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42 放心

莫展飞面色骤然一变,如今聘妃小产了,任何人听了麝香都会有所怀疑吧?莫展飞低呼道:“娘娘,这是—”声音却忽然止住,后头就传来了脚步声。 萧诗雅从容转身,看向顺公公。伸出手,萧诗雅笑道:“有劳顺公公了。 小顺子尴尬地说:“娘娘,还是让奴才给您送进去吧。皇上说了,谁都不准进去打搅他。” 萧诗雅心底一怔,随即想着自己的目的达到了,进不进去也没什么损失,便强笑着说:“如此,本宫便回了。” 小素儿想必也已经知晓萧诗雅的意图了,已经跟在后面来了。萧诗雅便扶着小素儿的手,往鸾轿走去。 走了一段路,小素儿小心地问道:“娘娘,此事您要莫大人去查,可行吗?” 萧诗雅一怔,才醒悟过来,如今莫展飞是御前侍卫了,小素儿叫他莫大人倒也在理。只是萧诗雅听着,总感觉有些别扭。不过萧诗雅只是轻唔了一声,便不再多说什么。 小素儿却是小心翼翼地说:“可是娘娘,上次进过进贡的香囊包事件,娘娘您不怕莫大人会记恨于心吗?” 萧诗雅一怔,随即想起来,那次去西郊的时候,是小灵儿陪着而不是小素儿。便淡笑着说:“他不会记恨的。”此事如果莫展飞查出来了,里面果真有麝香,那么萧诗雅便知道是谁人所为了。 不免又为小素儿的担心好笑,莫展飞嘛,他自然不会记恨萧诗雅的,而且永远也不会。 这时,后面传来焦急地脚步声,伴随着声音唤道:“娘娘!萧妃娘娘,请留步!” 萧诗雅循声转眸,看到顺公公正小跑着赶了上来说:“娘娘,皇上说,请您进去。” 萧诗雅不免一怔,看向御书房的门,轩辕苍龙想要自己进去吗?所以,他才遣了顺公公前来吗? 小顺子见萧诗雅不语,不免着急地说:“娘娘,您还等什么呢?快随奴才去吧!”语毕侧身,引着萧诗雅往回走去。 萧诗雅迟疑了一下,却还是扶着小素儿的手,向御书房折回去。 莫展飞见萧诗雅去而复返,眼眸中的诧异一闪而逝,随即正了正身子,不去看萧诗雅。萧诗雅心底难免好笑,他还真是说到做到,在宫里,时刻警惕小心,生怕给萧诗雅带来什么麻烦。 行至门口,小顺子推开门,对萧诗雅说:“娘娘,奴才就不陪您进去了。”语毕看向小素儿,示意她也留下来。 萧诗雅浅笑一声,给小素儿一个放心的眼神,拂开手,走了进去。掀开明黄色的帷幔,就看到轩辕苍龙正伏在案几前,一旁的食盒并未打开。他的面前摊开一张明黄色圣旨,听到萧诗雅进来的声音,他甚至没有抬眸,只是专注地看着面前的圣旨。 萧诗雅知道,他必然是知道自己来了。那道圣旨,想必就是对聘妃最佳最好的回报和安慰? 抬步上前,萧诗雅恭敬见礼说:“臣妾参见皇上!” 轩辕苍龙终于抬起头,微哼一声说:“既然来了,如何又走了?” 萧诗雅一怔,想起来那一次他生病,自己在天乾宫外转悠一圈,却没有进去看他的事情来,听这话怎么感觉是借故发挥?他的记性,可真是好啊! 浅笑着,萧诗雅自行起了身说:“外头的公公可是说了,您下了圣旨,谁也不准进来打搅您的!” 轩辕苍龙面上没有一丝喜意,直直看着萧诗雅,半晌冰冷地吐出几个字说:“朕生气了!” 萧诗雅诧异,难道没有进来,他就生气了?真是的,如今都什么时候了,他还有闲心为这等小事生气?他才不是这样的人呢! 果然,轩辕苍龙的声音满满的怒焰夹杂着冰冷说:“班家!” 班家,呵,果然是为了聘妃的事情啊!萧诗雅看向那道圣旨,上面居然是一片空白,只不过在右下角,分明已经盖上了殷红的玉玺印章! 轩辕苍龙蹙眉不语,顺着萧诗雅的视线瞧去,忽然抡起手,狠狠地捶打了一下桌子。 看起来,班家着实把他气坏了。他抿着唇,不发一语。 萧诗雅迟疑了下,终于鼓起勇气唤道:“皇上!”半晌,轩辕苍龙面色稍缓,萧诗雅轻舒一口气,将食盒打开说:“皇上操劳了一整天了,应该吃些东西,龙体重要啊!” 这一次,萧诗雅做得是提拉米苏。捻起一小块递过去,轩辕苍龙哼了一声,居然不去接。萧诗雅心底暗笑,将蛋糕直接递到他嘴边,轩辕苍龙瞪了她一眼却是张嘴吃了一口。 萧诗雅这才笑了笑,取出一块,径自吃得香甜起来说:“皇上,这点心唤作提拉米苏。意思是—”忽然缄默不语了,萧诗雅垂下眼睑。 轩辕苍龙沉声道:“怎的不说了?” 