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06 发呆

到了落红宫,靠在藤椅上,手中捧着暖炉。萧诗雅静静的发呆,板儿从外头回来,禀报说:“娘娘,皇上现如今在畔湖边,已经坐了快一个时辰了!” 萧诗雅微微讶异,轩辕苍龙不是那种拿身体开玩笑的人,他这么坐着,是什么原因? 板儿瑟缩了一下,看着萧诗雅只是蹙眉,随即自顾自地看着炉火继续发呆。便咬着牙说:“娘娘,没人敢去劝皇上。您…” 萧诗雅浅笑,板儿以为自己去了,他便能够听了吗?真是可笑啊,他现在连信任都不给萧诗雅,萧诗雅何苦那么痴傻? 那日的时候,萧诗雅便说过了,不会如此痴傻。 摆摆手,萧诗雅说:“都下去吧,本宫想要一个人静静。” 看着安静暖和的屋子,萧诗雅浅笑着,琢磨着应该找什么乐子。眼睛随意一瞄,看到了案几上面的宣纸,想想,练练字或者画张素描不错。 研好了墨,萧诗雅开始写字,然后将李白的《将进酒》给默了下来。最后感觉少了什么,便画了一只酒樽。 随即兀自傻笑,感觉这古代果真是太过无聊了些。除了看书写字画画,便是绣花,还有就是费尽心机争宠。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,也就是说,轩辕苍龙在畔湖坐了四个多小时了。寒天腊月的,这会儿,他应该病了吧? 摇摇头,萧诗雅努力不去想那个人,纵使他病了,还有人会心疼,有人会去探望他。不多自己一个,也不少自己一个。 “你知道吗?皇上在畔湖坐了大半天,似乎病了,我刚看到太医们全部向天乾宫去了。”忽然一声虽然压抑,但是声音却清晰无比的宫婢小声说道。 萧诗雅蹙眉,就听另一个说:“怎么会?天这么冷,皇上怎么会在畔湖坐那么久?” “你还不知道吗?唉,若不是刘妃前去,皇上这会儿还在畔湖坐着呢!” “嘘,你小点儿声!” “呃,听说皇上看到刘妃紧紧的抱住,一言不发很久,才在刘妃的搀扶下,回了天乾宫呢!” 萧诗雅的手颤抖,如梦,呵呵。不是说谁也不敢上前劝吗?怎么如梦一过去,他便抱住了,也乖乖地回天乾宫了? 看着已经快要完成的素描,轩辕苍龙嘴角微微勾起,萧诗雅淡笑着将素描使劲揉成一团,狠狠地丢到竹筐里面。 将门猛地打开,果然看到两个宫婢凑在一起,正在嚼着舌根。似乎很是诧异萧诗雅会出来,两人立刻慌忙跪下来说:“娘娘!” 萧诗雅没有再看两人,而是唤道:“板儿。” 板儿跑进来低头说:“奴才在!”随即微微抬头说:“娘娘,有何事?” 萧诗雅轻瞥一眼两个跪在地上的宫婢说:“本宫瞧着这两个宫婢很清闲,不如你去给她们换个地方,有点儿事情做,就没时间乱嚼舌根了!” “娘娘!饶命啊!”两个宫婢立刻磕头,一脸的惊惧。 萧诗雅冷笑,早干嘛去了?板儿立刻说:“娘娘,最近长门宫旁边的弃轩堂差人手,奴才昨日还看到李嬷嬷到处要宫婢呢!” 两个宫婢闻言立刻绝望地哭喊:“娘娘饶命啊!奴婢再也不敢了!” 萧诗雅冷声说:“带下去,本宫回来的时候,不想再看到她们!” 随即转身,萧诗雅披上披风,木槿进来问道:“娘娘,可是要出去?” 萧诗雅浅笑说:“皇上都病了,本宫应该前去探望。”两个小丫头,也不知道是受了谁的唆使,以为这么说,自己便会蠢得去找如梦的茬吗? 板儿当初既然隐瞒了自己后半部分,落红宫就没人敢乱说话。偏偏这两个宫婢胆大,竟敢刺激萧诗雅,自寻死路! 出了落红宫,木槿掀开轿帘,扶着萧诗雅进了鸾轿。木槿还是不放心地唤道:“娘娘,天气冷,你自己小心点。” 萧诗雅点点头说:“姑姑宽心,本宫心底有数,不会冲动。” 萧诗雅还在迟疑着,该不该去天乾宫的时候,小素儿的声音传来:“娘娘,到了。”随即掀开轿帘,伸出手。 萧诗雅愣怔了,目前他还是怀疑自己,真的该去看他吗? 下了鸾轿,顺公公守在外面,急忙给萧诗雅福身说:“奴才参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点点头说:“顺公公,皇上这会儿如何了?” 顺公公说:“回娘娘,皇上已经服了药,这会儿夏修仪正在里面陪着皇上。” 