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17 打断

木槿四处看了看,小声问:“娘娘,可曾听到刘妃娘娘的龙嗣有何不妥的消息吗?” 萧诗雅闻言一惊,想起那两个宫婢的对话,不禁凝重地说:“莫非,刘妃腹中的龙裔,真的有什么问题吗?” 木槿稍微讶异了下,不过却是说:“咦,娘娘居然也得到消息了吗?奴婢打听过了,如今知道消息的,除了奴婢,便是娘娘您了。” 萧诗雅几乎是下意识就认为,莫非是有人,故意让自己和木槿知道此事吗? 木槿严肃地问:“娘娘,您如何看此事?” 萧诗雅皱眉说:“如今想要查出放此消息的人,显然不易。本宫想,此事无外乎是两种情况。其一,有人知道了刘妃腹中龙裔有恙,却不想要自己动手,想要借本宫的手,除之;其二,或许是刘妃自个儿放出的消息,那么龙裔便是无恙的,至于刘妃此举的用意,本宫暂时还想不出。” 那两个宫婢,萧诗雅没有看清楚长什么样,只是背影。想必木槿,也没看到传话的宫人。 点点头,木槿说:“娘娘所想,与奴婢想得相差无几。奴婢去御药房取药膏的时候,打听了,为刘妃诊脉的太医,居然一直都是林太医!” 也就是说,除了林太医和白霜,无人知道那龙裔,究竟有没有问题了。 木槿与萧诗雅对视一眼,两人想得是一样的。 萧诗雅暂时不想管此事,先旁观看看,再做决定。 赵才人那日的话,萧诗雅一直记得,动不得白霜。那是轩辕苍龙的禁忌,怀有龙裔的妃子,不能够动。 只是只有一个林太医为白霜诊脉,这也好办。若是龙裔真有问题,萧诗雅自有办法,令白霜自己露出马脚来。 傍晚的时候,有消息传来,太后去了天乾宫。 萧诗雅不禁想,这下子,轩辕苍龙应该是非常得意开心了。太后终究还是,亲自去探望他了。 除了水柔的事情,太后与轩辕苍龙之间,应该不会有什么纠纷了吧?虽然这一次,他们冷战了,萧诗雅不知是为了什么事。太后虽不是皇上生母,但是对皇上的关爱,丝毫不少。 这一次的冷战,太后退了步,两人之间,应该还不算出现裂痕吧?又过了一天,小素儿的禁足终于解除了。萧诗雅看到小素儿满脸憔悴,肤色干涩枯黄了些,心底一阵狠狠地揪起来。因为没有饭吃,只能够喝水,也不知道有没有喝些清粥,居然这么凄惨! 挣扎着,小素儿对着萧诗雅见礼说:“奴婢叩谢娘娘不杀之恩!”却是扑通一声跌倒在地,萧诗雅惊呼:“小素儿!”,便上前扶起了小素儿。 小素儿一心惊,慌忙挣脱开说:“娘娘,不妥――” 萧诗雅却是打断说:“本宫,对不住你。” 小素儿显然身体微颤:“娘娘严重了,就算奴婢不出来,小灵儿也会出来。奴婢等的责任,便是尽最大努力,护您周全!” 叹息一声,萧诗雅不禁怅然说:“可惜这一次,本宫却是令你们失望了!”没有扳倒如梦,小素儿禁足,莫展飞也被打了板子! 小素儿却是笑言:“不,这一次,娘娘您,还是赢了。”萧诗雅诧异,小素儿继续说:“此事必然会传到皇上的耳中,而皇上也会知道,您与莫大人没有任何关系。皇上信您,这便是后宫中,最大的恩宠了!” 萧诗雅失笑,随即微微一惊,说得真是句句在理。可惜自己是否因为莫展飞的关系,局中局,反而没有小素儿局外人看得那般通透! 小素儿上前,压低声音说:“娘娘,奴婢听说只有您和姑姑听说了刘妃腹中龙裔有异的消息。”萧诗雅一愣,小素儿却更加低声地说:“按照姑姑的意思,想必落红宫中,已经混入了谁的眼线了!” 萧诗雅一点儿也不惊讶,此事早已想到了。上一次那两个宫婢故意说如梦和轩辕苍龙的事,被罚去了弃轩堂。她们将不小心说的话,定在了落红宫之外。而萧诗雅的去除,木槿的去处,都要有人知道。 小素儿突然这样说,也就是说,木槿莫非是要小素儿-- 果然,小素儿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高声:“奴婢有罪,传错了话,害的娘娘您打错了刘妃小主!谢娘娘没有重责,奴婢在这里,叩谢娘娘了!” 萧诗雅闻言心底一酸,努力别过头去,尽量使自己声音听起来不带感情地说:“你知道便好!”随即大声唤道:“板儿!” 板儿闻言即刻进来说:“奴才在!娘娘,可是有什么吩咐吗?” 萧诗雅忍住酸涩说:“小素儿听错了话,害得本宫错打刘妃,如今三日禁足已过。即日起,降为下等宫女。待养好了伤,便出去做些粗使活计吧!” 板儿心惊:“娘娘!” 小素儿却已经叩首说:“奴婢谢娘娘!” 板儿也跪了下来说:“娘娘,小素儿姐姐也是初犯,求娘娘饶了姐姐这一次,让姐姐留下来继续伺候您吧!” 