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18 诧异

萧诗雅不禁诧异,看了看小灵儿,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 小灵儿却是笑言:“此事真是塞翁失马,当初莫统领被打板子的时候,想必谁也不会料到会这样!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查明?去,春熹宫的宫婢都死了,简直是死无对证,还查个屁!分明是太后与皇上,对李府进行的招安政策,顺便拐上莫展飞。 李府是文官世家,而莫展飞先被打,这会儿又赏,真不知莫大学士是否也会感觉是福呢? 先前是宫廷侍卫代理统领,这会儿变成御前带刀侍卫,还是第一,明降暗升啊!权力,可是大了许多了,尤其是常伴君侧! 先前木槿分明警告萧诗雅,不要去管莫展飞的事情。这会儿又借小灵儿的口,告诉自己这件事。分明也是提醒自己,莫展飞是御前侍卫,肯定会常伴轩辕苍龙身侧,看到他也不为过。 也是要自己做好心理准备,只要轩辕苍龙出现,莫展飞也会在一侧。 日子这样过了大概有半个多月了,而轩辕苍龙也没有在此期间来落红宫。萧诗雅的日子,仿佛如平静的湖面,波澜不惊。 这一日,萧诗雅正在软榻上小憩,忽然有太监高喊道:“皇上驾到!” 萧诗雅迷迷糊糊的起身,就见轩辕苍龙大步进来,萧诗雅立刻见礼:“臣妾参见皇上! 轩辕苍龙嘴角含笑,似乎心情愉悦。上前拉起萧诗雅说:“免礼吧。天气最近转暖,朕打算去西郊阅兵,检视朕的御林军们,训练得如何。朕已经,很久没去,亲视了!” 萧诗雅知道,西郊是皇家私有猎场。除了有千奇百兽外,占地万顷,能够容纳千军万马。轩辕苍龙只在狩猎季节,前去狩猎。这一次要去亲视阅兵,萧诗雅倒是没有听说过。 忽的,萧诗雅想起来,诧异地说:“皇上去了西郊,不是要歇朝了?” 轩辕苍龙却浅笑道:“朕若是连歇朝几日都不可,那这半个多月来,朕的辛苦不是白费了?” 萧诗雅不禁好笑,他的意思是,这半个多月来,他很忙。是为了腾出几日,好去西郊,亲自阅兵? 只是令萧诗雅疑惑的是,他去阅兵,告诉自己干嘛? “朕想要,带你一起去。”轩辕苍龙看出萧诗雅的疑惑,索性抓住她的手,愉悦的说。 简直是难以置信,萧诗雅震惊,随即不敢相信地问:“皇上,此话当真?” 轩辕苍龙却放开手,笑言:“君无戏言啊,萧妃!你吩咐宫人收拾下,朕还有些事要处理,明日一早,我们便启程。” 语毕,轩辕苍龙便起身向外走去。 萧诗雅却是心慌,起身看着他的背影唤道:“皇上?” 轩辕苍龙停住脚步,诧异地应道:“嗯?” 萧诗雅问:“此事,太后可知晓?” 轩辕苍龙含笑点头轻嗯了一声,便大踏步离去。 萧诗雅心潮澎湃,愣怔在原地发呆了。太后不是喜欢聘妃吗?知道了轩辕苍龙带自己去西郊,居然不反对吗? 小灵儿一脸欣喜地进来问:“娘娘,皇上真的带您去西郊吗?” 蔷薇也是一脸的雀跃:“是啊!听说皇上,可是只带了我们娘娘一个人呢!” “既然知道了,还不快去给娘娘收拾行李?”木槿掀开珠帘,一边吩咐着。两人立刻告退下去,收拾去了。 木槿看着萧诗雅,诧异地说:“娘娘,这是好事,您似乎看起来不大高兴?” 萧诗雅闻言抬眸,却是皱眉反问:“姑姑,您真以为,这是好事么?” 木槿一怔,似乎没料到萧诗雅会这般说,不过还是说:“娘娘此次不必多带什么人,小灵儿一人足矣。” 萧诗雅颔首,遂记起来,她说蔷薇的话。点点头,萧诗雅算是答允了。 又过了一会儿,就见板儿进来说:“娘娘,翡翠姑娘来了,说是太后要您过去!” 萧诗雅心下一怔,果然,太后还是忍不住了。 浅笑着,萧诗雅说:“唔,本宫知道了。你让翡翠稍等,本宫换了衣裳,便去。” 板儿应道:“是。”便退了出去。 木槿皱眉说:“娘娘,此事太后应该早已知晓。明日一早您便出发,怎得这会儿,太后宣您过去呢?” 萧诗雅浅笑摇头,不过去,怎会知道太后想做什么?在想什么? 匆忙换了衣裳,又简单梳洗了下,扶着木槿的手出去。 翡翠见了,立刻上前笑着施礼说:“奴婢翡翠给娘娘请安,娘娘万福金安!鸾轿已经备好了,娘娘请上轿。” 萧诗雅点头,与木槿一道出了门。上了鸾轿,在轿帘落下的瞬间,翡翠忽然说:“往年皇上去西郊操练御林军,从未带过任何娘娘和小主,都是一个人去的呢!” 木槿却是低声道:“翡翠怎得忘记了?永新三年的时候,皇上可是带了聘妃娘娘去了西郊呢!” 