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24 谢恩

小灵儿闻言目露一喜,这西郊这么大,都是第一次来,难免会兴奋。 扶着小灵儿的手,出了门,守在外面的宫婢躬身说:“娘娘,天色不早了,请用膳吧!“ 萧诗雅的肚子还不饿,或许是窝窝头还没有消化的缘故。便摇摇头说:“本宫暂且不饿,你退下吧!“ 宫婢迟疑了下,随即低首说:“娘娘,您不用膳便出去,若是皇上知道了,会责罚奴婢的。” 萧诗雅扬了扬眉说:“唔,本宫不说,你不说,皇上怎会知道?”语毕,再不搭理,扶着小灵儿的手径自出去了。 那宫婢诧异地抬头,看着萧诗雅已经远去的倩影,怔怔的不知所措。随即却是猛然记起了什么,追上去叫道:“娘娘,请您早些回来,奴婢等您回来用膳!” 萧诗雅哭笑不得,轩辕苍龙不是说有人在外头,可以保护自己吗?怎得,又做什么吩咐这宫婢,提醒自己早些回去?难道说,这西郊真的是危险至极? 思索着,不多时已经来到了御憩轩外头。萧诗雅四下一看,不是说有人保护吗?人咧? “娘娘,皇上命属下在此等候,保护娘娘。”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,萧诗雅转身,看着面前单膝跪系的男子,久久不语。 手骤然一紧,他说的人,保护自己的人,竟然就是莫展飞吗?怪不得,那宫婢追上来说,要自己早些回去。用膳是假,早些回去才是最重要的。 轩辕苍龙这是何意?他特意要小顺子来传话,说是可以四处走走,然而派来保护自己的人,竟然是莫展飞! 那么,他此举到底是试探自己,还是别有他意?他既然放心自己出去,让莫展飞保护,那又为什么让宫婢提醒自己早些回去? 轩辕苍龙呀,有时候他做的事,还真是令人纠结矛盾啊!一如他的决定,他自己的心底,也是矛盾的吧! 萧诗雅依然记得,那晚在天乾宫外,他说的,他信自己,信自己和莫展飞的事情。那么今日之事,又是什么意思呢? 萧诗雅不说话,莫展飞也不出声,仍然跪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 “娘娘—”小灵儿不解的唤道,不明白萧诗雅怎么了。虽然之前在慈宁宫外,小灵儿见过莫展飞一次,但是此时天色有点儿暗,加上莫展飞低头,小灵儿想必也是没认出来。 萧诗雅复又记起来,如今莫展飞是轩辕苍龙的御前带刀侍卫,是贴身侍卫了。既然轩辕苍龙在此,那么莫展飞,也必然会在了。 只是不知道,此时周围,是否有人在监视呢?是顺公公?亦或是哪个宫婢?随即又失笑,既然两人之间清清白白,又何惧有人监视呢? 萧诗雅失笑,轻声说:“纪侍卫请起。” 小灵儿显然是愕然,不曾想到,萧诗雅居然会识得此人。 莫展飞谢了恩,起身的时候,小灵儿忽然呃了一声,想必她是想起了莫展飞,亦或是,莫展飞与萧诗雅之间的关系。 虽然萧诗雅不曾说过自己和莫展飞的关系,但是木槿那般敏锐的人,必然会清楚。那么势必,她也会交待了小素儿和小灵儿的。 这么久未见,似乎他瘦了许多。也是,四十大板子,可不是玩笑的。真不知道,古人怎么有这么多残酷的酷刑! 难过,必然的。甚至于,萧诗雅都无法正大光明去探听他的事情,还要旁敲侧击,从旁人口中,得知他的情况。 尤其是那日莫青明言语相激,萧诗雅说了那番话,想必展飞也是知道了吧?心不由自主地疼起来,他会怪自己吗? 那么恶毒的话,萧诗雅隐约希望,他能够听到,从而会记恨自己。可是,莫展飞会吗? 咬紧牙,萧诗雅看着他,他却没有抬起头,低垂着头,不与萧诗雅对视。 狠狠地,萧诗雅忽然抬步向外走去! 小灵儿一惊,眼中满是惊惧,只是颤颤地唤道:“娘娘!” 萧诗雅嘴角勾笑,小灵儿是不想自己出去了,因为她不想萧诗雅,与莫展飞在一起出去。 萧诗雅回眸浅笑,示意小灵儿不必担心。既然轩辕苍龙命莫展飞来保护自己,自己又何必刻意躲避?这样一来,反而更是有嫌疑。 莫展飞始终没有说话,跟上萧诗雅脚步,但是始终落后半步远,谨守本分。 沿途走了很久,三人没有说一句话。萧诗雅停住脚步,莫展飞也会停下来。萧诗雅放慢脚步,他也会相应地放慢脚步。一路上除了脚步声,便是呼吸声。 忽然停下脚步,萧诗雅四处环顾,似乎不知不觉走到了不知名的地方。看向小灵儿,接触到同样的茫然之色,想必这里,小灵儿也不曾走过。 就算知道了,眼下诡异的气氛下,小灵儿也必会闭嘴不语的。 总不能沉默,萧诗雅开口唤道:“纪侍卫。” 莫展飞怔了怔,随即应道:“属下在!” 萧诗雅皱眉迟疑了下,终究是问道:“身上的伤可是好了?” 莫展飞默了,随即恢复如常说:“谢娘娘挂心,属下已无大碍。” 萧诗雅颔首,犹豫着还是开口说:“其实那只香囊包,并不是—” “娘娘,请您忘记香囊包吧!”