萧诗雅抬眸,已经恢复一脸浅笑说:“臣妾忽然忘记了。” 轩辕苍龙冷哼一声说:“你就不好奇,今日班景荣前来,究竟有什么目的吗?” 萧诗雅轻笑着说:“皇上,臣妾时刻谨记,后宫不得干政。” 轩辕苍龙拧眉道:“可朕,就是想听听你的看法!” 萧诗雅倒是不知所措了,只得把眼睛看向灰色的提拉米苏上,怔怔不知所措。 轩辕苍龙却是忽然捻起蛋糕,一块接一块,不一会儿将蛋糕全部解决了:“现在,你可以说说你的看法了吧?” 萧诗雅不禁好笑:“皇上,您就不怕胀气吗?”吃这么多,上一次的事情,萧诗雅可还记忆深刻呢! 轩辕苍龙一哼:“朕可不是想要听你说笑的!” 萧诗雅看他脸色,哪里敢和他说笑?便想了想说:“既然皇上想要听臣妾的浅见,臣妾便献丑了。” 轩辕苍龙果然正身,做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来。 萧诗雅便道:“班副将此番前来,必定是为了给聘妃讨个说法来的。皇上必然也说了,会彻查此事,给聘妃和班家一个交待,班副将也不会太过坚持。对于此事,皇上必然会安抚班家,也会给聘妃一个补偿,可,班家提出的要求,却是过了。” 手帕微微绞紧,萧诗雅去看他,轩辕苍龙嘴角勾起,隐隐有了一丝浅笑。萧诗雅便继续说:“皇上不会任由班家为所欲为,可班家的要求应了,不可能,不应,更加为难了。” 这么一分析,萧诗雅愈加肯定了,班家想要的,便是聘妃登上后位。心底真是,不由自主地狠狠地疼起来。 可是轩辕苍龙不会同意,就是太后想来也是不大乐意的。否则,聘妃进宫四年了,却只是个婕妤。后来进封昭容,也是年关时候进封的。而且居然还在萧诗雅与白霜之后,至于聘妃,自然不必说了。 轩辕苍龙忽然说:“那么你说,朕该如何做呢?” 萧诗雅想不到,他居然会这么问自己。鼓起勇气,萧诗雅想要一个后盾,便说:“皇上可否保重,不管臣妾说什么,皇上都不会生气吗?” 轩辕苍龙很爽快地说:“你说,朕应允就是了。” “那么,臣妾便说了。”萧诗雅清了清嗓子说:“臣妾也以为,班家如今要得太过重了些。如今后宫贵淑德贤四妃,臣妾位居末末位,皇上大可以进封聘妃为贵妃,四妃之首。如今邀玥王朝,后宫以她为尊了。至于皇贵妃与惠妃之位,臣妾以为,还是空悬为妙。” 轩辕苍龙深深看着萧诗雅,半晌,低沉地说:“想不到,你想得,竟与朕想得,不谋而合!” 萧诗雅吃了一惊,原来他早就想好了对策。可是他还是让小顺子逮了自己前来,还执意要问自己的看法。 但是如今他的话,也更加应正了,班家的确是觊觎后位。 萧诗雅琢磨着,聘妃毕竟是没了孩子,轩辕苍龙为了安慰她,给她一些补偿是不为过的。如今后位、惠妃与皇贵妃都空悬,四妃之中,自己位列末位,给了她四妃之首,已然能够令她在后宫光芒四射,凌驾于众妃嫔之上了。只是,距离后位,的确是还差了一截。 倏然,轩辕苍龙伸出手将萧诗雅拉过去,幽幽地说:“唔,若是班家不肯呢?” 萧诗雅心底一狠,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也无所谓顾忌了:“皇上可以请太后去周旋,太后向来疼爱聘妃,想必聘妃不会太过为难太后。再不济—”萧诗雅咬咬牙说:“皇上可以给予空头支票,呃,就说倘若他日聘妃诞下皇子,便可以晋封为后便可。” 轩辕苍龙的眸子里满是怪异,却是咬牙切齿地唤道:“萧妃!” 萧诗雅一惊,不是说好了不怪罪的吗?怎得他现在的声音,听起来可是满载怒焰呀! 手腕处传来镇痛,他居然狠狠地抓住萧诗雅的手腕,好大的力气啊!吃痛地皱眉,萧诗雅抬眸看向他。 就听轩辕苍龙狠狠地说:“朕从未想过,萧妃果真实至名归,你果真是贤惠大度啊!” 萧诗雅蹙眉,轩辕苍龙继续说:“你看着朕给别的女子进位,难道就不曾有一丝的吃味吗?” 萧诗雅这下子是惊愕了,相对凝眸,他又说:“你怎么没有一丝难过呢?难道说,你果真如此寡情,对朕一丝期待也不曾有么?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42 放心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