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13 麻烦

萧诗雅心知木槿所做的是明智的,颔首说:“姑姑做事,向来谨慎小心,本宫本也想要处理了那两只香囊包的。如今姑姑既然处理了,倒是了却本宫的心了。” 木槿闻言抿唇一笑,萧诗雅迟疑了下,终于是咬牙问道:“姑姑,你说这五十大板子下去,会怎样呢?” 木槿的笑意敛去,勃然变色说:“娘娘,您不该过问任何与他有关的事情!” 是啊,不该问的。可是萧诗雅不是真正的绝心绝情,不能不问,也只能问,问这一次而已。咬咬牙,萧诗雅颤声问:“姑姑,就告诉我,会如何吧!” 木槿叹了口气,低垂着眼睑说:“稍有差池,性命堪忧!” 一字一句,铿将有力,落入萧诗雅的耳中,犹如绝望的深渊一样。萧诗雅失心,脚步一个踏空,整个人直直向前摔去。 耳畔传来木槿焦急地惊呼声:“娘娘,小心啊!” 萧诗雅心底嗤笑,小心?可笑,若是莫展飞真的没了命,摔一下,萧诗雅也感觉不到什么了!只是似乎脚底被什么绊了一下,萧诗雅醒过神来,就感觉到手腕处一阵刺痛。 艰难地在木槿的搀扶下,萧诗雅看到了手腕不偏不倚地磕在了一块砖头上面,手腕传来刺痛,真是倒霉的时候,喝凉水也塞牙缝啊! 萧诗雅闷哼一声,看着木槿说:“姑姑,能不能—” 木槿立刻打断:“娘娘!你比谁都清楚,您若是关心他,他死得会越快!”这是木槿第一次这般生硬的,严厉的和萧诗雅说话。 萧诗雅暗自垂下眼睑,木槿轻抚手腕处,萧诗雅只感觉一股刺痛传来。木槿叹息说:“唉,太后让娘娘留下来抄经,如今您却摔伤了手,也不知道是否影响书写。” 萧诗雅回过神来,转身看去,周围都是平地,甚至于连台阶也没有。可是刚刚自己明明是失神之下,脚步踏了个空,绊了一脚才摔倒了! 摇摇头,又感觉不可思议,木槿,怎么会呢? 就听木槿又说:“娘娘,此事万万不可让太后知道。如今刚刚出了事,您这样,只会令太后心疑不想抄经,故意为之。” 萧诗雅想不到木槿会这么说,讶然地看向她,木槿却从容地说:“您先忍着点,一会儿奴婢命人给您送药膏。” 萧诗雅扶着小灵儿的手进了慈宁宫,就看到翡翠一脸焦急地说:“娘娘,您可回来了!午膳御膳房早已送来,奴婢都给您热了好多次了。” 萧诗雅颔首说:“麻烦你了。” 翡翠闻言一惊,低垂着头说:“娘娘严重了,这是奴婢份内的事。奴婢不打搅您用膳了,您用完膳,休息一会,奴婢这就告退了。” 小灵儿拿起碗递给萧诗雅,萧诗雅只感觉右手肘一疼,差点儿将碗摔了下去。好在小灵儿眼疾手快地接过碗,才免于打破。 小灵儿不无担忧地说:“娘娘,怎得这般严重啊?等会姑姑送来了药膏,您涂了,应该会好些了。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哪里有那么神奇的药膏?不过等会儿抄经的时候,由于手受伤,萧诗雅琢磨着是否用前世书法学习的字体? 没什么胃口,萧诗雅简单用了午膳,便躺下午憩。闭上眼,脑海中全是莫展飞的脸,还有他疏离淡漠的声音,好不容易睡着了,又被吓醒了。 就这样睡了醒,醒了睡,萧诗雅愈发的担忧展飞起来。今日如梦之所以求情,完全因为她是明月,白霜那么震惊,想必也是知道原因的。 明月对于展飞用情至深,可是展飞依然没有将错就错的娶了她。萧诗雅本想着,明月该是恨他的,可是她居然还会为展飞求情,甚至于听到展飞被打五十大板子,昏厥了。 她固然是爱着展飞的,可为什么还要进宫?真正的如梦此时在哪里了?萧府暴毙的那个明月,是谁? 萧诗雅喟叹,世间有很多事是忍不住的。情爱便是其中之一,爱之深,恨之切!可是明月的恨,显然没有给展飞,而是全数针对了自己! 明月最终还是收买了或者说是威逼利诱,成功令得小玉儿背叛了萧诗雅。 坐起来,抱膝,萧诗雅心底揪心,若是展飞因此而丢了性命,无论是明月还是自己,这辈子都不会心安。 小灵儿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萧诗雅目光恍惚,一脸焦急地说:“娘娘,您怎么起来了?”说着话,上前给萧诗雅涂抹药膏。 一股清凉传来,手肘处的确不怎么疼了。 