莫展飞却是出言打断道,萧诗雅释然,是呀,如今不论那只香囊包是否是莫展飞的那一只,都已经没有意义了。 莫展飞复又说:“请娘娘恕罪,都是属下无知,给您造成了麻烦,请娘娘海涵!” 萧诗雅沉默了,其实萧诗雅是想要告诉他,那只香囊包不是他给的那只,可是显然现在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。 板子都已经打了,终究是回不来了。这样无声的走着,风吹过,萧诗雅的眼睛却酸涩起来。半晌,萧诗雅轻笑说:“本宫还没有恭喜你呢,御前贴身侍卫,算是升官了。” 虽然明降,其实谁也看得出来,是升官了。 莫展飞的声音犹如和煦的春风,甚至还夹杂着愉悦说:“属下谢娘娘!”他的声音居然没有半点不悦和不满,这着实令萧诗雅诧异不已。 太阳西下,萧诗雅想,若是在海边,兴许还能够看一出夕阳落日图。 莫展飞却是开口道:“娘娘,天色已晚,请您早些回去吧。” “唔。”萧诗雅应道,却是忽然起意,拉着小灵儿的手,转而走向另一边的路。莫展飞疑惑地唤道:“娘娘—” 萧诗雅却是浅笑着,作为现代人,萧诗雅的方向感一向很是敏锐的。随即开口说:“这些路都是四通八达,本宫喜欢新鲜感,盲目原路返回,本宫不喜。” 莫展飞没有言语,紧紧地跟在后面。 小灵儿讶然地看向萧诗雅,似乎想不到,萧诗雅会这般有点儿小孩子心性吧?但是也会担忧,想必她以为,萧诗雅会迷路吗? 向前走着,果然听到了右侧树林中隐约传来兵器相撞的响声,伴随着喝彩声。萧诗雅诧异看向后面,莫展飞却说:“娘娘,是御林军在操练。” 萧诗雅想起来,刚从御驾上下来的时候,也是听到了这些声音。因为轩辕苍龙吩咐小灵儿带萧诗雅去御憩轩小憩,萧诗雅便没有停留,现在既然赶巧又碰到了,便止不住好奇心,很想要看看。 扶着小灵儿的手循声向前,看到了下面好大的一个类似练武场高台上,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尤为显著。 轩辕苍龙褪下了龙袍,穿上了戎服,但因为是显著的明黄色,萧诗雅第一眼还是看到了他。 看得出来,轩辕苍龙是与御林军在切磋。真可谓,强悍,居然一人连番打败了上台的众人,就这一会儿,都换了好几个人了。 莫展飞忽然开口说:“皇上,当之无愧为明君。我爹常说,皇上在朝堂之上,往往是言辞犀利,高瞻远瞩,抉择英明。今日皇上一身戎装,对于排兵布阵居然也深谙此道,有此圣君,乃我朝之福,天下黎民之福啊!” 萧诗雅闻言动容,却是吃惊地回头,刚好对上莫展飞佩服折服的眼神。 莫展飞一愣怔,似乎没料到萧诗雅忽然回眸,立刻低下了头。 萧诗雅却是震撼,从没有听过,关于轩辕苍龙的称赞。莫展飞他,居然能够,这般评价轩辕苍龙。 小灵儿聪明的察觉到,萧诗雅与莫展飞之间的尴尬气氛,适时开口道:“娘娘,天色已晚,不如早些回去吧。” 萧诗雅这才惊觉,不知何时,天色依然黑了起来。点点头,便扶着小灵儿的手,抬步正要离去。 莫展飞却是忽然唤道:“娘娘!” 萧诗雅诧异地回首:“纪侍卫,有何事吗?” 莫展飞迟疑了一下,却是道:“娘娘可知,四月初六乃是皇上的生辰?” 萧诗雅怔了下,此事,自然是知道的。萧诗雅甚至还想着,到时候,要不要给他弄个现代社会的生日蛋糕呢!只是莫展飞忽然这般问,想来是有什么深意吗? 见他一副又噤声的模样,萧诗雅更加好奇了:“本宫知道,这事太后也与本宫提过了,纪侍卫此番提起来,是想要告诉本宫什么?” 萧诗雅终于是抬步向前走去,这样走着,自然不知道莫展飞是何表情。半晌,莫展飞的声音从后面传来:“娘娘,太后可曾与您说些什么吗? 萧诗雅仔细回想着,似乎太后只是说那个时候皇城会很热闹,也没有说什么。但是莫展飞这般问,此事便不会如此简单! 倏然停住脚步,冷不防,小灵儿吓了一跳,萧诗雅却是转身道:“纪侍卫知道些什么?” 隐约的,萧诗雅从他的话中感觉出,一股子不寻常的含义。 莫展飞似乎察觉到萧诗雅的眼神,立刻垂下眼睑说:“娘娘,您该想得到,如今我邀玥王朝乃是三国中强盛的大国。此番皇上生辰,必定会四方来客。” 萧诗雅了悟,原来太后说得热闹,便是因此吧。只是这样,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呀! 只是,萧诗雅忽然想起来,这么说,晋国也会来人了?是了,先帝贞元帝的女儿-鸾凤公主,是晋国的皇后呢!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24 谢恩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