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09 纳闷

萧诗雅纳闷了,他这是怎么了?不该是怎样啊? 轩辕苍龙的手已经伸过来,仔细地抚摸萧诗雅的脸庞,掌心很是炙热。萧诗雅想着,难道还没有退烧? 萧诗雅捉住他的手说:“皇上,臣妾扶您躺下可好?” 轩辕苍龙摇摇头,自顾自地躺下。萧诗雅随意把鞋子踢掉,也爬上去,在他身边躺了下来。 半晌,轩辕苍龙又说:“萧妃,朕很好奇你那位师傅。” 萧诗雅直接无语了:“好奇?皇上好奇什么?” 轩辕苍龙横了一眼她说:“教出你这样的徒弟,朕很好奇。” 萧诗雅闻言试探着说:“皇上既然好奇,若是有机会的话,可否让臣妾见一见师傅?” 轩辕苍龙闻言不悦地拧眉说:“你难道忘记了自己是萧妃了?” 是啊,后宫妃嫔不得私自出宫。私自?萧诗雅眼眸一亮:“那么皇上,您会允许吗?”不准私自出宫,有恩典了,便可以出宫呀! 轩辕苍龙却是哼了哼说:“萧妃,你娘亲曾经是天朝第一美人,也是那时候的才女呢!” 萧诗雅不语,随即淡淡的说:“可惜识人不清,错把负心郎当成了良人!” “呵,你倒是看得清楚。”轩辕苍龙的声音带着耐人寻味的调侃,萧诗雅下意识靠向他,他伸出手一捞,便把萧诗雅搂进了怀中。 过了一会,就在萧诗雅以为他睡着的时候,轩辕苍龙又问:“既然萧府的两个名额是你两位姐姐,你如何进得宫?” 不是废话么?萧诗雅说:“有人不愿进宫,偏偏又有人想要进宫,就这么简单。”自己与李明月互换花轿,这事情,轩辕苍龙必然一清二楚。 与其隐瞒,日后被别人诟病,倒不如痛快承认。 轩辕苍龙却是幽然说:“这深宫,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” 何止啊!步步心惊,走错一步,就是万劫不复。这情景,怎一个可怕就能了得呢? 萧诗雅摇摇头说:“其实,也不算可怕。可怕的是人心,在这华丽的背后,有多少人能够看出,那些经过费尽心思的算计,带来的荣辱!” 轩辕苍龙却是嗤笑:“朕倒是觉得,你们一个个的,算计得很得心应手啊!” 果然,这宫里的一切,是逃不过他的眼睛。要说算计,有谁是他的对手呢? 笑了笑,萧诗雅没有做声。 轩辕苍龙蹙眉:“为何笑?” 萧诗雅浅笑着回抱住他说:“臣妾以为,在这场棋盘里,皇上似乎很喜欢旁观。看着一颗颗棋子或覆灭,或崭露头角。因为不论结果如何,皇上都是赢家!” 轩辕苍龙地笑着说:“萧妃一如既往地聪明,朕对于聪明的女子,总是爱不释手。” 萧诗雅不禁失笑,在这个深宫中,有那个妃嫔不聪明?换句话说,哪一个没有聪明,能够在深宫活得下去? 他说喜欢聪明的女子,那么多聪明女子,萧诗雅也只是其中一个呀。 他总能激起萧诗雅的心,却在适时的机会,再次隔绝两人心的距离。他的心,总是那样固锁住,不允许任何人可以窥视。 每次萧诗雅以为他的心房要打开的瞬间,他总会又毫不迟疑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将萧诗雅紧紧地阻绝在外。 他的心,萧诗雅渴望而遥不可及,心动却总是颤动。叹了口气,萧诗雅轻声问:“白日里那么冷,皇上为何在畔湖坐那么久?” 轩辕苍龙的身体微颤,随即说:“朕想看看,这一次,母后是否还是那般地狠心!” 他说这一次,也就是说,曾经太后也是那般地狠心? 萧诗雅怔住,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太后对轩辕苍龙是慈母,这一次,他们之间究竟因什么这样? 轩辕苍龙却自嘲地开口说:“今日唯一没有来天乾宫看朕的,一个是母后,另一个便是萧妃你了!” 萧诗雅震惊了,太后没有去探望皇上吗?不可能呀,在外面自己明明是碰到了太后的呀!难道说,太后也如自己这般,只是到了门外,没有进去吗? 摇摇头,萧诗雅说:“臣妾在外头碰见了太后,或许她如臣妾那般认为,有人在里面陪着皇上,不想叨扰,便回了。” 轩辕苍龙冷哼:“除了母后,你在外头还看到了绾太妃!” 呃,萧诗雅汗颜,他居然都知道?也对,自己去而复返,他不是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吗? 感觉到萧诗雅的身体微颤,轩辕苍龙的手微微收紧说:“朕还不知道,在朕的天乾宫外,会有如此精彩的戏在上演!只是到最后,谁也不曾进入天乾宫,探望朕!” 萧诗雅不禁讶异了,绾太妃被太后命人送回了寿阳宫,只是太后最后居然也没有去天乾宫,萧诗雅很是诧异,两人究竟闹了什么纠纷? 轩辕苍龙不顾身体,居然在畔湖边坐了大半天,他这么做,必然是在和太后在抗争着什么。 