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21 惊恐

轩辕苍龙的声音却是倏然一冷:“萧轻扬,你可知,朕最讨厌何种人么?” 萧诗雅诧异,怎么忽然转移话题了?最讨厌的人,萧轻扬怎会知道? 半晌,萧轻扬惊恐地说:“草民—不知。” 轻哼一声,轩辕苍龙冷冷地说:“便是如你这般的人!” 似乎没想到轩辕苍龙会忽然翻脸,萧轻扬惊呼道:“皇上!” 小顺子立刻咋咋呼呼的吼道:“作死啊!居然敢大声喧哗,若是惊了圣驾,让你萧府的人全部摘了脑袋!” 萧诗雅还在思索,他说最讨厌如萧轻扬这般的人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次,萧诗雅连着灵魂也想哭了,感动了,也心疼了。 他是不是在说,讨厌那些,明明是自己孩子,却不愿意承认的人? 蓦地,他开口斥道:“小顺子,你好大胆啊!萧老爷可是萧妃的爹,刘妃的义父,你居然敢呵斥?” 噗通一声,萧诗雅想应该是小顺子跪下来了。就听顺公公说:“皇上恕罪!奴才该死!奴才-――” 萧诗雅却是知道,他不是在骂顺公公,反而是故意意有所骂。 只是轩辕苍龙蓦然起身,萧诗雅吓了一跳,抬眸看去,眼泪却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 轩辕苍龙看了皱眉,随即轻斥说:“等会不要给朕丢脸,不然朕可饶不了你!”他的声音带着恶意的狠狠,萧诗雅却反而感觉了浓浓的温暖。 这么说,他这是要,给萧诗雅出气了? 轩辕苍龙拉了萧诗雅的手,掀起轿帘,下了御驾。外面的御林军立刻涛声震天,全数单膝跪地齐声道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 萧诗雅终于看清楚了,那个颤抖着,跪伏在地,以额头触地的人,正是她的亲爹-萧轻扬 小顺子看到轩辕苍龙下了御驾,闪过一丝诧异,随即立刻取了披风就要上前,却被轩辕苍龙狠狠地瞪了一眼,立刻退了下去。 轩辕苍龙缓步走下御驾,将萧诗雅拉着上前,就听萧轻扬道:“皇上万岁,娘娘千岁!” 萧诗雅嘴角翘起,冷笑,千岁?萧轻扬,你可知你口中的娘娘,是谁? 轩辕苍龙冷眼看着跪地的人,紧紧地揽住萧诗雅,轻笑着说:“萧轻扬,抬起头来。” 萧轻扬双肩不住地颤抖,就连两侧的手也禁不住发抖,半晌,终究没有那个胆子抬起头。 轩辕苍龙却是沉声道:“萧轻扬,朕说了,抬起头来!”这一次的声音,隐约夹杂着滔天威仪。 萧诗雅感觉到怦怦乱跳的心,想起轩辕苍龙警告自己,不许给他丢脸。于是深呼吸,平静地看着那个人。 萧轻扬终于是鼓足了勇气,缓缓地抬起头来,先是从脚再向上,然后,他瞧见了灿若星辰的萧诗雅! 圆目惊恐地撑圆,萧轻扬下意识指着萧诗雅,张口,哽住了,惊骇欲绝地,半晌说不出半句话来! 轩辕苍龙却是冷哼一声:“放肆!朕的萧妃,也是你能指着的!” 萧轻扬醒神,慌忙低着头道:“草民该死,皇上恕罪!” 轩辕苍龙却是淡笑着说:“看在刘妃的份上,朕不与你计较。不过朕想问你,你看朕的萧妃与你的女和义女相比,哪一个更甚? 萧轻扬颤抖着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 萧诗雅也很好奇,萧轻扬会怎么回答呢?是自己承认的女儿好,亦或者从不认为是萧府女儿的萧诗雅? 轩辕苍龙可没有耐心,只是冷冷地:“嗯?萧轻扬,朕还等着你的答案呢,只是朕的耐心,可不好啊!” 萧诗雅紧紧拉住他的衣袖,其实本尊心底,应该也不愿意轩辕苍龙这般为难萧轻扬。轩辕苍龙却是横了一眼萧诗雅,萧诗雅便不敢做声了。 人群中忽然有一声惊呼,萧诗雅循声看去,居然是萧夫人晕厥了。想来她终于是好奇心作祟,忍不住抬头了,然后就看到了萧诗雅,再然后居然吓晕了! 萧诗雅不忿,自己现如今的脸不算美,应该也没有丑到吓人的地步吧?还是这萧夫人的胆子太小,禁不起吓? 萧轻扬也意识到身后发生何事了,咬紧牙说:“回皇上的话,草民以为,自然是萧妃娘娘更甚,草民的女儿们自愧不如!” 轩辕苍龙呵呵笑着,却是没有就此罢手,继续浅笑着问:“哦?是吗?那么萧老爷以为,是哪方面萧妃更胜一筹呢?才、貌、智,亦或是全部呢?” 萧轻扬像只斗败的公鸡,垂下头怯弱地说:“回皇上,自然是全部。”真是毫不含糊啊,没有丝毫迟疑呢! “哈哈—”轩辕苍龙放声大笑说:“萧老爷,朕还要感激你呢!若没有你的不珍惜,朕何以会有如今的萧妃呢?朕想要告诉你,有些人你不珍惜,可是朕却稀罕,朕甚喜啊!” 