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26 不易

萧诗雅便抓起一把橘皮,丢了进去。很快,橘皮在水中浸泡,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橘子味,萧诗雅嗅了嗅,竟然也感觉到了一阵清爽和舒适。 将所有的橘皮都撒了进去,真是橘香怡人啊!深深地嗅了嗅,就听到:“怎么还没睡吗?”轩辕苍龙的声音,悠然传来。 萧诗雅吓了一跳,转眸看去。轩辕苍龙仍然是闭着眼睛,靠在池子边,只是嘴角隐约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。 他知道是萧诗雅,萧诗雅浅笑着说:“臣妾听方才的宫婢说,用橘皮泡澡能够减缓疲劳,便想要给您的水里加些。” “唔。”轩辕苍龙轻轻应了一声,随即睁开眼睛笑道:“朕甚久没有活络了,今日动了一下午,居然浑身酸痛。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下午的确是看到了他那般自负,居然一人与众人切磋武艺。 只是萧诗雅很费解,他毕竟是九五之尊,试问那些御林军将领怎得真与他动手了?还有,他们是否会全力以赴,还是会顾忌到皇帝的威严? “怎么,想什么呢?”忽然,轩辕苍龙唤道。 “哦。”萧诗雅回神,随口说:“臣妾在想,这橘皮的功效,是不是那般的有效。” “呵。”轩辕苍龙轻笑:“既如此,何不下水一试?”语毕,居然伸手就要拉萧诗雅下水。 萧诗雅一惊,下意识侧身,巧妙地躲过他的手,若是真被他拉下水了,那还不惨了!那不成,勾引皇帝了?呃,也不对,毕竟这皇帝是自己的夫君。 总之,萧诗雅知道这是自己的下意识反应。前世自己的那些防身术,造就了萧诗雅的敏感和敏捷。 这么一躲,萧诗雅担忧地看去,轩辕苍龙会不会因此生气了?但是他却只是蹙眉不语,眼中隐约似乎在隐忍着什么。 细看之下,萧诗雅忽然发现,他的肩头居然青紫一大片!呀,他受伤了!一定是很疼吧?骄傲如他,必不会承认。 萧诗雅惊呼道:“皇上!您的肩—” 轩辕苍龙却是不在意地说:“无妨,朕只是不小心撞了一下。” 四下一看,取了一块棉布,迅速沾了热水,拧干了敷上去。萧诗雅不禁诧异地说:“臣妾很好奇,谁这么大胆子,居然敢伤您?” “哼!”轩辕苍龙轻哼一声说:“你深夜不睡,就是专程来看朕的笑话么?”居然不回答,萧诗雅更加费解了。 摇摇头,萧诗雅正容说:“不,臣妾是担心您。”就如莫展飞说得那样,他是天朝的明君,他为了天朝江山,事事都亲力亲为。然而他终究是凡人,他也会受伤,也会疲惫 作为现代人,萧诗雅远远比那些人明白,作为皇帝,是多么的艰辛和不易。 轩辕苍龙微哼了声,却是没再出声。但是看得出,他听了这话,必定是愉悦的。微微翘起的嘴角,昭示着,他愉悦的心情。 热敷,能够缓解疼痛。萧诗雅看差不多了,便拿下棉巾,开始给他细细擦拭身子。虽然现代的风气很开放,但是这般距离一个男子,禁不住还是令萧诗雅心底微跳。 双颊也禁不住红透起来,心底有点儿激动,有点儿乱。萧诗雅轻轻的给他擦身,咚咚的心跳声很快被抛诸脑后。 过了一会儿,猛然发现,他竟然就这样睡着了! 他必定很累,所以才这么无设防无防备的,睡着了。他这般没有警觉心,是否因为自己在呢?禁不住甜甜的笑了,萧诗雅抬起手,轻抚他微皱的眉心。 真不忍心叫醒他啊!可是水温已经逐渐冷却了,所以,萧诗雅虽不忍还是要唤道:“皇上!醒醒!” “嗯。”他软软地应道,随即睁开眼睛说:“朕居然睡着了呢。” 萧诗雅拉他起来说:“皇上既然累了,便起来,去寝宫歇息。” 外头传来急切的脚步声,就听小顺子呵斥说:“还不快进去伺候皇上更衣!若是迟了,皇上着了凉,你们一个个的等着掉脑袋吧!” 萧诗雅起身,进来几个宫婢,顺公公跟在后面一脸的严厉。这里有人伺候,用不着自己了。听着小顺子的训斥,萧诗雅就想要逗逗他。 走上前,萧诗雅似笑非笑:“顺公公,本宫在里面伺候着呢!若是皇上着了凉,本宫的脑袋,是不是第一个掉呀?” 小顺子闻言面色骤变,惊恐地说:“娘娘!奴才不是这个意思!” 萧诗雅看他这般模样,不禁好笑。其实也只不过想要吓唬他一番,作为皇上的贴身太监,除了果喜,便是他小顺子最威风了。 轩辕苍龙已经穿戴完毕,萧诗雅也到了外间,穿上了自己的衣裳。他走出来,拉住萧诗雅的手,两人走了出去。 一股冷风袭来,温差这么大啊!萧诗雅禁不住打个寒噤,轩辕苍龙却是并未言语,两人径自回了寝宫。 