翡翠的笑容尴尬起来,随即讪笑着说:“奴婢怎会忘记呢?只是那一年,聘妃娘娘是后皇上而去,先皇上而回。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这翡翠也是个妙人。她的话,分明是说,聘妃能够去,是太后的旨意。而她先轩辕苍龙回去,想必也是轩辕苍龙不喜,下令她先回去的。 看起来,轩辕苍龙是不高兴聘妃去得。而翡翠的意思,是轩辕苍龙从未,主动带过任何的妃嫔去西郊吧? 所以,太后才会,让自己去慈宁宫吗? 那么,太后会说什么呢?难道说,萧妃,你不要去了,让聘妃去吧!随即傻笑着,若真能说出这番话,太后也不会是太后了。 更何况,聘妃是多么骄傲和自负的人儿。若是她知道了能够前去的原因,想必日后见了萧诗雅,也不会是这般谦逊有礼了。 感觉也不过十多分钟,轿子便停了下来。这速度,可真算是狂速了。 木槿掀开轿帘,扶着萧诗雅下了轿。翡翠已经在前面走去,两人跟了上去,进了慈宁宫,直向太后寝宫走去。 门外有宫婢见了礼说:“娘娘,太后要您一个人进去。” 下意识看向木槿,她已经放开了手,却并未说话。而翡翠也停住了脚步,萧诗雅迟疑了下,终于是抬步迈进门槛里。 后面的门便哗一声关上了,萧诗雅心底却是一悸,没来由地心惊起来。 透过透明的屏风,看到太后正躺在软榻上,小憩。 迟疑了下,萧诗雅小声唤道:“臣妾给太后请安,太后万福金安!” 熟料,太后并未出言。萧诗雅咬咬牙,只得保持弯腰屈膝的动作,一动不动。 而太后没有动,眼皮也没有动静。这样过了不知多久,太后身体微动,随即睁开眼眸道:“起来吧。”便要起身,萧诗雅慌忙上前扶起她。 太后却是浅笑着说:“哀家听说,皇上要去西郊?” 萧诗雅不禁想笑,其实她是想说,皇上带自己去西郊吧?只是她没说出来,偏偏说是皇上要去西郊,其中寓意,不言而喻。 萧诗雅于是应道:“是的,皇上今早还来了臣妾宫里,让臣妾收拾一下,带臣妾去西郊。” “哦?”太后眼眸一闪,随即似笑非笑地说:“那么,萧妃怎么说的?” 怎么说的?萧诗雅不禁嘲笑,当然只能在心里这样了。若是太后说不让去,自己敢说不?自己因此与太后杠上了,轩辕苍龙会向着太后,还是自己呢? 低垂着头,萧诗雅只得说:“臣妾一切但凭太后做主。” 太后闻言一怔,随即淡笑着起身,行至窗前说:“这邀玥王朝是皇上的天下,皇上才是这天下的天子,萧妃何故要听哀家的?” 萧诗雅却是诧异了,太后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究竟是同意去了,还是不赞同自己去呢? 硬着头皮,萧诗雅浅笑着说:“太后您是皇上的母后,您的决定自然是为了皇上好。何况皇上此番是去操练御林军,带着臣妾始终不便,太后考虑的,比臣妾想得,自然要周全多了。” 太后转身,目光灼灼盯着萧诗雅。萧诗雅心底一寒,难道说,自己说错了什么吗?右手在衣袖中微微收紧,紧张得心跳也骤然加速。 太后却是忽然上前,拉起萧诗雅的手,轻拍了拍说:“萧妃你也果真是聪明,哀家所疑虑的,也正是这个。” 叹息一声,太后转身,坐到了桌子边。 萧诗雅走过去,立于一侧。太后对于轩辕苍龙带萧诗雅,不带聘妃,不是没有怨言的。只是她的眼神中,似乎还有别的担忧。 半晌,萧诗雅想不出那隐起来的担忧是什么。太后忽而说:“哀家明白,皇上正是年轻,有些事,哀家管不了。” 此话一出,萧诗雅便羞得满脸一红。 太后却是转身,拉住萧诗雅的手说:“哀家看得出来,皇上他喜欢你。可是萧妃啊,你能否留住皇上的心呢?” 萧诗雅的心骤然波涛汹涌起来,太后居然说,轩辕苍龙喜欢自己?而且,太后的意思,要自己留住轩辕苍龙的心? 萧诗雅以为,这样的话,太后应该是对聘妃说得,可是现在,太后居然会,对萧诗雅说这番话。难道说,因为轩辕苍龙喜欢自己,因为聘妃留不住他的心,所以太后,转而拉拢萧诗雅? 不可能啊,萧诗雅身后没有后盾。而班家却是有兵权,太后需要好生拉拢。 忽的,太后道:“萧妃,你在犹豫什么呢?” 萧诗雅心下一惊道:“臣妾不敢!” 太后浅笑着说:“萧妃,四月初六,是皇上的生辰。届时,皇城会很热闹。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18 诧异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