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32 小心

木槿转身诧异地问:“娘娘,还有事要吩咐奴婢吗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不是,本宫想知道,小素儿那里,可有什么?”回来这般匆忙,本来萧诗雅是打算亲自问小素儿的,但是这么多眼睛瞧着,不妥当,现如今也只能问木槿了。 木槿摇头说:“娘娘,小素儿也只不过出去几日。目前尚无任何情况,这事奴婢会留心注意,娘娘您啊,就不必费心了,早些安歇吧。” 萧诗雅只得说:“嗯,你先下去吧。”木槿转身出去,顺便带上了门。 萧诗雅却是取出了玉佩,仔细把玩着。这是轩辕苍龙的玉佩,上面雕刻着上古瑞兽,只是似乎下摆的吊坠以及线穗似乎坏掉了。 虽然留下了玉佩,碧荷是因为不敢去漱婉祠还,而萧诗雅现在冷静一想,自己去送玉佩,是为不妥。 迷迷糊糊中,萧诗雅拿着玉佩睡着了。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萧诗雅简直想要爆粗口了。不止是肩膀酸痛,浑身都是乏力。遂记起来,轩辕苍龙说自己小时候,更加辛苦,太后对他期望很高。 现在他这般睿智,太后对他,应该是满意的了。 梳洗完毕,萧诗雅前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。 这一次,聘妃没来,就连白霜也没有出席。倒是如梦,冷冷地坐在一旁,冰冷地看着萧诗雅。萧诗雅识破她的身份,两人因为莫展飞,终究是决裂了。 萧诗雅没想过拆穿明月的身份,但是也不会掉以轻心。 太后似乎也不大高兴,早早打发众人回去。萧诗雅起身要离开的时候,却被太后叫住了:“萧妃,你留下,哀家有话问你。” 萧诗雅咯嘣一声,心下微惊,转身道:“是,臣妾遵命。” 太后嗯了一声说:“昨日,你未与皇上回落红宫吗?” 眼皮一跳,萧诗雅低垂着头掩饰说:“太后,皇上他—心情不好。”眼角余光扫过去,太后似乎面露不悦,倒也没说什么。 萧诗雅回了落红宫,刚坐下来,接过茶盏,就听到小顺子高喊:“皇上驾到—” 萧诗雅一惊,倏然记起来,昨日他说了,会来惩罚自己的。 慌忙放下茶盏,萧诗雅立刻先跪了下来,待轩辕苍龙一进来便道:“臣妾参见皇上!” 轩辕苍龙愣怔了一下,似乎被萧诗雅如此大礼给镇住了,随即勾起唇角,似笑非笑地说:“萧妃,何以对朕行如此大礼?” 萧诗雅暗自在心底腹诽,居然先不叫起来,只得老实跪着说:“臣妾犯了错,内心惶恐,皇上您倒是记性好,这么快就不记得了。” 慕容子哈却是轻笑一声,显然心情很是愉悦。他遣了众人出去,自己将门全部关上,然后拉起萧诗雅。 萧诗雅本以为,自己这般懂他的心意,总该是温柔地扶起自己吧?不过美梦瞬间破碎,轩辕苍龙几乎是拽起萧诗雅,不待萧诗雅反应过来,便一把抱进怀里笑言:“那么,既然有错,便从实招来吧。” 萧诗雅不敢怠慢,稳了稳心神说:“臣妾昨日去了寿阳宫,绾太妃的宫婢碧荷说,太妃落水被救起后,就一直高烧不退。” 轩辕苍龙拧眉,想来他是知道滋味不好受的。那日他发着高烧,来到落红宫兴师问罪的,对萧诗雅就软软地抱怨过,说什么头疼,难受。 萧诗雅猜得没错,他是的确在意绾太妃的。只是他有太多的无奈和理由,不能去看绾太妃。 只不过,只要他还在意绾太妃,萧诗雅的计划便可以施行下去。 想了想,萧诗雅小心翼翼地说:“皇上,臣妾斗胆宣了太医去寿阳宫。可那太医居然如此不上心,许是因为太妃在后宫无人管,态度便怠慢了。臣妾想,太妃烧不退,便是被耽搁了。” 萧诗雅却又想起来,自己诓她说皇上来了,她便立刻醒了过来。想来她的病,也有一部分原因,是因为心病吧。 潜意识里,她其实希望病不好,就是抱着奢望和侥幸,兴许轩辕苍龙会去看她吧? 轩辕苍龙抿唇,拧眉道:“昨日,哪位太医去请脉的?” 萧诗雅心底暗自高兴,面上却是平静地说:“林彦林太医。” “林彦?”轩辕苍龙瞧着萧诗雅,诧异地问。 萧诗雅不露声色地说:“回皇上,正是。臣妾恐太后问起来怪罪,只是称是臣妾身体不适,宫婢请来太医,臣妾才瞧见居然是林太医。” 轩辕苍龙便缄默不语了,萧诗雅又说:“臣妾记得,林彦太医是给刘妃请脉的太医。昨日他那般匆忙,想来也是因为要赶去春熹宫,臣妾便没有说些什么。” 话落,余光已经看到了轩辕苍龙隐忍的怒气,女人的话,有时候就是奇妙。