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28 催促

萧诗雅的心颤抖,果然,有大事,而且是不好的事情发生了!否则,过来传旨的不是小顺子,怎么换了个太监? 太监飞奔过来,跪下来说:“娘娘,大事不好了!宫里有消息传来,似乎出了大事,皇上已经先一步回宫,命奴才前来告知娘娘。若是娘娘要回宫,皇上已经命人随行保护娘娘。” 心蓦然一沉,萧诗雅沉声问:“你可知道,发生了何事?” 太监闻言身体一颤,低下头,支吾着说:“奴才—奴才不知!” 萧诗雅有点儿心急如焚了,若非大事,轩辕苍龙岂会扔下自己,先一步就走了?他说了,会教自己射箭,他说了,让自己做了点心,他晚上回来吃的呵! 疾步走出门外,萧诗雅也没时间细思,那个太监是否有意隐瞒什么。 小灵儿吃了一惊,急急地唤道:“娘娘!” 萧诗雅头也不回,沉声道:“回宫!” 出了宫,外面果然停了一顶轿子,萧诗雅大踏步走过去,小灵儿则飞快地收拾一番,跟了出来。梨落也跟在后面,识趣地没有言语。 脚下扭了一下,便听到熟悉地声音传来:“娘娘,请您慢一些,小心!” 萧诗雅讶然看去,居然是莫展飞!轩辕苍龙匆忙回宫,却把莫展飞留了下来!这着实令萧诗雅惶惶然! 掀开轿帘,萧诗雅坐了进去,小灵儿也跟着坐了进去。马车立刻开始往皇城驶去,萧诗雅的心一瞬间凝重起来。 这才几个小时?怎么就忽然变了呢?快得萧诗雅抓不住,本以为终于可以与他朝夕相处几日,却想不到,一日的光景,一切便烟消云散了! 心底很乱,萧诗雅沉声唤道:“纪侍卫!” 莫展飞的声音淡然从容地传来:“属下在!娘娘,有何事?” 萧诗雅咬牙问道:“宫里到底出了何事?”那个太监支支吾吾,想必也是知道的,只是不敢说出来。而莫展飞想必也会知道,萧诗雅问了,他便不会隐瞒。 果然,莫展飞回道:“娘娘,宫里传来消息,说是绾太妃失足落水!” 原来如此,他纵然怨恨绾太妃,却始终记得,那是他的生母!难怪了,他会来不及跟萧诗雅说什么,便先一步回了宫。 萧诗雅依然记得,他拉着她,丢开太监宫女,来到畔湖边上,拉拉扯扯,兜兜转转,只为了旁敲侧击得出绾太妃的消息。 那么紧张,走的那么急,难道说,绾太妃情况不妙吗?萧诗雅不敢去猜,问道:“可知道绾太妃情况如何?” “娘娘,具体情况属下也是不清楚。”莫展飞答道。 萧诗雅只得催促马车快点儿,如今具体情况,只能够回宫才能够得知。 静下心来,倏然心惊。萧诗雅心知,太后是厌恶绾太妃的。那么必然不会是太后派人来通知轩辕苍龙的,况且离宫之前,太后告诉萧诗雅要留住他的心。如今离宫不过一天半,太后必然不会因为绾太妃的事情,急急遣轩辕苍龙回宫的。 那么,应该是另有隐情吗? 想着,心底更加惊惧,面色也渐渐地难看起来。 小灵儿不无担忧的问:“娘娘,您脸色不太好,可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 萧诗雅摆摆手,如今自己胡思乱想只能乱了分寸,一切还是要等回了宫再说。虽然很想要再问莫展飞,但是想想,又作罢了。 马车算是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宫,夕阳已经西下。匆匆回了宫,萧诗雅知道直接去寿阳宫一定不妥,还是决定先回落红宫。 想来木槿有什么消息,一定会等在宫里。 萧诗雅回到落红宫的时候,所有宫人全部迎了出来。萧诗雅屏退所有人,独留下木槿,问道:“姑姑—” 才唤了一声,木槿便微笑着道:“娘娘,是不是想问皇上突然回宫,是什么原因?或者说,娘娘已经听说了原因,例如‘绾太妃落水’?” 萧诗雅微微讶异,原来绾太妃落水是真的,只是她用了例如,那就说还有别的什么事! 心下稍定,萧诗雅蹙眉问道:“那皇上现在,可是去了寿阳宫了?” 木槿摇头道:“皇上一回宫,便即刻去了漱婉祠。一直到现在,还未曾出来。” 萧诗雅心底一怔,没来由地一慌,难道说绾太妃失足落水竟与聘妃有关?而皇上居然不去寿阳宫,偏偏去了漱婉祠,并且直到现在也不曾出来! 木槿低着头道:“娘娘有所不知,今日聘妃娘娘和绾太妃在畔湖边上偶遇,绾太妃忽然发起狂来,不顾一切要去打聘妃,最后拉扯之下,绾太妃失足落水,而聘妃受了惊吓,晕厥了。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惊吓晕厥吗?聘妃那般武艺,居然也会惊吓晕厥吗?要说是刘妃如梦,萧诗雅也会勉强相信,聘妃,萧诗雅坚决不信啊! “后来呢?”萧诗雅淡漠地问。 木槿继续道:“幸好有太监及时下湖,将太妃救了上来。聘妃—她—”木槿欲言又止。 