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05 惊恐

大概一个多月过去了,轩辕苍龙几乎翻遍了后宫所有妃嫔的牌子,唯独没有来过落红宫。于是宫中开始盛传,萧妃失宠了。 萧诗雅听到板儿一脸惊恐和愤愤不平禀报的时候,正在悠哉地吃着三明治,喝着羊奶。闻言只是轻唔了一声,挥挥手说:“不必担忧,本宫倒是求之不得,这样悠闲的日子呢!” 谁也不会想到,萧诗雅之所以如此看得开,实乃是因为即使轩辕苍龙来了落红宫,也只是单纯的抱着萧诗雅,他从来就没有碰过萧诗雅。 甚至于,他在落红宫过夜,那些个妃嫔一脸的吃醋模样,看在萧诗雅眼中会更加憋屈和耻辱。来了倒不如不来,如今称心如意,何乐不为呢? 萧诗雅尽情发挥现代社会的随遇而安,不听,不问,不管,不气。照样吃好喝好睡好,规规矩矩的生活。 直到听闻赵才人也被翻了牌子,轩辕苍龙也进了位,升她为妃。萧诗雅想,也算是苦尽甘来了。 只是赵才人隔日便来了落红宫,像是唯恐萧诗雅不高兴,特意来解释一番。其实赵才人却是想多了,萧诗雅看得很淡。 不在意了,便不会去争了。不想去争了,就更加不会去在意了。 后宫之中,一下子冒出了好几个妃子,虽然萧诗雅这个萧妃属于四妃之一。但是其余妃子,都比自己先进宫,就是白霜也有龙裔在身,都比萧诗雅有后盾。 萧诗雅不禁好笑,后宫,果然不是好地方! 今日前去慈宁宫请安,远远地瞧见所有妃嫔都到了。萧诗雅跨过门槛的时候,里面窃窃私语地声音更盛。 一眼瞧见如梦,她的眼神带着恨意和挑衅。倒是林昭仪还没有来,萧诗雅想着,轩辕苍龙上次的禁足,应该还没有解。 嫔妃笑盈盈地说:“本宫可是许久未见萧妃了,前阵子感染了风寒,又扭伤了脚,萧妃现如今可是好了?” 萧诗雅浅笑说:“多谢聘妃挂心,本宫无碍。” 就听底下嘀咕声,妃嫔们看向萧诗雅的目光都带着鄙夷和不屑。萧诗雅自然知道,她们认为自己故意扭伤脚,就是因为嫔妃当时救驾了,以为自己也效仿。 只是若是她们知道萧诗雅只是为了引莫展飞现身,会有什么感想呢?不是所有人,如她们那般,宝贝着那个轩辕苍龙。 至少萧诗雅认为,自己虽然丢了心,却还不至于丢了理智那么愚蠢。 如梦起身,挑衅地说:“臣妾参见萧妃娘娘!恭贺娘娘凤体安康!” 萧诗雅张口欲言,就听着有人说:“参见刘妃娘娘!” 转眸看去,果然就见白霜扶着宫婢的手,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进来了。如梦立马迎上去,一脸关切地说:“姐姐今日怎么来了?应该在春熹宫好好养身子才是!” 萧诗雅嘴角勾笑,真是热闹啊!白霜不顾五六个月的身子,居然也跑来凑热闹了。莫非今日,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么? 白霜浅笑着,目光扫视一眼,随即说:“太医说了,本宫该多出来走动,这样对龙嗣更好。” “刘妃娘娘该听太医的话,多走动是对龙裔大有益处呢!” “嫔妾也听家里老人说过,常走动,龙裔会更加健康呢!” 七嘴八舌的,恨不能所有人都粘上白霜。也难怪,姐妹都受宠,任谁都想要巴结一番! 萧诗雅注意到,白霜今日的脸色似乎好多了,双颊似乎也红润了一些。想来那些补身安胎的药材,终于是发挥了作用。 这样坐了一会儿,有宫婢喊道:“太后驾到!” 众人纷纷对着太后福身:“臣妾参见太后,太后福寿安康!” 太后仍然一脸慈善地抬首说:“都平身吧!”目光看到了白霜,脸上的笑意更浓,随即又蹙眉说:“刘妃怎么也出来了?哀家不是让你好生在春熹宫养身子么?” 说着,伸手拉住白霜,上下打量着。 白霜一手被太后握住,另一只手摸着隆起的小腹,眉眼全是笑意说:“臣妾身子无碍,有太后您和皇上的福泽庇佑着,龙裔也是大好呢!” 太后闻言立刻眉开眼笑地说:“好好好!”随即叫了宫婢给白霜找个软垫,让白霜坐到身边。 聘妃忽而笑言:“瞧太后开心的,往后等刘妃诞下了皇嗣,臣妾等便可以偷懒不必前来请安了!就算是前来,想必太后您也只顾着皇孙,没空搭理臣妾们了!” 太后闻言一脸宠溺地看着聘妃说:“哀家瞧着聘妃的嘴呀,是越发地厉害了!” 聘妃脸颊绯红,撒娇般地说:“太后,您就会取笑臣妾!” 太后笑吟吟地看了白霜一眼,随即满眼期望地看着聘妃说:“哀家倒是希望聘妃不光罪厉害,就是肚子也要和刘妃一样厉害,多为皇上和皇家开枝散叶呢!” 白霜的眼眸有异彩一闪而逝,随即低垂着头不语。 