又过了一会儿,翡翠在外头唤道:“小灵儿,娘娘醒了吗?” 萧诗雅扶着小灵儿的手出去道:“本宫早就醒了,太后可是去了佛堂?” 翡翠对着萧诗雅福了福说:“娘娘,太后醒了,让奴婢唤您过去。” 进去的时候,萧诗雅瞧见太后居然身着素服,甚至于连珠钗步摇都卸了下去。萧诗雅想到自己一身的华服和头上的珠钗,心底不禁一阵脸红。倒是太后没有说什么不满,萧诗雅方才松了口气。 祈福堂里有间佛堂,萧诗雅跟着太后进了去,众人自主退了下去。屋里面只有太后和萧诗雅两人,太后唤道:“萧妃。” 萧诗雅恭敬上前应道:“臣妾在。” 太后颔首说:“哀家诵经祈福,你在一旁抄经,辅助哀家。” 萧诗雅眼神一转,果然看到了一旁有个案几,上面笔墨纸砚摆好,还有一大摞经书佛典。 萧诗雅颔首说:“是,臣妾遵旨。” 铺开宣纸,萧诗雅右手执笔,隐约还能够感觉到疼痛,便开始利用前世的柳体字,书写起来。上面的一本佛经,是为《佛偈妙经》。 咚咚的木鱼声想起,太后念念有词。萧诗雅发誓,内心里,真的是很想要笑。不过面上,还是要装出一副虔诚的模样。 脑海里不经意又想起了莫展飞,这会儿早该受罚完了,也不知道伤势如何了。 太后忽然出言说:“萧妃,心要如何净化?” 萧诗雅慌忙应道:“回太后,不要在第三者面前批评他人,更不要在背后说他人坏话。聪明的人是不会放松自我的,他们通过勤奋学习,使自己充满智慧。” 太后笑言:“那么,你是怎么理解的?” 萧诗雅蹙眉,我怎么知道?我又不是佛学研究者,不过嘴上还是应道:“臣妾以为,心若净化,首先要言行一致,不得有前后矛盾的言辞,做到身形力作。” “很好,看来萧妃已经领略到佛学奥义了。”太后满意的说,眼眸中异彩一闪而逝说:“哀家问你,昨日皇上可失去了你的宫里?” 萧诗雅心底冷笑,原来早有准备。这第一本佛经,开篇说得就是心如何净化,那么一大堆的意思,无非就是说要言行一致,不能口是心非,不能撒谎等等。太后的目的,只是想要萧诗雅不得对自己隐瞒。 太后是先试探,再加警告,无非是要萧诗雅坦言,要说实话而已。 颔首,萧诗雅应道:“回太后,皇上昨日去了臣妾那里。” “嗯,皇上病得怎样了?”太后继续问,声音隐约夹杂一丝严厉。 萧诗雅忽的想起轩辕苍龙的话,他说,太后这一次是否也那么狠心!太后和他,在互相较劲。 太后不待萧诗雅回答,复又说:“哀家听说,皇上今早的早朝,还是如期上了,想来皇上的病也好了差不多了。” 这么说,太后还是关心担忧皇上的。萧诗雅开口道:“太后,皇上今早离开的时候还发着烧,顺公公也劝皇上歇息,可皇上执意不肯。” 太后停下动作,蹙眉问:“可曾宣了太医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臣妾起来便来了慈宁宫,还不知晓。” 太后脸上的忧色更甚:“可曾吃了药?” 萧诗雅说:“昨夜的时候,喂了一碗枇杷露。” 太后不再说话,过了两个时辰后,太后停了动作,萧诗雅便上前扶着太后,出了佛堂。立刻便有太监迎上来说:“太后,莫大人求见。” 翡翠上前扶了太后,就听太后说:“哀家先去换了衣服,让他去前厅等着吧。” 萧诗雅心惊,随即释然了。莫展飞出了那么大的事,莫青明不着急才怪! 太监立刻福身说:“是,奴才遵旨。” 太后又看向萧诗雅说:“萧妃先回去歇着吧,明日再陪哀家。” 萧诗雅恭敬应道:“是,臣妾告退。” 出了祈福堂,小灵儿担忧地迎上来,小声问:“娘娘,太后没有过问您的手伤吧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不曾发现,本宫用的是另外一种字体,总算看不出是因手受伤而写得扭曲不端正,看上去无异。” 小灵儿这才放心,关了门,待萧诗雅坐下来,端了茶说:“娘娘,原来一早拖出去的侍卫,居然是大学士的公子啊!” 萧诗雅心一抖,装作平淡地说:“本宫和太后在佛堂待了一下午,莫大人也在外面侯了一下午吗?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13 麻烦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