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41 不语

“奴婢在,娘娘。”小素儿推门进来,面色骤然一变,迅速向香炉行去,口中道:“奴婢该死! 萧诗雅起身,捂住鼻子,闷闷地说:“怎得会这样?” 小素儿已经拔下头上的簪子,挑开了香炉盖,撩拨了几下说:“娘娘,不知谁上香料的时候大意,落了几片大块状的花瓣,厚厚的挤在一起,导致烟雾大了起来。” 萧诗雅明白,就是隔绝了空气,引起的。 小素儿打开窗户,问道:“娘娘,你没事吧?” “嗯。”萧诗雅淡淡的应道,脑袋却是一声轰鸣,忽然记起来在漱婉祠去而复返的时候,听到的那两个宫婢的对话! 香炉,是呀,太后派人将漱婉祠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。可是不知道香炉有没有检查过,若是有人存心在香炉上做手脚,是否会神不知鬼不觉?萧诗雅猜想,这里是古代,古人害人尤其是害孕妇的时候,最常惯用的便是麝香! 那么是不是说,漱婉祠换过的那只香炉中,会有残留的麝香存在?想要去查,其实很简单,可是为了避人耳目,总要有个由头啊! 小素儿见萧诗雅忽然怔怔的不说话,吓了一跳,走过去问道:“娘娘,是不是这熏香令您感觉不适?” 萧诗雅抬眸看向袅袅生烟的香炉,抬步走过去,忽然伸出手狠狠地一推,香炉便掉了下来,摔成了两半。 小素儿吓了一跳,立刻跪下来说:“奴婢该死,请娘娘息怒!” 萧诗雅却是瞥了她一眼说:“无妨,不就是坏了个香炉吗?你收拾一下,去内务府再去领一个便是了。” 小素儿一怔,本以为萧诗雅为熏香的事情大动肝火,如今确实有些诧异了。不过却是很麻利地收拾起来,萧诗雅却忽然说:“小素儿啊,可还记得,刚才去漱婉祠的时候,那两个宫婢的话吗?” 小素儿的手一滞,抬眸看向萧诗雅,萧诗雅轻笑一声,小素儿终于恍然大悟说:“是,奴婢知道了。”语毕,迅速收拾完毕,匆匆出门。 萧诗雅坐了下来,仔细思索着,既然漱婉祠的香炉坏了,需要去换个新的,必然会去内务府。小素儿这会儿过去,应该不算太迟。 正想着,小灵儿推门进来说:“娘娘,您没事吧?奴婢刚刚听栗公公说,听到您屋里有动静,发生了何事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无事,就是本宫的香炉坏掉了,本宫命小素儿去换一个。” 小灵儿听萧诗雅这样说,便也识趣地不再询问。 萧诗雅却是想起一事,问道:“太后此时,还在漱婉祠吗?” 小灵儿闻言一怔,迟疑了一下,还是说:“奴婢听闻太后出了漱婉祠,后来去了御书房。再后来,聘妃娘娘的娘亲居然进宫了。娘娘,这聘妃娘娘好大的恩宠,居然连娘亲都能够进宫了!” 萧诗雅却是低头不语,给聘妃的更大的恩宠恐怕还在后头呢!班夫人此番进宫,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。 至于说太后去了御书房,看来太后必然也意识到了,班家很有可能会以此为借口,提出更加无礼的要求,譬如说—后位?心蓦然一疼,萧诗雅隐约觉察,此事不会轻易了解,不管聘妃小产是意外还是他人所为,总会以有人身死画上句话。 指尖轻颤,后位啊,班家必然会提出实际的东西来。 又坐了一会儿,就听到木槿回来了。心底蓦然一紧,而木槿推门进来的第一句话便是:“娘娘,奴婢查过了,是他杀!” 萧诗雅却是勾唇一笑,平静地端坐不语,其实萧诗雅心底早就猜到了,蔷薇之死,不会是自杀,必然是他杀! 木槿徐徐道来:“娘娘,奴婢已经问清楚了。说是蔷薇中途有事独自返回住处,但是久久不见回去,便有嬷嬷遣人去催,就发现已经吊死在屋顶,没了气息!但是奴婢看了下尸体,发现颈部有两道勒痕,深浅不一,很显然是先被勒死,再吊上去造成自杀的假象。” 萧诗雅的手蓦然收紧,杀了蔷薇,蔷薇又是自己身边曾经贴身宫女,那么此人是针对萧诗雅了! 木槿脸色也凝重起来:“奴婢一路上一直在思索,究竟此人是想要从蔷薇口中得出什么?可奴婢想了很久,始终没有头绪。” 萧诗雅深以为然,这个问题萧诗雅早就在听闻蔷薇的死讯,便开始捉摸了,却始终没有头绪。半晌,萧诗雅问道:“姑姑,蔷薇的死,可有他人介入?” 木槿一脸古怪地说:“奴婢也想告诉娘娘您,并无人介入。