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37 消息

萧诗雅甚至羡慕那些将门女子,当初借尸还魂,怎么就没投胎个将军之女呢?随即想起了聘妃来,立刻恶寒,激灵灵打个寒噤。 摇摇头,把这些不好的情绪甩出去。萧诗雅支着下巴说:“姑姑,你去过西郊吗?本宫上次去的时候,在御憩轩里头,还听说了观兽台。有一种动物叫做大象,可以用鼻子喷水,可有趣了!” 木槿看着萧诗雅露出一抹慈爱,随即浅笑着说:“娘娘,您这个样子更像个孩子了。” 萧诗雅不满:“姑姑,这是您第二次说本宫像孩子了。”口气里,不自觉带着娇气。 木槿不点破,只是低首道:“娘娘,您该早些休息,明日一早,兴许还有事等着您呢!” 萧诗雅点点头,自己真是昏了头脑。明日一早,还有白霜的事情呢。 可是辗转反侧,萧诗雅脑海里总是奇异的想着,四月初六那日的事情。似乎有种错觉,那日,萧诗雅必定会遇到不平常的事情。 翌日,萧诗雅一早醒过来,感觉到天气似乎回暖了许多。悠闲地坐在桌子边喝茶,萧诗雅等着春熙宫传来消息。 不多久,算算时辰,萧诗雅想也是差不多时候有消息了。便遣了小灵儿出去打探消息,又等了一会儿,外面忽然乱乱糟糟起来。 夹杂的声音里,萧诗雅似乎听到说,谁小产了? 啪嗒一声盖上壶盖,萧诗雅琢磨着,莫非是白霜事情败露,先一步设计小产?这一步棋,走得也太过惊险了吧? 倏然起身,萧诗雅疾步走向门外,木槿刚好迎上来道:“娘娘,吵到您了吗?” 萧诗雅蹙眉道;“姑,你是否也听到了?” 木槿点头道:“娘娘,我们如何做?” 萧诗雅镇定下来说:“若是消息从春熙宫传来,想必小灵儿也快回来了。姑姑,我们先静观其变,一切等小灵儿回来后再说。” 木槿点头道:“娘娘,那您回屋里去吧。” 萧诗雅回了内室,才坐了一会儿,就听到有脚步声进来。抬眸看去,正是小灵儿回来了。她眼眸很怪异,仿佛发生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。 萧诗雅心底警觉,忙起身唤道;“小灵儿。” 小灵儿跑过去道:“娘娘,宫里传来消息,说是—说聘妃娘娘—她小产了!” “什么?”萧诗雅是巨震,不是白霜,居然是聘妃!这怎么可能呢? 木槿也是眸子一紧:“小灵儿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 小灵儿还在喘气,看起来听闻消息,她是一刻没停,跑回来的。 萧诗雅心知,这种事情,小灵儿必然不会弄错的。 果然,小灵儿徐徐道:“娘娘,姑姑,奴婢没有弄错。奴婢本来是在春熙宫外面候着的,瞧见为刘妃诊脉的太医出来后,神色如常,似乎没有不妥。奴婢便回落红宫,路上看到几乎整个太医院的太医,急急忙忙往漱婉祠的方向去了。从春熙宫出来的太医见状,也跟了过去。奴婢细问之下,听说是聘妃娘娘出了事。” 萧诗雅缄默了,这唱的是哪出戏呢?就连萧诗雅,居然也看不懂了。努力平复震撼,萧诗雅问道:“皇上可是知道了?” 小灵儿道:“这会儿,皇上必然也得到了消息。” 萧诗雅皱眉,就听到小素儿的声音从外头传来:“娘娘!奴婢听说—娘娘,看来您都知道了?”小素儿闭嘴不语,看众人表情,显然也猜到了。 萧诗雅点头,木槿看向萧诗雅道:“娘娘,您—” 萧诗雅却毅然做出决定道:“姑姑,你去备轿,本宫要去漱婉祠。” 小灵儿却是先一步跑出去道:“奴婢这就去。”才出去,就听到她的声音道:“奴婢参见赵才人娘娘!” 萧诗雅一怔,是赵才人来了。 赵才人进来,对萧诗雅见了礼道:“娘娘,看起来您也知道了。” 萧诗雅浅笑说:“这宫里的消息,传得可真是快啊!” 赵才人感叹说:“是呀。本宫想着先来娘娘您这里瞧瞧,这事,娘娘您怎么看呢?” 萧诗雅一脸淡笑说:“不管此事如何,这么的事情,总要先过去瞧瞧,姐姐说呢?”语毕,萧诗雅扶着小素儿的手,向门外走去。 赵才人浅笑一声,跟了上去道:“本宫来的时候,恰好瞧见太后的轿子,想来是去漱婉祠。我们这时候过去,不早不晚,倒是正好。” 真真是小心翼翼了,萧诗雅不无感叹。出了这种事,不论是去得早或晚,都显得不妥。 出门外,鸾轿早已备好。小灵儿瞧见萧诗雅出来,便掀起轿帘,萧诗雅转身看着赵才人往自己轿子走去,便道:“姐姐,不如与本宫共乘。” 赵才人一怔,随即笑言:“那本宫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语毕,过来与萧诗雅一起上了轿。 坐好后,就听到小灵儿道:“起轿!” 