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29 嘲讽

萧诗雅心一惊,是了。前朝贞元帝膝下只有一子一女,公主远嫁晋国为后,太子慕容子云却火烧东宫,拒不登基。 若非如此,哪里轮的到轩辕苍龙?呃,萧诗雅不敢往下想了,这事儿既然已成定局,不该再提起来了。 太后如此担忧子嗣问题,应该不单纯为了天朝,还有别的什么原因。萧诗雅笃定,却总想不出,究竟是什么缘故。 太后久久不语,半晌忽而叹息着说:“眼下离皇上的生辰,不足一个月了!” 萧诗雅暗自不解,太后忽然这般说,究竟有何寓意?是了,皇上登基六年了,想来后位不宜一直空悬,这事太后势必要忙着张罗。 又想起来,西郊时候莫展飞说了,皇上的生辰,各国都会朝贡。更有甚者,国君有可能会亲来。想来太后操劳这么多,也是很累的吧? 想得出神,太后却忽然说:“聘妃出了些事,你刚回宫,想来还未来得及前去探视。刚好,与哀家一起去吧。” 萧诗雅跟了上去,小声问:“太后,聘妃情况如何了?” 太后淡淡的说:“只是受了些惊吓,也没什么打紧的。”出了门,坠儿迎了上来,扶住太后的手。 萧诗雅却不再言语,当然无事了。说不定,聘妃就是借机,让自己有孕的事情传开,便可以让轩辕苍龙迅速回宫了。 说是绾太妃不慎落水,萧诗雅还相信,应该是聘妃推她下水呢!引起了轰动,自己再假装晕厥,太医前去诊脉,刚好目的达成。 班聘婷的心机,也不容小觊呢! 看太后这般淡淡的反应,萧诗雅是诧异的。刚进慈宁宫,太后那般镇定,看来聘妃出事,她应该是不甚关心的。萧诗雅总以为,太后甚是疼爱聘妃的。但是从种种看来,聘妃出事到现在,太后居然都没有去探望呢! 到了漱婉祠,外头的妃嫔开始上来一一见礼,太后也不搭理,萧诗雅只是颔首。 又走了几步,里面又出来一人,萧诗雅抬眸看去,居然是许久不见的林昭仪。她向太后施礼:“臣妾参见太后、萧妃娘娘!” 太后应了声道:“聘妃情况如何了?” 林昭仪低首说:“回太后,已经醒了,皇上正陪在里面呢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林昭仪悄然扫了一眼萧诗雅,目中全然是得意的笑意。 萧诗雅不禁嗤笑,这般得意干嘛?怀孕的是聘妃,又不是你林昭仪!萧诗雅可不会相信,她与聘妃好得,连她肚子里的孩子,也能当成自己怀了那般兴奋! 太后不再说话,抬步便进了内室。 萧诗雅欲跟上去,林昭仪却酸溜溜的说:“咦,娘娘,怎得您还笑得出来呢?如今聘妃怀了龙嗣,你怎得一点儿也不急呢?” 萧诗雅不禁嘲讽道:“你林昭仪都不着急,本宫急什么?” 林昭仪面色一变,刚欲开口,萧诗雅却忽然再次冷冷地说:“林昭仪似乎忘记上次禁足的事情了!那么本宫就提醒你,在宫里头,最好管好你的嘴巴!”语毕,萧诗雅抬步进了内室。 林昭仪被噎得够呛,话哽在喉咙里,满腔怒火无处可泄。 萧诗雅心底冷笑,林昭仪的怒火清晰可辨。想当初,自己被轩辕苍龙金口玉言,从待选秀女变成普通宫女。那个时候,林昭仪可是九嫔之首,后宫独大,多么骄傲啊! 现如今萧诗雅依然是后宫妃嫔之首萧妃,而林昭仪啊,却要依附别的妃子过活。可是萧诗雅却是不愿意,不愿意过那般的生活。 跨过门槛,太后转身看了萧诗雅一眼,不过没有说话。 入内,有宫婢上前挑开珠帘,萧诗雅看去,居然是翡翠!翡翠低声行礼说:“太后、萧妃娘娘吉祥!” 太后挥了挥手,翡翠便退至一旁。里面的人应该也是听到了动静,就听轩辕苍龙道:“母后怎得来了?儿臣听翡翠说您昨夜睡得不安稳,怎么不在慈宁宫好生歇着?” 此话一出,萧诗雅却是一惊。原来,太后居然是让翡翠前来,用了这么个藉口吗?既然不愿来漱婉祠,现在又为什么来了呢? 行至里面,萧诗雅对着轩辕苍龙施礼:“臣妾参见皇上!”目光扫向床上,聘妃转身侧躺,听到声音睁开了眼睛。 太后却是走过去坐下来说:“聘妃感觉如何了?” “太后—”聘妃作势要起身,却被太后按住说:“身子要紧,如今这虚礼也免了吧!” 轩辕苍龙却是转眸看了一眼萧诗雅,薄唇紧抿没有说话。 萧诗雅感觉真是窒息,忙笑着说:“刚回宫,便听说姐姐出了点意外,现如今可是好些了?” 聘妃闻言嘴角翘了翘,露出一抹若有似无地笑意说:“妹妹挂心了,本宫已经无事了。”语毕,轻扫了一眼轩辕苍龙。 萧诗雅心底郁闷,这是自然无事了,而且还心情愉悦呢!