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对浴红衣》 002 恨意

萧诗雅这才想起来,上次与莫青明一见,他眼眸中隐隐的恨意和憎恶。 莫展飞闻言久久不语,萧诗雅挣扎着,扶着石壁起身来,一字一句地说:“出宫,回去,你是莫大学士的独子,你的前程你的家族,都在等着你!你不该来这里,也不该弃文从武!” 莫展飞倏然抬眸,对上萧诗雅的眼眸,似是诧异,惊讶,随后一脸坚定地说:“诗雅,你可以为了那份坚定而坚定,我亦有要去坚定的理由。” 萧诗雅的心瞬间抽搐,怒极地说:“莫展飞!你已经成亲,李明月对你痴情痴心,你该好生对待她!” “我和她,没有成亲。而她,年前的时候,暴毙。”莫展飞忽然低头,轻飘飘的说。 萧诗雅的心巨震,李明月暴毙?这怎么可能?就算是被拒婚了,为什么早不死晚不死,偏生在年关的时候,突然暴毙了? 不知道什么缘故,萧诗雅心底升起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,总感觉有什么大阴谋在笼罩。 心底深痛,这便是那个莫展飞呵!他坚韧,执着,他之所以进宫,原因自然不言而喻。只是多么痴傻的人儿啊! 萧诗雅看着他,莫展飞躲闪开目光说:“娘娘,请稍作等待,微臣只是御前侍卫代理统领。您今日遇见的,只是这个代理统领而已。” 萧诗雅心疼,他又唤自己娘娘了,不是诗雅。他这么说,分明是提醒自己,如今在深宫,两人的身份差别,不能够有任何闪失! 萧诗雅泪眼迷蒙:“展飞!” 莫展飞说:“娘娘,请您记住自己的身份。日后遇到,请谨记唤微臣莫统领,至于从前的事情,就请娘娘忘记了吧!” 萧诗雅鼻子酸涩,忍不住的泪水终于流泻而下。他这是为了自己而进宫啊!“你怎么可以,这么说?”萧诗雅看着他,眼中全是疼惜。 莫展飞低垂着头说:“我进宫,只是要确定你过得好,没有危险,仅此而已。” 好傻的莫展飞啊!萧诗雅感动得心疼,自己不爱他,他却是仍然能够为了自己做到这个地步。 萧诗雅垂下眼睑,再抬头已经恢复了正常说:“飞…莫统领说得在理,本宫明白了。” 分明的,莫展飞的脸色瞬间苍白了一下,随即恢复一脸的冷凛说:“是,微臣这便去唤宫婢来,娘娘自己小心些。” 想了想,在他出洞口的时候,萧诗雅开口唤道:“莫统领,本宫从来不是柔弱之辈,能够保护好自己,请你,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。” 莫展飞的身躯一动,继而没有说任何话,径自离开了。 萧诗雅叹息着,只是想要他打消常驻宫中的打算,让他回去做他的大学士公子。让他能够听从家父之言,科举考试,拥有他该有的锦绣前程。 缓缓坐下来,萧诗雅这才记起来已经疼得麻木的脚踝。叹口气,开始轻轻按摩起来。 这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在唤道:“娘娘,您在吗?”声音隐隐有些哭腔:“娘娘,您在哪里了?” 萧诗雅听出是小玉儿的声音,便开口说:“小玉儿,本宫在山洞中。” 不一会儿,小玉儿惊惶进来,看到萧诗雅安然无恙坐在那里,仿佛是松了一口气,萧诗雅以为她必是因为久寻不到自己,现在寻到了,松了一口气而已。 小玉儿上前一看,立刻疾呼说:“娘娘,你怎么躲山洞里了?”随即一脸后怕地说:“真是担心死奴婢勒!” 萧诗雅哈着热气,可怜兮兮地指着红肿的脚踝说:“本宫的脚,扭到了!” 小玉儿闻言一惊,低头一看立刻说:“都青紫了呢!娘娘,您疼吗?奴婢出去唤人,您等等!”说完,火急火燎的赶了出去。 萧诗雅刚想出声唤人,小玉儿的身影却是瞬间出了山洞,没了人影。 叹了口气,脚步声又响起,就听小玉儿急急地说:“娘娘,奴婢给您…太好了…奴婢…咳咳”这丫头居然因为着急,话说得断断续续,自己被噎着咳嗽起来。 萧诗雅不禁失笑,这丫头什么时候这般毛躁了?不料忽然在小玉儿身后,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,萧诗雅眼眸与来人一对视,立刻惊讶起来。 怪不得小玉儿会如此激动,原来是,轩辕苍龙来了!只是萧诗雅很奇怪,他怎么来了?心底倏然震撼,若是莫展飞一会儿回来了,这可怎办? 正想着,轩辕苍龙居然就大踏步走来。