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34 沉默

想法?说真的,除了偶尔外在影响感觉郁闷和心伤,其实倒也没什么想法。毕竟萧诗雅现在也就近十七岁,以现代人眼光来看,可还未成年呢。 但是这皇上开口问,萧诗雅又不能不回答。只得错愕了下,轩辕苍龙却又说:“朕还知道,母后找过你几次,是何事?” 冷不防他这么一说,萧诗雅猛地警惕起来,他该不会认为自己是太后的人吧!哎呀,真是够糟糕的。 仔细思量着,萧诗雅道:“太后说,身为后妃,为皇家开枝散叶是臣妾等责任,她希望皇上子嗣多多。” “子嗣?就是说孩子了。”轩辕苍龙淡笑着,却转而问萧诗雅道:“你怎么想的?” 萧诗雅语塞,怎么想? 轩辕苍龙却忽然凑近道:“告诉朕,你喜欢吗?” 啊?萧诗雅更加震撼了,只得尴尬地说:“这个,皇上您,怎么想起这个问题了?” 轩辕苍龙似乎也有点儿怪异,微微拉开距离道:“朕只是—”咳嗽一声,他又说:“朕想着,再去西郊的话,要等到四月初六了。” 萧诗雅更加迷惑了,怎么忽然又扯到四月初六了?是了,那日是他的生辰,该不会是强调下,让自己别忘记他的礼物吧? 萧诗雅兀自浅笑,轻轻嗯了一声。 想起西郊,又想起他教自己射箭。他还说不喜欢太过柔弱的女子,可是他不知道的是,萧诗雅远远不是娇弱,甚至除了轻功,单打独斗,萧诗雅可以同时放到七八个壮汉。 四月初六,恭贺他的生辰,西郊会有一场盛大的狩猎会。 聘妃虽然出身将门,如今怀了龙裔,便也只能端坐台上,傻愣愣地看热闹了。至于白霜她们,更不必说了。 又想起木槿的话,想要长盛不衰,必须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,最好是皇子。但是别说萧诗雅没想过,现在也认为,这怀孕了,也不全是好事。 先不说,后宫深险,有人会对自己不利。就是狩猎会那日,也只能干坐在席上,不能乱动。 想了想,萧诗雅禁不住轻笑出声。 轩辕苍龙却道:“怎得,你很喜欢笑啊!” 萧诗雅抬眸看他,他唇角翘起,心情似乎不错。凑近一些,萧诗雅浅笑说:“只是想着皇上刚刚说的话,臣妾问您,您喜欢孩子吗?” 轩辕苍龙一怔,似乎未料到萧诗雅如此问,缄默了片刻,他道:“有些孩子对于朕来说,是责任。可是有的孩子,对朕却是—”他忽然闭口不说了,他的眼神恍惚,带着萧诗雅捉不住的朦胧,穿越屏风,静静地看向外面不语。 就在萧诗雅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来打破沉默的时候,他的声音带着无尽地飘渺轻吐两个字道:“憧憬。” 不知道为什么,萧诗雅总感觉,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怅惘和忧伤。 身为皇帝,为了巩固慕容家的江山,他也要周旋于妃嫔中间,令她们雨露均沾,这便是他说的责任。 至于后面的憧憬,或许他很憧憬有个与水柔的孩子吧。可是水柔已经死了,那会是什么样的孩子令他憧憬呢? 萧诗雅细细咀嚼着,其实人很希望要的孩子,自然是与自己所爱之人的孩子了。可是在这整个王朝里,可还有轩辕苍龙真心爱着的女子吗? 萧诗雅皱眉思索着,轩辕苍龙又说:“在这个处处充满算计和危险的后宫中,朕也有担忧的—”他忽然停住不说了,只是直直看着萧诗雅。 萧诗雅却是立刻知道了他的意思,他担忧的是,他的怀有孩子的妃嫔们,是否会向水柔那般,死于勾心斗角中,做了后妃们争斗的牺牲品。 如今天朝怀了龙嗣的刘妃和聘妃,自然很多双眼睛,会紧盯着她们。 轩辕苍龙忽的明白地说道:“纵然是责任,朕也不希望,他们受到丝毫伤害。”他说着话,眼睛紧紧盯着萧诗雅。 萧诗雅一怔,想起了赵才人告诫的话,千万不要去碰白霜。此刻,他如此明白得说出来,无非是要萧诗雅明白这一点。或者说,他其实很怕,萧诗雅会对他的孩子下手。 对于这一点,萧诗雅忽然很感动起来。本就没打算对他的孩子下手,萧诗雅浅笑着说:“皇上放心,臣妾必不会做那样的事情。” 萧诗雅会不择手段,但是却不会滥杀无辜。纵然白霜再可恶,可是就因为那个孩子是他的,萧诗雅便永远不会下手。 轩辕苍龙似乎很是满足:“朕知道。”便阖上了眼睛说:“朕累了,想睡一会儿。” 