萧诗雅心底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,聘妃的脸颊更加红了,活脱脱像个熟透了的红苹果。 就听太监忽然高喊:“皇上驾到!” 萧诗雅心底一动,貌似,有很久没有看到那个人了。自从那次山洞里他误解自己离去后,仿佛过了半个世纪那样。 宫里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。咫尺天涯,心的距离相隔天涯海角,纵使面对面,依然是遥远无比。 再去看众妃嫔,各个都是一脸的欣喜和雀跃,翘首以盼,将眼神扫向门槛处。 萧诗雅不禁失笑,真是难以置信。果然,当那抹明黄色身影跨过门槛的时候,萧诗雅随着众人施礼,轩辕苍龙只是淡淡的说:“平身吧。” 萧诗雅无喜无悲地的抬眸,却是怪异的与轩辕苍龙的眼神对上。心底居然没有溅起涟漪,难道说,不在意了就会没感觉了吗? 很怪异的感觉,萧诗雅嘴角微微上扬,轩辕苍龙却直接别过头去。萧诗雅更加无语了,明明是你不分清白,还有理生气? 哼!自尊心作祟,萧诗雅继续不闻不问。不值得,先不说他滥情多情,就是这罪恶的深宫,萧诗雅的心也是厌恶至极。 轩辕苍龙对着太后说:“儿臣给母后请安。” 太后面上的笑容敛去,淡淡的说:“皇上今日怎会有空来?”声音里居然带着些许不悦,萧诗雅不禁想,莫非是因为如梦的进位? 真是奇怪啊,若果真如此,为何进位的时候,不见太后反对呢? 轩辕苍龙冷冷地说:“都下去吧,朕和太后有要事相商。” 众人面面相觑,起身正欲告退,太后却忽然说:“哀家今日乏了,皇上刚下朝想必也有很多政务要处理,” “母后!”轩辕苍龙打断太后的话,太后却是坚持说:“聘妃,陪哀家回寝宫歇着。”顿了一下,又看向白霜说:“刘妃也早些回宫去,注意身子。” “是,臣妾遵旨。”刘妃应道。 萧诗雅看着太后径自扶着聘妃的手走了,留下一脸难看面色铁青的轩辕苍龙。忽然就感觉,现在的他,多像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可怜虫。 如梦上前扶了白霜的手,两人一同出去了。 萧诗雅若有所思,轩辕苍龙的怒焰可以感受得到,但是怒焰中夹杂的,隐隐有一些伤痛。萧诗雅深呼吸,强迫自己不去想。 不管是什么事,总归是轩辕苍龙与太后之间的事情。他下了早朝便匆匆赶来慈宁宫,想要和太后说,可惜太后如此不给他机会,想来他们俩都知道是什么事。 他的心思想来很重,谁猜得透? 低垂着头,萧诗雅举步向外面走去,从他的身边轻轻走过,没有丝毫的波澜。这一个多月来的日子,萧诗雅似乎很好的把那颗丢了的心,锁了起来。 深宫里,丢了心,就预示着向万劫不复踏近一步么?也许,总之萧诗雅想要过平淡的生活,有一天是一天。 独自走在长长的走廊上,冷风瑟瑟,萧诗雅下意识裹紧了披风。后面后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紧接着擦身而过的瞬间,那抹明黄色的身影渐行渐远。 真是迫不及待啊!萧诗雅打了个喷嚏,随即摇摇头,淡漠的笑了。 出了慈宁宫,小素儿和小灵儿上前扶着萧诗雅,小声问道:“娘娘,皇上是怎么了?” 萧诗雅望去,他没有上龙辇,像是很生气的走着,后面果喜正小跑着追赶着。摇摇头,萧诗雅说:“君心难测。” 小素儿则责怪地看了一眼小灵儿,小灵儿立刻知错地低下了头。 上了鸾轿,一路无语。萧诗雅甚至为自己曾经感觉离他近了而感到可笑,这个世界上,有几人真正的懂他呢? 如果真有,萧诗雅说实话,会佩服那个人。就算是他的那个青梅竹马的表妹,恐怕也未必会懂他吧? 这个宫里头,既然没人能够懂他,他又会真正宠谁呢?聘妃?只不过靠着父兄的兵权,外加太后的喜爱,只是太后的喜爱夜多半源自她父兄手中的兵权罢了。 白霜么?好运怀了龙嗣而已,如梦刘妃?源自于他表妹水柔的影子,那么萧诗雅自己呢? 她傻笑,更加没有道理了。他说看到萧诗雅眼中的不甘和仇恨,所以他给了萧诗雅可以自保的权力,那便是萧妃。 只是萧诗雅终究被他怀疑了,他以为萧诗雅干干净净,却不料萧诗雅终究是被他看成是莫大学士的人了!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05 惊恐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