萧诗雅转过头,瞧着赵才人侧脸说:“本宫也不过刚听到这事,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” 赵才人闻言迟疑了下,然后说:“此事听说聘妃用完了早膳,忽然说肚子不舒服。恰好请脉的太医赶到,一请脉,据说太医当即变了脸色。” 后面的不用说,萧诗雅也是明白了。忽然,就肚子不舒服。瞧着赵才人的脸色,萧诗雅不免又记起来。她曾说过,两次,让自己不要动白霜。 现如今的聘妃怀了龙嗣,那么自然,也是不可以动的。如今孩子没了,显然,若是他人所为,轩辕苍龙不会姑息。 是了,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呢?萧诗雅不免浅笑说:“姐姐以为,此事究竟是意外还是--?” 赵才人面色骤变,随即低首说:“此事关系重大,本宫也不敢妄自揣测。” 萧诗雅却是没有再追问,心底不免感叹着。御花园的花儿都露出了花骨朵儿,没有注意到,春天已然来临。 可是在这一年之计的时候,聘妃却失去了孩子。而且最为重要的是,还是在轩辕苍龙的生辰快要来临的时候。 所以这件事,轩辕苍龙定会彻查! 太后本就希望后妃们开枝散叶,如今聘妃进宫四年,好不容易怀了龙嗣,却没了。必然的,太后也会彻查。 更不用说班家了,更加会彻查到底。 心底不免疼了起来,纵然轩辕苍龙不喜欢聘妃,即使聘妃不得宠。可起码,聘妃有父兄为她撑腰。有家人的感觉,就是好啊。 萧诗雅心底泛酸,本尊的父亲别说丢了官,只是个商贾。就算是朝廷命官,萧诗雅怕也是指望不上了。 外公一家去意果决,只留下一个在朝中。萧诗雅还不知道是谁,更加不知道从事什么官位。不过想来也不是机要官职,轩辕苍龙要的是外公安心,毕竟两朝元老。 想来思去,萧诗雅垂下眼睑。在这深宫里,萧诗雅没有依靠,没有后盾,有的只是自己孤独一人。轩辕苍龙说封自己为妃,是希望自己活得久一些。他还说,要萧诗雅不要动他的孩子。 又想起在西郊的路上,梦中听到轩辕苍龙说的话。想来也是自己日有所思,所以才会梦到他那般的无奈和无助。 是啊,他虽然是九五之尊,可许多事情也不是他能够左右的。他也有为难的时候,比如这一次,班家人若是借机,咄咄逼人。 对于手握重权的班家人,轩辕苍龙也需要忌惮的。 鸾轿停下来,萧诗雅与赵才人下了轿。就看到白霜携着如梦的手,也从轿中下来。 宫婢们向白霜见礼,白霜笑着说:“萧妃娘娘好快的速度啊!” 如梦瞧了一眼萧诗雅,对着萧诗雅与赵才人见礼说:“嫔妾参见萧妃娘娘、赵才人娘娘。” 萧诗雅扬扬手说:“刘妃不必多礼。”随即又在心底恨恨起来,当初不是白霜龙裔有异吗?怎么今日瞧见,白霜气色很好,面色红润? 若说林彦有问题,不可能所有太医都有问题。今早,小灵儿明明说了,为白霜请脉的太医,面色如常,并无不妥。 正想着,赵才人小声唤道:“娘娘。” 萧诗雅回神,才见到白霜与如梦远去的背影。萧诗雅道:“我们也进去。” 才走了几步,身后有太监尖着嗓音喊道:“皇上驾到!” 萧诗雅微怔,轩辕苍龙现在才过来?居然会比自己还晚到,忙退让到一侧,与赵才人一道见礼:“臣妾参见皇上!” 就看到眼前一晃,轩辕苍龙并未停留,明黄色靴子迅速与两人擦肩而过,急急向里面赶去。 不由地,想起他的话。有些孩子,是朕的责任。纵使是责任,朕也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。如雷贯耳,他的话恍如还在耳畔回荡。 萧诗雅如何不明白,纵使不爱那个女子,但是他也不会容许自己的孩子出事。 看着那抹明黄的身影进了内室的门,萧诗雅方才抬步与赵才人紧跟上。 走进去,刚好瞧见夏修仪站在靠门的地方,夏修仪上前见礼说:“臣妾参见萧妃娘娘、赵才人娘娘。” 萧诗雅只是颔首,并未出言。 入内,就看到众妃嫔一脸的怯怯,噤若寒蝉。太后面色阴沉,底下的太医跪着。白霜坐在太后身后,倒是挺得意的。 太后忽然出声道:“聘妃忽然小产了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你们身为太医,给哀家好生说话!” 众太医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答话。 就听太后唤道:“凌太医!” 就见其中一名太医哆嗦着,应道:“臣—臣在!” 太后勃然大怒,冷哼道:“哀家命你给聘妃请脉,你是怎么办事的?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37 消息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