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33 不放

立刻便有侍卫冲进来,压住林彦就要拖出去。萧诗雅却忽然开口道:“慢着!”说着走过去,看着林彦说:“今日皇上这般罚你,你可要记清楚了。是因为昨日本宫身子不适,宣你前来请脉,你竟敢怠慢本宫,本宫是萧妃,位列四妃,你这是大不敬!” 林彦自然是迷糊的,萧诗雅使了个眼色,侍卫们迅速拖着他出去了。 门外,林彦忽然大吼:“微臣冤枉啊,皇上!是萧妃娘娘冤枉了微臣—皇上,微臣是不愿意—”后面的声音没了。 但是萧诗雅知道,他想要说什么,轩辕苍龙自然也是明白的。 门被再次关上,萧诗雅缓缓回身,就看到轩辕苍龙眸子里的怒焰,以及铁青的脸色。刚要说什么,他却忽然猛地一掀,整张桌子连同茶盏水壶全部倒地。哗啦一声,萧诗雅吓得一愣。 但是几乎是同时,萧诗雅上前从后面抱住他,紧紧地抱住他小声道:“皇上不要担心,此事就算太后知道了。传到她耳中,也是林太医因为臣妾的缘故被赶出宫,太后不会想到太妃头上。” 刚刚萧诗雅那番话,林彦不懂,但是萧诗雅知道,轩辕苍龙是懂得。 他还是不说话,萧诗雅鼓起勇气说:“皇上每次来臣妾这里,臣妾这里便会有东西遭殃。您要再这样,臣妾以后,可不敢放您进来了。” 想起那夜他深夜前来,说什么撞到了凳子,第二日一大早便命人将那个凳子给劈了。送到火场去了。 轩辕苍龙平复了呼吸,微微哼了一声,推开萧诗雅大步向寝宫走去说:“朕累了,想要睡一会儿。让人进来收拾下。” 萧诗雅蹙眉,待他进了内室,方才唤人进来打扫。 板儿面色怪异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娘娘,你没事吧?”萧诗雅一晒,他倒是聪明。在外头自然看的清楚,轩辕苍龙贬了林太医,现下又掀翻了桌子,这轩辕苍龙现在的怒焰可是不小呢! 板儿也是一脸的担忧看着萧诗雅,萧诗雅浅笑说:“本宫无事,你们轻点收拾,不要吵了皇上休息。动作快些,收拾好了就出去。” 行至外面,小灵儿和蔷薇连忙迎上来见礼。 萧诗雅道:“小灵儿。” 小灵儿闻言上前,萧诗雅便小声道:“你出去打听一下,绾太妃的病情怎么样了。”轩辕苍龙在落红宫停留,想来也是想知道这个结果。 萧诗雅倒是希望,她今日能够好转,小灵儿点点头,便匆匆出去了。 萧诗雅转身,正欲抬步,蔷薇开口唤道:“娘娘—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萧诗雅却摆摆手说:“候在外头,不必进来伺候了。” 萧诗雅进屋的时候,板儿与板儿已经收拾完毕,便见了礼退了出去。 萧诗雅迟疑着,终于还是掀开了珠帘,走了进去内室。轩辕苍龙闭目,躺在床上,萧诗雅上前坐了下来,伸出手欲要给他掖好被角。 轩辕苍龙却是伸出手,紧紧抓住萧诗雅的手,紧紧地不放。 萧诗雅吃惊地唤道:“皇上。” 轩辕苍龙却是背过身,幽幽地声音夹杂着深沉说:“当年,她可以为了私欲狠心抛下朕。可是如今对她,朕却不能—” 萧诗雅的心一痛,俯下身,从后面抱住他道:“皇上,臣妾明白。” 他的话,令萧诗雅想起本尊的爹爹。也是狠心的抛弃本尊,那可是血浓于水的亲爹啊!轩辕苍龙心里肯定会恨,因为那么亲近的亲人,却能够为了权势地位抛弃了儿子。 可是父母可以对子女狠心,子女却是无法同样做到那般。萧诗雅有想过,倘若某日萧老爷要死了,本尊的情绪回归,必然也会伤心的。 他那么恨她,却又忍不住,会去担心她。这么矛盾的心情,这般苦涩的心境,萧诗雅都可以理解他。 半晌,轩辕苍龙翻个身,紧紧地拥住萧诗雅,拉她入怀。惆怅地,他叹息着说:“母后,不喜她。” 太后对于绾太妃的态度,萧诗雅也是明白的。当初绾太妃将轩辕苍龙交给太后,那么轩辕苍龙便只能做太后的儿子。萧诗雅也很费解,太后必不会容忍,轩辕苍龙生母也活在世上吧? 倏然心惊,或许,太后之所以让绾太妃活着,是不是也顾及了轩辕苍龙的感受呢? 绾太妃可以活着,但是却不能够太接近轩辕苍龙,这应该便是太后最大的让步了吧? 轩辕苍龙忽然又道:“朕,恨她—” 萧诗雅心底酸涩:“皇上,您—” 轩辕苍龙却是阖上了双眼,嘴角紧紧抿着,似乎再努力隐忍着什么。 萧诗雅紧紧抱住他,低声说:“臣妾明白皇上,您其实希望绾太妃能够安安稳稳,平静地在宫里过完这一生。” 