萧诗雅下意识附住他的手,轻声问:“皇上,您在试探太后什么呢?” 轩辕苍龙一怔,随即缓缓的说:“用不了多久,你自然会知道。” 萧诗雅嗯了一声说:“太后要臣妾,明日起,搬去祈福堂抄经祈福。” 轩辕苍龙是浅声应了一声说:“嗯。”便再去他言了。 过了一会儿,咳嗽声起,萧诗雅慌忙起身福了福他的胸口,担忧地唤道:“皇上!” 轩辕苍龙并未应声,就在萧诗雅以为他真的睡着了的时候,他却喃喃地说:“七年了—” 萧诗雅心底微惊,七年了?什么七年了?他登基五年了,七年前,他还是王府的世子啊! 不知道为什么,萧诗雅总感觉,他的话里,似乎与太后的冷淡,矛盾,有关系。 萧诗雅曾经以为如梦的事情,是造成太后与他的导火线。现如今却有股预感,似乎,太后与他之间的冷战,与如梦的进位没有任何关联。 但是想起他口中的那个七年了,心底又隐约有股不安。萧诗雅百思不得其解,迷迷糊糊的,也睡着了。 不知道睡了多久,听到窸窸窣窣的穿衣声音,睁开眼睛一看。身边的人不在,抬头看去,顺公公正在给他穿衣服。 看了看天色,好早啊!萧诗雅下意识去拉他的衣裳说:“皇上!” 轩辕苍龙诧异地转身,看到萧诗雅醒了,摇摇头,小声说:“还早着呢,朕去早朝,你再多睡了一会儿。” 语毕,他便转身离去,再没有回头看萧诗雅一眼。 萧诗雅睁着眼睛,看着头顶的帷幔。纵使他病得那么严重,与太后冷战置气,他仍然不会耽误了早朝。 轩辕苍龙那般的人,永远清楚的知道,怎样去做一个称职睿智的帝王。在他身上,帝王之术,的确是发挥的淋漓尽致。 翻来覆去,萧诗雅也终于是没了困意。又躺了一会儿,萧诗雅唤了宫人进来,便开始洗漱。 坐到梳妆台的时候,木槿进来说:“娘娘,今后十日您都要在慈宁宫度过,可有需要的东西要带着吗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一应用具,慈宁宫都有。本宫不在的期间,落红宫一切事务劳烦姑姑看着。小素儿和小灵儿,本宫便带去慈宁宫了。” “是,娘娘尽管宽心,奴婢会注意的。”木槿低首说,随即又说:“娘娘上次打发去弃轩堂两个宫婢后,昨日内务府又调来了两个宫婢。奴婢已经遣她们在外头伺候,里头的事情,绝不会让她们沾手。” “嗯。”萧诗雅应道,也知道木槿是谨慎的,以防是别的宫里的人,趁机安插眼线来落红宫。 交代完毕,萧诗雅便出了寝宫。小灵儿却是气喘吁吁,一脸不悦地说:“娘娘,刘妃娘娘求见。” 萧诗雅不禁错愕,如梦来了? 小素儿没有出声,木槿跟在一旁,也没有多言。三人一起向着外面走去,就看到如梦带着香菊,笑吟吟地说:“妃妾参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淡笑着说:“是什么事,让刘妃这么早,来本宫这里?”顿了一下,萧诗雅挑眉说:“难道说,刘妃今日不必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了?” 如梦却是浅笑着说:“看娘娘这阵势,想必是要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,嫔妾刚好一道,娘娘说可好?” 有猫腻,萧诗雅诧异,不过却是当先走去。一抬眸,刚好看到赵才人扶着宫婢的手,正向自己走来。 如梦忽而低声笑着说:“嫔妾听闻昨夜里,皇上可是带病来了落红宫呢!这宫里头的人,现如今,可都想要瞧瞧娘娘呢!” 原来如此,是来看自己有没有被问罪?感情是以为轩辕苍龙兴师问罪来得?所以想来探探风,顺便奚落自己?本就看如梦不顺眼,现如今这人还是李明月假扮的,萧诗雅的无名火瞬间冒起来。 面色阴沉的,萧诗雅上前对着如梦的脸颊就是两个耳光!一边怒斥道说:“此事本宫本来就想要问问刘妃你,若不是你拉着皇上去畔湖赏景,皇上何至于病得那般重?本宫这两耳光,就是要你明白,再有下次这般,决不轻饶!” 众人皆惊惧,就连路过的宫人也是吓了一跳。小素儿和小灵儿默契地,选择了低下了头。至于香菊差点儿叫出声来,萧诗雅却阴沉地看着她,香菊吓了一跳,知趣地选择了默不作声。 如梦也是一脸的错愕,想必也没有料到萧诗雅会忽然出手,随即嘴角勾笑,一脸冷寒嘲讽地看着萧诗雅,那意思不言而喻,就是看萧诗雅如何找台阶下,可是有这么多奴才们看着呢! 萧诗雅心底却是暗自冷笑,既然敢动手,就想好了退路!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09 纳闷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