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36 浅笑

蔷薇的身子一颤,随即咬咬牙说:“娘娘,请您答应饶了奴婢这一次,奴婢自会将线穗还给您。” 板儿倒吸了一口凉气,木槿也是吓了一跳。落红宫未曾有过这种奴婢,胆敢与萧诗雅讲条件,甚至是,威胁了。 “放肆!”木槿呵斥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胆敢对娘娘如此无礼!” 蔷薇身体更加颤抖,但是仍然固执地说:“奴婢恳请娘娘,您开恩!” 萧诗雅不禁讥讽,真是什么都不放过,人为了活命,果然是无所不用其极。她以为萧诗雅前来要线穗,便以为萧诗雅会如此看重线穗而会放过她吗? “姑姑,本宫自己来问她。”萧诗雅瞧了一眼木槿,示意自己自有分寸。 木槿退后一步,立于后面不语。 萧诗雅走近一步,冷笑着问:“那么,你想要本宫如何开恩呢?” 蔷薇面色一喜,立刻道:“奴婢该死,犯了如此大错。就请娘娘开恩,将奴婢贬去弃轩堂吧!” 呵,萧诗雅晓得耐人寻味。弃轩堂历来比冷宫还要劳累,里面都是一些老了的宫女,或者生病了,受冷落的妃嫔住的地方。这个蔷薇,唯恐会丢了命,竟然主动提出要去那里! 萧诗雅摩挲着手腕的玉镯说:“蔷薇啊,你可识字?” 蔷薇似是很诧异,摇摇头道:“奴婢不识字。” 萧诗雅笑了,招过木槿,附耳说了什么。木槿立刻颔首,迅速出去了。 蔷薇却是露出惊恐地模样,尤其是木槿再回来的时候,端着一碗冒着浓浓热气的药汁进来了。 蔷薇毕竟在萧诗雅身边待了一段时间,萧诗雅可不想留下什么把柄。在后宫里,就要谨慎小心。蔷薇命可以留下,但是嘴巴是不能够再说话了。 “娘娘!您不是说,会开恩的吗?”蔷薇急了,紧紧地后退着道:“娘娘,您不是要线穗吗?奴婢这就给您,请您放过奴婢吧!” 萧诗雅却是浅笑着说:“还没有过奴婢敢威胁本宫的,那线穗总归是在落红宫中,没了你,本宫只不过多花些时间,总能给找出来的。你认为,你凭什么和本宫讲条件?” “娘娘!”蔷薇终于真正恐慌了,凄迷绝望地看着萧诗雅。 萧诗雅嘲讽道:“不过你也不必惊惧,本宫可不会滥杀。只不过,本宫不想听到胡言乱语,你便委屈些,留下嗓子吧!” 语毕,瞥向板儿说:“抓牢她!” 木槿上前,捏住蔷薇的鼻子,便将药汁灌了下去。 板儿松开手,蔷薇吓得使劲呕起来,却是晚了。 出去了,木槿道:“娘娘,您既然不再用她,为何要留她一命?” 萧诗雅浅笑说:“她不是想去弃轩堂吗?本宫便如她所愿,让他去那里待着。”那个地方,常有宫婢无端死去,宫中也不会有人理会。 木槿不好再说什么,问道:“娘娘,要去她的房间搜线穗吗?” 萧诗雅摇头道:“先搜她的身。”萧诗雅记性可好着,刚刚蔷薇可说了,要是答应饶了她,会立刻把线穗拿出来。萧诗雅想,线穗很有可能就在她身上。 木槿施礼道:“是,奴婢这便去。” 萧诗雅便先返回寝宫里,不一会儿,木槿也进来了,拿着线穗问:“娘娘,您瞧瞧,可是这根线穗?” 萧诗雅仔细一看,果真就是那根被撕扯,有点儿破损的线穗。点点头,萧诗雅接过线穗,蓦然蹙眉。 因为这根线穗上,居然也只串了一颗珠子!那么这线穗,也不是宫中之物么? 中间串的珠子,居然是碧绿色的。看成色,很怪异。萧诗雅问道:“姑姑,你可曾瞧过这根线穗?” 木槿摇头道:“娘娘,奴婢从未见过这样的线穗。” 萧诗雅点头说:“姑姑就先留着吧。” 木槿应了一声,收起线穗,然后看向萧诗雅道:“娘娘,如今蔷薇犯了错,刚好可以将小素儿调回来了。” 萧诗雅一喜:“姑姑,真的可以把小素儿调回来了吗?” 木槿点头,萧诗雅抑制不住欣喜,唤道:“小灵儿。” 小灵儿应道:“奴婢在。”人也已经进来,萧诗雅道:“你去告诉小素儿,就说这段时间她表现勤恳。本宫念她的好,准她回来伺候本宫。” “娘娘,奴婢这就去!”小灵儿闻言喜不自胜,迅速出了门。 萧诗雅知道,由于蔷薇霸占了小素儿的位置,小灵儿心底一直是有怨言的。现如今小素儿要回来了,她自然开心。 萧诗雅也很开心,但是随即问道:“姑姑,细作的事情查到头绪了吗?” 木槿摇头说:“细作不在落红宫,这件事,奴婢还要细细追查。所以,先让小素儿回来伺候您。您身边,不可少贴心的宫人。” 不是落红宫里的人,这起码令萧诗雅稍微放了心。 小灵儿很快带了小素儿进来,小素儿朝萧诗雅行了大礼说:“奴婢多谢娘娘开恩!” 