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14 心狠

小灵儿颔首说:“莫大人就莫公子一个儿子,出了这么大的事,必定很着急。听说责罚刚过,莫大人便来谢恩。只是太后刚巧在诵经,莫大人便在慈宁宫外等候。” 萧诗雅的心却是放下了,这么说,莫展飞总算是无碍了。命也保得住了。 萧诗雅轻抚着手肘,小灵儿则已经取了药膏来,边给萧诗雅涂抹边说:“奴婢认为这莫公子也是痴情人,春熹宫的宫婢已然去了,莫公子大可以抵赖。可他偏偏承认了,杖责的时候,那四十大板子下去,听说他愣是没吭一声呢!” 萧诗雅一愣:“四十大板子?不是说五十大板子吗?” 小灵儿笑言:“听闻顺公公传旨,说皇上知道了此事,不知何故,居然减了十大板子呢!” 原来是轩辕苍龙啊,他也知道了这事。 萧诗雅放了心,便也知道不能够再继续探知莫展飞的事了,便嘱咐说:“日后不要再提及此事了。” 小灵儿应道:“奴婢知道了。” 坐了一会儿,小灵儿道:“娘娘,屋里闷,奴婢扶您出去走走吧?” 萧诗雅想着也对,颔首说:“也好。”出了慈宁宫,居然看到了如梦。 如梦看到萧诗雅,面色一沉,不过却是咬紧牙关福身说:“嫔妾给萧妃娘娘见礼!”脸色苍白,呃,真是我见犹怜啊! 萧诗雅嗯了一声说:“刘妃免礼吧。”见香菊没有在她身边侍奉着,萧诗雅不禁奇怪。便对小灵儿说:“你远远的候着,本宫有话与刘妃说。” 小灵儿应道:“是!”便远远地退了去。 如梦倒是很诧异,萧诗雅却说:“今日之事,是你早就设计好的,还是巧合?” 如梦一惊,身体一颤,随即咬牙说:“娘娘的心机真是令妃妾望尘莫及啊!只是您的心也未免太狠了些,对待身边衷心的奴婢,也下得了那么狠的心,您不怕身边的人寒心么?” 萧诗雅冷笑说:“本宫的心再狠,也不及刘妃呀!本宫的宫婢只是禁了足,绝了食,刘妃的宫婢可是直接被杖毙了呢!” 如梦一愣,似乎没有料到萧诗雅会如此说。 萧诗雅却是幽然地说:“只是本宫很诧异,你们不是莫大学士的人吗?怎么,居然会将祸水东引过去了?牵连了展飞!” 如梦死咬住下唇,浑身战栗,恨恨地看向萧诗雅。 萧诗雅忽而轻笑说:“明月,莫非你进宫后,白霜看到了希望,感觉你们羽翼丰满,可以脱离莫大人了吗?” 如梦冷哼:“娘娘以为,所有人都如您那般,那么狠心吗?” 萧诗雅诧异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“ “什么意思?想当初在萧府的时候,莫公子是如何对你的?“ 哈,她居然主动承认了,她就是明月!只是她居然,依然那么称呼展飞,她还是唤他莫公子。她的展飞的爱,萧诗雅其实是感动的。 展飞对萧诗雅怎样,萧诗雅记得,他宠她,疼她,给她买好看的衣服首饰。可是萧诗雅看到明月这般,反而升起了一股怒气。 “往日莫公子怎么对本宫,本宫早已不记得了。但是今日本宫记得,拉他趟这趟浑水的人,并非是本宫!“萧诗雅看着如梦,一字一句冷声说。 还记得那日在山洞中,他让萧诗雅唤他莫统领,他是宫廷侍卫的预备统领。他说他进宫,只是想看到萧诗雅安全,那样,便放心了。 如梦的嘴唇哆嗦:“所以,即便今日他有性命之忧,娘娘您也只会袖手旁观吗?“ 哼,如今离他越远,越不在意他,才是真正的保护他! 聪明如明月,不对,如今她顶着如梦的脸,萧诗雅都分不清楚了,究竟是如梦还是明月了。她怎么想不明白个中缘由? 她这是在试探,还是冲昏了头,关心则乱?萧诗雅不敢信她,也没那个闲心去信她! 转过身,萧诗雅淡漠地说:“今日之事本宫也开口了,何况不是有刘妃你求情了吗?这事是你姐姐惹出来的,你该去找她理论,何苦怪罪到本宫身上?” 如梦冷冷一笑,随即说:“娘娘心底恐怕是在生气吧?”不待萧诗雅回答,她又说:“今日莫公子为了我,将过错揽在身上,娘娘难道真的一点也不嫉妒吗?” 怔住,萧诗雅不曾想,展飞这般做,居然会让明月因此而这般误解了!她居然会,这般以为吗? 那么说,展飞也知道,如梦和明月换了身份?真是愈发诡异了,萧诗雅复又想起来,似乎太后说了一句话,不知道的还以为与莫统领私通的人,是刘妃! 是了,她也不会知道,展飞给了萧诗雅两只香囊包!展飞如此坦诚将罪责揽下来,明月那般认为,也着实说得过去! 既如此,既然放不下,为何还要与如梦换了身份进宫?是为了保住白霜的龙嗣么?还是要对自己进行复仇? 