说完,不理会萧轻扬几欲晕倒的样子,拉着萧诗雅转身,大声道:“起驾!” “恭送皇上—”排山倒海的声音,一浪接一浪。 轩辕苍龙拉着萧诗雅上了御驾,萧诗雅看着他满脸的解气,满眼的得意和愉悦。心底却是迷惑了,他是故意为自己解气,而去刁难萧轻扬,亦或是他是因为绾太妃的事情,迁怒了萧轻扬呢? 轩辕苍龙忽然望过来,伸出手给萧诗雅擦掉了眼角的泪水。萧诗雅一惊,不知何时,自己居然是哭了吗? 他专注地看着自己,萧诗雅甚至有股错觉,这一刻,轩辕苍龙对自己是喜欢的。他的温暖,他的关切,让萧诗雅甘愿沉沦。 轩辕苍龙收回手,忽然很是疲惫地靠在软垫上,阖上了眼。萧诗雅心知,他必不会睡着,只是闭目养神而已。 想到刚刚的事情,萧轻扬被小顺子的呵斥,不免感觉很是好笑。但是却碍于轩辕苍龙的缘故,只好憋住声音,只是用丝帕捂住嘴巴,无声的笑着。 轩辕苍龙却是说:“想笑就笑,做什么忍住?”没有睁开眼睛,居然能够察觉萧诗雅的情绪。 心底起了一股反叛,萧诗雅道:“皇上不是说了,不许臣妾笑的。” 轩辕苍龙却是浅笑着睁开眼睛说:“刚刚御驾外,众人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。你是朕的萧妃,若是在一旁笑嘻嘻的,成何体统!那朕的威严,何在?” 哼,原来是这样,也对,毕竟是九五之尊,他要那该死的面子呀!歪着脑袋,萧诗雅不免揶揄地看过去。 轩辕苍龙招了招手,示意萧诗雅过来。萧诗雅听话的坐过去,他伸出手一拉,便紧紧地抱住萧诗雅,将她搂进怀中。 将头放置萧诗雅肩头,轩辕苍龙叹息说:“朕乏了,可是看到你,朕又不想歇息了。” 萧诗雅无语,这什么话啊?于是不平地问:“臣妾长得真那么有碍观瞻吗?” “唔。”轩辕苍龙颇为赞同地颔首说:“偏偏那萧轻扬眼拙,居然还说你,长得很是好看呢!” 萧诗雅心底暗自鄙视了,你可是皇帝,话在那里了,气场在那里,他若不那么说,能行吗? 切了一声,当然是在心底偷偷地,萧诗雅不禁顶嘴说:“这么说皇上喜欢美女?既如此,臣妾真是诧异了,何苦带着臣妾呢?” 轩辕苍龙半眯着眼睛,含糊不清地说:“朕—”随即眼睛全部眯上了,没了声息,耳畔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居然就这样睡着了! 御驾忽然间停下了,萧诗雅疑惑,轩辕苍龙可没有喊停,怎么回事? 就听到小顺子上前说:“皇上,前面路窄,御驾过不去。” 萧诗雅这才记起来,小谢胡同可没有多么宽敞啊,这么大的阵势,怎能够通过呢? 轩辕苍龙也睁开了眼睛,慢悠悠地说:“无妨,朕与萧妃,下轿走过去。”语毕,放开萧诗雅,先一步下去。 萧诗雅紧跟着下去,小顺子已经取了披风,正给轩辕苍龙系上。 小灵儿手中也拿着貂敞,见萧诗雅下来了,上前为萧诗雅披上。 轩辕苍龙携着萧诗雅的手,走在这条小路上。周围早就站满了御林军,长长的胡同,勾起了萧诗雅深埋已久的记忆。 这条路,萧诗雅走了五年,路上的一砖一瓦,萧诗雅都依然清晰记得。心情也跟着激荡起来,仿佛回到了那五年。 脚步声清晰的回荡在耳畔,似乎又看到了那间寺庙,看到了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田有心。 记忆瞬间倒流,轩辕苍龙的手忽然用力握紧,萧诗雅感觉到了疼痛,耳畔传来他的声音:“你们在此等候,朕和萧妃过去,没有朕的命令,所有人不得擅入!” 有位似乎是将军头衔的人,带刀跟随,轩辕苍龙却是冷哼一声说:‘周将军,留下吧!“随即拉着萧诗雅,径自前行。 走了几步,萧诗雅忽然怔住了。记忆中的那个灵隐寺,居然就在眼前了!只是令萧诗雅想不到的是,眼前的灵隐寺,似乎比之前看到的要更加破败了。 看着眼前生锈的青铜门,萧诗雅似乎又瞧见了五年前的十岁儿童,轻叩着门,然后门开,一身青衣的小沙弥探出头来道:“小施主,你又来了啊!“ 嘴角禁不住一勾,曾经的十岁女童,如今已经长大了。可是那个陪伴自己的人,却已经天涯海角,不知所踪了。 失笑,萧诗雅停住脚步说:“皇上,不必进去了。” 轩辕苍龙皱眉问:“为何?” 萧诗雅伸出手指着门边,墙壁上贴着的告示。上面写着,由于寺庙年久失修,为了上香施主的安全着想,灵隐寺迁寺到了翠屏山山脚下。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21 惊恐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