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40 不安

萧诗雅再一次想着,孩子嘛,有时候的确也是麻烦事! 想得正出神,就听到宫婢的声音:“参见马大人!” 萧诗雅一愣,随即想起来,不就是马太医吗?立刻叫停下鸾轿,掀开轿帘,就听到马太医见礼说:“微臣参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低笑一声说:“真是赶巧啊,居然能够在这里遇到马大人。”萧诗雅可没有说错,太后震怒,那么多太医都被吓得噤若寒蝉,想不到这马大人还能够出现在这里。 马太医脸色骤变异变,随即恭敬地说:“回萧妃娘娘的话,太后命微臣每日多去春熙宫几次为刘妃娘娘请脉,臣正赶着过去。” 萧诗雅可以理解太后的心情,聘妃的孩子刚出了事情,那么对于刘妃的孩子,太后难免更加上心了。 马太医见萧诗雅不语,抬步正欲离开,萧诗雅却忽然想起一事,开口唤道:“马太医,请留步!” 马太医闻言怔了怔,随即看向萧诗雅说:“不知娘娘还有何事?” 萧诗雅浅笑说:“本宫今日偶感身子不适,本想回宫宣个太医瞧瞧,不巧就遇到了马太医,不如你先为本宫瞧瞧。”萧诗雅也不下轿,径自伸出手。 马太医迟疑了下,终于还是转身上前,将手搭在萧诗雅手腕上。 萧诗雅心底一动,随口说道:“太后命马太医为刘妃请脉也是大喜事,他日刘妃诞下了龙嗣,马大人自然也功不可没。” 马太医的手微颤,随即惶恐地说:“娘娘此话严重了,太后派臣去为刘妃请脉,微臣自当竭尽全力。” 萧诗雅笑得意味深长:“竭尽全力?马太医这话可就错了,龙嗣又不在你的身上,难不成刘妃的龙裔有异不成?” 马太医擦了擦汗水,惊惶地说:“娘娘说笑了,刘妃娘娘的龙嗣一切安好。”顿了顿,收回手,他又说:“娘娘之所以感觉身体不适,应该是休息不好所致。娘娘回宫后应该好好休息,不几日,便好了。” 萧诗雅却是忽然说:“马太医可还记得当日在天乾宫的事情?” 马太医身体微颤,抬眸看向萧诗雅。萧诗雅却是浅笑着说:“宫里头不可以说两头话,可是有时候实事逼人,由不得自己,这些本宫也是明白的。” 马太医皱眉,脱口道:“微臣愚钝,请娘娘赐教!” 萧诗雅直直看着他道:“本宫知道,当日在慈宁宫马太医说了与皇上不符的病情。”当日萧诗雅先被太后唤过去问话,然后从另一扇门出去,马太医自然不知道萧诗雅也在慈宁宫。萧诗雅这么说,只是想要马太医误以为,被自己捉住了把柄。 果然,马太医面色骤变,看着萧诗雅无法说出一句话。 萧诗雅浅笑着说:“马太医也不要惊恐,本宫如此说,只是想要告诉你,若是刘妃脉相有什么异状,你可要老实说出来,你可明白了?” 马太医愣了下,随即道:“娘娘放心,刘妃的脉相正常,微臣不会有所隐瞒,也不敢有所隐瞒!” 萧诗雅满意地说:“那么,刘妃的脉相—” “回娘娘的话,刘妃娘娘的脉相的确是正常。既然娘娘知道慈宁宫的事情,微臣自然不敢对娘娘有所隐瞒!”马太医咬着牙说道。 萧诗雅心底一怔,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奇异,居然真的无事吗?也是,马太医都说了正常,那就是无事了。 眼角的余光忽然瞧见板儿,一脸焦急地跑过来,看到萧诗雅的鸾轿,板儿的脚步更加快了,看起来有什么事要发生了。 就连小素儿和小灵儿也隐约感觉到了,脸色骤变,变得紧张起来。 马太医背对着板儿,倒是没有瞧见板儿的焦急,他对着萧诗雅欠身说:“若是娘娘没有别的事,那么微臣这就告退了。” 萧诗雅心底也被板儿给感染了焦急,无心再问什么,便点点头应允,马太医则是轻舒一口气,如释重负地告退了。 板儿终于赶过来了,也不说别的,只是对着萧诗雅见礼说:“娘娘,你快些回宫吧!” 他不说出了什么事,但这一句话,就足够令萧诗雅感觉出事情的紧急和不妙了。放下轿帘,萧诗雅沉声道:“起轿!” 火急火燎赶回了落红宫,小素儿扶着萧诗雅下了轿,小灵儿和板儿紧跟在后面。 板儿道:“娘娘,姑姑在您的寝宫等您呢!”萧诗雅脚步一滞,回眸说:“本宫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 板儿不多话,恭敬应道:“是!” 