萧诗雅忙忍住疼,起身说:“臣妾参见皇上!” 轩辕苍龙看了萧诗雅一眼,视线移到下面,看出萧诗雅受伤的脚在打颤,便伸出手将萧诗雅按回去,萧诗雅不得已只得坐了下来。 轩辕苍龙却是蹲下身子,把头俯下去,看样子是要查看萧诗雅的伤势。他淡淡道:“朕正要去看刘妃呢!可巧你就崴了脚了!” 萧诗雅一惊,急忙推了一把唤道:“皇上!” 轩辕苍龙一惊不容分说,将萧诗雅的鞋子褪了下去,萧诗雅的手一松,心底嘀咕,这人是什么意思?他以为,自己是假装,故意为之,就是为了拦住他,不让他去见刘妃的吗? 正想得出神,忽然受伤的脚踝一痛,萧诗雅禁不住吃痛叫出来。 轩辕苍龙诧异地抬眸,就见萧诗雅眼眶里泪水溢满,面上一副吃痛地模样。不禁诧异地说:“咦,真的扭到脚了?” 萧诗雅发誓,若不是长期忍得习惯了,以前世的脾气,才不管他是龙是虎,先打了再说!如此狠心,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! 这样想着,萧诗雅便有些赌气地别过头,不愿意搭理他。小玉儿刚好看到萧诗雅的眼神,吓得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,使劲给萧诗雅使眼色。 轩辕苍龙呵呵笑着说:“萧妃,你生气了?” 萧诗雅闷闷地说:“臣妾不敢。” 轩辕苍龙讨了个没趣,摸摸鼻子说:“呃,朕刚才一时失手,萧妃勿怪。” 哼!失手?是检查,故意为之才对!你是皇上,撒谎不打草稿,也没人敢质疑!不温不火地,萧诗雅说:“臣妾不敢。” 轩辕苍龙这才放轻手劲,轻轻给萧诗雅揉着脚踝说:“朕还以为-――呃,”随即转头对小玉儿说:“你去,取了药膏过来,将鸾轿也叫来,一会儿扶你家主子回落红宫。” 小玉儿便道:“是,奴婢知道了!” 山洞便只剩下了两人,萧诗雅心知,刚刚他差一点儿就说出来,以为自己是故意假装的话。中途他又打住,想来,也不知道打得什么主意。 他的心思那么深沉,这宫里头,任谁都不是他的对手。君心难测,萧诗雅可不敢掉以轻心。 气氛一瞬间有点儿诡异,轩辕苍龙松开手说:“好在没伤到筋骨,萧妃,这几日老实在落红宫待着,养养伤。” 萧诗雅低垂着眼睑说:“是,臣妾遵旨。”随即抬眸说:“皇上不是要去漱婉祠吗?您赶紧过去吧,臣妾自己在这儿等着,鸾轿来了,立马回去。” 轩辕苍龙仔细看了看萧诗雅,蹙眉说:“朕陪你等着,等你上了鸾轿,朕再去也不迟。” 萧诗雅心里一突,要是莫展飞也来了,该怎么办?于是一脸平静地,萧诗雅问:“皇上可是一个人来的?” 轩辕苍龙略微诧异地说:“不是,朕让他们在外头等着。” 这便好,一颗心终于落了地。萧诗雅知道,莫展飞必会远远地看到轩辕苍龙的龙辇,不会过来了。 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拍打心口,就听到轩辕苍龙唤道:“萧妃。”很温柔,温柔得萧诗雅差点儿以为听错了。 轩辕苍龙唤过也不等萧诗雅应声,伸出手,萧诗雅下意识就躲开来。轩辕苍龙却起身愣是抓住萧诗雅,伸出手在她额际一摸,随即啧啧地说:“原来病好了,可以不必浪费朕的那些珍贵药材了!” 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啊!萧诗雅愤愤地看着他,轩辕苍龙笑得更加深厚了:“只是又扭伤了脚,萧妃,你怎得一点儿也不让朕省心啊!” 萧诗雅的心一跳,这句话的意思,嘴角微微上扬,心底忽然间被温暖包围着。 轩辕苍龙紧紧握住萧诗雅的手,萧诗雅感觉比暖炉在手还要暖和,禁不住甜甜的笑着。 只是轩辕苍龙忽然就蹙眉说:“朕很好奇萧妃,你怎么会扭到脚?又如何会独自一人在这个山洞里啊?” 心底一惊,面上萧诗雅却是镇定地说:“臣妾是在外头滑倒了,扭伤了脚踝。恰好一个宫婢路过,唯恐臣妾在外头受了风寒,便扶着臣妾进来。” “嗯。”轩辕苍龙淡淡的应了声,目光似无意地扫向洞口,哪里,有个很明显的大石块被移动的痕迹! 糟糕,萧诗雅心底发怵,果然精明如他,必然会狐疑。 只是轩辕苍龙很快地别过头,似笑非笑地说:“朕知道刘妃脚伤了是救驾,萧妃如今脚伤了,是何故?”

返回
《相对浴红衣》 002 恨意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相对浴红衣