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35 妄想

萧诗雅忽然将玉佩狠狠地放到她手中,冷冷地说:“本宫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,皇上现在在内室休息,你进去,将玉佩呈给皇上吧。” “娘娘,息怒啊!”蔷薇惊呼着,不住磕头道:“奴婢只是一时迷了心智,请娘娘恕罪,奴婢保证再不会犯了!” 萧诗雅却是俯视着她,嘲讽地说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本宫把你怎么了呢!你不是想要送线穗给皇上吗?怎么,又改变主意了?” 木槿冷眼旁观,没有出言。 蔷薇却是低着头,颤抖着说:“娘娘,奴婢—奴婢不去了。” 萧诗雅浅笑:“不去了?还是不敢去了?” “不,娘娘!奴婢再也不敢了,求求您娘娘,您就饶了奴婢这一次吧!”语毕,蔷薇使劲地磕头。 萧诗雅却是冷冷地说:“本宫还记得,你初来本宫身边伺候的时候,便对你说过。在本宫身边伺候,就擦亮了眼睛。只是很可惜,你似乎并未把本宫的话听到心里去。还有,本宫不妨告诉你,这玉佩不是皇上的!” 她居然想,用自己的手艺,引起轩辕苍龙的注意吗?呵呵,萧诗雅可还记得,那夜初见轩辕苍龙的时候,就是撞见竹韵与他在御花园的事情。当时轩辕苍龙可是不相信,竹韵是偶然去那里的。 竹韵已经死了,萧诗雅更加无从查起了。可是现如今的蔷薇,可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生出了不安分的心。而且,她也付诸行动了。 萧诗雅真是没有想到,在自己宫里头,会出现不安分的宫婢!也好,杀一儆百。或许近一年多的宫廷生活,令得萧诗雅也萌生了狠心。 蔷薇闻言震惊地抬眸看着萧诗雅,萧诗雅却是嗤笑道:“这玉佩是聘妃之物,你这做,难不成想讨好聘妃吗? 呵呵,这更加不敬了。身为萧妃的奴婢,却想要讨好聘妃! “娘娘!”蔷薇反应过来惊呼:“求娘娘开恩啊!” 萧诗雅却不再看她,大声唤道:“板儿!” 板儿应声跑过来道:“娘娘,奴才在!” 萧诗雅指着跪在地上的蔷薇说:“拖下去,先禁足,不必给吃食和水喝。” 板儿怔了怔,似乎是想不到萧诗雅会下这样的命令,一时之间愣在原地。木槿却是呵斥道:“愣着做什么?没听到娘娘的命令吗?” “是!”板儿飞快地应道,伸出手便去拉着蔷薇,迅速拖了下去 蔷薇还不死心地求饶:“娘娘开恩啊!娘娘饶命啊!” 求饶又如何?萧诗雅不会好心放了她,总算明白了林昭仪当时的心情了。如果连身边伺候的宫婢都管不住,也不用在宫里丢人现眼了! 抬眸,看到木槿跪下来说:“请娘娘恕罪,是奴婢识人不清,致使今天的事情发生。” “姑姑,快请起来吧。”萧诗雅声音里透着疲惫和厌恶,是啊,越来越厌恶自己了。什么时候,自己竟这般与电视上演的那些妃子一般,手段,心狠,样样具备了? 萧诗雅还记得,木槿打从一开始就提醒自己了,蔷薇虽是她一手调教的,但是能否像小素儿和小灵儿那般,就不敢保证了。 萧诗雅也暗自留意了,不过真是防不胜防啊!若非木槿认出线穗的异状,萧诗雅还真不知道蔷薇,居然存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妄想。 想了想,萧诗雅不禁奇怪了:“姑姑,仅凭一根线穗,皇上能看出不是宫中之物吗?” 木槿起身颔首道:“娘娘,宫中的线穗有三颗珠子。分中上,以及左下、右下各一颗。而这根线穗居然只有一颗珠子,醒目的串在中间,分明是意图不轨!” 萧诗雅不禁轻笑,原来如此,只是这颗玛瑙玉珠倒是真的珍贵。这蔷薇,也是孤注一掷,下血本成败只寄希望在线穗上了。 只是很可惜,轩辕苍龙怎会因为一根线穗,便对某个宫婢起了好感和兴趣?他若真是,那萧诗雅倒真是看走了眼。 虽然没有出什么纰漏,但是存了不安分心思的宫婢,萧诗雅也是容不下她了。 木槿却忽然问道:“娘娘,您怎么要蔷薇换线穗?有什么不妥吗?” 萧诗雅这才记起来,那旧的线穗,恐怕就是引起绾太妃忽然发狂的原因。虽然只是猜测,萧诗雅也想要证实,便让蔷薇换新的线穗,不过那线穗毕竟是宫中之物,蔷薇必然也不敢随意丢弃。 