轩辕苍龙动怒的时候,眸子里反而更加平静如一汪深潭,只是全然瞧不出笑意。 萧诗雅心知,自己做得够了。何为火上浇油,自己已然做到了。剩下的事情,便是要轩辕苍龙出马了。 果然,轩辕苍龙没有缄默太久,平静地唤道;“小顺子。” 外头,小顺子恭敬地应道:“奴才在!” “去,给朕把林彦宣来!”轩辕苍龙的声音倏然升高,吐出的林彦两字隐隐带着怒焰。 “是,奴才遵旨!”小顺子应道,外头便响起了他快步离去的脚步声。 屋里的两人都在沉默着,轩辕苍龙不语,萧诗雅自然识趣地一声不吭了。猛然,轩辕苍龙起身,坐到了桌子边。 萧诗雅迟疑了下,终是抬步过去,站到了一侧。 空气似乎也凝固了,他产生的威压可真得令萧诗雅喘不过气来。 不一会儿,有脚步声急促跑来的声音,就听到小顺子道:“皇上,林太医来了。” 轩辕苍龙手一滞,随即沉沉地说:“让他进来。” 门开了,林彦走进来,先是看了一眼一侧的萧诗雅,面露复杂,不过萧诗雅还是看到了深深的恐惧。躬身施礼,林彦道:“微臣参见皇上,参见萧妃娘娘!” 轩辕苍龙不语,只是直直地盯着林彦。 萧诗雅却在心底笑开了花,好戏已经上演,就是不知道轩辕苍龙打算怎么完这场游戏。可是若是他知道了,这一切只是萧诗雅借绾太妃,故意整林彦,想必他一定会气得够呛。但是等他知道了这事,萧诗雅有理由相信,他也没那个时间去修理萧诗雅了。 林太医还是跪在地上,双手因为跪的太久,而微微地发颤。 尤其是,轩辕苍龙不说话,可怜的林彦,应该心底更加恐惧吧? 萧诗雅不禁咂舌,先不说自己站着就感觉窒息,何况是跪着的人呢?轩辕苍龙阴沉起来,真是可怕啊! 许久,轩辕苍龙依旧没有叫起,冷冷地问道:“朕问你,昨日你可是去了寿阳宫了?” 林彦身体一颤,哆嗦着道:“皇上恕罪!微臣起初以为是萧妃娘娘身子不适,便跟着那个宫婢去了。谁知道,去了臣才知道,居然是—寿阳宫。微臣真的不知道啊!皇上—臣知罪,可,臣的确不是自愿的啊!” 萧诗雅简直想要笑了,这林彦果然是以为,轩辕苍龙是因为他给绾太妃瞧病,所以大发雷霆吗?呵呵,萧诗雅真想要拍手叫好了。 这林彦偏偏还强调着,说不是自愿!这不明摆着告诉轩辕苍龙,给绾太妃瞧病,他是非常不情愿吗? 心下暗自冷笑,萧诗雅摩挲着手腕处新换的玉镯,心道:“我可什么也没做,可是你林彦自个儿说得呀!” 林彦依旧规规矩矩地跪着,不敢出声,萧诗雅斜睨了一眼。 轩辕苍龙却是隐忍着怒焰,冷冷地说:“你可知罪?” 林彦身体一震,迅速叩首道:“是是是!回皇上,臣知罪!臣知罪!”顿了顿,他居然妄图拖萧诗雅下水说:“微臣如果知道实情,定不会去的。微臣当时听闻娘娘在寿阳宫身子不适,以为是在寿阳宫出了什么事—故而,微臣才会跟着那宫婢去的。” 好像还感觉少了什么,林彦忽然转而看向萧诗雅道:“娘娘,你说句话啊!微臣当时不知是为绾太妃请脉,娘娘,你是知道的啊!” 哈,萧诗雅简直要捧腹大笑了。这么说还不满足,居然还要萧诗雅为他作证吗?萧诗雅自然会好人做到底,如他所愿了。 浅笑一声,萧诗雅道:“皇上,林太医的确不是为了给太妃瞧病去寿阳宫的。是臣妾命宫婢说,臣妾身体不适。” 林彦舒了口气,以为萧诗雅为他说话,却不知道萧诗雅这话听在轩辕苍龙耳中,无疑是火上浇油! 果然,轩辕苍龙倏然起身,上前狠狠地踹了林彦一脚,怒喝道:“混帐东西!” 林彦显然不知道轩辕苍龙动怒的原因,冷不防被踹倒,忍着痛爬起来又规矩地跪好,讨好地说:“皇上息怒!微臣保证,再也不会犯了!” 这话无异于再次激怒轩辕苍龙,就见他又要上前,萧诗雅连忙拉住他劝道:“皇上,身子要紧。” 轩辕苍龙因震怒,胸口剧烈起伏着,此事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的。萧诗雅小声劝道:“皇上,林太医犯了错,您罚他一下也就算了,犯不着自己气成这样。” 轩辕苍龙却是狠狠地瞪了一眼萧诗雅,大声吼道:“来人!林太医玩忽职守,拖下去,削去太医官职,赶出皇宫,永不录用!” “皇上!皇上恕罪啊!”林太医瞧了他一眼,不住地磕头道:“微臣知罪了!皇上息怒,皇上恕罪啊!微臣再也不敢了!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32 小心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