这番折腾,他必定很累了。但是萧诗雅却是感觉更加清醒了,或许是白日在赶路途中,自己睡了那么久的缘故吧! 看着身旁轩辕苍龙一脸的倦意,萧诗雅不禁感叹说:“世人都以为皇帝享福,坐拥生杀大权,一言定生死。可是却不知道,您可是累得紧啊!” “唔。”轩辕苍龙应了一声说:“朕在宫里是脑袋出力,出了宫,要身体出力。朕的确是累得紧,不是一般的累啊!” 他轻笑着,声音却夹杂着愉悦,感情他累得舒心,累得开心? 萧诗雅笑言:“臣妾觉得,您似乎累得很舒心啊!” 轩辕苍龙轻笑不语,眼睛闭着,看上去似乎快要睡着了。萧诗雅便伸出手,替他将一侧的被褥掖好,不料轩辕苍龙却道:“明日,朕带你出去。” 咦,他没有事了吗?萧诗雅诧异,问道:“出去做什么?” 轩辕苍龙睁开眼睛,轻轻地吐出四个字:“教你射箭。” 隐隐的兴奋,萧诗雅问道:“皇上,为什么要教臣妾射箭啊?” 轩辕苍龙伸手一捞,将萧诗雅拉至胸口软软地说:“因为朕,不喜欢太过柔弱的女子。” 萧诗雅诧异了,不喜欢柔弱的女子。那么聘妃呢?她本就出身将门世家,一身武艺着实不低,也没见他有多么喜欢呀! 如梦那般柔弱,他倒是喜欢的紧啊! 不过萧诗雅不会这么问,也不会说出别的妃嫔来。在这里,短暂的只有两人的空间里,萧诗雅不想去想他那个庞大的后宫。 久久地,轩辕苍龙在耳畔说:“再有一月,便是朕的生辰。到时候会有西郊狩猎,朕很想要看你的表现。” 萧诗雅更加费解了,狩猎从来都只是男子的专有娱乐,什么时候,允许女子参与了? 轩辕苍龙不语,翻转身子,紧紧地抱住萧诗雅,隐隐的,萧诗雅察觉出一股子悸然。努力扫去不好的预感,萧诗雅努力使自己声音不那么颤抖说:“那么皇上生辰,想要臣妾准备什么礼物?” 如果可以,萧诗雅必然能够令他拥有一个难忘的生日。 轩辕苍龙没有立刻回答,过了半晌,才幽幽地说:“朕想要四月初六那日,你箭下的猎物!”声音不容置疑,却令萧诗雅嗅到了血腥。 猎物?是指人,还是寻常猛兽呢?不管是哪一种,萧诗雅都有信心,给他取来! 久久之后,耳畔传来他均匀清爽的呼吸声。很累了,所以他这么快就入睡了。而萧诗雅,居然还是没有一丝睡意,看起来,又要失眠了! 似乎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,萧诗雅迷迷糊糊中,感觉到身侧一轻,轩辕苍龙起身了。萧诗雅睁开眼睛唤道:“皇上,您这就起了吗?” 轩辕苍龙粲然一笑说:“不早了,朕的御林军已经在操练了!”转过身,他又说:“你也快起来吧,朕出去一会儿,回来便来带你出去。”语毕,便速速向外行去。 门外有小顺子的声音传来:“皇上。”原来,小顺子也早就起来了,等候在外面。 脚步声逐渐远去,萧诗雅开口唤道:“小灵儿。” 门帘一挑,梨落端着水盆进来道:“娘娘起了?奴婢出去唤人来伺候您。” 萧诗雅便道:“去叫小灵儿吧,本宫不习惯旁人伺候。” 梨落愣了下,随即应道:“是,奴婢这便去唤小灵儿前来。” 小灵儿进来了,萧诗雅便道:“本宫不习惯生人伺候,你怎的也不在外面候着?” 小灵儿道:“娘娘,皇上刚才唤了奴婢前去取了衣裳,所以奴婢走开了一会儿。” 萧诗雅诧异了,皱眉问:“衣裳?什么衣裳?” 小灵儿闻言喜道:“娘娘,你还不知道吗?唔,想必皇上定是想要给您个惊喜,奴婢倒是多嘴了!” 萧诗雅一怔,是了,轩辕苍龙今日说了要教自己射箭的。虽然说,生疏了些,但是萧诗雅确信,曾经那般精湛的技术,用不了几天的练习,必然会是百发百中! 只是既然学射箭,这繁杂的宫装必然是不合适的。也就是说,小灵儿前去取得衣裳,必定是轩辕苍龙准备好的女子戎服了。 仔细迅速梳洗完毕,小灵儿便伺候着萧诗雅,穿上了传说中的戎服。不过这身衣裳,的确是造型合理,不长不短,而且简洁大方。 萧诗雅不由自主想起田有心来,他琴棋书画无所不能,甚至是还有一身高强的武艺。还有隐容丹这类神奇的药,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! 越来越好奇他了,萧诗雅想得出神,小灵儿却是唤道:“娘娘,您今日要学射箭,这头上的钗是否少放几只?” 萧诗雅这才记起来,点点头说:“嗯。” 小灵儿诧异地说:“娘娘,您似乎心不在焉,奴婢问了您好几次了呢!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26 不易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