咦,萧诗雅倒是惊讶了,不是应该如梦在吗?怎么会是夏修仪呢? 顺公公看萧诗雅不语,小声问道:“娘娘,奴才进去通报一声。” 萧诗雅几乎是下意识阻拦说:“不必了,既然皇上无碍,本宫放心了,这便回了。”说完,携着小素儿的手,转身向鸾轿走去。 顺公公欲言又止,最后低垂着头说:“奴才恭送娘娘!” 小素儿扶着萧诗雅,两人下了台阶。就听到顺公公说:“夏修仪这便回了吗?” 萧诗雅不禁诧异,转眸看去,夏修仪看到萧诗雅上前福身说:“臣妾参见萧妃娘娘!” 萧诗雅没想到,夏修仪会忽然出来,便微笑着说:“不必多礼。” 夏修仪看着萧诗雅,皱了皱眉,疑惑地说:“娘娘,您这是…要离开吗?” 萧诗雅失笑:“对呀,本宫要走了,夏修仪一起走吗?”外面除了萧诗雅的鸾轿,倒没了别的轿撵,萧诗雅便礼貌邀请。 夏修仪淡笑着说:“臣妾恭敬不如从命。”随即看着萧诗雅又说:“娘娘真是有趣,皇上病了所有妃嫔都来探望了。唯独娘娘没有前来,这会儿最后来,居然不进去,便离开了。” 萧诗雅看了一眼她,浅笑说:“皇上想来已无大碍,夏修仪这般说,为何不留下来反而离开呢?” 夏修仪笑言:“臣妾倒是想留下来,可那也要皇上愿意留臣妾呀!” 萧诗雅一怔,他不愿意么?那么为什么,连如梦也没有留下来呢?不是抱着她,紧紧地抱着,一言不发地抱着么? 想得出神,夏修仪忽然说:“娘娘,您是要四处走走还是回落红宫去?” 萧诗雅看着鸾轿说:“自是回落红宫去。”随即扶着小素儿的手,向鸾轿走去。 夏修仪忽然追上去两步唤道:“娘娘,请留步!” 萧诗雅回眸:“夏修仪,还有何事?” 夏修仪看着萧诗雅说:“娘娘,您可知,皇上与太后之间,发生了何事吗?” 萧诗雅诧异,难道说,她知道?摇摇头,萧诗雅说:“本宫不知,难道说,夏修仪知晓?” 夏修仪摇头说:“臣妾自然也不知,本以为娘娘是知道的,不曾想娘娘也不知道。”她的声音淡淡的,没有一丝情绪。 萧诗雅上了鸾轿,看向她说:“夏修仪,一起吧?” 夏修仪却是莞尔说:“谢娘娘,臣妾恭送娘娘!”言毕,转身徒步离开了。 小素儿蹙眉说:“娘娘,这夏修仪好生奇怪啊!上次在慈宁宫,她不是还帮您说了句话吗?怎得今天,又拒绝您相邀呢?” 萧诗雅摇摇头,落了轿帘。不是奇怪,而是夏修仪本就是中立。不帮萧诗雅,不与白霜如梦走近,亦没有向聘妃和林昭仪示好。 但是上次的她的话,也并没有真的为了萧诗雅好。她的话,令轩辕苍龙抱着如梦离去,如梦始终是的到了轩辕苍龙。但是却始终被太后厌恶。 她的话,令得聘妃抓住了契机,却让林昭仪禁了足,直到今日还没有解开。 萧诗雅虽说得了貂敞,轩辕苍龙还是去陪着如梦。 说起来,她谁也没帮,完全的中立派。 只是这个人,萧诗雅暂时看不清楚。摇摇头,萧诗雅懒得想那么多。 忽然轿子一停,就听小素儿说:“娘娘,前面似乎是绾太妃的轿子!” 萧诗雅一惊,怎么每次都是自己碰到绾太妃?掀开轿帘,萧诗雅果然看到了碧荷跟在轿子旁边。 怔了怔,萧诗雅说:“不必理会,我们走!” 小素儿应道:“是,奴婢知道了。”放下了轿帘,萧诗雅便听到小素儿说:“起轿!” 随即又听到小素儿说:“奴婢参见太妃!太妃万福金安!” 萧诗雅郁闷,看来是碧荷告诉了绾太妃,绾太妃下轿了。无奈地下了鸾轿,萧诗雅福身说:“臣妾参见太妃!” 绾太妃没有下轿,只是碧荷掀开了轿帘。 绾太妃说:“免礼。” 碧荷对着萧诗雅说:“奴婢参见萧妃娘娘!”随即小声说:“娘娘可是从天乾宫来?奴婢斗胆,替太妃问娘娘,皇上情况怎样了?” 萧诗雅蹙眉,想来绾太妃早就在附近徘徊了。只是轩辕苍龙不会让她进去,而别的妃嫔也不会搭理绾太妃。 萧诗雅那次是不知道,被算计了,所以才会给绾太妃宣太医。这碧荷真以为自己个是软弱良善的吗? 碧荷见萧诗雅不语,便跪下说:“娘娘求您了!皇上不愿意见太妃,但是太妃牵挂皇上的病,请娘娘告知奴婢,皇上究竟病得怎样了?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06 发呆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