萧诗雅几欲哭出来,别过头狠心说:“此事不必再议!”说完再也忍不住,抬步走了出去。 后面隐约传来板儿安慰小素儿的声音说:“姐姐不必伤心,等过了一阵子,娘娘的气消了,还会念起姐姐的好,姐姐很快便会回来的。” 出了门,外面的宫人一脸的惊恐,都缄默地各自忙着。萧诗雅不禁怅然,小素儿能否,揪出那个眼线? 晚上的时候,小灵儿进来给萧诗雅沏茶,面色有点儿不高兴。萧诗雅啜饮茶水,却不开口问,小灵儿是否怪自己的话。木槿此事,没有告知小灵儿,她对小素儿的感情,也是不浅的。 木槿进来的时候,领着一个很清秀的宫人说:“娘娘,这是蔷薇,是代替小灵儿的丫头。” 萧诗雅颔首,就听蔷薇说:“奴婢蔷薇,参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轻嗯一声说:“起来吧,在本宫身边,就给本宫擦亮了眼睛,你可记住了?” “是,奴婢记住了。”蔷薇应道。 小灵儿瞥了一眼蔷薇,眸中有不屑和不悦,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。 萧诗雅看向小灵儿说:“小灵儿,你带她下去,仔细教教,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” 小灵儿迟疑了下,终究是应道:“是!”随即清冷地对蔷薇说:“走吧!” 待二人出去了,木槿说:“娘娘,蔷薇这丫头很是伶俐,学什么很快。只是奴婢可以告诉您,她虽说也是奴婢一手调教,但是是否如小素儿一般的衷心,奴婢不敢保证。” 萧诗雅闻言一怔,木槿复又说:“娘娘,这一点,请您务必记牢了!” 点点头,萧诗雅皱眉问:“姑姑,本宫这般对待小素儿,是不是太过狠心了?” 木槿面色不变,好半晌方才从容地说:“娘娘若是有什么事,整个落红宫上下,没有人会好过。您进宫这么久,难道还不明白,这深宫的险恶吗?” 萧诗雅沉默了,这个道理,怎会不知道?只是萧诗雅灵魂的确是来自现代社会,虽然爱憎分明,不免会有心软的时候。 因为爱憎分明,所以对自己好的人,萧诗雅会心疼,会不忍心。 莫展飞是这样,小素儿亦是。 又过了几日,轩辕苍龙的病痊愈了,随即板儿来报说,皇上去了漱婉祠。 萧诗雅不免失笑,太后亲自去看他,他果然也是要牺牲一点儿什么的。 而刘妃白霜和刘妃如梦,忽然间也失去了动作,变得安静起来。萧诗雅却分明嗅到了,伺机而待,准备猎捕的血腥味。 又过了三日,林昭仪的禁足令也解开了。 萧诗雅这段时间,习惯了水墨画。此时,便摊开宣纸,将春兰、夏荷、秋菊以及冬梅,挨个给画了一幅。 收笔,如今受伤的手肘已然痊愈了。想了想,萧诗雅决定画一幅骏马奔腾图。执起笔,掀开宣纸一看,才惊觉,没了宣纸。 下意识开口唤道:“小素儿!” 一旁的宫婢上前道:“娘娘,奴婢蔷薇。” 怔了怔,萧诗雅回眸望去,才想起来,小素儿如今在外面做了使唤的粗使丫头。 浅笑着,萧诗雅道:“唔,本宫叫习惯了。蔷薇,你去,给本宫取些宣纸过来。” 蔷薇应道:“是,娘娘。”便退了下去。 萧诗雅放下笔,躺到藤椅上,揉了揉脑袋。就听小灵儿唤道:“娘娘。” 萧诗雅抬眸看去,小灵儿刚好沏了茶,将茶盏递给萧诗雅道:“娘娘,奴婢刚刚听到您唤小素儿了。娘娘,奴婢知道,您是仁慈的。” 萧诗雅淡笑着说:“小灵儿,怎么,想为小素儿求情吗?” 小灵儿垂下头,掩住眼眸的情绪说:“不,娘娘不管做什么,奴婢都没有任何异议的。” “唔,你先下去吧。”萧诗雅接着道,却看到小灵儿并没退下。她没有说什么,也没为小素儿说什么,虽然她面上表现得没有异议,但是对于小素儿的事情,小灵儿是不满的。 萧诗雅疑惑:‘怎么?“ 小灵儿道:“娘娘,姑姑让奴婢告诉您。皇上说,莫统领的事情是被冤枉的。当日那宫婢撞到了莫统领,扭伤了脚,莫统领给那宫婢去御药房拿了盒药膏,不料却在离开时掉了香囊包。那宫婢捡了去,莫统领不知。那宫婢却是真的对莫统领心仪了,也以为莫统领跟自己想的一样。 皇上如今查明事实,下了圣谕,说是等莫统领养好了伤,便去御前侍奉,侍卫御前第一带刀侍卫!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17 打断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