萧诗雅笑道:“瞧你,行如此大的礼,倒让本宫不好意思起来了!” 小灵儿诧异:‘原来,小素儿你去外头,是娘娘故意的啊!“ 小素儿却是嗔了一眼说:“娘娘是否故意,你那脑壳子,岂会不知?“ 萧诗雅笑,当日小素儿背下传错话的黑锅,萧诗雅便直接将她赶了出去。此事小灵儿知前因,不知后续之果。不过从始至终,她也没有问过。但是萧诗雅心知,凭小灵儿的聪明,不问并不代表她猜不出原因。 小灵儿闻言笑着,走近萧诗雅说:“娘娘,您和姑姑可瞒得真紧!亏得那日,栗公公还卖力地为小素儿求情呢!“ 小素儿起了身,嗔了一眼小灵儿,兀自浅笑不语。 萧诗雅浅笑说:“此事也不要提了,不然到时候板儿知道了,还以为是本宫嫌他口水多,故意让他浪费。“ 众人都是一笑,萧诗雅也很快得了消息。轩辕苍龙去了漱婉祠,但是并没有留宿,只待了一会儿便去了御书房。 萧诗雅很快想起来,日子距离四月初六又近了几天。在他生辰那日,萧诗雅本想要做个生日点心送给他。可是他却说,要那日,萧诗雅箭下的猎物。 萧诗雅本以为会是兽类,但是很怪异的,总感觉轩辕苍龙大费周折教自己射箭,那么他想要的猎物,必然不会是畜生。 心底蓦然一惊,萧诗雅惊惧,难道说,自己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明悟了吗? 木槿进来掌灯,萧诗雅随口问道:“姑姑,四月初六那日皇上要去西郊庆贺生辰。届时,都有哪些人会去?” 木槿边掌灯边说:“娘娘,因为是皇上二十四岁的生辰。本国内的王公大臣公子以及将门公子小姐,都是可以去的。另外,别国也会来人庆贺。尤其是,可能是国君亲来。” 萧诗雅不禁诧异,古代不是很封建吗?倒是出身将门的女子还不错,居然也可以参加狩猎。只是自己现如今是妃子,也可以上猎场? 在宫里无事的时候,萧诗雅喜欢翻阅经史。其中记忆最深的是,前朝之事。原来这邀玥王朝往西一带,似乎都是域外番邦。有点儿类似前世汉朝与匈奴的关系,动荡不安。其中有一个叫做南诏国的国家覆灭,领土有一多半被晋国国君吞并。 恰好那个时候,贞元帝病重,晋国国君便蠢蠢欲动,欲要将主意打向邀玥王朝。但是很可惜,却是轩辕苍龙登基。 轩辕苍龙同样是皇室子孙,毕竟是慕容家的血脉。登基虽然也历尽千辛,总归是名正言顺。 尤其,轩辕苍龙着实是位明君。 萧诗雅不禁很奇怪,如果各国国君亲来,是否也会参加狩猎呢?想着,便不由自主问出来:“姑姑,若是国君亲来,也会参加狩猎吗?” 木槿颔首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 萧诗雅不禁感叹:“莫非,这国君都需要文武双全了?” 木槿浅笑说:“那倒不必,但是骑马射箭,是必须要会的。还有一点,娘娘您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‘天下是靠马上英雄打下来的’。” 萧诗雅仔细琢磨着,还是毛爷爷的‘枪杆子里出政权’这句话经典,易懂。 笑了笑,萧诗雅等不及了,真到了轩辕苍龙生辰那日。若是他看到自己精湛的箭术,尤其是还能够骑马射箭,会不会震住呢? “姑姑,本宫真是期待四月初六那日啊!”萧诗雅不无感天地说。 木槿一笑:“娘娘,为什么那么期待?难道您给皇上准备了大礼,迫不及待想要看皇上会如何表情吗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那倒不是,姑姑,您可瞧过皇上射箭吗?很厉害,骑马射箭,能够百步射穿靶心。那日在西郊,本宫可也不错,皇上教本宫射箭,本宫还夸言会青出于蓝呢!” 木槿没有回答,萧诗雅不禁诧异地看去,就见木槿皱眉,脸色很是不好。 萧诗雅疑惑地问:“姑姑,您的脸色不大好,怎么了?” 木槿一脸的担忧说:“奴婢只是担心娘娘,皇上怎会无缘无故教您学射箭呢?您毕竟是天朝后妃,怎能上猎场去?就是太后知道了,怕也不会高兴。” 萧诗雅刚升起的欣喜,立刻烟消云散。是了,纵然轩辕苍龙说了可以,但是太后若是不悦,一切就泡汤了。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36 浅笑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