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27 蹙眉

萧诗雅轻笑说:“本宫太兴奋了,难免就跑神了。” 小灵儿闻言也是开心地说:“娘娘,奴婢看得出来,皇上似乎也是心情很好呢!” 萧诗雅但笑不语,他心情好便好,不必庸人自扰,去想回宫后的事情。 出门,梨落迎上来说:“娘娘,早膳备好了。” 萧诗雅颔首应了一声,就听梨落又道:“皇上不回来用膳了,让您自己先吃。” 刚用了膳,便听到轩辕苍龙来了。萧诗雅便走了出去,见到轩辕苍龙从马上下来,愣怔了一下,随即笑言:“你这般装束,更加像个小丫头了! 萧诗雅诧异,是了,十六岁的年纪,在前世中国还不算成年呢! 轩辕苍龙忽然唤道:“过来。” 小灵儿则笑言:“娘娘,皇上在叫您过去呢!” 上前,轩辕苍龙呵呵一笑,搂住萧诗雅上了马。萧诗雅心一惊,随即被兴奋溢满。俏皮地眨巴着眼睛,就差没有拍手欢叫了。 轩辕苍龙沉声道:“坐好了!”随即马叫了一声,便迅速驰骋起来。萧诗雅依靠在他的胸膛里,心底痒痒的,似乎真的好久没有骑马了呢! 身后同样也有马蹄声传来,风呼呼从耳畔呼啸而过。萧诗雅兴奋地看着前方,几欲伸出手,去夺缰绳。 开玩笑,若是过早地漏了底,那不是找死吗? 行至一处森林,头顶一片乌黑。萧诗雅诧异看去,惊呼道:“咦,吸血蝙蝠!” 轩辕苍龙诧异地说:“吸血蝙蝠?呵呵,萧妃呀,那可是乌鸦,不是什么蝙蝠。” 是吗?萧诗雅分明看得清楚,那些蝙蝠扑闪着黑乎乎柔软的翅膀,眼睛泛着嗜血的红光。怎得只是在半空中,没有什么动作呢? 到了靶场,轩辕苍龙先一步下了马,伸出手要拉萧诗雅。萧诗雅忽然兴起,抿嘴一笑,轻松地从马上跃了下来。 轩辕苍龙诧异,眼眸中满是异彩和奇异。 立刻有个侍卫上前,递给轩辕苍龙一把弓,还有一桶箭矢。轩辕苍龙点头,目光看向面前的靶心,将弓递给萧诗雅说:“喏,拿着。” 萧诗雅不伸手,浅浅一笑说:“皇上要教臣妾射箭,也要先示范一下呀,怎得皇上认为臣妾是无师自通吗?” 轩辕苍龙一愣,随即笑道:“你是要朕先露一手是吗?好,朕便满足你的好奇心!”语毕举弓,便要射箭。 萧诗雅可不会轻易放过他:“既然皇上对自己的弓法如此自信,倒不如增加些难度,上马射如何?” 轩辕苍龙挑眉:“你在激将吗?呵呵。”果然,他翻身上马,却是伸出手一拉,将萧诗雅也抱上了马说:“你想看,倒不如上来看得清楚。” 萧诗雅浅笑着说:“臣妾荣幸之至!” 萧诗雅笑了,方才醒悟起来,眼下有那么多侍卫看着。若是他没有射中,哇,那不是丢人丢大了啊! 担忧的蹙眉,就听到轩辕苍龙道:“你小看朕?哼,若是朕全部射中靶心,你可有什么话要说?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还没开始,就要先要奖励了?踢皮球,谁不会啊!萧诗雅浅笑说:“那么皇上想要什么呢?” 轩辕苍龙微哼一声说:“朕先记着了!”语毕,猛地一夹马肚,马儿立刻飞奔起来。一箭下去,重中靶心。 轩辕苍龙这才得意的笑道:“朕的弓法如何?” 萧诗雅啧啧称奇说:“皇上果真是弓法精湛,可是您可要小心啦,臣妾可会长江后浪推前浪哦。” 轩辕苍龙疑惑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?” 萧诗雅好心解释说:“唔,与青出于蓝甚于蓝大同小异。” 轩辕苍龙眸子里黯了黯,随即轻笑说:“那便好,朕拭目以待,你可不要只是吹嘘!” 萧诗雅在心底狠狠地呐喊:“等会儿,就叫你大跌眼镜!” 事实证明,萧诗雅的确让轩辕苍龙大跌眼镜了,而且是连续跌落了两副眼镜。轩辕苍龙拿着弓,比划着,口述着,然后萧诗雅放了一箭。 由于是初次射箭,肯定不能一箭就中了靶心吧?所以第一次,萧诗雅眯着眼睛,看向别处,但是咻的一声,箭重中靶心! 轩辕苍龙凝眸,众侍卫也发出喝彩。 萧诗雅错愕的看着前方红心上的箭矢,然后再看了看手中的弓,心道:“这么久没练手了,居然还是这么精准,上天存心宠着我吗?” 咳嗽一声,轩辕苍龙道:“再来!” 萧诗雅心颤抖,这一次,可在不能射中了!于是一咬牙,萧诗雅干脆瞄准靶心,闭上眼随意射出一箭。 寂静,靶场一时寂静无比。