萧诗雅带着小灵儿和小素儿,迅速向着寝宫走去。 小灵儿先一步推开了门,木槿见萧诗雅回来了,眼神示意下,小灵儿将门再次关上,木槿疾步走过来说:“娘娘,弃轩堂那边传来消息,蔷薇死了!” 萧诗雅一惊,不是昨日才送过弃轩堂的吗?怎么今日,就传来了死讯! 木槿见萧诗雅也是一脸的错愕,便小心翼翼地说:“娘娘,奴婢觉得此事实在蹊跷,便急急遣了板儿通知您回宫。” 萧诗雅不自觉绞紧了帕子,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了。上一次萧诗雅也是遣了两个宫婢前去弃轩堂的,也不见出了什么事。这一次,蔷薇却在隔日就死了。真是好巧啊!蔷薇可曾是萧诗雅的贴身宫婢,好在昨日萧诗雅喂了她哑药,看起来这宫里头真是一刻也不得安宁啊! 小素儿与小灵儿闻言也是一脸惊愕,随即露出一副担忧的样子来,不发一言,萧诗雅愈加认为,此事一定是有什么蹊跷。 想了想,萧诗雅问道:“怎么死的?”既然死了,也要分情况,总要找出死因,才能找出蛛丝马迹。 木槿缄默了一下,随即咬牙说:“被发现的时候,吊死在自己房中。”顿了一下又说:“娘娘,奴婢以为是否有人,想要从蔷薇口中套出什么?” 萧诗雅也想到了这一点,只是萧诗雅可真没有什么令别人想要一探究竟的秘密。不对,有一样,那就是隐容丹的事情,可这事,除了田有心与萧诗雅,无人知晓。 那么这事就更加扑朔迷离了,萧诗雅怎么也想不出,蔷薇如何会死?被调去弃轩堂隔日,便被发现上吊死了。 这事萧诗雅绝不相信,先不说是蔷薇自己主动提出去弃轩堂,她那么贪恋生命,怎么会舍得就这样自杀死去?但是若是有人想要套话,先不说蔷薇不识字,而且还哑巴了,又能够套出什么话来? 但是,若不是意外,真的是有人想要套话,套不出话来,为什么急着要杀人灭口呢?难道说,是终究套出了什么来不成? 事情一件接一件,萧诗雅很有点儿应接不暇,这么想着,心底更加不安了。思考了一会儿,萧诗雅忽地想起来,弃轩堂那般的地方,宫婢没有好待遇,不可能独自一人一间屋子的。 想了想,萧诗雅便道:“姑姑,弃轩堂那里,应该是几个宫婢一间屋子,如何蔷薇吊死在屋中,没有人发现呢?” 木槿点头说:“娘娘,奴婢一早也想过了。所以请您回来定夺,是否需要奴婢去弃轩堂瞧瞧,查探一番?” 萧诗雅不禁诧异了,随口问道:“如今尸体还在弃轩堂吗?” 木槿颔首道:“娘娘,宫里头死了人,是要先上报到内务府,然后等批示下来,才可以决定送往何处。” 萧诗雅默然,此事必须要彻查清楚,只是忽然去过问,应该要以什么借口去查呢? 木槿似乎看出萧诗雅的纠结,于是道:“娘娘,奴婢也是今早才得知消息。如今我们可以装作不知此事,一会儿奴婢就去弃轩堂,就说娘娘突然念起蔷薇的好来,想把她调回落红宫,到时候奴婢会见机行事。” 如今也只能这般说了,萧诗雅点头说:“这事就照姑姑说得去办吧。” 木槿躬身施礼道:“是,奴婢这便去了。娘娘,如今宫里不大太平,您在宫里等着,暂时先不要出去了。”语毕,木槿便出去了。 小灵儿已经倒好了茶水,递给萧诗雅道:“娘娘,您先喝茶。奴婢想着,这事也许是碰巧罢了,您先不要担心。”萧诗雅不禁苦笑,要真是巧合就好了。小灵儿这般说,也不过是安慰萧诗雅。 喝了口茶,萧诗雅忽然想起班副将一来,轩辕苍龙就匆匆从漱婉祠离开,也不知道班副将会怎样逼迫轩辕苍龙,心底难免担忧。不由自主地,萧诗雅道:“小素儿,你去天—”话才出口,又想起来,后宫不得干政。 声音戛然而止,小素儿却是应道:“娘娘,奴婢在,您有事要奴婢去办吗?” 萧诗雅苦笑着摆手说:“无事,本宫乏了,想要歇一会儿,你们都下去吧。” 小素儿迟疑了一下,却没有说话,拉着小灵儿一起告退下去了。 萧诗雅便起身去了软榻上躺下来,脑海里还在思索着,迷迷糊糊中居然真的就睡着了。不知道睡了多久,忽然感觉呛人,屋子里的熏香似乎夹杂着浓烟熏人。猛地咳嗽几声,萧诗雅抬眸看向香炉,周围居然冒着青烟。 皱眉,萧诗雅想着,这可是含有毒气的!开口唤道:“小素儿。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40 不安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