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16 休息

什么?萧诗雅诧异了。 他却是解释说:“朕信你和莫展飞的事。” 萧诗雅暗自吃惊,他方才远眺远处,就是在想这个问题吗?萧诗雅不仅是诧异那么简单了,他想了那么久,然后选择相信自己吗? 看着他,萧诗雅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他却含笑说:“萧妃,那么你,信任朕吗?” 萧诗雅却迟疑不知如何作答了,他问的是水柔的事情还是这邀玥王朝后宫中,众多妃嫔之间的信任呢? 不等萧诗雅的回答,轩辕苍龙又说:“朕乏了,就回宫休息了。朕想,母后还等着你回慈宁宫,回话呢。”语毕,他再不停留,转身离去。 出了天乾宫,远远地,小灵儿迎了上来唤道:“娘娘。”随即扶着萧诗雅,小心地下了台阶。 四下看了看,小灵儿小声说:“娘娘,刚刚板儿公公来过了。你说想知道碎玉轩的动静—”小灵儿禁了声,看向萧诗雅。 萧诗雅颔首,示意继续说下去。小灵儿又向萧诗雅靠近一些说:“木槿姑姑查过了,这些日子,林昭仪在碎玉轩寸步未离,就连贴身宫婢冰清,也是没出过碎玉轩。” 萧诗雅皱眉:“无任何人出去吗?” 小灵儿点头说:“有,但是没有和刘妃接近的人。” “那么,也没有和刘妃联系的人吗?”萧诗雅不相信。 小灵儿摇头说:“也没有。”萧诗雅缄默了,林昭仪和白霜的仇恨,这般,也不无可能。只是除了她,还会是谁给白霜出主意? 小灵儿问:“娘娘,此事需要姑姑再去细查吗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不必,日后也不要再提今日之事。 不是林昭仪,是一个在暗中操纵这一切的人,那么萧诗雅必须要小心再小心,谨慎更加谨慎才是! 小灵儿点头应道:“是。” 萧诗雅忽而想起来,白日太后身穿素衣,褪去了珠钗。自己一身光鲜,着实不好意思。于是便道:“小灵儿你该回去落红宫,给本宫带一些素衣来,抄经时候,太后都换了素衣,本宫再穿锦衣,不妥。” 小灵儿立刻颔首说:“是,奴婢明日便回去取素衣,娘娘早晨换了素衣,再去陪太后诵经。” 萧诗雅点头,压低声音说:“告诉姑姑,去查前太子和水柔之间,是否有什么隐情。” 小灵儿诧异,不过仍然颔首应道:“是,奴婢知道了。” 萧诗雅嗯一声,上了鸾轿,放下了轿帘,靠在软垫上阖上了眼睛。 行了一段路,迷迷糊糊中,萧诗雅听到外面有宫婢小声说:“我听说春熹宫刚刚又宣太医了!你说,刘妃娘娘的龙嗣是否—” “住嘴吧你!你不想活了啊?刘妃身怀龙嗣,太后和皇上重视,频繁宣太医也只是为了龙嗣好,你瞎胡扯什么呀!” 萧诗雅猛地挑起轿帘,就看到两个宫婢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。这才想起来,似乎也有一个多月了。每次看白霜,脸色都要坏上几分。难道,龙嗣真的有异? 只是,若真是有不妥,太医必不会隐瞒,那可是死罪。萧诗雅也不好过问,先不说会被人怀疑别有用心,按照第二个宫女的话,怀龙嗣,频繁宣太医也不为过。 下了鸾轿,进了慈宁宫,就看到翡翠早已等候在那里。看到萧诗雅,立刻欣喜地迎上来说:“娘娘可回来了,太后在等您呢。” 萧诗雅颔首,随着她进去。轩辕苍龙的时间算的真准,知道太后等着,所以一刻也不愿多留萧诗雅。 到了太后寝宫,翡翠住了脚说:“太后还未休息,娘娘您进去吧。”说着,推开了门。 萧诗雅也收回手,小灵儿恭敬地立于一侧。踏进去,就听太后道:“可是萧妃回来了?” 萧诗雅吃惊,太后果真没睡,在等着呢!便道:“是,臣妾刚回来。听翡翠说太后等着臣妾,便马上过来了。” 掀开珠屏,萧诗雅朝太后行了礼。 太后浅笑着说:“哀家等你回来,问皇上的病情啊。” 萧诗雅心一紧,上前低垂着头说:“皇上喝了太后送的汤药,只是皇上的病—”咬了咬唇,萧诗雅说:“皇上高烧不退,不愿休息,坚持早朝。” 太后面色闪过忧色,坐起身来说:“萧妃如何不留下照顾皇上?” 萧诗雅只得咬牙说:“皇上说乏了,要歇息,让臣妾回来。” 太后大有深意的看了萧诗雅一眼,就听外面李公公说:“太后,马太医来了。” 心底一惊,太后说:“让他进来。”随即对萧诗雅说:“哀家听闻天乾宫宣了太医,不放心叫过来问问。你先回来了,哀家忍不住,先问了你。” 真是聪明!先问萧诗雅,再问太医,怪不得白日问自己那个问题,分明是想要检验,萧诗雅的话是否可信。 