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04 色变

而轩辕苍龙勃然色变,也正是因为此因。他怀疑,萧诗雅是莫大学士的人!这就难怪了,帝王最忌讳的便是后宫妃子与朝廷命官互相勾结。 只是李明月将此赠给小玉儿,真的是太高明了!大有深意轻瞥一眼小玉儿,萧诗雅冷冷地说:“本宫其实很是念旧的,只是若这样造成本宫向万劫不复的境况跨越的话,本宫不介意改掉这个弱点!” 几乎是同时,小玉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:“娘娘,饶命啊!奴婢也不想的,是刘妃,哦不,是表二小姐用奴婢的妹妹要挟!奴婢本以为是孤儿,却在年关得知胞妹尚且活着,于是…” 木槿已经骤然愤怒: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奴婢!枉娘娘如此对你,竟敢如此恩将仇报!” 萧诗雅的心巨震,木槿她们没有听出什么。但是萧诗雅本就隐约有点儿狐疑,这会儿小玉儿一说,萧诗雅可以肯定,现如今的刘妃其实不是如梦,而是李明月! 只是太过匪夷所思了,李明月居然甘愿以此来报复自己!拒婚的是莫展飞,为什么,她如此执迷不悟? 那么此时,真正的刘如梦呢?还有,刘如梦当初对自己说的,与杜白霜是同母姐妹。那个时候,她便是李明月了吗? 挥了挥手,萧诗雅不去看小玉儿哭得梨花带雨,绝望地祈求眼神,只是淡淡的说:“姑姑,处理得干净些,本宫不喜麻烦。” 小玉儿闻言身体颤抖,失神地跌坐在地上。木槿眼神示意下,就有宫婢拖起小玉儿,不一会儿屋里就剩下了萧诗雅和小素儿以及小灵儿。 板儿进来说:“娘娘,顾太医来了。” 萧诗雅早已恢复了原状说:“宣。” 顾太医进来的时候,对着萧诗雅福身说:“微臣参见萧妃娘娘!听闻娘娘扭到了脚,不知这会儿可还疼痛?” 萧诗雅蹙眉说:“还有些许。” 顾太医一脸的凝重说:“请让微臣瞧瞧。”看了看红肿的脚踝,顾太医说:“好在没有伤及筋骨,不严重,娘娘宽心。微臣带了药膏,娘娘只要晨昏按时涂抹,不出几日便可消除淤青。” 顾太医很快告退出去,萧诗雅说:“留下那只春兰的香囊包,其余的两只,全部拿下去!” 004 木槿一脸难看地进来,示意宫婢全部退了下去。随即对着萧诗雅说:“娘娘,已经处置妥当。奴婢很诧异,小玉儿去前癫狂地念叨着什么换脸,什么真亦假,假亦真。” 萧诗雅震惊地起身,这样一来,更加证实了,现如今的刘妃是李明月没错!换脸? 萧诗雅不确定了,既然有隐容丹这种奇药,类似于换脸这种事情,由不得萧诗雅不去相信了。 萧诗雅颔首说:“本宫知道了。姑姑,你去宫里查查,这种香囊包,有什么来历?出自宫中还是宫外?” 木槿闻言凝重地说:“娘娘放心,奴婢这便去打听!” 小素儿和小灵儿为萧诗雅涂抹了药膏,小素儿欲言又止,萧诗雅便说:“小灵儿你先下去吧,本宫有小素儿服侍着便好。” 待小灵儿离开,小素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说:“娘娘恕罪,奴婢…奴婢不敢揣测娘娘的事情,但是奴婢今日的确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,请娘娘明示!” 萧诗雅心下微惊,先是引出了莫展飞,再然后是轩辕苍龙负气离去。经历这么多波折,倒是忘记了,小素儿当时前去取了暖炉,回来看不到自己,也是会四处寻找的。 那么想必小玉儿不在的时候,莫展飞进出山洞的事情,或许小素儿瞧见了? 想到这里,萧诗雅不动声色地说:“何事如此慌张的?本宫见你平日挺机灵的,怎得忽然畏畏缩缩的了?” 小素儿抬眸说:“娘娘,奴婢取了暖炉,只看到小玉儿姐姐四处寻你。奴婢便和小玉儿姐姐分头寻找,正好看到一个侍卫从山洞走出。奴婢不知山洞里的是娘娘,便躲在岩石后面。不多会儿,小玉儿姐姐寻来,然后就听到娘娘您的应声。” 萧诗雅面色一变,小素儿立刻叩首说:“奴婢该死!娘娘恕罪!” 摆摆手,萧诗雅不咸不淡地说:“你看清楚了,那个侍卫是何人?” 小素儿立刻摇头说:“奴婢只是远远的看到了背影,并没用看到那人的面容。” 萧诗雅心底开始思索,当初木槿说了,小素儿和小灵儿是她一手挑出来的,可以相信。如今出了小玉儿的事,萧诗雅便不会那么轻易相信一个人了。 微笑着,萧诗雅说:“本宫其实很是喜欢你的,你聪明懂得分寸。