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08 解释

事实上,轩辕苍龙对萧诗雅总算是不错。没有承幸便缝了萧妃,犯了错只是生气说说,并没用真正的惩罚。 他既然来了,就是要给萧诗雅一个机会,解释的机会。 “臣妾本是去了天乾宫的,听闻夏修仪在陪着皇上,臣妾不便打搅,便回了。”想了想,萧诗雅终究是退了一步这般说。 轩辕苍龙不领情:“可是朕听小顺子说,夏修仪与萧妃可是一起离开的。” 萧诗雅就差跳起来了,这个该死的小顺子啊!就不能不那么快嘴巴吗? 轩辕苍龙却是倏然出手,将萧诗雅紧紧抱住,萧诗雅靠着他的胸膛还没有明白什么,就听他狠狠地说:“朕该废了你萧妃的封号,将你送进长门宫中,与孤独常伴!” 萧诗雅眼皮一跳,心底也是吓了一跳。 就听他又说:“那香囊包分明是朕赏赐给莫青明的东西,怎会在你手上?” 他还是怀疑啊!萧诗雅淡漠地说:“那香囊包是臣妾身边宫婢小玉儿的,是她在萧府的时候,她的主子赏赐的。” 轩辕苍龙忽而起身说:“莫青明与萧府忽然交好,萧府的老爷闲职在家,逐渐沦为商贾。莫青明一品大员,忽然这般,朕本来是想不透的,直到选秀的时候…咳咳!” 萧诗雅暗自心惊,关于萧府百鸟朝凤的预言,显然不能够现在说出来! 轩辕苍龙喘着气说:“朕还知道了,你本是萧府嫡女,因为母亲被贬为妾,也成了庶出的小姐了。” 萧诗雅低垂着头说:“臣妾本就没有欺瞒皇上。” 轩辕苍龙紧紧抓住萧诗雅的手说:“你的外公,是帝师,也是前朝丞相。萧妃,为何,欺瞒朕?” 萧诗雅惊骇,随即说:“臣妾从未欺瞒皇上。臣妾本就说了,家母已经逝去。” 轩辕苍龙冷笑:“你以为这般说,朕便不会怀疑,你与大学士之间有联系了?” 萧诗雅好笑地说:“皇上,臣妾的外公一家辞官归隐,据说只有一位表哥留在朝堂。皇上应该信任臣妾外公,臣妾自是不会辱了他老人家的脸面,败坏他的清誉。” 轩辕苍龙忽然说:“林府?呵呵,萧妃啊,你与林昭仪是什么关系?” 萧诗雅诧异:“林昭仪?”随即心底一动,惊骇地说:“莫非,林昭仪是—她是林府的千金?” 轩辕苍龙仔细审视着萧诗雅,最后笑得意味深长说:“萧妃,你知之甚浅啊!林昭仪的父亲曾是你外公的义子,后被逐出林家,但是他却始终固守林姓不放。” 萧诗雅的心这才放下来,倘若林昭仪真是自己哪位表姐,那可真就为难了。 轩辕苍龙眉毛一挑:“萧妃,你—咳咳!”他的话说了一半,又使劲咳嗽起来。 顺公公在外面担忧地唤道:“皇上,奴才给您宣太医!” 轩辕苍龙面色一变,怒斥道:“小顺子,闭嘴!” “皇上!”萧诗雅心疼的给他揉着胸口,真希望他没有生病啊!他可以生气,可以骂自己,唯独不要这般生病啊! 轩辕苍龙看着萧诗雅说:“朕这样,萧妃你,会心疼吗?” 萧诗雅闻言再也忍不住,哽咽着抱住他说:“会,臣妾很心疼!” 轩辕苍龙却是冷哼说:“哪里心疼了?朕怎么没有感觉得出来?” 萧诗雅紧紧抓住他的手,低声说:“皇上您不是已经选择信任臣妾了吗?不然,您也不会冒着病,来落红宫。” “是,朕打算信任你。可是萧妃你呢?你还是没有跟朕说实话,那日山洞里你坐着的石块,本来是在洞口的,你不要说是你的宫婢搬过去的,朕不会信。” 萧诗雅倏然一惊,轩辕苍龙的脸色也越加难堪了:“朕还知道,武试那日,莫青明的儿子莫展飞夺得武状元,成为代理御前侍卫统领。 呃,萧诗雅不得不佩服他了!果真是,什么也隐瞒不了他呀! 低垂着头,萧诗雅脱口而出:“皇上,臣妾和莫公子之间,清清白白。” “既然是清白的,为何还要故意隐瞒?”轩辕苍龙眸子阴翳,一瞬不瞬地瞪着萧诗雅。 萧诗雅语塞,总不能说,那是因为人言可畏呀! “哼!既然对他有念想,就不该进宫来!”他冷冷地说着:“既然进了宫,就记清楚了,你是朕的萧妃,是朕的女人,这一辈子也只能是朕的女人!若是让朕发现你再与其他男子纠缠不清!哼,朕定让你好看!” 萧诗雅暗暗咂舌,这是个皇上说出来的话吗?好看?呃,他是在吃醋吗?虽然有点儿难以置信,萧诗雅心底却是忍不住雀跃起来。 他吃醋,是不是代表,他在乎自己? 