅低沉地说:“此事皇上已经派人追查,臣妾不敢妄下推断。” 宫外人不知道绾太妃是轩辕苍龙生母,聘妃不可能不知道。萧诗雅不知道这一次究竟是班家人借题发挥,还是太后故意借此除去绾太妃,这个时候太后这般问,萧诗雅可拿不准太后的深意。 微哼一声,太后没有再为难萧诗雅,扶了坠儿的手,太后向着御书房走去。 萧诗雅却是百转念头,太后会向轩辕苍龙提及此事吗?要轩辕苍龙亲自处置绾太妃,想也不可能。可是太后会说吗? 萧诗雅不免担忧起来,那是他的生母啊,萧诗雅是知道他的心的。还有,既然萧诗雅都怀疑聘妃的小产可能是太后所为,那么轩辕苍龙也不会不怀疑吧?这个时候,他更加不会,也不可能将绾太妃置于此境。 不管怎么样,萧诗雅都知道,眼下要迅速离开这里才是明智的。 小素儿小心地唤道:“娘娘,我们回落红宫吗?” 萧诗雅颔首,小素儿扶了萧诗雅上了鸾轿,不一会儿便回到了落红宫。 在宫里待了许久,萧诗雅心底忐忑,倒也没有听到什么风声,说太后与轩辕苍龙不睦的消息。萧诗雅的心才稍微放了下来,板儿就推门进来说:“娘娘,外头有个公公要奴才把这个交给您。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43 结果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