鄙夷地看着如梦,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,萧诗雅抬眸看去,莫大学士面色铁青地走了过来。 恨恨地出声,莫青明说:“微臣,参见萧妃娘娘!”夹杂着恨意和怒意,萧诗雅不禁蹙眉,他这怒火怎么会对着自己? “莫大人。”如梦早已换了一副脸色,上前说:“莫公子这次幸好无事,否则我和刘妃定会心有不安。” 莫青明却忽然冷声对着萧诗雅说:“娘娘心知展飞为何进宫,想不到您的心肠居然如此歹毒!可怜我那愚蠢的孩儿落得这般下场!娘娘以为,有了圣宠,果真可以一手遮天了吗?” 妙啊,明月比如梦还要技高一筹!白霜舍弃了莫展飞,莫青明居然还不知,还要与狼共舞,果真是老姜也有眼拙的时候啊! 冷冷一笑,萧诗雅说:“莫大人说本宫心狠?呵呵,倒是以为,您是眼拙!” “你!”莫青明怒极,却碍于礼数无法发作,但是那眼光分明恨不得将萧诗雅千刀万剐也难辞其咎! 如梦适时说:“大人,莫公子现如今情况如何?刘妃娘娘遣我来问问,若是有任何需求,大人尽请吩咐。” 萧诗雅心底暗自心惊,怪不得白霜能够有恃无恐,将莫展飞拉出来。原来是,早就想好了说辞了。莫青明本就对萧诗雅心怀不满,这事推到萧诗雅头上,莫青明是深信不疑的。 “多谢刘妃娘娘关心,展飞是微臣唯一的儿子,臣不会让他有事。”莫青明恭敬答道,随即恨恨地看向萧诗雅说:“娘娘以为,除掉了我儿,就能够顺利进位了?” 萧诗雅轻蔑地一笑,根本不打算解释。就算是说了,莫青明也不会信。而萧诗雅也没准备说,莫青明这可恶的老狐狸,萧诗雅可没忘记当初他想要毁自己的容,他的恶语相讽,就让他自食其果! 晒笑着,萧诗雅讥讽说:“听闻皇上开恩,又减了莫公子十大板子呢!可是本宫以为,侍卫与宫女私通,莫公子又是预备统领,应该是加重惩罚才是呢!” 话落,萧诗雅再不去看两人,径自走了。 想必莫青明恨不得立刻杀了萧诗雅,如梦则会为了展飞,也更加嫉恨自己吧? 这一番话,萧诗雅也确定了展飞无事。这便够了,小灵儿从后面匆忙追了上来。回了慈宁宫,用了膳,翡翠忽然进来问:“娘娘,太后问娘娘,是否去天乾宫探望皇上?” 萧诗雅不禁诧异,不过问道:“皇上今晚在天乾宫过夜吗?”奇怪,难道不用去陪刘妃或者聘妃? 翡翠说:“是的,娘娘。奴婢已经问过了顺公公。” 太后让翡翠这样问自己,想必是有事要吩咐,所以萧诗雅颔首说:“本宫一会儿便去。” 翡翠闻言一喜,回身说:“端进来吧!”就见另一个宫婢端着食盒进来,翡翠说:“娘娘,这里是止咳的汤药。太后说,让娘娘带着去天乾宫。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太后分明是关心皇上,却又不愿意亲自去探望,非要萧诗雅做传话的。只是太后不是最喜欢聘妃吗?为什么不让聘妃去,而忽然要萧诗雅去呢? 翡翠见萧诗雅不语,已经出声:“娘娘,奴婢先告退了。” 萧诗雅颔首,小灵儿打开食盒,伸出手轻碰说:“娘娘,要快些去天乾宫,迟了恐这汤药会冷了。” 萧诗雅颔首说:“你出去备了鸾轿,本宫这就去天乾宫。” 小灵儿出去了,很快又回来说:“娘娘,鸾轿早已备好,我们走吧?” 萧诗雅颔首,太后还真是思虑周全,居然连鸾轿也早已备好了。太后对于皇上的关切,其实真的很深。 上了鸾轿,寒风吹来,萧诗雅忽然拿过食盒说:“本宫自己拿着吧。”说罢,放下轿帘,将食盒紧紧地抱住。外面风寒,汤药很快就会冷却。倒不如自己抱着,热气还会延缓挥发。 “娘娘,天乾宫到了。”小灵儿说着话,挑起了轿帘。萧诗雅扶着她的手,另一只手接过食盒。 下了鸾轿,就看到果喜迎上来说:“奴才参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虚扶说:“果公公免礼,皇上可是在宫里?” 果喜福身说:“回娘娘,皇上刚从御书房回来,奴才这就进去给您通传。” “不必了,本宫自己进去。”萧诗雅说道:“顺公公可是在里面? 果喜摇头说:“回娘娘,小顺子去了李府传旨。皇上这会儿在休息,谁也不敢进去。” 失笑,既然在休息,谁也不敢进去,那为什么自己来了,他又要去通传?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14 心狠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