想清楚了,萧诗雅浅笑着,把头放在他的胸口说:“皇上,您乃是真龙天子,不会与个外人这般计较吧?” “外人?你果真,是这样以为的?”轩辕苍龙面色稍缓。 萧诗雅点头,嗯了一声。可不是嘛,在自己和轩辕苍龙之间,莫展飞是算外人了呀! 就在萧诗雅以为轩辕苍龙总算计较完了的时候,就听他又恨恨地说:“朕病了,所有妃嫔都来,唯独你迟迟不来!” 完了,他这执拗的脾气上来了! “萧妃,你好大的架子!哼,非要朕—亲自来!”轩辕苍龙忽然咬牙切齿地说着。 萧诗雅却是终于露出了久未的笑容,紧紧的抱着他说:“臣妾错了。” 轩辕苍龙叹了口气说:“朕好痛啊!” 萧诗雅一惊,吓了一跳,立刻抬起头问:“皇上,哪里痛了?要去宣太医吗?” 轩辕苍龙像是小孩子似的:“头痛,心痛,胸痛,哪里都痛!” 萧诗雅看着他,他的眼睛紧闭着,面上隐隐流露出痛苦之色。 萧诗雅揪心,摸了摸他的额头,居然还像火烧一样。便开口说:“皇上,臣妾去宣太医,可好?” 轩辕苍龙没出声,似乎已经睡着了。 萧诗雅想起来刚刚打开门的时候,落红宫所有人都跪在外头,便又轻声说:“皇上,让外头的人都下去可好?”说完便起身,轻声走到门边。 门开,小顺子一脸担忧地问:“娘娘,皇上如何了?” 萧诗雅压低声音说:“皇上睡下了。你们都下去休息吧!”顿了顿,看向木槿说:“姑姑,烦请去准备一碗枇杷露。” 小顺子闻言起身,看了看里面,小声问:“娘娘,皇上可是睡着了?”随即看向一旁的宫婢说:“快去将枇杷露端来!” 萧诗雅诧异,小顺子解释说:“娘娘,这枇杷露一直在炉火上温着。” 萧诗雅颔首说:“嗯,你们都下去歇着吧。皇上那里,有本宫看着。” 端着枇杷露,萧诗雅开门,小声唤道:“皇上?” 轩辕苍龙轻嗯一声,萧诗雅不禁汗颜,居然就醒了! 行至床前,萧诗雅端着枇杷露坐下来说:“让人煮的枇杷露,您喝点?” 轩辕苍龙微点头,萧诗雅便扶起他,将碗送到他的嘴边。轩辕苍龙喝了一大半,忽然抬眸认真地说:“萧妃,你曾经这样服侍你的师傅吗?” 萧诗雅很是诧异,怎么会问这么个问题?田有心,怎么可能呢!他除了在初始教导自己练字和作画的时候手把手教导,平常是不允许萧诗雅近身的。 摇了摇头,萧诗雅说:“不曾,师傅从不让臣妾近身半步。” 轩辕苍龙哼了一声说:“朕不信!” 又来了,像个淘气的孩子。萧诗雅失笑:“臣妾做什么欺瞒皇上?” 轩辕苍龙撇撇嘴说:“对了,朕记得上次遣人去宫外寻你师傅,可曾有什么消息?” 萧诗雅倒真是很失望地说:“没有,师傅早已走了。现如今,臣妾也不知道他的去处。” “是吗?”轩辕苍龙看着萧诗雅,剑眉微挑,眼眸盯得萧诗雅一阵无语。 萧诗雅不语,将剩余的枇杷露全数喂完了,便起身。倏然,轩辕苍龙伸手捉住萧诗雅的手腕,面色不悦地说:“朕感觉,你那个师傅走了,你很惋惜呀!” 萧诗雅愣怔,不明白这个轩辕苍龙,是什么意思? “真是可惜了,朕很想见一见你那个师傅,看看能给教出你这个聪明徒弟的人,究竟是何方神圣。”他的眼神深邃,脸色看不出喜怒,声音带着难以辨别的嘶哑。 萧诗雅怔住了,忽然间关于田有心的记忆,像是放电影一样全数在眼前流淌。 他总是笑吟吟的唤道:“容儿!” 他那张银色的面具,阻隔自己和他之间距离的面具。他的声音犹如泉水般清澈,温润。 正想得出神,手腕忽然一松,轩辕苍龙居然又松开了手。萧诗雅迅速转身将空碗放到桌子上,转身看去,他已经闭上了眼睛。 萧诗雅低声问:“皇上,感觉可是好了些?” 轩辕苍龙哼了一声说:“你方才,想起了你的师傅吗?” 萧诗雅简直是纳闷,今天的轩辕苍龙很奇怪,他怎么老是提起田有心?吃错药了吗? 见萧诗雅不语,轩辕苍龙忽然轻哼一声,猛然坐起身子来! 萧诗雅惊了一跳,看着他似乎面露苦色的扶着额头,便说:“皇上,还是早些歇息吧!” 轩辕苍龙抬眸,怪异地看着萧诗雅,就在萧诗雅快要受不了这种眼神的对视时,他蓦然说:“朕总以为,不该是这般的。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08 解释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