尤其是,她以为那是轩辕苍龙之物,只会更加贴心收藏起来。眼下,那根旧的线穗,萧诗雅是暂时无法拿到了。 正要跟木槿说,就听到小顺子忽然高声喊道:“奴才在!” 萧诗雅转身,就看到小顺子推门急急的进去了。没有听到轩辕苍龙的声音,这小顺子那般大声应道,似乎唯恐别人听不到似的。 萧诗雅将玉佩递给木槿道:“有劳姑姑再去换一根线穗,想必皇上已经醒了,本宫先进去了。” 木槿应了声,迅速地转身离去。 萧诗雅转眸瞧了一眼后院,蔷薇关在里面,旧的线穗暂时放她那里也无事。等静下来,再去取来,也是无大碍。 这样想着,萧诗雅抬步进了寝宫。就见到小顺子扶了轩辕苍龙起身,萧诗雅笑道:“皇上睡醒了吗?” 轩辕苍龙摇头说:“朕并未睡着。” 萧诗雅一怔,睡不着?一定是思虑过重,便问:“皇上有什么心事吗?臣妾刚刚出去,听闻绾太妃好了许多,烧也退了呢。” 轩辕苍龙怔了怔,却没有追问绾太妃的事情,只说:“朕还在想,等你那宫婢装好了线穗便起来。不料朕等了这么久,不见踪影,想来你那个宫婢肯定很笨。” 萧诗雅一笑道:“臣妾见皇上睡了,刚刚遣她出去办事了。刚刚回来,所以耽搁了换线穗的事情。” 轩辕苍龙浅浅一笑,倒也没有再说什么。 不一会儿,木槿在外面唤萧诗雅。萧诗雅出去,接过玉佩一看,果然,线穗上有三颗珠子。 轩辕苍龙到了前厅,萧诗雅转身进去将玉佩递过去道:“此事有劳皇上了。” 轩辕苍龙淡淡的应道:“嗯,朕走了。”便大步离开了,小顺子小跑着跟在后面。 “臣妾恭送皇上!”萧诗雅笑,亏得蔷薇想要以手艺引起他的注意,轩辕苍龙分明接过玉佩直接放进兜里,压根没有去看线穗。 萧诗雅走出前厅,木槿候在外面,萧诗雅道:“走,带本宫去见蔷薇。” 路上,萧诗雅低声对木槿说:“本宫听绾太妃的宫婢说,玉佩原是绾太妃与聘妃争执的时候,被太妃扯了下来,紧紧握在手中。这玉佩原本是太后送给皇上的生辰礼物,皇上后来又送给了聘妃。本宫原以为太妃是因为玉佩是太后之物,所以发狂。可皇上今日却说,太妃不知这玉佩是太后所赠。皇上还说,这线穗被换过了。本宫猜想,这线穗,极有可能是引起太妃发狂的原因。” 木槿低声一笑道:“所以,娘娘您,才会命蔷薇换下线穗?” 萧诗雅颔首道:“如今旧的线穗还在蔷薇手上,本宫也因为匆忙,忘记要了那线穗。” 闻言,木槿眸子一紧,却并未再说话。 两人来到了后院,板儿还守在外面,就听到里面蔷薇求饶地声音说:“栗公公,求您跟娘娘说一声,奴婢知错了,再也不犯了!让娘娘饶了奴婢吧!” 萧诗雅微微皱眉,板儿这时候看到了萧诗雅,上前见礼说:“娘娘。” 点点头,萧诗雅摆摆手,板儿立刻上前推开了门。门忽然打开,刺眼的阳光照入,蔷薇下意识伸手去遮住眼睛。 待看清楚来人是萧诗雅,蔷薇立刻一脸的喜意说:“娘娘,您总算来了!” 萧诗雅哂笑,环顾四周一圈,这里,萧诗雅是初次踏足。只因为,犯了错的宫人,一般都是关在这里。 这里四周没有窗口,就只有一扇门。萧诗雅不禁想起前世看《还珠格格》的时候,漱芳斋一众主子奴婢被关进牢中,说过,推开一扇门,四面都是墙。想来,用来形容这间屋子,着实应景。 又想起来,当初小素儿也被关在这里面三日,心底不免心酸起来。 目光扫向蔷薇,嘴角勾了勾,萧诗雅却并不感觉,心疼她。爱憎分明,向来是萧诗雅一贯的作风。 看萧诗雅不语,蔷薇于是疾呼道:“娘娘,求您饶了奴婢吧!奴婢向您保证,日后会一心一意服侍您,再不做他想!”顿了顿,复有说:“奴婢,不想离了您的身边,求娘娘慈悲!” 萧诗雅浅笑,她以为,自己会像对待小素儿那般,罚她出去做个粗使丫头?未免,高看了自己! 小素儿有任务,所以才会去外头。这么重要的事,岂是她蔷薇可以做得?更何况,敢在萧诗雅眼皮底下耍花样,萧诗雅岂能轻易饶恕她?之前两个多嘴的宫婢可是被萧诗雅打发了去弃轩堂了。 但是在处置蔷薇之前,萧诗雅必须要拿到线穗! 伸出手,萧诗雅说:“换下的线穗呢?” 蔷薇一愣怔,随机磕头道:“奴婢斗胆,请娘娘饶了奴婢这一回!” 萧诗雅却是不语,再次说道:“本宫再问一次,换下的那根线穗呢?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35 妄想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