永新三年的时候,她后一步去西郊,先一步回宫。如今萧诗雅与轩辕苍龙同去,但是轩辕苍龙为了聘妃,抛下萧诗雅,先一步回宫。 就凭此事,以前的笑柄,立刻烟消云散了。聘妃寻回了自信和不甘,这会儿又变成客客气气,语带嫣然了。 浅笑着,萧诗雅说:“姐姐无事便好,皇上也不必忧心了。” 聘妃但笑不语,太后却说:“聘妃啊,哀家盼着这一天很久了。如今你怀了龙裔,可要好生注意着身子。” 聘妃闻言眉眼欢喜,却是羞红了脸颊。 太后却是忽然转头说:“如今聘妃刚受过惊吓,身体难免虚弱,需要好生休息。哀家留下来陪她,人多了会吵着聘妃。” 聘妃眼眸中的怒气一闪而逝,太后却续续说道:“皇上快马加鞭赶回,本就劳累,眼下也守了半日了,圣体要紧,回去歇着吧。” 聘妃虽然不悦不甘,不过无奈,还是说道:“皇上圣体要紧,还是回宫歇着吧,臣妾一切安好。” 轩辕苍龙点点头说:“那朕便回去了,母后,您也该注意身子,早些回宫。”语毕,便径自出去了。 萧诗雅向太后施礼,也跟在后面出去了。 “奴婢恭送皇上、萧妃娘娘!”翡翠掀开珠帘,在后面道。 到了外面,小灵儿和蔷薇上前,看到轩辕苍龙与萧诗雅一起出来不禁一怔,随即见礼说:“参见皇上!” 轩辕苍龙挥了挥手,小灵儿便拉着蔷薇跟在后面。 顺公公刚刚似乎去了哪里,这会儿从一侧小跑着追上来说:“皇上,您要回天乾宫吗?” 轩辕苍龙摆手说:“先不回去。朕要—”转身,他唤道:“萧妃。” 萧诗雅正低头跟在后面,闻言一怔,随即诧异地上前道:“臣妾在。” 轩辕苍龙转过身,低低地说:“陪朕四处走走。”顺公公闻言识趣地退后,远远的跟着。 萧诗雅走到他的身侧,他蹙着眉走着,伸过手握住萧诗雅的手,却是不发一言。 气氛忽然很是诡异,他不说话,萧诗雅也是识趣地沉默着。路旁经过的宫人全部弯腰施礼,这样走了一段路,直到路两边的宫灯亮起,才醒悟原来天已经黑了。 在这深宫走廊上,晕红的灯光下,他牵着萧诗雅的手,萧诗雅一度产生一股错觉。似乎两人不是身在深宫,还是在西郊的御憩轩。 真是悲哀啊,原来萧诗雅还是贪心的。贪心的想要,只有他和自己。 倏然,轩辕苍龙停住了脚步,眼神直直盯着前方。 萧诗雅循着他的视线瞧去,晕红的灯光下,犹如火焰般火红的花,绽开出妖异的血色。心蓦然一疼,那是璃国进贡的季季红! 再过近一个月,便会有璃国的人来天朝给他贺寿。灯光刺眼,萧诗雅瞧不清楚轩辕苍龙的脸色,更加不清楚,此刻他的心里,到底在想些什么。 也只是停留了一会儿,萧诗雅心知,自己对于水柔的事情还是非常介怀的。也知道眼下还不是询问水柔事情的机会,再有,萧诗雅不清楚自己在他心里占据什么地位,是否有那个资格去过问水柔的事情。 一路走着,才惊觉,他居然拉着自己来到了畔湖边上。 想想,似乎前一个多月,他独自坐在这里发呆,如梦过来,他们紧紧相拥。想想,果真不是个滋味。 两人坐到亭子里,轩辕苍龙微眯着眼睛,斜靠在栏杆上,似乎很是放松的模样。 萧诗雅轻靠过去,猛然感觉双臂很是酸痛。立刻呀的一声叫出声来,白日里,自己练了那么半天的射箭。 久没有运动了,这猛然运动起来,分泌了过多乳酸,真是难受的紧啊! 现在,只能够自己亲自出手了。仔细小心地揉捏了一会,萧诗雅苦着脸,正撞进一双深邃的眸子里。 轩辕苍龙轻笑一声说:“很疼?”手也适时伸了过去,拉起萧诗雅的手臂,居然认真地揉捏起来。 傻眼了!萧诗雅慌忙挣脱,疾呼道:“皇上!” 轩辕苍龙却抓得很紧,只是浅笑说:“朕亲自给你按摩,你怎么似乎还不乐意啊?” 不乐意?高兴地要飞起来了!萧诗雅不再出言,蓦地,却是想起来了太后的用意。她之所以等自己一起去漱婉祠,无非就是让皇上离开,然后给自己创造和轩辕苍龙单独相处的机会。 太后此举,着实令萧诗雅诧异不已。 忽的,轩辕苍龙幽幽的说:“朕想起来,小的时候,要练习射箭、骑马、舞刀弄枪。那个时候朕也是个小孩子啊,却每每受不住很难过,可是朕知道,朕不可以哭,不可以埋怨。就算再艰难,朕还是要坚持下去! 惊诧,这是轩辕苍龙初次在萧诗雅面前,说起他小时候的事情。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29 嘲讽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