轩辕苍龙不会去看绾太妃,那是因为,绾太妃当初毕竟不顾血肉之情,将他抛弃了;他也不能去看她,那是因为太后的缘故。太后憎恶绾太妃,却又容许绾太妃活着,必然是有她的原因和打算的。 所以,这层窗帘,是不会被拉开的。一旦拉开,太后必然不会善罢甘休。太后不会允许,也不会坐视,轩辕苍龙有两个母亲。 太后或许会对别的事情妥协,唯独这件事,太后不会妥协。 轩辕苍龙久久不语,萧诗雅忽然轻声说:“皇上,就算全世界离开您,还有臣妾守在您的身边,陪着您。” 轩辕苍龙的身体微颤,紧紧握住萧诗雅的手,半晌他道:“容儿,谢谢你。” 萧诗雅怔住了,自从山洞那日之后,他便没有唤过自己名字了。这是前世的名字,也是萧诗雅本身的真名。 一时间,听他这么唤着,萧诗雅却分明感觉,似乎比田有心那声翦儿还要动听多了。 萧诗雅浅笑着说:“皇上,臣妾刚刚那句话,可是出自一首歌曲。您有耳福了,是第一个听到的。不过若是您相邀谢臣妾,可不能口说就算了。” 轻笑一声,轩辕苍龙道:“容儿,你这是要得寸进尺吗?” 萧诗雅浅笑着说:“臣妾可不敢,这还是皇上您教得好,臣妾这可是跟您学来的。”萧诗雅可没有说错,上次遣小顺子出宫寻田有心,他说过了,还有在西郊射箭的时候,他也是说了当萧诗雅欠他的。 萧诗雅心知,轩辕苍龙聪明,必会懂自己说什么。 果然,轩辕苍龙靠着萧诗雅道:“朕不管,你想要什么就赶紧说出来,朕可声明了,过期不候啊!” 切!萧诗雅在心底暗自鄙视,刚刚好,聘妃的玉佩可以让他转交。 却不料,轩辕苍龙像是想起了什么,猛然坐起来说:“呀!朕忘记了,你在西郊做的点心,朕还没有带回来呢!” 听他的口气,很是可惜。萧诗雅笑笑说:“皇上恕罪,您那日要臣妾晚上在您回来之前做好,时间仓促,臣妾来不及完成。” 反正西点要现做现吃,虽然天气很冷,但是没有空调冷藏,萧诗雅肯定那些西点现在也该报废了,倒不如说没有做。 “嗯。”轩辕苍龙道,又躺了回去道:“说吧,你想要朕做什么?对了,可不能学朕,让朕给你做什么点心啊!朕告诉你,朕决不妥协!” 扑哧一声,萧诗雅笑出声来:“皇上,您做出的点心,臣妾虽然期待,但是还是不敢奢望。” 在轩辕苍龙发作之前,萧诗雅慌忙取出碧荷给的玉佩说:“臣妾昨日去寿阳宫的时候,太妃的宫婢碧荷交给臣妾的。说是聘妃和太妃拉扯的时候,不小心抓住的,怕是贵重东西,不敢自己去还。臣妾便接了,做个人情还给聘妃。” 轩辕苍龙失笑:“哦?怎么又拿给朕了?” 萧诗雅别过头说:“这玉佩可是皇上您送给聘妃的,臣妾去送,您认为合适吗?” 轩辕苍龙笑道:“这玉佩是朕千年生辰的时候,母后送给朕的。” 萧诗雅心下微惊,太妃忽然冲上去,难道是因为这玉佩原本是太后之物吗? 不对呀,萧诗雅迟疑了下,终究还是皱眉说;“臣妾以为,太妃忽然发狂,此事恐怕不像表面那般简单。皇上,你认为太后—”萧诗雅缄默了,这事,萧诗雅不适宜胡乱猜测。 “哼!你倒是多心了,朕告诉你,太妃不知这玉佩是母后送的。”皱眉,轩辕苍龙拨弄着线穗说:“不过这线穗和吊坠,倒是更换过了。” 线穗!吊坠!倏然心惊,更换了?萧诗雅隐约觉得,莫非是这吊坠或者线穗有问题吗? 轩辕苍龙伸手欲接过玉佩,萧诗雅急忙躲开说:“既然这线穗已经破损了,臣妾还是命人换了,您再还给聘妃。” 语毕,萧诗雅慌忙唤道:“蔷薇。” 蔷薇推门进来应道:“奴婢在。” 萧诗雅将玉佩递过去说:“你下去换个好看的线穗,将玉佩上的拿下来,换好了拿进来。” 蔷薇小心地接住玉佩,应道:“是。” 蔷薇出去后,轩辕苍龙已经起身道:“这宫婢朕看着面生,你以前的宫婢呢?” 萧诗雅了悟,他说的必然是小素儿了。便淡然一笑说:“回皇上,犯了错,臣妾罚她去外头呆着了。” “嗯?”轩辕苍龙轻笑一声道:“容儿,朕觉得,你不像是那般的人儿。” 萧诗雅浅笑着,俏皮地说:“那般的人儿?那皇上您以为,臣妾是哪般的人儿呢?” 轩辕苍龙却浅笑不语,重新躺了下去,拉着萧诗雅也一同躺下去说:“朕至今未曾翻过你的牌子,你可有什么想法不?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33 不放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