心底暗自冷笑,萧诗雅却低首说:“太后也是关心皇上的身体,臣妾明白。” 太后唔了一声说:“无事了,萧妃也回去歇着吧。”随即看向一旁的屏风,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! 她是要萧诗雅从那里出去,不要与马太医打个照面而已。萧诗雅躬身说:“是,臣妾告退!”便绕过屏风,直接出了门。 翡翠已经打开了门,细声问道:“娘娘,是直接回祈福堂,还是四处走走?” 萧诗雅道:“不必了,本宫直接回祈福堂。”语毕不去看她,直接扶了小灵儿的手离去。 翡翠清脆地声音传来:“奴婢恭送娘娘!” 小灵儿跟上来,小声问道:“娘娘,奴婢瞧见马太医去了太后寝宫,太后凤体安好?” 萧诗雅不语,只是冷笑一声,继续前行。小灵儿小跑着跟上,急急地唤道:“娘娘!” 这一回合,是看究竟皇上与太后,谁的分量重了。一切皆在马太医之言,若是马太医偏向于太后,明日太后看萧诗雅,就是另一情景了。 翌日一大早,小灵儿出去,很快就回来了。萧诗雅不禁诧异,不是要她回落红宫取衣裳吗?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? 再向后看去,翡翠跟在后面。翡翠上前见礼说:“奴婢给萧妃娘娘请安!” 萧诗雅诧异地说:“这么早,太后可是有事吩咐本宫去做?” 翡翠应道:“娘娘真是料事如神。” 萧诗雅骤然惊惧,莫非马太医果真没有按照轩辕苍龙的话,去说吗? 熟料翡翠却说:“太后说娘娘昨日抄经虔诚心诚,一会儿,便回宫去吧。” 一时间愣怔了,萧诗雅诧异了。翡翠却说:“奴婢话带到,这便告退了。” 萧诗雅有点儿难以置信,恍惚地看着翡翠离去,茫然地起身。就听小灵儿说:“既如此,娘娘,奴婢也不必回去取素衣了。”萧诗雅是迷惑费解了,太后此举是什么意思呢?不是说抄经十日吗?怎么才一天的光景,就放自己回宫了? 回到落红宫,众人见萧诗雅忽然回来了,都是一脸的诧异。不光他们诧异,萧诗雅自个儿还没想明白呢! 木槿姑姑迎上来说:“娘娘,您的手好些了吗?” 萧诗雅颔首,随即屏退众人说:“姑姑,小素儿怎么样了?” 木槿的声音不带一丝波动地说:“回娘娘的话,已经关了两天了,还有一天,便可以放出来了。” 萧诗雅沉默了,自己是不可以去看小素儿的。相反,连问也不可以问,毕竟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看着呢! 半晌,萧诗雅说:“姑姑,今日本宫原本打算让小灵儿回来,转告姑姑一些事情的。” 木槿倒了一杯茶,递给萧诗雅说:“娘娘有何事,要奴婢去办?” 萧诗雅沉吟了一下说:“本宫想要知道,前朝太子与水柔之间,是否有什么关系。” 木槿的眼神有瞬间的恍惚,随即一闪而逝,快得萧诗雅几乎来不及捕捉。缄默了一下,木槿问:“娘娘,怎么想起来问这事?” 萧诗雅很奇怪,绾太妃虽然疯癫,但是不会无缘无故说出那番话来。萧诗雅对水柔更加是奇异和渴望,毕竟她是轩辕苍龙心底的人,何况忽然与前太子扯上关系,萧诗雅更加想要弄清楚这一切了。 萧诗雅还沉浸在思索中,木槿却又开口了:“娘娘,奴婢劝您,还是不要管这些事情。” 诧异地看过去,她居然要自己不要管这件事吗? 木槿却再次开口说:“娘娘该知道,无论他二人之间是否有什么瓜葛,娘娘都不该去管去查,娘娘也管不了。何况他二人已然逝去了,无人会去注意,但是会有人时刻注意着娘娘您,特别的注意着您。” 萧诗雅看不出木槿的心思,她一脸的平静和淡漠。 将杯子放到桌子上,萧诗雅起身,木槿劝自己的是对的。前太子的事情,与萧诗雅没有关系,贸然去查的话,只要与前朝沾了关系,那便是敏感的、一不小心,有可能会惹祸上身。 如今后宫里头,谁都在等着别人犯错,走错一步,便会被争相而来的人,直接踢进无底洞。 无论是水柔,亦或是前太子,都是轩辕苍龙心底的最后防线。所以木槿劝不要查,萧诗雅明白。 如今莫展飞的事情才过去,若是萧诗雅在与前太子牵扯什么,就真的是自掘坟墓了! 浅笑着,萧诗雅说:“姑姑说的是,此事本宫犯了糊涂。” 木槿欲言又止,蹙着眉,一副矛盾为难的样子, 萧诗雅说:“姑姑有话但说无妨,本宫听着呢。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16 休息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