萧诗雅心底隐隐的不安起来,但是仍然镇定地说:“姑姑,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,本宫挺得住!” 木槿闻言叹了口气说:“娘娘,聘妃之所以昏厥,是因为聘妃—怀了龙裔!” 如惊雷乍响,萧诗雅纵然做了心理准备,最坏的打算,却万万料不到,居然是怀了龙裔!呵,孩子,又是孩子! 萧诗雅总以为,下一个怀了龙裔的人,会是如梦呢!却从未料到,居然会是班聘婷! 哈!萧诗雅还以为,绾太妃忽然落水,又扯上了聘妃,想来是太后后悔了,想要帮聘妃夺回轩辕苍龙的心,没有料到,竟是这个原因! 怪不得呢!太后会急着派人去西郊,怪不得他忘记与自己的约定,说也不说,就先一步回宫了! 美梦,瞬间化作泡沫。萧诗雅有点儿明白了,小美人鱼宁愿化成泡沫,也不愿意带着回忆,独自孤苦活着。 木槿上前扶住萧诗雅,担忧地唤道:“娘娘!” 萧诗雅苦笑一声:“姑姑放心,本宫无事。” 木槿迟疑了一下,没有放开手,而是说道:“娘娘,在这个后宫中,您若想要永远常胜,需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。并且,一定要是个皇子!” 心再次狠狠地疼起来,孩子啊!萧诗雅从不认为,孩子便能够挽留一切,便能够留得住一个人的心。轩辕苍龙呀,难道说,他的心,真的要孩子才能够留得住吗? 前一刻,他还是含笑让自己给他亲手吃的,这一刻,他却是陪在了别的女人身边了。是了,这就是帝王的爱呀! 萧诗雅,或者剪瞳,你后悔做了这个决定吗?你后悔昨日他给你选择的时候,没有选择那个陪伴你五年的他吗? 颓然地闭上眼睛,孩子,对于后宫的女人来说,无疑是个很好的保命符。 可是,萧诗雅没有这么想过。“娘娘。”小灵儿走了进来,小心地唤道。 萧诗雅没有睁眼,木槿问道:“何事?” 小灵儿小心地说:“姑姑,太后派人来,说是让娘娘去慈宁宫。” 倏然睁开眼睛,木槿迟疑地唤道:“娘娘。” 萧诗雅已经大步走出去说:“太后派人来传,本宫岂有不去的道理!”冷笑着,萧诗雅掀开珠帘走出去。 行至外头,瞧见一个宫婢,却不是翡翠。那宫婢乖巧地说:“奴婢坠儿,参见萧妃娘娘!” “免礼。”萧诗雅说道,看到面前准备好的鸾轿,心知必是给自己准备的。便上前,小灵儿和蔷薇跟了上来,掀开轿帘。 萧诗雅坐进去,轿帘落下,萧诗雅随口问道:“坠儿,不知太后让本宫去慈宁宫,所为何事?” 坠儿笑言:“太后听闻娘娘回宫,心中挂念着,便让奴婢请您去慈宁宫一叙。” 萧诗雅不禁嗤笑,真是冠冕堂皇呀!这慈宁宫的宫女,尤其是太后身边的,着实不容小觊啊! 不知道的,还以为萧诗雅和太后,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亲密了呢! 到了慈宁宫,小灵儿和蔷薇等在外面,萧诗雅跟着坠儿行至里面。 太后正兀自悠闲的靠在软榻上,萧诗雅施礼道:“臣妾参见太后,太后福寿安康!” 太后睁开眼睛道:“唔,萧妃来得倒是快!” 萧诗雅不禁尴尬不语,您老人家传唤,谁人敢怠慢?遂低着不语,说多了反而误事。 就听太后道:“此次去西郊,虽然只过了一日半,但是萧妃好歹和皇上住了一晚上,哀家问你,可曾与皇上发生了什么?” 什么?萧诗雅无语了!居然这么直接!萧诗雅无语了,脸皮再厚,也禁不住羞得满脸通红说:“臣妾—并没有与皇上—”真是有够丢人了! 太后却是倏然起身,迅速抓起萧诗雅的胳膊一瞧,手腕处的守宫砂清晰的映入眼帘。骤然变了脸色,太后满脸怒容:“萧妃,哀家听闻也还进了浴室,难道是哀家的宫婢有问题,还是萧妃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 萧诗雅惊惧:“太后请息怒!”噗通一声,萧诗雅跪了下来。 太后更是怒不可遏:“先是刘妃有孕,现在是聘妃怀了龙嗣!聪明如萧妃你,难道还不开窍吗?” 萧诗雅真的是震惊了,太后这般,看起来比对聘妃的事还要上心,为什么呢? 咬紧唇,萧诗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轩辕苍龙不碰自己,这事怪得了谁啊! 太后拂袖说:“先起来。“ 萧诗雅起身道:“谢太后。” 太后又道:“哀家的话刚刚有些重,但是皇上登基都六年了。如今却子嗣全无,你们进宫,为皇上孕育子嗣乃是责任。前朝教训,你不会不知道吧!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28 催促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