本宫也知道宫婢最大的心愿便是安稳熬到二十五岁出宫,就可以与家人团聚。如今本宫在宫里也不会永远风光,趁现在本宫能够做主,不如赐你出宫,如何?” 小素儿闻言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:“娘娘!奴婢不愿意出宫!今日之事,奴婢谁也没有告诉,也会永远烂在肚子里面!娘娘对奴婢恩重如山,奴婢这条命就是娘娘的,请娘娘开恩留下奴婢吧!” 萧诗雅轻捻茶盏说:“不愿意出宫么?也罢,本宫也不瞒着你。那侍卫与本宫并无关系,只是本宫摔倒了,他扶了本宫一把而已。” 小素儿:“谢娘娘!” 萧诗雅说:“起来吧。也难为你了,都想到了引皇上过来。” 小素儿不好意思地说:“奴婢当时心底很乱,只知道千万不能让人瞧见。恰好小玉儿姐姐又从山洞中出来,奴婢远远地看到龙辇,便丢出一颗石子,小玉儿姐姐险些滑倒,这才惊了圣驾。” 萧诗雅颔首,轩辕苍龙最是敏感,看到落红宫自己身边的贴身宫婢,那么毛毛躁躁,又慌张,定会开口询问。 这一点来看,小素儿的确是聪敏机灵。刚刚萧诗雅也试探过了,小素儿暂时可以信任,只是嫌疑还不能够完全解除。 小素儿见萧诗雅脸色稍缓,面上也放下心来,这时候小灵儿在外面说:“娘娘,该用膳了,奴婢可以进来吗?” 萧诗雅说:“本宫的确是饿极了,进来吧。” 吃了一会儿,萧诗雅正在喝茶,木槿一脸难看的走了进来说:“娘娘,奴婢已经问清楚了。” 木槿看着小素儿和小灵儿说:“你们俩去外面守好了,仔细着点。” 两人告退出去了,萧诗雅蹙眉说:“姑姑,可有不妥之处?” 木槿严肃地说:“好在娘娘聪明,事先猜出了什么不妥。奴婢问过了,这香囊包乃是五年前皇上登基的时候,晋国送来的贺礼之物。” 晋国?萧诗雅记起来了,据说贞元帝的女儿鸾凤公主,便是嫁给了晋国的国君为后!轩辕苍龙登基,晋国作为友邦国,自然会送上贺礼。 但是这贺礼中的香囊包,如何会与李府有关系? 木槿继续说:“奴婢着内务府总管打听了,这香囊包一共有四只,因着里面的成分有甘草。皇上对甘草过敏,恰好当时莫大学士有功,皇上便将这香囊包赏赐给了莫大学士。” 萧诗雅这下明了了,怪不得轩辕苍龙看到香囊包会那么大反应。这更加证实了萧诗雅的猜测,轩辕苍龙的确是,认为自己是莫大学士的人! 若是今日小素儿没那么机灵,轩辕苍龙再撞见自己和莫展飞,轩辕苍龙对萧诗雅的误解会立刻更加加深,那时候果真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 咬着牙,萧诗雅死死地绞着手中的香囊包,木槿指着香囊包说:“娘娘,这只香囊包是…” 萧诗雅冷声说:“萧府中人,赏赐给小玉儿的。” 木槿诧异随即震惊地说:“娘娘,刘妃这一招,着实令人防不胜防!” 萧诗雅暗自冷笑,如梦再厉害,始终比不上明月步步为营。不过这一点,萧诗雅不会挑开,关于明月和如梦互换身份的事情,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! 等到了那一天,萧诗雅必然会要她原形毕露! 翌日一大早,萧诗雅便得了消息,说是轩辕苍龙因着班昭容救驾,晋封为妃,是为聘妃。萧诗雅听了没什么感觉,太后本就对班聘婷厚爱,升妃只是早晚的事。 只是从那日轩辕苍龙大怒离去之后,便再也没有踏足落红宫了。萧诗雅本就料到了这一点,心里虽有点委屈,更多的是生气,负气的生气。 他是皇上就了不起了?判死刑的时候,也要讲究认证物证俱在呀!只是看到了香囊包,就那样定了自己的罪,着实令萧诗雅火大! 这样过了几日,刘妃更加得宠的消息宫里处处能够听闻。 萧诗雅听了依旧没有任何起伏,或许心底里面,对轩辕苍龙也是失去了期望了?萧诗雅失笑。而太后对此居然也没有反对,萧诗雅想着,或许是因为班昭容也晋封为妃了,依然能压着如梦,太后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 自那日之后,萧诗雅在宫中果然没有再见到莫展飞。心底一方面很是欣喜,认为他终于是想通了出宫了。一方面又有点儿失落,毕竟两人自小一起长大,好不容易相见,却预示着再不相见。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04 色变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