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07 堂皇

萧诗雅瞥了一眼已经落下的轿帘说:“你起来吧,皇上乃真龙天子,不会有什么大碍。”萧诗雅心底打鼓,自己没进去看,只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。 碧荷闻言立刻欣喜地说:“如此多谢娘娘了,奴婢这便告退了!”说着起了身,轻声说:“起轿!” 萧诗雅诧异,看情形,好像是要去天乾宫。既然说轩辕苍龙不见,为什么还要去呢? 走了几步,萧诗雅似乎听到了绾太妃说了什么,紧接着碧荷惊恐地说:“太妃娘娘!” 萧诗雅转身,看到太妃居然自己从轿子中跑了出来,碧荷正担忧焦急地扶着她。萧诗雅蹙眉,绾太妃忽然一脸寒芒,愤怒中夹杂着痛恨,狠狠地看向萧诗雅。 警觉心刚起,就见绾太妃忽然推开了碧荷,向着萧诗雅跑过来,紧紧箍住萧诗雅的胳膊,恨恨地说:“尚郡主!你为何又来缠着他了!为什么你又要来缠着他了?” 萧诗雅心惊,尚郡主?是指那个尚水柔吗? 碧荷跑过来,小素儿焦急,却不敢上前,只是唤道:“娘娘!” 碧荷拉住绾太妃说:“太妃娘娘,您认错了,这是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却是心中一动说:“你说我缠着谁了?” 绾太妃一脸癫狂,碧荷惊恐地唤道:“娘娘!”萧诗雅狠狠地瞪了一眼,碧荷立刻吓得不敢作声了。 萧诗雅心底思索着,试探着问:“是谁呢?皇上吗?”话一出口,又有点儿后悔,那时候轩辕苍龙还是世子呢! 绾太妃却是忽然失去了癫狂,倏然凝重地说:“皇上已经封你为莲和公主,你要去晋国和亲了!呵呵!那日皇上率百官送你,呵呵,还有太子殿下呢!” 萧诗雅心底倏然一惊,明白过来,绾太妃说得是贞元帝,太子,那个火烧东宫的太子么?难道说,他与水柔也有什么关系么? 萧诗雅知道这是一个机会,便继续小心翼翼地问:“太子?您看到了太子—” “大胆萧妃!”萧诗雅心底一惊,这声音显然是来自太后娘娘! 太后一脸的怒火:“皇上至今还未有子嗣,何来的太子?”太后一脸的怒容,冷冷地看着萧诗雅。 萧诗雅想要福身,无奈被绾太妃抓得手疼,只得咬牙说:“臣妾参见太后!” 太后满面怒容:“都愣着做什么?还不速将绾太妃送回永寿宫去!” 众人反应过来,立刻过来扯住绾太妃。绾太妃疯癫的吼叫:“放开!我要见皇上!皇上病了,我要去看他!” 宫人们拖着太妃就走,碧荷焦急地小跑着追上,远远地还隐约能够听到她的声音传来:“太妃!太妃娘娘!” 太后冷哼一声,将萧诗雅的思绪换了回来。萧诗雅想了想,出言唤道:“太后—” 太后怒斥:“绾太妃癫狂了,难道萧妃你也跟着癫狂了吗?” 萧诗雅知道自己是失了分寸,听了绾太妃的话,想要问个清楚。却是忘记了,这是深宫里。危机四伏,跪了下来,萧诗雅垂下眼睑说:“太后息怒,臣妾知罪。” 太后冷冷地说:“既然知罪,哀家看你是清闲了。明日起,萧妃便搬来祈福堂,抄写经文,替哀家祈福吧!” 抄写经文?祈福?这太后打得什么主意?萧诗雅急忙应道:“是,臣妾遵太后懿旨!” 太后哼了一声,甩了甩袖子,在宫婢的搀扶下离去了。 小素儿扶起萧诗雅唤道:“娘娘,这事情很是诡异!” 萧诗雅淡笑着,宫里处处透着危机。真是巧合,遇到了绾太妃,太后便也跟着到了。这眼线,着实办事效率不错啊! 回到了落红宫,小灵儿迎了上来问:“娘娘,皇上龙体可是无碍?” 萧诗雅怔了怔,方才说:“应该无碍吧。” 小灵儿闻言怔了怔,小素儿狠狠地推了一把她,小灵儿方才如梦初醒。似乎很是诧异,萧诗雅居然会那般回答。 木槿迎了上来问道:“外面冷,娘娘可冻着了?” 萧诗雅摇头说:“不打紧,本宫身子没有那般柔弱。” 木槿点点头说:“天色不早了,娘娘要歇息吗?” 萧诗雅颔首说:“倒真有些累了。” 躺在床上,灯火熄灭了。萧诗雅闭上眼睛,耳畔却总是回荡着白天那两个宫婢的话。她们说,他抱着如梦,紧紧的抱着。 心还是微微的疼了起来,并且从心口向四处蔓延开来。 萧诗雅甚至能够感觉到,那个时候的他,有多么的无助和难过悲伤。 萧诗雅一直想当然的感觉,其实轩辕苍龙与自己那般的相像。一样的骄傲,一样的坚强要强,因为这样,所以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无助。 