萧诗雅偷偷地睁开眼睛,倒吸了一口气,颤抖地说:“呃,怎么可能!我—呃,臣妾明明—”声音卡住,要是说自己明明是闭着眼睛,随意射出的,是不是要遭众怒了 轩辕苍龙缄默,随即笑得耐人寻味说:“萧妃,看来你的身上,有很多朕不知道的秘密啊。” 萧诗雅沉默了,他是什么意思?怀疑自己吗?也是,自己今天表现得太过天才了,敏锐如他,不多想才怪! 然而轩辕苍龙却并未多说什么,萧诗雅已然调整好了。轩辕苍龙轻吐两个字说:“继续。”隐约的怒气,吓得萧诗雅心抖了抖。 不管了,萧诗雅心不在焉地射出,一箭接着一箭,居然再没有能够射中靶心的时候了。无语了,萧诗雅不信邪,经过十多次失败后,萧诗雅方才终于又射中了靶心。 轩辕苍龙这才露出笑意,似乎这样子,才显现出萧诗雅初始那两箭,只不过是运气而已。 这样连续练习了一个多时辰,萧诗雅从前的精湛感觉找了回来。也能够准确把握住度了,所以一个上午,萧诗雅都表现得如一般初学箭的人一样。 只是偶尔会中靶心,而且都是一箭穿红。轩辕苍龙虽然没有明说,嘴角流露出的愉悦,证明他也是很满意的。 午时的时候,轩辕苍龙说:“萧妃的天赋,着实令朕折服啊!”随即不待萧诗雅回话,轻笑着说:“朕送你回去用膳,不必等朕了。朕还要与周将军操练御林军,回去吧。” 萧诗雅去皱眉说:“下去臣妾要在御憩轩呆着吗?很无聊的!” 轩辕苍龙轻笑:“唔,那你可以给朕做些点心,晚上,朕回来吃。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看起来,那些现代手法的糕点,一定是让他记忆铭刻呀!笑了笑,萧诗雅说:“那皇上是想要吃以前吃过的,还是想要尝试新的糕点?” 轩辕苍龙心情很愉悦:“唔,朕不管,总之朕要吃你亲手做的点心。至于味道,你要记住,朕的胃可是很挑的。” 萧诗雅含笑:“臣妾谨遵皇上圣谕,必定会做出令您的胃满意的点心。” 心底像抹了蜜一样的甜蜜,萧诗雅回到了御憩轩。唤来小灵儿问道:“小灵儿,你可会做些点心?” 小灵儿老实答道:“回娘娘几乎点心都会做,包括娘娘您上次要奴婢送去御书房的三明治以及那些糕点,奴婢也都学会了。” 萧诗雅不禁开心:“唔,很好。那么你给本宫打下手,本宫会教你另一款糕点的做法。” 小灵儿闻言道:“娘娘,您懂得真多。只要是您教的,奴婢一定铭记于心。” “膳房在哪里呢?”萧诗雅问道。 小灵儿笑了笑,随即又迟疑地说:“娘娘,您怎么可以自己亲手做点心呢?再说了,膳房,您怎么可以去呢?” 咦,萧诗雅倒是诧异了,怎么态度忽然来了个大转弯?萧诗雅浅笑说:“你也不必为难了,快些带本宫去吧,皇上说了要吃本宫亲手做的点心呢!” 小灵儿这才会意,恍然大悟地说:“是,奴婢知道了!” 梨落在外头也听说了,但是似乎没有听全,以为萧诗雅只是单纯地想要动手做点心,吓了一跳进来劝道:“娘娘,这哪里是您能做的事情?” 萧诗雅浅笑说:“无妨,你只管带路,本宫要去膳房。”萧诗雅也懒得再去解释一番,只是命令道。 梨落终究不敢违逆,只得道:“是,娘娘,请随奴婢来。” 萧诗雅扶着小灵儿的手,跟着,不一会儿到了膳房。里面的人吓了一跳,一个个面露惊惧,好似萧诗雅兴师问罪似的。 萧诗雅转了一圈说:“都下去吧!”随即转而对梨落说:“你也下去吧。” 梨落怔了怔,福身道:“是,奴婢告退。 萧诗雅便记起来,那一次轩辕苍龙带着自己去了御膳房,将一干人等赶了出去。然后非要自己亲手给他做点家常精致点心,而且还限时。 一个下午很快过去了,萧诗雅一共做了六中味道的点心。萧诗雅想着,幸好天气寒冷,不然这些点心可是很容易坏掉的。 等了很久,轩辕苍龙还是没有回来。萧诗雅心底萌生出不好的预感来,禁不住问道:“小灵儿,你说皇上会喜欢这些点心吗?” 小灵儿闻言眉开眼笑的说:“娘娘放心,奴婢认为只要是您做的点心,皇上一定会很开心,一定会满意的。” 萧诗雅闻言笑容刚起,外头便传来急切地呼喊声:“娘娘!萧妃娘娘!”声音传来的同时,就看到一个太监满头大汗的跑进来。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27 蹙眉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