萧诗雅不语,给他掖好了被子,便起身到了外头。 行至外头,小顺子忙小跑着跟了上来唤道:“娘娘。” 萧诗雅停住脚,想起林彦的事情来,便道:“林太医的事情,可是办妥了?” 小顺子一愣,随即颔首道:“回娘娘,都办妥了。”瞧了萧诗雅一眼,小顺子又小声问道:“娘娘,皇上可好?” 萧诗雅颔首道:“在内室休息,你去外面守着,若是皇上唤人,便进去伺候着。” “是。”小顺子应道,便回到了门外立着。 萧诗雅转身,恰好看到小素儿和一个宫婢迎面走来,两人向着萧诗雅见礼,从始至终到擦肩而过,小素儿都是低垂着头。 萧诗雅不禁感叹,木槿真是厉害,教导得那般好。 隔了半晌,小灵儿回来了。看到萧诗雅居然在院子里,一怔,随即上前道:“娘娘,奴婢都打听清楚了,太妃今日身体好多了。” 萧诗雅这才放下心来,点点头道:“那烧可是退了?” 小灵儿道:“回娘娘,已经退了。” 轻呼一口气,就看到木槿走过来,对小灵儿说:“你先下去,我与娘娘有话要说。” “是,姑姑。”小灵儿应道,随即退了下去。 木槿上前一步道:“娘娘,奴婢听小灵儿昨日说,要给寿阳宫宣太医,便知道娘娘心底已经有了对策。今日林太医被拖出去,奴婢瞧见了,的确是被赶出了皇宫。皇上金口玉言,说是永不录用,那么这一生,林太医恐怕是别想再踏入皇宫了。” 萧诗雅闻言更是心情大好,浅笑说:“如今白霜没了林彦,本宫倒是想瞧瞧,她腹中的龙嗣,究竟有何异状!” 萧诗雅冷笑,如果一开始林彦便被白霜收买了的话,明日前去春熹宫请脉的太医,白霜也想不到是谁,到时候必然露出马脚。她总不能,将整个太医院全部收买吧? 若真有问题,萧诗雅很期待,白霜会有什么妙计应对呢? 木槿也浅笑说;“娘娘果然妙计,太医每日早膳后会去春熹宫请脉,明日一早,便能够知道真相了。” 萧诗雅亦浅笑,忽然想,若是太医诊断白霜龙裔正常,那么自己,会失望么? 蓦然想起轩辕苍龙的话,萧诗雅失笑,只是答应不去害他的孩子。若是孩子本身有问题,萧诗雅只不过说了绾太妃高烧不退的猜测,其余的,萧诗雅什么也没有做。 萧诗雅只是想试验下,自己与木槿听到的谣传,是否属实。至于后面的结果,都是林太医会错了意,一力促成的。 看向木槿,萧诗雅低低问:“春熹宫可是得到林太医被贬的消息了?” 木槿应道:“这时候,想必早就听说了。” 萧诗雅颔首道:“可有什么动静?” 木槿淡淡地说:“刘妃急急去了春熹宫,目前一切正常,倒没有别的动静了。” 握紧右手,萧诗雅知道,明月过去,必然是给白霜出主意。明月比之如梦更甚,肚里的心机,更是深藏不露!但是这也说明,白霜的龙嗣,莫非真的有问题? 正思索着,就听到蔷薇唤道:“娘娘。” 萧诗雅转身看去,蔷薇走上前将玉佩递给萧诗雅道:“娘娘,您看这条线穗可好?” 这线穗要萧诗雅说啊,其实就是传者珠子的类似剑穗的东西。蔷薇换的线穗很是精致,上面甚至还有一颗上好的玛瑙玉珠。 木槿看过来,却是倏然变色,呵斥道:“这线穗哪里来的?” 萧诗雅一怔,不明白木槿是何意。 却见蔷薇惊恐地低着头,支吾着说:“是奴婢从库房寻来的。” 几乎是话音刚落,木槿便满脸怒容,上前甩了一个耳光呵斥道:“放肆!在娘娘面前,还敢狡辩!这落红宫库房乃是我看管,这根线穗我从未见过,你好大的胆子啊!” 萧诗雅这才明悟,这线穗根本不是落红宫的,那么,萧诗雅斜睨着蔷薇惊恐退缩的模样,心底一惊,随即晒然一笑。 呵呵,有趣。似乎想起了那个竹韵,那个林昭仪碎玉轩的宫婢。 蔷薇猛地跪了下来道:“奴婢知罪。只是,奴婢—奴婢想—”却再也说不出所以然来,毕竟要是公然承认,自己想要以此勾引圣上,她可没那个胆子。 敢做是一回事,敢说又是另一回事。 萧诗雅却是浅笑着上前,俯视着跪下的蔷薇道:“蔷薇,本宫原不知,你的手这么灵巧、编出来的线穗,真真是精致好看呢!” 蔷薇身子一颤,随即支吾着说:“娘娘,息怒!奴婢不是—奴婢只是—” 萧诗雅却不想啰嗦,直接打断她说:“是怕本宫落红宫里的线穗,皇上不喜欢吗?唔,很好,真是难为你替本宫想得这般周到!喏。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34 沉默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