即使心底是苦涩的,却仍然要坚强地挂着开心的笑容。 真是好笑啊,哪怕他是九五之尊,在他内心深处,。仍然会有常人无法企及的烦恼和烦心。 辗转反侧,萧诗雅没了困意。索性抱膝坐了起来,靠着软垫,忽然就想起了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师傅来。 这一生,自己果真是与他永无再见之日了吗? 不知道为什么,很久没有想起他了。这会儿想起来,倒是感觉心似乎揪紧,隐隐有股窒息的难过。 下了床榻,萧诗雅摩挲着找出了自己无聊的时候,根据现代扑克牌制作的美人卡片。想着,若实在无聊,确实可以打牌消磨时间。 翻看着美人牌,萧诗雅笑着,继而感觉到一股惆怅。 将锦盒放回去,萧诗雅起身,可能是蹲着时间久了,一个踉跄,差点儿摔倒。抓住床榻边,萧诗雅站起来,心底却倏然一惊。 外面,有个黑色的人影!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心底怦怦乱跳,是莫展飞吗?萧诗雅想着,有点儿惊喜,更多的是惊恐。今日自己便被太后抓了个现行,这会儿他怎么又跑来了? 萧诗雅本想着过去,随即打消了念头。为了他好,也为了自己。萧诗雅闭上眼唤道:“来人!小素儿?” 没有人应声,萧诗雅猛然睁开眼睛,人影还在!他真的是不要命了吗? 萧诗雅提高了声音再次唤道:“小素儿!小灵儿!来人啊!” 还是寂静无声,没人应声。怒极,萧诗雅走过去,猛地把门打开,错愕地看着眼前靠在门边的人。 在他后面,落红宫所有宫人全部跪在地上。怪不得没有人应答,怪不得如此胆大妄为! 原来是,轩辕苍龙亲来了! 萧诗雅的手握紧门把手,一时间不知所措。他不是怀疑自己吗?他不是别开脸,匆忙与自己擦身而过吗? 他怎么,又来了? 鼻子酸涩,萧诗雅还没有想清楚,轩辕苍龙却忽然身子一歪,直直向萧诗雅倒去。 萧诗雅一惊,焦急地唤道:“皇上!”他整个人几乎都压了上来,他的脑袋搁在萧诗雅的脖颈,立刻滚烫如热水的温度令萧诗雅泛起了心疼。 他还病着,还发着烧!好烫啊! 萧诗雅伸出手回抱着他,而他,也伸出手紧紧的抱住萧诗雅。 心底涌起一股怪异,萧诗雅甚至想到了,当时在畔湖的时候,他是不是也这般地抱着如梦不放呢? 门不知何时,被哪个奴才给关上了。 萧诗雅想着,感觉真是没出息。不是说好了要锁心的吗?不是决定要不闻不问的吗?不是自尊心作祟,不想在意吗? 轩辕苍龙忽然狠狠地推开萧诗雅,萧诗雅冷不防被推开,撞到了后面的桌角,闷哼一声,却是止住了脚步。 抬眸看去,轩辕苍龙却是跌坐在地上。 萧诗雅顾不得疼痛,倏然就震住了!他是谁啊?九五之尊,高高在上的轩辕苍龙啊!什么时候,他也会这般狼狈的,无助地,跌在地上啊? 萧诗雅心底酸涩,强忍住疼,跑过去唤道:“皇上,您怎样?”伸出手,狠狠地抱住他。萧诗雅想,此时的他,是需要人安慰的。 轩辕苍龙在萧诗雅搀扶下起了身,斜靠在萧诗雅身上,有气无力地说:“朕浑身乏力,站不稳了。” 萧诗雅心酸,所以,开门的时候,他才会倚在门边吗?若是自己一早就睡着了,他便不打算进来了吗? 他在外面也不知道站了多久,也不见有什么举动,他不是不信任自己吗?怎么又冒着高烧,来了落红宫? 萧诗雅将他扶到床榻上躺下,便听到他狠狠地咳嗽起来。直咳得萧诗雅的心揪紧,窒息的难以自已。 萧诗雅给他拍了拍,轩辕苍龙却甩开萧诗雅的手,半眯着眼睛说:“萧妃,朕病了,所有妃嫔都来天乾宫看朕。” 萧诗雅不语,轩辕苍龙便说:“朕以为,这后宫中诸多妃嫔中,你最是狠心!” 萧诗雅愣怔,自古帝王多寡情,他现在却说自己狠心?是啊,狠心不代表无情,只是狠心而已啊! 那日,他不是也赞成自己不要痴傻吗?萧诗雅本就不确定,进去了,他会见吗?骄傲的萧诗雅,输不起这个自尊。 但是轩辕苍龙却自己来了,是因为萧诗雅的狠心吗? 萧诗雅悲伤地抬眸唤道:“皇上!” 轩辕苍龙却是倏然寒声呵斥说:“萧妃,你好大的胆子!” 萧诗雅心底苦涩,还是因为那日的事情吗?跪了下来,萧诗雅说:“臣妾在,皇上就算要判臣妾死刑,也该给臣妾一个解释的机会。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07 堂皇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