而且表面看来,似乎只是自杀身亡,就连弃轩堂嬷嬷也说,是受不了苦,想不开自杀的。死因内务府也批了,尸首已经被抬到火场火化了,就连骨灰也处理了。奴婢是亲眼瞧着整个过程,方才回来的。” 看来,木槿表情古怪便是因为,此人必然不想要将此事扩大。可萧诗雅总感觉,此人越是小心翼翼,就令萧诗雅更加不安了。 木槿张口欲说什么,就听到门被推开的响声,就看到小素儿回来了。萧诗雅也抬眸看去,就看到小素儿取出手帕,里面有一小撮熏香。萧诗雅知道,这便是聘妃那只香炉中的熏香。 小素儿将熏香呈给萧诗雅,就听小素儿说:“娘娘,奴婢去得及时,内务府的人正要处理那香炉,奴婢瞅准机会,偷偷取了一些熏香。” 萧诗雅伸手取了一些在手中,随即凑到鼻翼间,轻嗅了嗅。小素儿立刻变色,焦急地唤道:“娘娘,不可!”萧诗雅淡笑着说:“无妨。”自己一没怀孕,二也没有承幸,怕什么? 木槿不明所以,皱眉看向萧诗雅唤道:“娘娘,您这是--?” 小灵儿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萧诗雅,不过却没有出声。 萧诗雅却是诧异了,没有什么异样,只是普通的香料。随即不免好笑起来,若真是那么容易就能够闻出来,想来聘妃那样习武之人,感官更加敏锐,应该早就发现了什么。 萧诗雅看向木槿问道:“姑姑,你说这熏香中若是掺了麝香,是不是能够看出来?” 木槿闻言大吃一惊,久久不语,就连小灵儿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。 萧诗雅却是笑了笑,起身说:“去备些点心,准备鸾轿,本宫要去天乾宫!” 木槿一脸担忧地说:“娘娘!” 萧诗雅浅笑一声说:“姑姑不必担心,本宫自有分寸。”语毕,取了丝帕将熏香仔细包裹好,小心地收进怀中。 萧诗雅自然不会那么蠢,直接去找轩辕苍龙,让他去查这熏香有没有问题。萧诗雅要找的,是莫展飞。他如今是御前侍卫,随驾而侍。轩辕苍龙在天乾宫,他必然也在。 鸾轿行至天乾宫缓缓落下,小素儿先一步前去打探,回来禀报说:‘娘娘,皇上还在御书房,并未回到天乾宫。“ 萧诗雅一惊,怎得还在御书房?莫不是,班家的人,还没有出宫? 小素儿似乎瞧出萧诗雅的诧异,忙说:“娘娘,果公公说,此时皇上一个人在御书房。” 萧诗雅这才道:“那便去御书房。” 小素儿应了一声,放下了轿帘,鸾轿便起轿去了御书房。萧诗雅在小素儿扶着下,下了轿,小素儿伸手欲要拎起食盒,却被萧诗雅阻拦说:“不必了,你在此等候,本宫一人前去便可。” 小素儿虽然疑惑,却识趣地没有多话。 抬眸瞧去,看到了顺公公还有莫展飞。心下一紧,周围再没有了别人,想来是轩辕苍龙下了命令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吧。 萧诗雅心底无语,没关系,反正自己本就不是来看轩辕苍龙的,只是打着借口,来找莫展飞的。顺公公上前见礼说:“奴才参见萧妃娘娘,娘娘,您怎么来御书房了?” 眼角余光瞥到莫展飞,他目光微微动容,却是岿然不动,守在御书房门外。 萧诗雅浅笑着说:“顺公公不必多礼,本宫前来只是—呀!”萧诗雅的话说了一半,随即惊叫道。 顺公公吓了一跳,问道: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 萧诗雅尴尬地说:“本宫本来是给皇上送些点心的,不过下了轿,本宫居然忘记了。本宫的记性真是大不如前了呀!”语毕,萧诗雅转眸看向身后的鸾轿。 顺公公果然上道,立刻说:“娘娘莫急,奴才这就帮您去将食盒拎回来。”语毕,欠了欠身,迅速向着鸾轿跑去。 萧诗雅看着顺公公的背影,迅速抬步上前,莫展飞显然吃了一惊,忙弯腰见礼说:“属下参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顾得上什么,立刻取出手帕塞过去说:“不必多礼,你帮本宫去查这些熏香,仔细点,看是否含有麝香成分在。”连着手帕,萧诗雅没多想,也一并递了过去。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41 不语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